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光之恋

2019-09-15 17:03:10作者:月栖小筑

“女士们,先生们:

飞机已经降落在江北机场,外面温度一5摄氏度,飞机正在滑行,为了您和他人的安全,请先不要站起或打开行李架。等飞机完全停稳后,请你再解开安全,,整理好手提物品准备下飞机。从行李架里取物品时,请注意安全。您交运的行李请到行李提取处领取。需要在本站转乘飞机到其他地方的旅客请到候机室中转柜办理。

感谢您选择兴旅航空公司班机!下次路途再会!”随着甜美的广播声音停止,飞机安全着陆,空姐们纷纷起身到机舱门口,打开舱门,微笑送别旅客。

“陈伊,你打算回家还是住宾馆?”一位身材高挑的空姐伸手拉住正准备从她身后溜走的女孩。女孩轻扯了扯嘴角,转身瞬间满面笑容的笑道:当然是回家,这么难得回来一趟,多不容易呀!苏亚表姐”。“那我们一起吧”,苏亚微笑道。“姐,我还要去买点东西,要不你先回,我一会就到。”陈伊一边说,一边用力挣脱苏亚的手。“不行,小姨已经下命令给我,一定要把你送回家”,苏亚在说到“家”字时发出磨牙的声音。陈伊立马作乖乖女状,任由苏亚送自己回家。心里暗骂自己没出息。

S市西郊,一辆红色的小轿车缓缓驶入别墅院中。车上下来一名女子,正是陈伊。一位身穿西装的老人走到陈伊面前,恭敬道:“少夫人,欢迎您回来。”

“张伯,陈伊,我已经送回来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苏亚在车内向张伯挥挥手,也不等张伯反应,便快速驶出院子,消失在转角。“…”陈伊瞬间风中凌乱。

“少夫人,少爷在书房等你”张伯缓缓道,看着陈伊,眼里有高兴还有些担忧。“走吧,张伯”陈伊微笑道,刻意忽略那丝担忧。

走到书房门口,张伯低声道“少夫人,少爷最近生意上出了些问题,心情不太好。”

“我知道了,谢谢你”陈墨感激道。走进房门,转动门锁走了进去,随手把门合上,也阻隔了张伯担忧的视线。一个身穿浅灰色西装男子正优雅的靠在沙发上,好整以暇望着陈墨。眼神交锋片刻,陈墨先开了口“极光之恋被人偷了是吗?”男子不以为意道“是,不过他想过海关可没那么容易。”

“如果我帮你找回来,我之前开的条件你是否会答应?”陈墨面无表情道。

“果然是天外飞狐,好,只要你拿回来,我便答应你的条件”男子笑道。

“好,成交”陈墨朝男子走过去,在茶几面前停下,突然对男子绽放一个绝美笑容,男子心里一突。“砰”的一声,接着一阵哭声“对不起,韩宇民,我不是故意打破你的紫砂壶……我马上离开”陈墨单手掩面冲出房间,快速跑到一楼车库,坐上一辆黑色跑车,开出院子。留下一大厅佣人傻眼……

“我就知道这女人不会无事献殷勤”韩宇民望了眼碎了一地的茶壶。

S市某咖啡馆内,“极光之恋在你手上?”陈墨问道。男子微点头,压低声音“你和他谈妥了吗?”

“嗯,他同意我们开出的条件。你把极光之恋给我,我仿制一个,先把真的给他,等他兑现承诺,我再把真品调换成仿制品,等他发现时,我们已经远走高飞了。金瀚,等出了国,我们就结婚吧。”陈墨微笑的望着金瀚,满眼都是期待。

“亲爱的,这段时间让你潜伏他身边,委屈你了,等我们拿到钱,我们马上结婚”金瀚轻轻一握陈墨的手,立刻收了回来,深怕被人看见似的。从桌子底下把极光之恋递给陈墨。陈墨收好极光之恋,起身离开等我的好消息”。

“你要辞职?”苏亚惊道。

“他要我做全职太太,不想我太辛苦”陈墨小心翼翼的回答。

“你没骗我?你们不会有事瞒着我?”苏亚有点不信。

“是真的,表姐”陈墨无奈的抱着苏亚的手臂,把她带到餐厅“今天这顿饭我请客,谢谢你这么照顾我。”

“金瀚,韩宇民已经把2000万现金汇给我了,明天飞机上一切按计划行事”陈墨站在宾馆窗边,与金瀚通话。

“墨墨,我知道了,你注意安全”金瀚关心道。

“恩,我会小心的。”

机场贵宾等候室内,陈墨身穿黑色大衣,与韩宇民并排而坐。“你还会回来吗?”韩宇民问道。陈墨惊讶的望了眼他“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是又如何”韩宇民缓缓道。陈墨刚想再逗逗他,突然一个黑影出现,她瞬间低下了头。嘴角弯起一丝弧度。“我上个卫生间”陈墨起身,在与黑影擦肩而过时。快速把一样东西放进黑衣男子口袋。黑衣男子快速向一个位于角落洗手间走去,快步走进男洗手间。过了一会儿,陈墨提着一个手提袋进入同个洗手间了的女洗手间内。身后一个穿大红色皮衣的女子也跟着陈墨进入。突然红衣女子举起刀子刺向陈墨。陈墨背后中刀,倒在地上。女子急忙抢过手提包,快速离开。红衣女子走到机场门口,上了一辆黑色车子,车子朝S市方向离开。“到手了吗”金瀚问红衣女子。红衣女子依偎在金瀚怀里,把手提包在他目前晃了晃“我办事,你放心”。

“她死了吗?”

“当然”

“那就好”

“你都不心疼?”

“本就是为了钱演戏,怪只怪她自己太蠢”。

车子在接近市区的一个路口停下,红衣女子下车,车子再次发动,行驶500米后突然爆炸。

陈墨走到红衣女子身边,看着那熊熊火焰,“2000万我已经打到你卡上了,这次任务你完成的很好。”

“韩先生的委托,我当然要办好”红衣女子微笑道。“任务完成,我回去复命了”。

S市某医院,陈墨手捧鲜花进入一间病,病床上躺着一位小女孩。“妹妹,姐姐帮你报仇了,那个骗你感情又害你成了植物人的恶人已经遭报应了”。突然,陈墨口袋里的手机响了,陈墨取出手机,来电显示韩宇民。

“韩宇民,你想干嘛?”

“你偷了我的心,是你想干嘛才对”

“你别玩了,你给不起”

“你要什么”

“如果我要极光之恋呢?”

“这有点难办,因为它已经不属于我了,你摸摸你的口袋”

“什么意思?”

“它是你的了,就像你是我的”

看着手中的极光之恋,陈墨沉默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