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都市传说之血光之灾(3)

2019-09-07 19:02:50作者:本Fish

悬疑

整整一浴缸的血,跳动着,翻滚着,汩汩地冒着泡泡。一大片的红色晃得宋凌头昏眼花,像被人搅动着肠子,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水平面还在不断升高,升高,再升高,血开始从浴缸中溢出来,“啪啪啪”,不可名状的怪物被水甩出来,掉在浴室湿滑的地板上。

无数双浑浊发白的眼睛齐刷刷地望着宋凌,仿佛在跟她索命。

宋凌真的受不了了,她退出浴室,死死地关上浴室的门,回到客厅。客厅里漆黑一团,灯不知道被谁关掉了,一时之间,宋凌居然忘记了开关的位置,只好拿出手机照明。

手机的强光扫射着客厅的每一个角落,虽寂静得可怕,却并无异样。突然,当手机移到陈列柜的玻璃上时,让宋凌心惊胆颤的一幕出现了:那个身着工装的男人正在咧着嘴对着她笑,这时,男人的面前出现了一根圆环形的绳索,他想都没想就把头伸了进去。

“不要不要不要……”宋凌一边哭着,一边疯狂地冲上去,一头撞在玻璃上,昏死过去。

11

宋凌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两个陌生人坐在自己的床边,一男一女。

“宋凌,我叫王珂,是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队长,这位是乔妍馨警官,现在可以帮你询问笔录了吗?”陌生男人先开口了,在说话的同时掏出了警官证。

宋凌镇定自若地点了点头。该来的总会来,怎么躲也躲不掉。何况,自己是罪有应得。

“你的丈夫肖扬和维修工刘元,都是被你杀害的吗?”王珂问道。

“是。”宋凌对所做的一切供认不讳。

宋凌永远记得那天打昏了刘元之后,自己是多么的惶恐不安。

当她认真看清楚刘元的长相之后,一个念头油然而生。

所谓“一步错,步步错。”罪恶的种子一旦埋下,就很容易生根、发芽、开花、结果,坠入万劫不复的地狱之门。

这个男人宋凌见过,他就是送外卖到公司的外卖小哥,他就是跟纪晓涵发生过争执导致纪晓涵失踪的外卖小哥,此外,他还有一个身份,纪晓涵的男朋友。这个世界上,大概只有三个人知道这个秘密,马上又将会少一个。

杀掉他,伪装成自杀,赌一把,看能不能逃脱这一劫。

如果没到无路可走的地步,可能没人能想到自己身上蕴藏着多么巨大的能量和尚未开发的潜能。

宋凌永远记得那天晚上,血月悬挂在天际,为整个世界笼罩上一层神秘莫测的红光。

为了不留下自己的脚印,宋凌穿着刘元的鞋,背着刘元,走在公司的楼梯间,她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绳索,挂在过道尽头的房梁上,精心地伪造着一个上吊自杀的现场,然后狼狈地离开。

宋凌更不会忘记,悬空的刘元,脚还在不停地蹬着、蹬着……做着无谓的垂死挣扎。

宋凌做梦也不会想到,众人眼里单纯善良的自己有朝一日会变成一个背负两条人命的杀人凶手。

12

临近圣诞的咖啡店,又暖和又温馨。巨型的圣诞老人在店里走来走去招徕顾客,节日的气氛隔着窗户都能感受到。

“梦莹,谢谢你。说实话,当初找你的时候,我都没想到你会帮我。”坐在靠窗的卡座,纪晓涵一边搅动着咖啡,一边对对面的女孩说道。

“今年的冬天好冷啊!”苏梦莹感叹着,“真是世事无常,命运弄人啊!”

“晓涵,一开始我还不相信你说的话,但当她听到你的名字,还有她看到血手印的反应时,我什么都明白了。宋凌永远都是我的闺蜜,但错了就是错了,我当然不希望她走上一条不归路。可是晓涵,你能告诉我你和刘元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纪晓涵的眼神有些空洞,到现在她还没能接受刘元的离开。

“刘元是我的男朋友,我们在一起快两年了。但我知道家里人不会接受他,他不是本地人,没钱没房没车。但是他对我特别好,我们一直都是偷偷摸摸的。

刘元特别努力,为了多挣钱,除了本职工作,还兼职送外卖。记得那天中午,他接了个单子正好是我们公司的,趁着这个机会他也想来公司看看我。可是,我不愿意让公司的同事看到,我嫌……丢人。”

纪晓涵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刘元第一次对我发火了,说忙死忙活的到头来我还瞧不起他,与其这样,不如分开。我威胁他说,要分手的话,就再也看不到我了。可是刘元,还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纪晓涵的声音开始哽咽起来,“于是,我躲了起来,假装失踪,我就是想让他后悔,让他着急。可是没想到……”

“那为什么刘元死了你还是没出现呢?”苏梦莹问道。

“我隐约感到事情没那么简单,想起那天我和刘元吵架,我从电梯的反光镜中看到一个人影,很像是宋凌,但我不敢肯定。我相信直觉,第六感告诉我宋凌跟这件事情一定脱不了干系。”

“于是,你开始自己偷偷调查并且跟踪宋凌。”

“没错,终于让我有了重大发现。刘元公司的熊姐告诉我当天晚上,刘元去了紫园小区1栋502室,我马上联想到宋凌住在紫荆小区1栋502室,而且两个小区相隔不远。”

“为什么你不把这些发现及时告诉警方呢?”苏梦莹不解地问。

“会告诉的,但还不是时候,你知道吗?我每天晚上做梦都梦到刘元,梦到他那张痛苦绝望的脸,梦到他说我爱你。”说到这里,纪晓涵“呜呜呜呜”地哭了起来,“我不能便宜了宋凌,我要先给她点教训。”

“晓涵,别哭了。”苏梦莹紧紧握住纪晓涵的手,“不知道宋凌现在过得好不好,冷不冷?”

苏梦莹凝神望着窗外,室外的气温很低,空气中水蒸气变成水,凝结成水珠依附于玻璃上,看上去像一层白色的水雾,视线渐渐模糊起来……

尾声

我国早在东汉时,天文学家张衡就论述了月食的成因:地球走到太阳和月亮之间,把太阳的光挡住了,就产生了月食。

“血月”的出现是从“食既”到“生光”阶段,彼时月亮会呈现出诡异的血红色。因此,人们也称其为“红月”。

日升月落,阴晴圆缺,潮起潮落,此乃天定。

血月并不可怕,比血月更可怕的,是变化莫测的人心。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