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律师系列:瓷瓷实实走向你(上)

2019-09-23 19:02:54作者:我本爱猫

爱情

雨过天青云破开,鬼谷下山入梦来。远尘淡墨调烟雨,一见倾心镌画台。---《青花》

1

一下,两下,三下……

祝俊卿看着女儿祝愿手拿竹筷,在她最爱吃的红烧排骨盘子里划拉来划拉去,半天却夹不起一块肉。双眼漠然,没有焦点,也不知道思绪飘向哪里。

祝俊卿和妻子对视一下,长叹了一声,也不多说什么,一顿饭一家人吃得不知滋味。

祝愿这副魂不守舍的不在状态,全是拜一个叫南柯的男子所赐,简单来说就是相识六年,恋爱两年,准备谈婚论嫁时,祝愿被南柯甩了。

祝愿对自己不盲目自信,却也不妄自菲薄。独立、自强、貌美女律师一枚,不乏温柔,不缺幽默,从小就是父母的小棉袄,知道体贴人。

所以她对自己被甩一事一直不肯面对,不愿相信,深深怀疑,这些都远远大于对爱情背叛的难过。

俗话说,情场失意,职场得意。但在祝愿这里不是这样,现实生活中对她的打击自从失恋之后是接二连三。

情绪的低沉,间接导致她工作水准的失常发挥。

所主任刘奕池看到祝愿近段时间经常是心不在焉,也不好意思直接问,还认为小姑娘可能是案子少,天天无所事事,闲的发慌。

这脑回路也是令人醉了。

主任律师不能光顾自己办案,增加收入,还要负责改善本所氛围,提升年轻人情绪斗志呢,刘主任也是操碎了心,妥妥的暖男主任。

大清早一进律所,祝愿面带笑容地忙里忙外,打开水,抹桌子,拖地,倒垃圾筒。等别的同事来了之后,又热心地帮着复印材料,整理卷宗。

所里的其他人纷纷出门,或去开庭,或去取证,剩下祝愿一个人时,她则又恢复了发呆的模式。

六年前,祝愿刚大三,过元旦时,没回家的同乡在一起聚会,那是她第二次见到计算机系的同乡南柯。

前来聚会的人有十几人,挤了一桌,南柯恰巧挨着祝愿。彼时的南柯高大挺拔,英气逼人,有着二十出头男人特有的气质,说实话,祝愿虽不是十足的颜控,对南柯也是心生好感,没有免疫力。

如果只是帅哥,也可能不会有下文,没想到的是南柯还很会照顾人。

简单寒喧之后,所点的菜陆续上齐。看到有自己爱吃的红烧排骨,祝愿不再说话,闷着头吃起来。

南柯看在眼里,餐桌转盘被转走时,他会不露声色地再转过来,将红烧排骨置于祝愿面前,还偷偷用食指按着转盘,避免在祝愿夹取时它被人转走。

祝愿最开始没发现,吃得没心没肺,等到意识到南柯的小动作时,已是红晕飞上脸颊,好看的洋娃娃脸燥得不行,众人面前却也只能低头不语。

……

“大清早的犯啥迷糊呢,祝愿。”刘奕池在祝愿面前晃了晃伸开的五指。

这一声“祝愿”将她拉回现实。

“主任,没有。”祝愿无力地为自己辩白。

“那好,因为庭审时间冲突,我得去北京出差,后天开庭的这起离婚案,你替我去出下庭。”

“行。”祝愿接过了卷宗。

“别忘了,我们是离婚原告一方,开庭不到场不行,你通知原告和你一块去法院。”刘主任又特意嘱咐了一下。

“好的。”祝愿答应的很爽快,替人出庭又不是一次两次了。

但祝愿高估了自己调控情绪和心思的能力。

隔天转眼就到。

这一天祝愿如平常一样打扫卫生、整理资料,时不时地发会儿呆,想想自己的心事。

一上午看似就这么平淡地过去了,但是临近中午,主任刘奕池从北京打来了电话,如平地炸了个响雷,把祝愿给烤得外焦里嫩。

“怎么搞的,今天上午9点离婚案件开庭,你和原告都没去。”隔着手机,祝愿也听出了刘奕池的愤怒与咆哮。

“啊……”祝愿彻底懵菜,她确实忘得一干二净。

“这下好了,代理人和原告都不到庭,法院按自动撤诉处理。可原告不到庭,是你这个代理人没通知人家呀。”刘奕池控制不住继续发飙,“本来原告第二次起诉离婚了,这次判离的可能性很大,因为你的疏忽,白起诉了,你想一下怎么赔偿原告的损失吧。”

“对不起……”除了反复这么说,祝愿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她不认为自己委屈,却依旧没出息地泪花盈盈。

但祝愿知道现在不是流泪的时候,得赶紧地善后了。原告说了不要赔偿,要去律师协会投诉,吊销刘奕池和祝愿的律师执业证,并对他们作出处罚。

好话说了一箩筐,最后也不知道刘奕池想了什么办法,陪人喝了多少酒,原告最后同意了双倍退还代理费的处理意见。

祝愿从工资卡里取出一万元钱,正是该案的两倍代理费,陪着小心,来到主任办公室,双手递给刘奕池。

“刘主任,这是退赔的代理费,该我出。”

刘奕池本不想要,想对祝愿说一句“这个钱所里还是能出得起的”,但最后还是忍了忍,作罢。将钱接了过去。

他低头数了五十张纸钞留下,把另一半又还给祝愿。

祝愿下意识地伸手去接,觉得不妥,又将手缩回,长睫毛也跟着下垂,露出她心中的怯意与羞愧。

刘奕池重重叹了口气,认真地将钱放在祝愿的手中:“本不想留你的钱,但我们这个职业注定了是刀尖上舞蹈,引以为诫吧!”

然后象家长那样拍了下祝愿的肩膀,便挥手让她出去。

祝愿红了眼眶,心中对主任充满感激,所谓良师益友也不过如此。

2

她知道自己该从失恋被甩事件中彻底醒过来,只不过心有不甘,无法放过自己而已。

她清楚在两性关系中,无论一方因为什么原因分手,另一方都不应该死死纠缠,明智的做法是立即开始新的生活和感情,告别过去。

祝愿狠闭双眼,猛甩长发,告诉自己从现在开始,处理好自己,告别南柯,开始新生。

但她忘了还有一句至理名言:福不双至,祸不单行。失恋后遗症还没完。

一起民间借贷纠纷,借条持有人老吴来律所几次咨询,都是祝愿耐心接待,和颜悦色,拆讲法律关系、法律规定。老吴很满意,不住口地夸奖祝愿:“祝律师厉害,别看年龄不大,可是法律专家呢。”

祝愿也承认自己有私心,这起标的额近百万元的案子代理费如果收齐的话,会有将近十万元的进账,此前赔出去的五千元很容易就找补回来了。

但人算不如天算,老吴又来律所了,却不是找祝愿,但她还不知道有了变故,依然对老吴态度和蔼,十分热情,只是老吴眼神躲闪,支支吾吾,很不正常。

当老吴说出他已经和所里的赵律师办了委托手续时,祝愿才后知后觉,哦,自己被摆了一道,被截了胡。

说不失望是假的,偏偏赵律师作为胜利者还不忘补刀祝愿:“祝愿妹妹,我不是故意抢你的案子,这个老吴是我亲戚,来几次都没见到我而已。再者你最近一直情绪低落,状态不好,我接了这个案子也是负责的一种表现。谢谢啊,谢谢你耐心的接待。”

谁是你妹妹,还虚情假意说谢谢,赵律师,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你虽不仁,我却不能不义。出于职业敏感性,祝愿发现了老吴案件的BUG,想提醒赵律师注意,欲言又止之间最终还是算了吧,人家正得意着呢,再落个嫉妒的名头,以后更难了。

回到家中,祝愿觉得自己太衰了,含着泪给爸爸说了最近发生在她身上的几件倒霉事儿,还如同儿时一样向爸爸表了态,要告别过去,从情绪、事业的低谷中爬起来奋勇向前。

老爸很欣慰,女儿是真的长大了,明白了人生中有些路只有自己去走才行。

“这个世上钱是挣不完的,以后还有机会。”他转身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过来一张宣传纸,让祝愿瞧:“小愿呀,我报了个旅游团,但是有两个战友家孩子结婚,时间上去不了,你替我去吧。顺便散散心。”

“好……吧。”

真是用心良苦,最后一句话“散散心”是关键字眼。

“到景德镇的时候,捎套青花瓷器吧。”

“必须滴,爸爸。”

稍事休整之后,祝愿请假踏上了出门散心之路。

这趟华东五日游属于老年团,行程节奏偏缓偏慢,节奏不赶,很适合散心。

第一天婺源,第二天便是景德镇。

因为带着老爸的任务,在城外景区,祝愿一直留意青花瓷哪里才有。

导游小姐领去的几个瓷器售点,看起来琳琅满目,实际上却五花八门,让祝愿无从选择。里面的瓷器多以彩瓷为主,青花少,而且比较粗糙。

难道这就是老爸心心念念的釉下彩青花瓷,不会吧,就是这个水准。

导游小姐生性纯良,笑着打消祝愿的疑惑:“这里只是购物景点,真正好的青花在老城区呢。”

上午十点,解散自由活动,祝愿寻了当地老表和他的三轮车,一路去往老城区。

沿途老表操着浓重的当地方言为祝愿解说,这个水塘叫什么,那个建筑有什么名人典故,并不觉单调与寂寞。七拐八拐,道路渐窄,十分钟后,老表说了声“到了”,却并不停车。

映入眼帘皆可以用斑驳来形容。斑驳的大青石条,布满岁月的痕迹;逐渐远去的古老高墙上,竟是锻烧过的废旧瓷器的叠加与累积所成;来往行人的缓慢的动作,从容恬淡的面庞,也是时光斑驳的沉淀。

这无处不在的斑驳令人沉浸其中,很舒服。

老城里也不是一昧地古朴,没有商业气息,只是不太浓烈。

似乎每个商家,每个老板都在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和经营,并不受外界发展变化的影响,所谓千年瓷都,低调内敛,却又收纳并蓄,也不是浪得虚名。

祝愿心下喜欢上了这个地方,与老表向导互留了联系方式,约定了见面的时间地点,便独自逛了起来。

街道古旧,店面众多,基本是前面是门店,后面就是家,店里面包罗万象,各式花色、物件的瓷器应有尽有。

祝愿一门心思想着父亲的青花瓷,对别的粉彩呀,景泰蓝呀,新工艺瓷器毫无兴趣。

想货比三家,又想和淡然却不失热情的店家多说几句话,听听落在耳中如鸟鸣般悦耳的方言方语,祝愿基本上是每店必进。丝毫不觉时光的流逝。

天色阴沉,气温偏低,祝愿忽然觉得头顶一凉,紧接着又是一凉,心下暗叫不好,还条件反射般伸出一只手掌去试天,这才确定天真的是下雨了。

不容祝愿彻底反应过来,雨点就密集地砸了下来,手中没有任何遮雨工具,只有快去屋檐下躲雨。

就近三步并作两步地跑进一家瓷器店的屋檐下,幸好淋得不算太湿,会自然风干。看外面的雨一时半会没有停的意思,祝愿便继续为父亲踅摸青花瓷具。

转身,抬头,店名叫---青瓷坊,那一定有青花瓷了。心里想着,祝愿同时抬腿迈过高高的木门槛。

门店里侧坐个一人,甚是醒目。壁灯发出柔和的暖黄光泽,让这光芒笼罩下的一切都有些不真实。

这名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子身着月白的唐装,光洁如琢如磨的面容,发型却是飘染成深栗色层次分明的侧中分。这中西结合在他身上却是说不出的和谐与美好。

祝愿很难形容自己第一次见到王立人时的感觉,她不知道作为一个男的,为什么要长那么一张盛世美颜的脸,令许多美女都自叹弗如。

对王立人的美貌尚未多想,祝愿便被王立人手中所持有的瓷器和他正在做的事情所吸引。

3

他左手托着一个花瓶瓷胎放在大腿上,另一只手则用细毛笔蘸着特殊的色料,沿着瓶身上已拓好的纹路,一笔一划地仔细勾勒。

认真、专注,有着与年龄不相称的心无旁骛,在他的眼睛里只有当下做的这件事最重要。他的脸庞折射出的淡淡的光泽,引得祝愿不由自主地靠近,想看得更清楚些,却轻手轻脚,不敢喘大气。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王立人完成了最后一笔,停了下来。看到祝愿,心下也是一惊,这个女孩五观立体深邃,让人怀疑有异域血统,但一对漆黑的眸子则会让人打消这份疑虑。她是美丽的,而她的气质却又胜于她的美丽。

“我想看看贵店的青花。”祝愿打破了店内的沉静。

“哦,有什么要求么。”王立人的声音与他这个人很匹配,磁性而高贵,竟是标准的普通话。

“是给我父亲选的,餐具或者茶具都可以,只要是釉下彩青花。”

王立人淡淡一笑,对祝愿的口误也不去纠正,毕竟不是专业人士。

“可以定制,不过耗时会很久。这里有一套现成的,是我老师起草的纹样制作的成套餐具,以西厢故事为主题,你可以看一下。”说着,王立人拿出了餐具中的盘、碗、小碟让祝愿观摩挑选。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