翁熄粗大第二篇十四章 好紧好爽再搔一点浪一点

2019-09-30 01:19:07作者:佚名

老张只觉得莫晓梅那里实在是太紧凑了,而且她有特别紧张,夹的那样紧,还不停的喊疼,叫声让他有点心虚了。

“你别出声,马上就好了。”

老张缓缓的抽送一份,就觉得容易多了,变得润滑。

他终于一狠心,完全进去了,一直到底了。

莫晓梅疼的眼泪汪汪的,一下叫的很大声,手指抓破了老张的两腿,浑身颤抖了起来。

“不行,张医生好痛的,我受不了,你可不可以慢点。”

莫晓梅难以忍受,想推开老张。

“别,过一分钟就好了,我尽量加快速度。”

老张正享受此刻的美妙,品尝着这年轻少女的身子,如梦似幻,他简直要醉了。

timg.jpg

翁熄粗大第二篇十四章

几年了,没有这样的感觉了,这滋味,简直是妙不可言,无法言喻的。

“不可以的,张医生,真的好疼,求你了。”

可是莫晓梅或许是因为第一次的缘故,而且又很害怕,也可能处于一种女人的本能,所以,开始踢打老张,反应有些激烈。

老张有点担心,万一惹毛了莫晓梅,那就没得玩了。

这种事急不得,要慢慢来,她既然这样相信他,迟早可以和她好好的欢爱一场。

老张只好停下来了,离开了她的身子。

莫晓梅连忙用手捂着下面,她发现居然有一些血丝,越发的紧张了。

“哎呀,怎么回事呀张医生,为什么这样?”

老张当然不会解释,告诉她真相,她的那层膜刚才被他给破坏了。

只是,还没有来得及感受,很是舍不得。

更何况,现在老张更加憋坏了,很不甘心,就假装说道:“你这个,病情好像更严重了,需要马上治疗,要不然,有非常大的危险。”

“可是,我太疼了,怎么办呢。”莫晓梅摇摇头,眼里还含着泪水。

“你是怕疼呢,还是不怕死?”老张继续吓唬她,现在,他只想和她继续。

莫晓梅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有点担心。

老张就把她抱在怀里,一边抚摸她一边在她身上蹭着,尽量挑逗她的欲望。

“现在呢,是不是好多了,舒服点了没有?”

“嗯,舒服了呢,心里慌慌的,感觉越来越热了。”莫晓梅又开始轻轻的娇喘了。

老张觉得有戏,就从她后面,悄悄的进入她的身子。

“那我们再来吧,你就咬牙忍几分钟,保证治好了。”

“好吧,那,那你轻点呢。”莫晓梅点点头。

老张嘴上答应,心里却高兴坏了,果然还是很好哄的。

他很清楚,只要度过前面的适应期后,莫晓梅会觉得特别舒服,甚至是一种享受。

这个年轻少女,只怕以后还会爱上这样的感觉,说不定每天都要来缠着让他给她“治病”呢。

老张再次尝试弄进去,因为有了前面一次基础,这一次,很容易他就完全没入体内了。

老张疯狂的动了几下,莫晓梅疼的掉眼泪了,一会儿娇喘一会儿哭。

老张可不打算现在怜香惜玉,他要让她爱上这个滋味,本来想猛烈的冲击。

谁知道,外面有个女人在喊。

“张医生,你在吗?”

坏了,又麻烦了。

老张连忙捂着莫晓梅的嘴巴。

“在呢,什么事?”

“我来找你看看病,你怎么还关着门呢。”女人说道。

“马上来。”

老张知道,今天是和莫晓梅弄不成了,对她的身子虽然特别依恋,但是只好改天了。

“今天的事,还是别告诉任何人懂了吗?”

“我知道的,会传染给别人嘛,我现在舒服很多了。”

莫晓梅也觉得奇怪,现在浑身酥麻麻的,有点飘飘欲仙的滋味。

“张医生的医术真的很高明,也不知道你怎么办到的。”

老张好笑一声,等把衣服都穿好了,他这才去开门。

外面,那女人让他眼前一亮。

这不是隔壁住的女人杨芳吗。

杨芳今年三十出头,身材饱满,尤其是胸前那两只大白兔,随着走路上下起伏。

村里很多男人都惦记她,她算是村里女人中数一数二的了,皮肤白,屁股也翘。

更关键的是,杨芳的男人长期卧病瘫痪在床,几乎是半个废人了,所以男人们背后都说,杨芳好几年没有和男人同房过了,心里和身体都很寂寞。

老张让莫晓梅先回去,改天再来找她。

“是给你看病呢,还是给你男人看,你坐。”

老张给杨芳搬了个椅子。

杨芳坐下来,裙子下的两条玉腿很惹眼。

老张站在她跟前,居高临下的看,可以看见她胸前的乳沟,特别诱人。

原本老张刚和莫晓梅正火热,他身体里的那股火还没有熄灭,看见杨芳这身材,又忍不住把裤子顶起来了。

现在他真想扑上去,搂着杨芳占有她,发泄身体的浴火。

杨芳不经意的瞥了一眼,顿时脸红了,眼神有些惊讶,连忙扭过头去。

“是给我看看,我不知道在了,胸口有些闷的慌,一直堵着气呢。”

胸口?提起这个,老张越发的渴望了,忍不住朝她那里盯着看。

因为住在隔壁,老张可没少偷看过杨芳洗澡,她那胸脯沉甸甸的,老张好多次都想入非非,幻想能够捏在手心把玩,只是苦于没机会。

要是能够得到杨芳,和她欢爱一场,肯定很快乐的。

现在,这个机会摆在眼前了,老张灵机一动,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你这里不舒服还是这里?”

老张装模作样的,伸手在杨芳的脖子按了一下,又在心口轻轻一按。

他没有直接去按她的胸部,虽然他心里很想这样做,但是担心杨芳不乐意。

“是这里,张医生,边上一点。”

杨芳有点脸红,自己按了下胸部。

“这样啊,隔着衣服,我看不出来什么情况,有点麻烦,毕竟是隔着衣服,但是,要是脱了的话,好像不是很方便。”老张欲擒故纵,然后悄悄看她的反应。

杨芳咬了咬红唇,丈夫瘫痪好久了,她也没有在别的男人面前露过肩膀,更别说胸部了。

可是,身体不舒服,最近几天越来越严重了。

“那个,张医生,那该怎么办,非要脱吗?”

“嗯,我又不是透视眼对吧,当然了,男女有别,我可以理解你的想法,不过这也是为了方便给你看病的,你要是不愿意,我不强求。”

老张已经感受到杨芳在动摇了,就接着添油加醋的说道:“你男人都那样了,每天需要你照顾是吧,你说,你要是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他怎么办呢,况且你还有小孩,真不乐观。其实也没啥的,我是医生,说这些是为了你好。”

杨芳犹豫了一下,就慢慢的把肩带拉了一点,露出了雪白的香肩,有些脸红的扭过头去,非常缓慢的脱着。

她在看老张的反应,但是老张假装一本正经的,摆弄着他的药还有听诊器,似乎完全没有想看她的意思。

杨芳觉得自己也许想多了,就把上衣扣子解开了,露出了内衣罩子。

老张瞥了一眼,心砰砰跳,果然很丰满很大,几乎要撑破内衣跳出来了。

他没有盯着看,只是拿着听诊器过去,放在她胸上。

一边听她的心跳,一边说道:“你最近有没有乱吃什么东西?”

“没,没有呢,就和以前那样。”杨芳渐渐的放下戒备,开始想着病情。

“那睡眠质量,不是很好吧,失眠有没有?”老张发现她的心跳的很快。

没想到,这个美少妇,居然这样害羞呢,大概是很久没有给男人碰过了吧。

“对,最近睡的不安稳,总是有噩梦,还盗汗啥的,张医生,你咋知道的?”

杨芳开始佩服老张了,有些惊讶。

“你这是内分泌失调了,缺乏休息,可能是和你男人有关吧,你太操心了呗,疲惫导致的原因。”

老张用手指轻轻的触碰她的胸,好滑腻好有弹性,简直恨不得马上伸到罩子里去揉捏。

可是老张知道,还不是时候,杨芳可是有夫之妇了,可不是莫晓梅那个美少女那么好骗。

“是呀,最近是很累,张医生你真的是说到我心坎去了,真神了。我该怎么办,严重吗?”

杨芳越来越佩服老张,居然说的那么准确。

“怎么说呢,不好说。”

老张暗笑当然说的准了,住在隔壁,天天看她,她做什么他都知道。

老张又开始故意卖关子,手拿着听诊器,还在轻轻的抚摸她胸前的乳沟。

杨枫有些痒酥酥的,好久没有被男人这样触碰过了,丈夫瘫痪了几年了,她是当然想男人的。

而且老张拿捏的恰到好处,弄的她心里泛起了涟漪,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怎么不好说呀,张医生,你就说实话吧,要怎么治疗?”

“需要全面的检查,你的胸部疑似有肿块,搞不好停严重的,你试着多深呼吸几次,速度要快,然后转几圈试试看。”

老张非常严肃的样子,杨芳马上就照做了。

可是很快,她就捂着头,一下瘫软了。

老张迅速的抱住了她,感受着她柔软的身体,老张非常的兴奋。

隔着裤子,在她身后轻轻的磨蹭了几下,那感觉太美妙了。

他有意无意的用手按在她的胸前,还捏了一下。

“哎呀,张医生,我头好晕,怎么会这样的。”

杨芳没有注意到老张的动作,有些站不稳。

“你坐下来,别急。”

老张暗暗欣喜,看样子,她是上当了,谁这样做不晕的,可是她不懂医,村里又偏僻,还是被老张给忽悠住了。

“我是不是问题很严重的?”杨芳有些心慌意乱的。

“的确是,不太好治啊。”老张假装很为难的样子。

“你说吧,要怎么治,我配合。”杨芳更加紧张了。

“这个要给你按摩的,特别是胸部这一圈,你要躺下来。”老张依然假装很淡定。

“要按这里吗,可是我……”

杨芳害羞了,这里,除了丈夫还没有被别的男人按过呢,多难为情。

“我知道不方便,我不勉强你,但是出问题了,我可不负责任,我这样做,是让你尽快好,我用药给你推拿按摩,你可别有什么其他想法。”

发现老张那么正经严肃,说的是道貌岸然,杨芳迟疑了下还是同意了,这才躺在了床上。

“好吧,张医生,你来吧。”

老张心里喜滋滋的,故意拿了点无关痛痒的药水来,撒在了她的胸前,望着她那饱满挺拔的两座山峰,他张开了双手,按了上去。

相关阅读
仗剑行天下,歌舞到天涯

昭祁走上剑客之路,寻遍五湖四海,只为寻到韵曦所在的青楼。

愿我们永远幸福

她把他扑倒了,原来是预谋已久。

江西小车坠入铁轨怎么回事

不论是在什么时候开车都是要注意安全,虽然不断的提醒,但是还是会发生一些让人觉得二十分痛心的事情。比如在最近传出来的江西小车坠入铁轨事件,那么这个事件到底事怎

女子爱情图鉴:更年期遇见爱

我看了一个节目,里面有个嘉宾说,遇到真爱的概率是百万分之一。

香飘飘喝出异物真实原因 奇怪物体夹杂难闻的味道

近日,一条热门消息刷爆了微博的热门评论,有人从香飘飘的水果茶中国喝到了奇怪的异物,此事件爆出,引起了媒体和网友们的广泛关注。事情是发生在浙江金华,朱先生在一家便

肖华连夜抵达上海救火 全程目无表情忧心忡忡

肖华连夜抵达上海,镜头中的肖华全程目无表情显得忧心忡忡,这次他的行程本来就是定好的,就是为了明天原定NBA中国赛上海站的比赛,不过现在中国对于NBA可是好感全无呢,在

女生公厕熏晕致死 太稀奇!!

大家都知道公厕卫生虽然是由专人打扫的,可是一般都打扫的没那么干净,臭味大,有时候上个公厕还要憋着气,但是也没有听说过会臭到熏死人的新闻。可偏偏世上无奇不有,近日

佛光

“不想被别的道士用驱鬼符,就好好用我的护身符。”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