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都市传说之血光之灾

2019-09-07 19:02:50作者:本Fish

悬疑

引子

空旷苍穹,无声地,撕开一条缝,一颗如同鲜血浸染的瞳仁浮现在那缝中,静谧中,诡异地注视着地球。

夜里,人们用肉眼就可以看见悬挂在深邃夜空中的血色满月。

城中人议论纷纷,奔走相告,天现“血月”奇观,乃为不祥之兆。日为阳,月为阴,血月之时阴气最重,僵尸会出来害人,鬼门关会大开,厉鬼蜂涌而出,祸害人间。

人们还说,出现血月是因为月亮女神发怒,需要诚心祷告,献上血祭才能消除灾祸。

1

“噼噼啪啪,噼里啪啦……”鞭炮声此起彼伏,像欢快的爆米花,咧开嘴哈哈大笑,雀跃不已。

这是“智多星广告公司”开业大吉的日子。多年以前,市相关部门就对禁放烟花爆竹作出了严格的规定,2018年更是将禁放区域扩至二绕内。

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作为初当老板的宋凌,喜庆的日子缺少了爆竹的烘托,犹如心情沮丧的时候,就算山珍海味,也味同嚼蜡。

宋凌天生喜欢热闹,为了今天的开业,她特地买了两大箱子电子鞭炮,不为别的,就图个吉利,听着震耳欲聋的爆竹声,就一个字“爽”。

“宋姐,好多以前的同事都送来了花篮,你看,门口都快摆不下了。”

说话的人是苏梦莹,宋凌前同事兼闺蜜,也是宋凌现在的合伙人。

说是广告公司,实际上就是一家装潢稍微好一点逼格稍微高一点的快印店。店面虽不大,但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产业啊,总比在以前那家破公司被人当猴耍当驴一样使唤的强。

为了节约资金压缩成本,宋凌避开了“富人区”南门和日益崛起的东门,特地把店开在了北门的梁家巷,这里人流量大,四周密布着老居民小区,还有好几所高等学府。

“宋姐,宋姐,你看……”苏梦莹的声音中带着些恐惧。

寻着苏梦莹的视线望去,从隔壁的巷口走出来一支浩浩荡荡的送葬队伍。队伍中的每个人都身着统一的孝服,神色悲伤而凝重,时不时地传出“嘤嘤”的啜泣声。随后,一阵唢呐声响起,凄凄惨惨戚戚,如泣如诉。

其悲怆之情,令人不禁潸然泪下。

宋凌看得出了神,目送着送葬队伍渐行渐远。这时,排在最尾的那个人缓缓回过头,嘴角一咧,露出一个古怪狰狞的笑容。

宋凌身子一颤,不由得退了两步,险些摔倒。

“宋姐,你怎么了?”苏梦莹连忙扶住宋凌。

“没,没什么。”宋凌惊魂未定,料定是自己看花了眼。

“宋姐,小时候在老家,我就听老人们说,喜事遇丧事,办喜事的人家必有血光之灾。你说,这家人出殡,早不出晚不出,偏偏在我们开业这天出,你说晦气不晦气?不会预示着什么不好的事情吧?”苏梦莹有些忐忑不安。

“那是古代的封建迷信,你也信?”宋凌定了定神,归置着店里的摆件。话是这么说,心里也不免隐隐担忧。

2

开店第一天,没什么生意,搞了搞店里的清洁卫生,宋凌就和苏梦莹商量着今天早一点打烊。

入冬之后,昼短夜长。还没到六点,整个城市就已经笼罩在黑暗之中。路灯早早履行起职责,为晚高峰的路人们照亮回家的路。

熙熙攘攘的地铁站里,每个人都争分夺秒,行色匆匆。

等地铁的当口,宋凌的脑海中不时浮现出送葬队伍中最后一排那个穿着孝服的人,连是男是女都没来得及看清。但那个笑,分明是冲着自己的。

地铁门一开,等待的人们一拥而上。这个时候,人们纷纷抛弃了风度和尊严于不顾,只为占有地铁上那狭小空间中的一席之地,足矣!

刚才一晃神,宋凌被硬生生挤到了队伍的最末端,任凭奋力向前,想搭上这一班是不可能的了。反正也没什么要紧的事,不就是再等几分钟嘛。

几声“嘟嘟嘟”的警告提示音之后,车门小心地合上了。垂头丧气的宋凌眼睁睁地看着地铁驶离站台,向前方呼啸而去。

没想到这随意地一抬眼,宋凌似乎被冰刀击中,僵在了原地,一张熟悉的脸此刻正被挤在地铁靠窗的位置,整张脸差点贴到玻璃上,显得扭曲而变形。尽管隔着车窗,尽管地铁已经动起来了,宋凌确定自己没有看错。揉了揉眼,地铁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纪晓涵!没错,就是纪晓涵!

可是,这个人,这个名字,此时此刻,不是只应该出现在坟墓里吗?

3

年初,宋凌所在的惠轩公司发生了一起诡异恐怖的事件,而宋凌和苏梦莹,都是目击者。

从何说起呢?

那天,刚过完春节没多久,很多人还沉浸在节日的欢乐气氛中不愿意走出来,公司大门口悬挂的灯笼和缠着的彩带还没来得及拆除。

“昨晚上的血月你看见了吗?月亮发出的红光,又妖冶又清冷。”在上班的路上,苏梦莹和宋凌分享着昨晚的奇观。

“没看见,我昨晚睡得早!”宋凌睡眼惺忪,她对天文学提不起丝毫的兴趣。

苏梦莹继续说道:“昨晚我专门百度了一下,说血月是不祥之兆,预示着人间将会发生不寻常的大事。”

宋凌不屑地说:“有那么邪门吗?你这人就是爱宣传封建迷信。”

苏梦莹白了宋凌一眼:“老祖宗的东西,不能偏听偏信,但也不能完全不信,你知道吗?中国历史曾有记载,血月现,国之将衰,气尽,如坠狱。”

这时,销售部的陈博文从后面冒了出来,人未到声先出:“两位美女,在讨论昨晚的血月吧?让你们的博文哥给你们普及普及。”

要说这陈博文,不枉他爹妈给他起了这个名字,上通天文下知地理,知识特别丰富。

“你们知道为什么血月显得特别神秘吗?因为在世界各地,已经出现了很多可验证的事件。当年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就在血月出现之日;1948年,以色列建国,1967年,以色列赢得六日战争夺回耶路撒冷,都发生在血月出现之时;2003年11月9日发生月全食,血月出现,不久,香港爆发SARS;2014年4月15日,500年来第四次’连环四月食’罕见天象奇观出现,而第二天,即2014年4月16日,韩国发生沉船事件,300多人遇难。”陈博文一说起来,滔滔不绝,如果再加上一个APP,真可以去大学作巡讲了。

“真的?让你这么一说,更吓人了!”苏梦莹被说得一愣一愣的。

“陈博文,你还知道什么?再跟我们讲讲。”三人已经进入到办公区,苏梦莹还意犹未尽,却扭头看见旁边的陈博文和宋凌如同被人点了穴道。

他俩眼睛直盯盯地盯着同一个方向,前方过道的尽头,一个人影,脚没着地,悬吊在半空中,一动不动。他的头,死死地套在绳索之中。

4

死者名叫刘元,一家第三方物业公司的小职员,兼职送外卖。令警察奇怪的事,这个刘元并非是本公司的职员,为什么吊死在这里呢?

警察这个月已经是第二次来到惠轩公司了。第一次,就是因为纪晓涵。就在几天之前,惠轩公司的董事长秘书纪晓涵不明不白地失踪了,家人报了案,警察来公司询问笔录。

把所有的同事问了个遍,并且认真翻看了所有纪晓涵的办公用品,都没能找到任何线索。最后,抱着侥幸的心理,警察调出了纪晓涵失踪前一天的监控记录。没想到,在这儿找出了蛛丝马迹。

监控显示,在中午十二点半左右,纪晓涵和一个外卖员发生了争执,东拉西扯了一番,外卖员走进电梯之后,纪晓涵还在电梯门口比划着,嘴里还不停地说着什么,直到电梯门关上,纪晓涵才生气地离开了。

当天下午下班,纪晓涵就没有回家。

从此,好像人间蒸发了一般。

跟纪晓涵发生争执的外卖员,就是刘元。但刘元提供了足够的不在场证据,中午送完外卖之后,刘元就回物业公司上班了。

因为前几天兼职送外卖攒下来一大堆的工作,刘元从下午上班之后就没再离开过公司,晚上一通宵都在加班,门卫可以作证。

没有证据证明纪晓涵被害,也没有证据证明刘元犯案,自然没有逮捕刘元的理由。

没想到几天之后,刘元也死了,在纪晓涵的公司上吊死了。

外卖员刘元残忍杀害了纪晓涵,然后畏罪自杀。这个传言在惠轩公司传得沸沸扬扬,所谓“三人成虎”,说的人多了,警察的最终结论迟迟都没出来,自然就成了众人认定的事实。

5

宋凌真切地在地铁站看见了活生生的纪晓涵,纪晓涵没死,刘元畏罪自杀的既定事实就不成立。

可是,宋凌决定不将这件事情声张出去。

第二天一大早,当宋凌到达快印店的时候,苏梦莹已经坐在桌前喝咖啡了。

看到宋凌,苏梦莹端着咖啡站起来,宋凌注意到她的手在发抖。

“宋姐,我……我好像见鬼了。”

“你说什么?一大早的,做梦呢吧?”宋凌觉得苏梦莹老是神神叨叨的。

“宋姐,昨天晚上,我看见纪晓涵了。”苏梦莹神秘地说。

“你确定吗?没看错?”宋凌的眼神有点慌。

“我就说嘛,开业遇上出殡,准没好事,这回是真的撞邪了。”苏梦莹一边抱怨着,一边比划着“阿弥陀佛”。

过了一会儿,苏梦莹的情绪终于稳定了下来。

“宋姐,怎么好久不见姐夫了?”

“他啊,最近律所接的官司越来越多,连家都顾不上回,而且隔三岔五的还要出差。”宋凌说道。

“成功人士就是这样的,宋姐,可真羡慕你跟姐夫,又有钱,家庭又和睦,就差一个可爱的小宝宝了。什么样的美事都被你占齐了,让我们这些单身狗情何以堪啊?”苏梦莹的羡慕之情发自肺腑。

宋凌默不作声。

肖扬,你现在还好吗?

6

宋凌的丈夫肖扬是一个律师事务所的主理人,打官司在业界打出点名气,賺了点小钱之后,生活自然也就不一样了。应酬的时间越来越多,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

肖扬风流成性,宋凌是知道的。

在外人面前,它们总是以模范夫妻的姿态出现的,成双入对,你侬我侬,在周围的朋友看来,是教材范本般的榜样。

肖扬在外面有多少女人,宋凌不想管,也管不了。

但是触碰到宋凌的底线,宋凌再也不能像待宰的羔羊坐以待毙了。

事情还得从那天的争吵说起。

肖扬又在外面喝高了,带着一身的酒气醉醺醺地回到家。

“老婆,过来,我们亲热亲热!”肖扬说着,臭烘烘的嘴巴就要凑过来。

看着肖扬脸上脖子上的唇印,酒气混合着好几种香水的味道扑鼻而来,好像路人躲之不及的泔水一般,让宋凌忍不住作呕。

她一把推开肖扬,“你给我滚开,流氓!”

肖扬恶狠狠地抓住宋凌的头发,“贱人,别给脸不要脸!”顺势就把宋凌推倒在沙发上,自己脱下外套,粗鲁地压下去。

宋凌拼命挣扎,想要挣脱,可是喝多了的肖扬,此刻的力气起码比平时要大上三倍。

“你还想反抗,我们可是合法夫妻,我就喜欢侮辱你蹂躏你。怎么?不服气啊?你去告我啊!你能落下那个脸吗?离开了我,你什么都不是!”

人的忍耐是有极限的,肖扬的话彻底激怒了宋凌。

宋凌伸出手,在沙发旁边的柜子上胡乱地摸着什么,终于,被她摸到一个可以利用的钝器,所有的愤怒在这一刻直冲头顶,所有的力量聚集在手上。

钝器直击肖扬的头部,一下,两下,三下……肖扬直挺挺地躺在地板上,往日的嚣张气焰荡然无存。

世界回归了平静,宋凌觉得,这种感觉可真是太美妙了。

7

“宋姐,你说咱们要不要在门口派派传单什么的。都一上午了,除了几个复印证件的,连个像模像样的单子都没有。”苏梦莹的话把宋凌从噩梦中拉了回来。

对啊,是该想想办法了,要不然的话这个月连房租都賺不回来。宋凌思忖着。

“梦莹,我们的广告传单在哪?我去拿点出来。”

“哦,宋姐,就在杂物房。”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