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你甜

2019-09-16 15:04:29作者:只是一个说书人

青春

1

“啪——都说了多少遍了别碰我!”沈清重重地打开了无意中碰触自己手臂的手,皱着眉头道。

刘微微连忙慌张地收回了手,眼里带着窘迫向沈清抱歉道:“不好意思,我忘记了。”

沈清淡淡地看了她一眼:“算了,下不为例,我先走了。”

“你不上最后一节课了吗?”见沈清抬起的脚步,刘微微疑惑地追问。

“不去了,美术课而已,我想到处走走。”回答的工夫,沈清已经走出一米远了。

刘微微看着沈清的背影,眼底隐隐浮现暗色,手不由地握紧成拳,沈清她有什么好傲的,不就是有点才华吗?如果不是为了……她才不会……

2

天气晴暖,悬铃树正要冒叶子,空气中有春天所特有的那种闲散,轻松和欢快的情绪。

沈清插着口袋慢悠悠地走在略有些空荡的街道上,内心获得了一丝的平静。

其实有时候她也会想自己是不是有点奇怪,按理来说,人本来是群居性的动物,人与人之间的交往本来是很正常并且是必要的,但是她却觉得浑身不舒服,和人靠近交往让她觉得不舒服,被别人触碰也让她觉得不舒服。

总而言之,她喜欢一个人独处,喜欢一个没有人打扰的,安静的世界。

也正因为如此,十几年来,沈清都是一个人孤孤单单的上学,生活,哦不对,还有一个像爷爷一样照顾着她的老管家。

在旁人看来这或许有几分可怜,但是沈清却十分满意这样的生活状态。

街道拐角处出现了一个小书店,沈清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她好久都没有来这里看最近出的新画了。

目光随意地在书柜上浏览着,其中一幅吸引了沈清的目光——灰暗,沉寂,甚至有点阴森的森林深处出现了一只洁白的独角兽,浑圆的黑眼睛中流露出光明,慢慢地照亮了整片森林。

沈清心里一动,正想把它摘下来拿去付款,没想到旁边伸来一只手捷足先登。

心里顿时有点恼火,沈清眯着眼望向手的主人——只见那人身高约莫一米八,身材颀长,五官似雕刻般分明,鼻梁高挺,剑眉星目,嘴角噙满笑意:“不好意思,夺人所爱了。”

沈清眯眼看着对方由于挽起衬衫而露出的半截健壮有力的手臂,心里估算着打一架的胜算是多少。

然而对方好像看穿了沈清的想法,没有给对方这个机会,直接大步走向了收银台,行走的过程中还特意将画的那面朝向沈清。

沈清:“……”这人还真的是有点可恨。

不过对方都已经把账给结了,她再想怎么样也不行了,被对方扰了兴致,沈清也不想再看下去了,便也转头离开了书店。

转身的沈清没有看到,收银台的男人望着她的背影眼底的兴致更浓了几分……

“我说,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项链还给我,不然代价是你无法想象的。”街道拐角处,沈清抱胸而立,冷冷地看着对面的一群人。

“哎哟哟,我好怕怕哦。”听到沈清的话,对面领头的红毛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你以为你是谁啊,还敢让我王财付出代价,也不去打听打听,我可是这几条街的头头!”说完,红毛还得意地晃了晃手中的项链,在阳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

“就是就是,敢招惹我们老大,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红毛身后的一众人也大大声地嚷道。

“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来找我的麻烦?”沈清总觉得这件事的背后没有那么简单,于是耐着性子多问了一句,不知道这个旺财会不会也是一个没有智商的……

“我才不会告诉你我是为了给我马子出口气的……不对,死到临头了,问那么多干嘛!”王财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恶狠狠地瞪了沈清一眼。

看着面前瘦弱的沈清,王财一点都没把她放在眼里,他只要动动手指头就能把沈清捏死。本来他向来是不打女人的,要不是他马子一直在那里哭,他也不会……啧,女人就是麻烦。

沈清默然,看来旺财还真的是没有什么脑子……

看对方准备动手,沈清也不准备和他们废话了,暗中活动了一下手脚。

正当双方之间一触即发的时候,一道懒洋洋地声音传了过来:“我说,这里还挺热闹的啊。”

循着话音望去,沈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见鬼了今天,怎么又是他……

来人正是下午书店沈清遇到的那名男子。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没看到我们正在办事吗?快离开还可以饶你狗命!”来人高大的身材让王财心里有些发怯,但是面上却依旧做出凶恶的表情来。

听到王财的话,男子哂笑了一声:“真是不凑巧,我还就是一挺爱管闲事的人,对了,我叫许墨。”

“我今天就让你看看我王财的厉害!”男子话音未落,王财便抡着拳头冲向男子。

许墨侧身一闪躲过了王财的拳头,同时右手抓住了王财的半边身子,左脚一踹,将人重重地踹翻在地。

旁边围着的人见到红毛被压制,一窝蜂地冲向许墨。

沈清见状,想要上前帮忙,没想到一眨眼的工夫,一众人都已经被许墨打翻在地。

看着捂着肚子躺在地上的众人,沈清没想到许墨的武力值竟然还不错,还好刚刚没有和他动手……

红毛见状,觉得自己处于劣势,便连忙招呼兄弟快速离开,只是走之前还不愿落了面子,对着许墨恶狠狠地道:“好你个小子,许墨是吧,我记住你了,下次我们再会!”

说完,便领着人走了。

沈清:“……”就这么走了?

“啧啧,原来这就是英雄救美的感觉啊……”许墨笑着道,向沈清走来。

沈清正想开口说话,却被那人开口打断了:“一点小事而已,不用谢我。”

沈清:“……”其实,她一个人也能搞定那些人的……突然,沈清想到自己的项链还在旺财的手里,连忙想抬起脚去把旺财追回来,一个闪亮的东西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原来是自己的项链!

沈清又惊又喜,连忙从许墨的手里抢过来,掌心传来的感觉让沈清的心稍稍定了下来,她看向许墨,眼里带着认真:“许墨,谢谢你。”

这一声谢谢是她应该向许墨说的。

许墨笑了笑,眼里带着一丝狡黠:“不用,就当是见面礼吧。”

见面礼?

沈清不明白许墨的意思,正想好好询问,许墨却已经走远了:“先走了,后会有期。”

真是个怪人……沈清摇了摇头,也转头向家里的方向走去。

3

“哎,你听说了吗?我们学校来了一个很帅的转学生!”

“我不仅听说了,我还亲眼看到了校长把他带进了校长办公室呢。”

“哇塞!真的吗?那你快给我说说,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帅!”

清晨,沈清刚刚走进教室,便听到一群女生聚在一起激动地在叽叽喳喳。淡淡地扫了一眼,沈清径直走向自己的座位,她向来最不喜欢参与这种讨论了。

“铃铃铃……”上课铃声很快响了起来。

沈清低头翻着手里的书,精美的画吸引了她全部的心神。

“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看得入神之际,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询问。

沈清有些不满,皱着眉头朝声音望去,是他?

“你怎么在这里?”惊讶地过了头,沈清忍不住问出声来。

许墨没有马上回答沈清的问题,而是颇有些玩味地笑了笑,指了指沈清旁边的空座位。

脑海中立马回响起之前的问话,沈清顿时反应过来,许墨就是那个转学生?还要即将成为她的同桌?

然而此时,许墨已经不等沈清反应,径直在位置上坐了下来,丝毫没有初来乍到的拘谨与不适。

沈清:“……”他是不是太自来熟了一点?

看班主任没有说什么,沈清也不好拒绝,只能默认了下来。

不过她低下了头,继续沉浸在精美的画中。

许墨摩挲着下巴,看着沈清的后脑勺,眼里满是温柔。

教室的另一个角落,刘微微死死地盯着沈清和许墨的背影,紧紧抓着的衣服都露出了深深的折痕……

4

“哎,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奇怪,不回家跟着我干什么?”临到家门口的时候,沈清忍不住停下脚步,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人。

自从一出校门,许墨就不紧不慢地走在她的后面。

许墨插着口袋,施施然道:“我可没有跟着你,我也是回家。怎么,只许你回家,不许我回家吗?”

“你家也在这附近?”沈清一脸怀疑地看着许墨。

许墨点点头:“对啊。”

“可是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沈清从小就住在这一带,她敢肯定许墨她是没有见过的。

看着沈清两颊鼓起的气呼呼模样,许墨搓了搓手指,真可爱啊,想捏……

“以前没有,现在就有了。我到了,拜拜。”说完,许墨转身进了两人面前的门。

雕花铁门,精致非常。

沈清:“……”他竟然是我的新邻居?

带着不可置信,沈清有些恍惚地晃进了隔壁的自家门口。

5

“诺,给你。”许墨刚刚坐下,沈清就递过来一个保温盒。

“这是什么?”许墨用眼神询问。

“给你的早餐。”沈清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把保温盒往许墨手里一塞,便转过头去不看他了。

都怪管家爷爷,不知道从哪里听到隔壁的新邻居是自己的同学,硬是在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塞给自己一份早餐,让自己带给他。

看着管家爷爷眼里的温柔,沈清完全不好说出拒绝的话,她知道管家爷爷不过也是想她多交一个朋友罢了……

于是乎便出现了今天早上的这一幕。

许墨感受着手里的温度,心里有些懊悔,自己竟然晚了一步……

课间休息的时候,沈清瘫在桌子上,手无力地摸着肚子,今早出门太快了,竟然忘记了带些零嘴,她可是一到课间就会肚子饿的人……

“吃这个吧。”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包小饼干。

沈清立马激动地跳了起来,这是她平时最爱吃的小饼干!

“呃……”但是当她发现递饼干过来的人是许墨的时候,她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就作为早餐的谢礼吧,你觉得怎么样?”许墨看出了沈清的顾虑,笑着道。

“我觉得可以!”思考了两秒钟,沈清便开心地接过了小饼干大快朵颐起来。

看着沈清被饼干塞得满满的两侧腮帮,许墨的眼神忍不住暗了一下,真是可爱啊……

自从当天许墨上门道谢管家爷爷的早餐以后,他就开始每天都让沈清给许墨带早餐。

“管家爷爷你对他干嘛那么好啊?等下我要吃醋啦!”沈清假装不满地抱怨道。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