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红妆(上)

2019-09-16 17:04:20作者:雾里云烟

古风

“来人啊,不好了,世子妃落水啦!快来人啊!救命啊!”一个丫头驻足在新房所在庭院的湖边焦急地喊道。不一会儿,新房所在的院子顷刻挤满了人。

前院高朋满座,宾主尽欢,新院里红光亮堂,却显得有些肃穆悲凉。侍卫们打捞起了刚进门的世子妃,身子早已凉透,呼吸也没了。听到下人禀告的新郎闻声赶来,一脸冷清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原是今天平国公冉昭嫡孙女冉慕阳和越郡王之子沈君离喜结连理,却不想冉慕阳会跌入湖池死去了。而越郡王府在接到皇上赐婚的圣旨后,便暗中戒备,以防不测。

今日更是加强防卫,却不料事情还是发生了,而且还是堂堂国公孙女,在卞城素有“才艺四绝”的第一才女就此陨落了,无一人不为之叹息。

而离卞城几十里外,一位七岁的小女孩被人追杀,奄奄一息,心想:难道我就要这么离开了吗?我不甘心。

这时突然出现一位老者救下了她,在她昏死前对她说:“丫头,别睡!撑住了!我们要到了。”

郓城莲雾山上,“师父,她的脉息已经稳定了,但是为什么她还不醒?”一个小男孩探探脉说道。

老者捋了捋胡须,对着小男孩道:“因为她还太虚弱了,你好生照看她,为师先去寻药。”

“是,师父。”在老者离去一刻后,小女孩悠悠转醒,睁了睁不适的眼睛,疑惑着自己掉进湖里怎么都醒不过来,这一会又醒来了?头脑一晃又想到有一群黑衣人追杀她,随从都死了,在晕过去之前见到一位老者救了她。

“咦,你醒了啊?”闻声闭了闭眼,印入眼帘的是一个俊美的小脸,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现在她确定了自己还活着!可是她的脑海里为什么有两个人的记忆?难道她重生了?但是她到底是冉慕阳还是颜汐茗呢?

直到她身体好转后,望了望这具娇小的身体,只有七八岁的模样,从此这世上便无冉慕阳,只有颜汐茗。

郓城是原是一个不起眼的小城,却出了一个了不起的人物——东卫国镇国大将军颜慎。虽然颜慎已经迁往皇都卞城,但是位于郓城的故居依旧保留。当今陛下更是为了褒奖其军功,将郓城归于颜慎管辖。

在越郡王府隐退后,周围诸国也开始蠢蠢欲动,北耀和南蚩本就不断地骚扰,这几年西楚不断壮大,也在边疆不断挑衅。颜慎将军因退敌有功被宫景宸提拔为镇国大将军,又一纸诏书将其嫡女颜汐茗婚赐于越郡王沈君离,次女颜汐月婚赐于安郡王宫轩宇。

城里莲雾山下的小溪边,一个穿着粉黄衣裳的少女正在和身着白衣的青年比剑,少女逐渐落于下风,突然蹲下一声“哎哟!”青年收起剑将要走近,少女脸上勾起嘴角,抬起手,几道银光闪过。

白衣青年侧身躲过,笑道:“师妹,耍赖是不对的哦!吓得师兄心惊肉跳呢!”说完还对着她做了做样子。

“哼!师兄跟我有仇?下手真狠!还不许我出暗器救自己?”少女挑挑眉道。

“还不是为了你?没有真才实学,以后被欺负只会找师兄可就不好了呢!”青年摸摸鼻子道。

“哈哈哈哈,无殇说得不错!你这丫头虽然已经很好了,也会耍小聪明,但是以防万一还是要小心!”远处老者渐渐走过来。

“师父!”男子和少女同时喊道。三个人围坐在小溪边,老者望着两人,自顾自言道:“哎呀!这几年过得可真快!两孩子都长大了,心里甚感欣慰啊。为师早上进城听到一个消息,说起来,还与无忧你有关呢!”

“什么消息?”少女疑惑道,旁边的青年也一脸好奇。

老者看了看徒儿才缓缓道:“听说陛下为颜慎将军的两个女儿赐婚了,一个是越郡王,一个是安郡王。不日将要来郓城接颜家的嫡长女回卞城。”

少女面无表情地盯着他,“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个么···当然是因为···其中一个赐婚的对象是颜汐茗,是不是有关系呢?”老者望着少女笑眯眯道。

“颜汐茗···”少女自嘲地笑了笑,继续道:“在这里住了几年,若不是师父现在说起,我当真忘了自己是谁。”

若是没有得师父相救的话,冉慕阳和颜汐茗怕早就不在这世上了。她现在是重生的冉慕阳,但只能以颜汐茗的身份活下去。师父不仅救了她,教她习武,去年及笄时还给她赐字,无忧。

原本以为颜家应该不会再记起她,她也不会再和那朝堂有任何关系。如果他们不来找她也就罢了,但若是还来就别怪她新仇旧恨一起算了。

就算想要无忧的生活,现在也不可能置身事外了。冉慕阳死了,颜汐茗也死过一次了,但是···不管冉慕阳的死因如何,还是颜家的一切,她永远都不会忘记。

也罢,是该回去了呢!

隔天,老者和无殇公子一起送颜汐茗回了郓城颜家的故居。话说他们家大小姐自从回到郓城就没待过老宅,一直都住在城外莲雾山下的小竹屋,他们几次遣人去请她都未果,这次回来应该是听说了赐婚的事了。

所以老宅的下人们也只是惊了一惊看着那神似夫人的面貌没有再说什么了。

颜汐茗回到老宅后,师父和无殇公子便去游历了,离开前对她说:“放心,在你出嫁前,师父和师兄肯定回来喝你一杯喜酒!看看是谁那么有勇气敢娶我们家凶悍的师妹!”

颜汐茗啜了一声“滚!”便趁她家师兄不注意将他踢出颜宅。

颜汐茗知道这个宅子里的下人大多是云氏的眼线,她已经不是曾经那个无能懦弱的颜汐茗了。

当初云氏被颜慎从平妻扶为正妻,生下一双儿女后,为了让她的孩子能够成为真正的嫡子嫡女,不断向颜慎吹耳边风将她送到郓城,还暗中派人想要置她于死地。而他这个父亲竟是同意了,不管不顾她。

过了几天,卞城颜家的内府总管抵达郓城。一见颜汐茗,弱弱地喊了一声:“见过大小姐!”眼里却满是轻蔑。颜汐茗也不以为意,说道:“我们即刻启程吧!免得耽搁时间,坏了大事可不好!”

总管一愣,出来前夫人吩咐他不要轻易让颜汐茗回到颜家,要是能在路上拖上一拖,最好是在婚前一天再回到,因此也就没有叫来陪轿。想了想对着颜汐茗道:“对不起,大小姐,府里没有叫来陪轿,我们得步行回卞城!”

其实看到总管只带着两个小厮来的时候,她就猜到云氏怎么可能不在其中做手脚呢!幸亏她早有准备!含笑对总管道:“云总管,没问题,你们可以慢慢步行回去!本小姐先行一步,就不等你们了!”

于是她独自前往城外一家旅店,牵着早已商量好换来的马,翻身跃上马背,对着后面慢慢走来的人轻视一笑,在含怒的三个人面前狂奔而去。想阻挡我,没门儿!

颜汐茗边玩边走,也比预计的时间提前了。牵着马进了城,慢悠悠地在街上晃荡了好一会儿,阔别数年,卞城比之前更加繁华了。

她曾经也是名动卞城的才女,却落得惨死的下场,现在却重生在了自己表妹身上,又一次被赐婚给沈君离,上天真是很爱开玩笑啊!

想到那个曾经人人口中相传的少年,清冷的脸才有了喜色。她曾经心悦于他,深知他对她好,却不喜她。那么恃才傲物的一个人又怎么会喜欢她呢?

却因为她越郡王府退出朝堂,他更是闭门谢客。少年天才之名就此停留在了十六岁那个美好的年纪,心里仿佛被针狠狠扎了一把。

在那一夜之后,卞城流言四起。而世人不知其中缘由,皆认为越郡王府世子沈君离是个不祥之人,在新婚夜克死自己的新婚妻子,无人再敢上门结亲,一代英名的侯府因此沦为卞城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逐渐沉寂在世人面前。

如今的朝堂,越郡王和平国公相继仙去,沈君离承袭王位,隐退朝堂成为一个闲散郡王,不再与平国公府往来。宫景宸渐渐统权,但仍监视着越郡王府。

也不怪宫景宸放心不下越郡王府,毕竟任何帝王对于那样的存在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先帝建立东卫国时,先任越郡王沈治平曾是先帝带领的一位冲锋将军,一代将才先后击退了北耀和南蚩的大军,又救了先帝一命,因而被封为唯一的一位外姓郡王,世代守护东卫国。

先帝仙逝时,为防越郡王府功高震主,颁下一道密旨:幼帝初立,根基不稳,望越郡王多予扶持,尔等世代承袭,永不得离开卞城。

因此,历年来东卫安定要归功于越郡王府,在卞城人眼里是守护卞城甚至是东卫的神,只要越郡王府存在一天,百姓就能安居乐业,东卫就能永保安宁。

且传闻越郡王之子沈君离降世时天生异象,有人断言其以后比起越郡王必定更加不凡。

事实如此,沈君离五岁文采斐然堪比状元,十岁武艺卓绝,熟识兵法,十五岁便跟着父亲纵横沙场所向披靡,成为人们眼中的少年天才。

越郡王府的辅佐在渴望掌权的帝王眼里甚是牵制,听闻了沈君离的惊才绝艳后更是将越郡王府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而听说了沈君离与天下清流之首的平国公冉昭之女冉慕阳有些交情,冉慕阳更是是倾心于他,平国公也有意与越郡王结亲,卫帝宫景宸心生一计,下旨赐婚沈君离和冉慕阳。

“哎···世事难料啊!”颜汐茗不再多想,牵着马往前走去。突然出现一辆马车挡住了她的去路,她向左那马车便跟她向左,她向右那马车也跟着她向右。分明是来者不善!

“让开!”颜汐茗蹙眉,盯着眼前马车冷冷道。马车依旧不动,却响起一道声音,“小姐好生俊俏啊!敢问是哪家的千金?在下却是从未在卞城见过小姐。”

“哦!公子既然未见过我,又怎知我俊俏?”颜汐茗挑眉道。

“刚才在下有幸一睹小姐的风采。在下敢断定卞城没有哪家姑娘能将牵马逛街做得如此洒脱出尘,小姐的容貌虽不是倾国倾城,但也国色天香。请问是否有幸邀请小姐一起品茶呢?”男子笑道。

敢情是早就盯上她了呢!颜汐茗轻哼道:“公子为何不亲自下来相邀?难道这便是公子的待客之道?”

“这般,有何不可!”男子挑帘下车,对着颜汐茗一揖道:“在下乃安郡王,宫轩宇。”

呵呵!原来是即将要成为她妹夫的人啊!要是云氏知道自己给女儿选了个这般轻浮的女婿,会不会后悔呢?

颜汐茗好笑道“原来是安郡王啊!小女子见过郡王!郡王在外如此搭讪,要是传到陛下和未来的郡王妃耳朵里,不怕陛下降罪?不怕待嫁闺中的小姐伤心吗?”

“嗯?小姐竟也知道。只是在下对那颜家小姐并无情意,但圣意难违。唯独对小姐一见钟情,若你愿意,在下可迎娶小姐为平妻···”

颜汐茗脸色一黑,打断他:“郡王可知我是谁吗?我叫颜汐茗。”言下之意就是我是你未来王妃的姐姐!说完绕过他走了,留下宫轩宇一脸目瞪口呆,脸色仿佛刚吞了苍蝇一般的难看。

“哈哈···惜尘,咱们运气不错,这还没去找人就遇上了。这就是你的未婚妻,颜家的嫡女?倒是有趣得很呢。”对街转角的马车上,马车里的人并不能看见外面的情形,但显然听力比寻常人好了许多,将外面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马车里,一身蓝衣的男子凤眼浓眉,俊美出尘。一脸笑意懒洋洋地靠着马车戏谑地看着对面沉静的男子。

“你怎知我没有去找?”一身青衣的男子低头看书淡漠道,清冷精致的容颜,周身却带着一丝温文尔雅的气息。

蓝衣男子惊叹,“什么时候?”难道他不是一直待在府里的吗?什么时候去找人他却不知道了?难道···蓝衣男子一脸诡异地望着他,“你该不会出城去了吧?惜尘,不是我说你啊,有这么好的事怎么能不带上我呢?我可是听说···”

“她是颜汐茗,字无忧。”青衣男子冷冷地打断他的喋喋不休。

“别说你还真是有福啊!先是平国公的嫡孙女,再来一个嫡外孙女,宫景宸也不怕有一天把自己坑了。”

“冷之翎,你是太闲了么?”青衣男子抬起头扫了他一眼,让被那双清澈眼眸扫过的人眸无端感受到一阵寒意。

“耶?你不去跟颜小姐见个面吗?”蓝衣男子识趣地换了一个话题后,再次接受到眼神的警告,抬手做投降道:“知道了知道了,这不合规矩,看到颜小姐的态度咱们也能宽心了。”至少她看起来不是个好惹的,宫景宸也不算太坑人。

颜汐茗回到颜将军府邸后,对于云氏和那对兄妹的不待见她就当不存在,对于府里下人的轻视也当没看见。她踩着端庄稳重的步子回了母亲生前住的留给她当嫁妆的竹苑,看到母亲和她都喜欢的竹林还在,最爱的抚琴也在,心里泛起暖意。

守着竹苑的嬷嬷看见大小姐终于回来了很是高兴,听着自家小姐吩咐整顿园中事务。

短短几天小姐依次从云氏手里拿回了夫人留下的产业和丰厚嫁妆,让云氏一家吃了暗亏,不禁让下人们对这位归来不久的大小姐另眼相看;而对于忠于自己的下人们颜汐茗也不吝奖赏,也让下人们很是尊崇。

这天,颜汐茗巡查完自己手中的铺子,便来到城中的茶楼,掌柜也是出其的精明,知道她是镇国大将军的长女,现任冉国公的外甥女,给她安排了一个视线最好,安静的座位,上完茶点便退下了。

望了一眼楼下人来人外甚是繁华的街道,端起手中的茶杯浅酌一口,颜汐茗秀眉微挑,不管他宫景宸葫芦里卖得什么药,她都会好好接招的!

“哦!颜姑娘也在这,真是幸会!”正出神间,一个淡笑的声音响起,接着便落坐在对面。

颜汐茗抬头,淡淡地看了一眼来人一身蓝衣,除了那张俊美的容貌以外仿佛并不起眼,但她能清楚地察觉到此人武力不胜于她却是不差,蹙了蹙眉,再看了看旁边的空桌,意思很明显,我不认识你,别来打扰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被看破来意,冷之翎也不在意,再次起声道:“姑娘不必如此防备,在下···不过是想跟姑娘交个朋友而已。”

怎么每遇到一个人都要跟她交朋友?秀眉微挑,她悠悠道:“公子既然知道我姓颜,岂会不知我已非自由身。公子如此搭讪,难道不怕···”

对上眼前少女似笑非笑的小脸,冷之翎只觉得寒毛直竖,强忍着落荒而逃的冲动强笑道:“姑娘说笑了,在下···其实是奉命前来相邀姑娘的。”他还没命硬到去跟沈君离抢媳妇!

“嗯?是么?”颜汐茗再一次勾唇含笑似地打量着他。

“当然。”好想抹汗啊,沈君离的未婚妻果然不是善茬!想了想,冷之翎开口道:“颜姑娘,在下冷之翎,我们快走吧,某人可能要等急了。”

冷之翎?四大世家之首冷家。虽说许久不在卞城,但是这几天她奔波万巷,多少也听说了一些的。沈君离自从那件事后极少出府,而冷之翎作为冷家的继承人,却懒散入骨,无所事事,流连烟花之地,冷老爷子气不过,将他赶出家门。却不知怎么的与沈君离一见如故,狼狈为奸。

颜汐茗垂眸,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出声道:“走吧!”

冷之翎将她领到雅间里,内心不知所措,踌躇不前,但面上依旧冷静的人儿在那扇相隔的门打开后,见到自己曾经魂牵梦萦的人,那个依旧熟悉的容颜,身上却少了恣意挥洒的气度,多了一丝儒雅的气息,不禁愣了愣神。

把颜汐茗的脸色变化尽收眼底!沈君离从她眼中看到了熟悉的眼神,闪过一丝诧异,掠了掠眉眼扫向她。

糟糕,露馅了!对上沈君离若有所思的视线,颜汐茗压下心中的躁动,面上恢复平静。坐在沈君离身旁的冷之翎望了望两人无声的怪笑道:第一次见面就眉目传情真的好么?于是尴尬地轻咳两声提醒二位。

“颜小姐,失礼了,请坐吧!”沈君离温声说道。然后瞥了冷之翎一眼,再次看向颜汐茗。

冷之翎离开后,沈君离倒了杯茶递给她,开口道:“颜小姐会来···让我有些意外。”

颜汐茗启唇微笑:“越郡王找我···也是让我有些惊讶呢。”要是说越郡王府真的就这么隐退了,沈君离就此默默无闻了,她信他才有鬼!

“这么多年···世人的流言,难道颜小姐不怕吗?”沈君离轻叹道。眼中却闪过一丝笑意。

“怕?难道说怕我便能余生平安喜乐无忧吗?何况无忧只是个不受宠遭受抛弃的将军长女。听闻郡王还是世子的时候可是红袖招风意气风发的少年!倒是郡王的态度让无忧轻叹,其实我一直以为我会收到退婚书呢。”颜汐茗浅笑道。

“颜小姐说笑了,惜尘现在只是个声名狼藉的闲散郡王,还有什么可挑剔的呢?”沈君离苦笑道。

“郡王多虑了,承蒙郡王的不嫌弃。”见他不说话,颜汐茗假意闲聊道:“郡王难道就没怀疑这场赐婚有什么不对之处么?”

“皇意如此,该有什么不对么?惜尘愿闻颜小姐其详。”沈君离一怔,深邃的双眸看向颜汐茗。

“没什么!”颜汐茗望着含笑的眼眸,立即移开视线投向别处。再看她就要把持不住了!

沈君离哑然。望着眼前这个一派从容平静的清丽容颜,他突然决定冷之翎说得没错,颜汐茗的确是个很有趣的女子,而且是他所能选择的最好的一个,非常适合沈候府未来当家夫人的女子。

越郡王府的马车在将军府前缓缓停下,原本已经拒绝了沈君离的接送,奈何他坚持行君子之礼,只好点头说了声有劳。一路上,他慵懒靠在马车的软枕上,低头看书。她稍稍望了他几眼,便也望向了窗外的景象,相顾无言。

以为他无话,颜汐茗忙着逃脱,开口道:“今天多谢郡王的盛情了。改日无忧回谢,还请郡王赏脸。”说完掀开帘子起身出去,他开口道:“我们要一直郡王小姐的相互称呼么?”

雾里云烟
雾里云烟  VIP会员 笔下不生花,诗词赋清芳。喜,或不喜,尽然皆由你。

百里红妆(下)

百里红妆(上)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