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婚男女:困境

2019-09-14 15:03:46作者:木子兰兰

已婚 男女

暖暖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她的生活会过成这样。

将包里所有的钱拿出来,暖暖数了不下5遍,“410,明天还了大姐的300,还要带儿子去医院,一副中药30元,一次是3副,共90,来回的车费是60,咋办”,暖暖抬起头看向身旁的丈夫,顾景。

与顾景相识是在暖暖大四上学期的寒假,暖暖回家过年,跟妹妹路过五婶婶家门口时,暖暖被屋里正在忙和的五婶婶叫住,“暖暖,等下,五婶有事找你”,暖暖和妹妹脚步一顿,随后心照不宣的笑了,该来的,躲时躲不掉的。

从什么时候开始呢,大概是高中开始,身边的亲戚朋友开始忙着给暖暖介绍男朋友,形形色色,各式各样,有的直接带着男方到家里给暖暖相看,说实话,暖暖很反感这些亲戚朋友做这些事,搞得好像她嫁不出似的,而且刚上高中的她不过16岁,可为什么那些亲戚朋友为何如此“热心”,究其原因,也不过是大环境如此,暖暖的家乡是在一个相对而言比较落后的乡村,身边的女孩子大多十五六岁就结婚生子了,像她一样上高中还准备上大学的人可以说一个都没有。更有甚者,比如他的表嫂,13岁就嫁给自己表哥了。可暖暖从未想过这么早嫁人,暖暖的父母也不想,所以大多数时候暖暖的父母都会直接拒绝上门的媒人或者亲戚,也因此得罪了不少人,

可暖暖的五婶婶不一样,她对暖暖说的最多的是“好好上学,不一定要学到很多知识,不一定要当官,上学只是为了去开阔开阔自己的眼界”,“年纪太小结婚没什么好处,除了过早体会生活的艰辛”,“不要在意周围人的眼光和看法,努力考大学,去看看外面的世界”。甚至五婶婶还会偷偷给暖暖钱,不管家里有什么困难,五婶婶都是第一个帮忙的,所以五婶婶亲自开口,暖暖没法拒绝,父母也没法拒绝,并且,顾景是五婶婶的侄子。

第一眼看到顾景,暖暖只有一个感觉,高,帅。暖暖要努力抬头才能看见顾景的脸,但暖暖并不心动,就像五婶婶说的,人见多了,就不会轻易被皮像所吸引,真正吸引暖暖的是顾景为人处世,不骄不躁,不卑不亢,落落大方,对所有人都谦和有礼。这是暖暖跟顾景以朋友身份相处了三个月得出的结果,当顾景提出正式交往,且是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时,暖暖只犹豫了一下下就答应了,因为顾景符合她心中所有的标准,除了学历。

身边所有的长辈都很为暖暖高兴,因为顾景基本就是他们挑女婿的标准模板,长得帅,嘴巴甜,会来事,工资高。忘了说,顾景在他们家那块的风评简直不要太好,而这些评价,并不是顾景跟暖暖在一起时有意营造的,而是顾景这28年在这生长,处事留下的评价,没错,顾景家和暖暖家离得不远,开车10分钟不到就能回趟娘家。

大学毕业后的第八个月,暖暖和顾景结婚了,婚后的生活也让暖暖感觉很满意,公公婆婆都比较好相处,唯一让暖暖觉得压抑是公公婆婆和顾景奶奶的关系差到一个极点,只要他们三人在一个地方,那气氛肯定是冰点。顾景的奶奶对暖暖说不上好,但也说不上差,暖暖并不在乎,谁家老人还没有点脾气了,自己奶奶不也是这样。

婚后一个星期,暖暖就和顾景回了城里,顾景是开挖掘机的,一个月工资8000块,暖暖做客服专员,一个月3000多,工资不高,暖暖大学学的是国际经济与贸易,在家乡根本找不到专业对口的工作,只有客服不要求专业对口,所以虽然工资不高,暖暖还是挺开心的,一边上班,一边考公务员。

可一切从什么时候发生变化了呢?好像是暖暖工作的第四个月,那会顾景工作的工地不景气,经常停工,所以顾景便经常闲在家里,婆婆对顾景经常待在家感到很不满,可能也担心儿媳妇对儿子会有什么意见,刚好老家有人过世,就让儿子回了老家帮忙。就是这一次回家,让原本轨迹全部打乱,顾景从老家回来后,坚决要辞掉现在的工作自己干,可买一辆挖掘机哪那么简单,再三权衡下,顾景决定买一辆二手的挖掘机,20万,顾景只有四万,借了16万,一夜身负16万的巨款,让婆婆对顾

景的意见更大了,偏偏这时候,暖暖怀孕了,并且有先兆流产的迹象,暖暖不想要这个孩子,那么多的欠款,暖暖怕。可全家人都要暖暖留下这个孩子,特别是顾景,顾景说他今年28了,跟他同龄的孩子最低都有6岁了,有些都有3个孩子,他想留下这个孩子。可暖暖还是怕,她怕孩子生下来后过得不好,暖暖不怕穷也不怕累,可她怕苦了孩子。暖暖家有四姐妹,父母都是农民,每年都只能靠那几亩薄地,暖暖见过太多太多次父母为了他们四姐妹的书学费叹气,低声下气给别人借钱样子,见过太多次同村的人因为父母穷,对父母冷嘲热讽的样子,也见过父母因为钱吵架的样子。可顾景的保证让暖暖犹豫了。

再一次因为流血进医院时,医生直接对暖暖和顾景说:“要孩子就辞掉工作卧床静养,要工作就别管孩子,听天由命”。暖暖不想辞职,可暖暖舍不得顾景伤心,也舍不得自己母亲伤心,母亲因为自己怀孕的事费了那么大劲,从不相信迷信的的母亲烧香拜佛,什么都做了,就为了暖暖肚子里这个孩子能平安出世。暖暖咬咬牙,辞职了,辞职的时候,孩子刚刚怀上三个月。

因为顾景的工作重心都在老家这边,所以暖暖辞职后顾景带着暖暖回了老家,老家只有公公和顾景的奶奶住,他们一回来到为家里添了不少人气。唯一让暖暖不舒服的是,暖暖一回家,公公就变得不会做饭了,每天的一日三餐都得暖暖亲手做,还得三催四请公公才会来吃,哪次暖暖先吃了,公公一定耷着脸,而且公公基本上每顿都要有肉,暖暖妊娠反应重,闻不了肉味,实在是不想做肉。暖暖只要一次没做,公公来看一眼菜,就直接甩脸走人,顾景回来时便阴阳怪气的跟顾景说今天又没人做饭啦,只考虑自己喜欢吃的,不管家里别的人之类的,被顾景怼了几次倒也消停了不少。

让暖暖生气的是暖暖孕期胖得不是一般的严重,基本上属于上厕所都得扶墙那种状态,而且暖暖孕期水肿非常厉害,轻轻碰一下脚,都是一个坑,半天才恢复得过来,公公逢人就说那是因为暖暖懒,不运动才这样的。暖暖很想怼他,可暖暖不敢也不能,他是顾景的父亲,她不能不尊重他。暖暖怀着孩子8个月的时候,顾景的奶奶摔倒了,家里的人都回来看顾景的奶奶,除了顾景的妈妈,当然,对此大家已见怪不怪,顾景的爸爸对此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任谁家婆婆骂了媳妇“婊子,烂货”等等这类词后,还到处编排媳妇的不是,而且说的99%都是瞎编的,媳妇能一点不介意的回来伺候你那是不可能的。于是乎公公理所当然的觉得照顾自己母亲,招待所有亲戚的重任就该由已经怀着8个月身孕且连蹲下都困难的暖暖承担,他让暖暖炒菜招呼亲戚,暖暖虽然不愿,但也答应了,可一大堆亲戚眼睁睁看着暖暖扶着墙蹲到地上拿姜没有一个帮忙还说风凉话时,暖暖实在忍不住了,给顾景打了个电话,什么也没说,就说了一句“你下班了吗?到哪了,回来招呼你家里的人吃饭”就挂了。然后头也不回的上了楼。

顾景回来时,一大堆亲戚全围着顾景说暖暖的脾气太大了,性子太娇纵了之类的,见顾景没搭话也就没趣的坐了回去,顾景一声不响的把饭做好,然后准备给暖暖拿碗装饭时,顾景的爸爸发话了,说:“什么德行,说了两句就甩脸,人家媳妇怀孕还要上班,就她娇气,吃家里用家里的脾气还大得很哟”,“大哥,不是我说,你这儿媳妇也就你们家要,要我,早让我儿子跟他离婚算了”,顾景的二姑接着顾景爸爸的话又开始数落暖暖,暖暖站在阳台上将下面的话一字不落的听进耳里,没有听见顾景反驳的话,心凉了半截,转身进了屋。

第二天一早,暖暖接到婆婆的电话,婆婆让暖暖不要跟公公一般计较,顾景已经说过公公了,不要理二姑,二姑永远见不得别人比她好,婆婆说,等两天她就回来了,让暖暖别生气,公公那边她也说过了……絮絮叨叨说了很多,暖暖也没听进去多少,只觉得头晕脑胀的。不过下楼吃饭时,暖暖明显觉得公公和二姑的态度变了,变得客客气气的了。

暖暖生了,是个男孩,所有人都很高兴,婆婆伺候完暖暖月子就回了城里,暖暖从心感激婆婆,婆婆让暖暖跟她一起回城里,可顾景不让,顾景舍不得媳妇,也舍不得孩子。

暖暖想等孩子三个月了后,就出去上班,可这时,顾景接二连三的出事了,先是一整年的工程钱一分没要回来,老板卷款跑了,后来是在工地上撞到了人,医药费花了3万多,赔了10000多,全是借款,然后工人在工地上晕倒,顾景也花了不少钱,可工程款一分没有要回,欠工人的的工资没发给工人,银行的贷款也到期要还,顾景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回家还时不时被自己父亲讽刺上两句,导致顾景心情很不好,跟父亲和奶奶吵了很多回,暖暖劝不住,她知道顾景心里烦,也知道公公的做法过分了点,奶奶呢,大部分时候没事找事,总之,一地鸡毛,暖暖也觉得烦。

一转眼孩子7个月了,暖暖依旧在家带孩子,不是没想过让奶奶帮忙带孩子或者外婆帮忙带孩子,自己出去工作,可小叔子和小姑子还没结婚,暖暖自问付不起小叔子和小姑子的彩礼钱和嫁妆钱,自己弟弟妹妹没有成家立业,尤其是弟弟还在上学,父母压力很大,也开玩笑似的提起过几次,可婆婆和父母的态度都一样,就是孩子太小,他们压力也很大,暖暖只能作罢。

顾景让暖暖别担心,他会想办法,暖暖知道他应该相信顾景,可面对钱包里仅有的410块钱,暖暖迷茫了,孩子生病不能拖,大姐的钱也不可能不还,虽然只是300块,可答应了大姐明天还就必须明天得还,一瞬间,暖暖不知何去何从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