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朽

2019-09-16 15:51:56作者:烦啦烦啦

窗外灰蒙蒙,雨水噼啪噼啪敲打着窗户,我起床关掉吵闹许久的闹钟。

站在阳台上,点燃了一根适才从客厅底下找到的细长的香烟,什么牌子我不清楚,不过这铁定是前几日我在网上叫来陪我寻欢作乐的女生所遗留下来的。

这雨下了有些时日,可能有三四天了吧亦或有五六天了,我不太清楚,反正这都同我无关。

阳台上的挡风玻璃映射出了一个人影,只见那人蓬头垢面,衣着邋遢,和我颇为相似。

我深吸了一口烟,对着镜中人狠狠吹了一口,起初他面无表情,对于我的举动他或许觉得可笑又或者是搞笑,他露出了一缕狰狞狡黠的笑,我情不自禁跟着笑了起来。

我推开玻璃门,一个衣着光鲜亮丽的男子举伞出现在我眼前,在伞下是一个身材佝偻,手握菜篮子的老大妈,男子尽量把向左边倾,任凭豆大的雨砸落在自己,也不舍得雨淋湿大妈一分一毫,真可谓是母慈子孝。

烟燃尽了,我顺手往楼下那么一丢,转身走回客厅,坐在沙发上无意间瞥见了日历上的日期——周一。我该上班了。

本想着旷工不去的,一想到对我极其赏识,屡次承诺要为我升官加爵的老板,我觉得我还是去吧,不可以对不起他的一番心意。

洗漱完毕随便找了件外衣套上去便出门了。

下楼刚走一会就望见了熟悉的身影,先前母慈子孝那男子,大妈仰面躺倒在地上,菜篮子的菜撒了一地,只见男子正在打电话,他背对着我,我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等我靠近了点,我故意放缓了脚步,听见了大孝子的通话内容,“老婆,那老太婆刚跌了一跤,摔死了,”说着露出了欢笑声,他沉默了那么一秒钟的时间,又开道,“哥那边别担心,最差劲也是对半。”

我想,接下来他应该打个的飞速赶去跟他哥哥商量如何处置大妈的遗产。就北京这房价,单单那套房子便足以令他成为百万富翁,过上糜烂的生活。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真替他感到高兴。

挤过人山人海的地铁,再走那么几百米路就到公司了。

路上我遇见了同事,他同我打招呼并叫了我的名字,那时候我脑海在快速回忆着这浑身脂肪,走起路来肚子一晃一晃的胖子叫什么,无果,我只好报以微笑,礼貌性的回了句,“早呀,今天天气不错。”

他一路上嘴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到了公司楼下,我俩见着了我们老板的车,一个肤白貌美的女生从他车上走了下来,那个女生我有点印象,好像是上周刚来的。

没过几秒,我们老板也下车了。他望见了我们,报以虚伪的笑,我们冲他点了点头。

正当我们准备进去的时候他叫住了我,并挥手示意我的胖子同事先进去,他从裤兜里掏出钱包从中数了十张百元大钞给我,我很确信是十张,因为他数了好几次。

“那个你前几天不是说你妈生病了嘛,权当一点心意,别客气,”临了他拍了拍我肩膀,语重心长添了句说,“回去吧,别来了,小雪一个人可以的。”说罢转身离去。

我同他道了谢,我想我被炒鱿鱼了,应该是?!所以我缓步往回走,一路上,我在想一个问题,我妈什么时候生病了,她不是已经死了好几天了?

我在地铁站入口收起了雨伞,转身一看,雨停了,霎那间的功夫。

在远远的天边悬挂着一道绚丽多彩,虚实相生的彩虹…………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