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情野史 刘老汉的幸福生活 欲情惊潮

2019-09-03 04:19:04作者:佚名

车里空间小,两人换座位肯定少不了一顿摩擦,老刘趁机挺着裤裆在姚诗晴的屁股上蹭来蹭去,那种快感让他兴奋得差点就开闸了。

可惜过程很顺利,没享受多久就结束了。坐在副驾驶上的老刘,心里暗叫遗憾。

“安全带扣好就可以走了。”老刘看她似乎有些紧张的样子,又嘱咐了一些注意事项,这才叫她开车。

没想到这姚诗晴悟性还挺高的,起步十分顺利,虽然一开始速度可能没控制好,但也有惊无险。

就这么大概走了差不多十来分钟,眼看着就要到驾校了,路边却突然冲出来一只黑猫,吓得姚诗晴连忙踩住刹车。

0421015604.jpg

春情野史 刘老汉的幸福生活

可她这一紧张就出错了,竟把油门当成刹车,车子瞬间就跟脱膛而出的炮弹似的,眼看着就要撞过去。

“松开脚!松开脚!”

老刘大叫,连忙踩住副驾驶上的刹车,同时又帮姚诗晴把方向盘打了过来,车子险之又险地避了过去。

“啊!”

姚诗晴尖叫一声,看她的样子似乎有些痛苦,老刘低头一看,才知道她的脚抽筋了。

原来,姚诗晴刚才太紧张,脚猛往油门踩,用力过猛导致抽筋了,大腿肌肉紧紧崩住。

“教练,我,我的脚抽筋了……”姚诗晴痛得眼泪都出来了,她没试过抽筋,根本不知道如何处理。

“你别着急,把腿伸直了,伸到我这边来,我帮你揉揉。”老刘忙说道。

一开始他倒是没多想,直到看着姚诗晴艰难地把那条又长又白的美腿伸过来的时候,才忍不住有些心猿意马。

老刘一边帮她按压,一边享受着那滑嫩白皙的手感,心里十分满足,他觉得光是这双腿就够他玩上一年了。

一开始他还按着小腿关节,看到姚诗晴似乎不是很抗拒的样子后,逐渐大胆起来,将手伸到了大腿,甚至来到了大腿内侧。

在他的按摩下,姚诗晴发现腿似乎好了不少,可不知为何,她竟然有些享受这种被抚摸的感觉。

老刘那双手就仿佛跟有魔力似的,让她感到很舒服,甚至还有那种羞羞的反应……

“啊……”在老刘摸到了她大腿内侧的时候,姚诗晴就跟浑身触电了一样,竟然发出了一声娇喘。

这让老刘眼睛一亮,他年轻时可没少风流快活,经验丰富,当场就摸清了姚诗晴敏感的地方,不断地在她大腿内侧肆意抚摸。

“你这抽得挺厉害啊,大腿都抽上了,你放轻松。”老刘故意皱着眉头,一副很严重的口吻。

“那,那不会影响我走路吧?”姚诗晴有些担心,忙求道,“教练,你可得,啊!你可得帮帮我……”

“恩,我尽量!”

老刘心里暗喜,这下他就有正当理由摸大腿了,更加肆无忌惮,甚至差点就摸到了那个地方。

“嗯哼……恩,恩,啊教练你轻点……”姚诗晴一下子就沦陷了,她体质太敏感了,微眯着眼睛,发出声声酥麻的娇喘。

她这声音,一下子就让老刘有了强烈的感觉,老刘再也忍不住了……

姚诗晴似乎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竟有些情迷意乱,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顿时空气中瞬间弥漫着一副诱人的芬芳。

这样一来,姚诗晴也恢复了清醒,满脸通红,尴尬不已,这已经是她第二次在车里有这种羞羞的反应了,传出去那还咋见人呀!

“教练,教练,可以了,我感觉脚已经好了……”姚诗晴颤抖着声音说道。

老刘闻言,有些遗憾,他也发现了姚诗晴湿了,脑子里还想着趁机霸王硬上弓了呢,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

“行吧,那你休息一下,我去上个厕所。”老刘点点头,把车停在路边,走进考场里上厕所去了。

他走后,姚诗晴望了望四下没人,抽了几张纸巾,想偷偷处理一下,可脑海里却莫名其妙地冒出了刚才的场面。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打开了一个匣子似的,竟有些空虚,不由自主地摸了起来。

满脑子里想到的都是老刘的样子。

姚诗晴觉得自己魔怔了,她居然满脑子都是刚才老刘摸自己大腿的画面,甚至还想起了昨天被老刘触碰的感觉。

她身体突然变得十分空虚,好像找什么东西填充一下,姚诗晴也不知道自己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怎么会联想到这种事情。

这一刻,她内心里又是害羞又是好奇。

真不知道男女之事是什么感觉,应该很舒服吧?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跟火山爆发似的势不可挡。

姚诗晴忍不住好奇心,伸手摸了摸眼前那挂挡杆,上下动了起来。浑身就跟触电了似的,酥麻无比。

“反正教练去上厕所,应该没那么快回来,我在这上面坐一会应该没事吧?”

她再也忍不住了,探出小脑袋往四周望了望,确定没人后,这才放心来,提了提裤子,大胆地坐了上去。

“啊!”

那强有力的冲击,顿时让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声音了。

她今天穿的虽然是牛仔短裙,裙摆一撩上来,就只剩下小内内这一层若有若无的阻隔了。

女人的身体就像个锁头,一旦有了第一次,就再也势不可挡了。她完全沉沦在其中。

姚诗晴已经失去理智,控制不了自己内心本能的欲望,贪婪地坐了下去。

她甚至还调整姿势,为了获得更大的满足感,一边用手撩起裙摆,一边扭动着屁股,不停地在上面蹭来蹭去。

这一刻,她脑海里只想到了昨晚被教练老刘触碰的模样,情迷意乱地发出声声低呼:“啊,啊教练,人家好想要……”

姚诗晴根本不知道,老刘已经上完厕所回来了,刚准备开车门,就看见了车窗里的香艳场景,顿时瞪大了眼睛。

他哪里想得到,看似清纯的姚诗晴,居然是也小浪蹄子,趁自己不在就玩起了自嗨!

老刘瞪大了眼睛,不容错过任何一秒钟,车内的春光让他尽收眼底。

那小浪蹄子竟然大胆地撩起裙摆,露出了那粉色可爱的小内内,不断地在挂挡杆上来回摩擦。

“嗯哼,嗯哼,好舒服呀……”

姚诗晴情迷意乱,丝毫没察觉到车窗外老刘正在注视着,她脸色潮红,诱人的红唇轻启,发出声声喘息,那圆润挺翘无比诱人。

他奶奶的,冷冰冰的挂挡杆哪有自己那里舒服,这小浪蹄子咋不找我?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老刘脑袋一热,差点就想提枪上阵,可还是怂了,就怕姚诗晴反应过来,他可不想下半辈子在监狱里度过。

此时的姚诗晴,她极为享受,浑身发热,身体莫名地感到空虚,不禁暗暗幻想着,要是这档杆是王教练那东西该多好呀。

特么的,这破杆儿比老子还享受!

老刘羡慕极了,恨不得化身变成档杆,好好地嗅嗅姚诗晴的芬芳滋味。

他忍不住了,将手伸进了裤裆里,想象着姚诗晴正坐在自己上面,开始……

要知道姚诗晴可是他做梦都想上的女神,无时无刻不想着要把她给办了,看到这种香艳场景,哪里还受得了。

别看老刘年纪大了,可他经常锻炼,前阵子还游过冬泳,身体素质一点也不比那些小年轻差。

他这些年又是单着一个人,养精蓄锐,那方面的渴望一旦燃烧起来,可就真是无法自拔了。

他一边运动,一边拼命瞪大眼睛观察着车内,他发现姚诗晴似乎玩腻了这种姿势,居然靠在座位上,张开大长腿摩擦,双手慢慢地摸上了自己那浑圆硕大的两团。

她似乎被勾起了浴火,竟然悄悄解开了小罩罩,把手伸了进去,不断地用手指把玩着。

姚诗晴感觉自己快达到了人生第一次高超了,就在她差点到的时候,旁边响起的咔嚓声,却吓得她一身冷汗。

“谁,谁在拍照?!”伴随着闪光灯亮起,姚诗晴瞬间花容失色,声音都颤抖了,脸上写满了恐惧。

与此同时,站在车外边的老刘,也吓得赶紧缩回了手。

“啧啧啧,真是没想到,堂堂大校花姚诗晴居然这么风骚!”旁边响起了阴阳怪气的声音,车窗外露出了一个脑袋。

“张诚?”

姚诗晴认出了来人,是学校里一个很出名的富二代,比她小了一个年级,也是驾校里的学员。

5921012759.png

春情野史 刘老汉的幸福生活

这大晚上的,他怎么会来这里?姚诗晴心里奇怪无比。

不只是她,就连老刘看到对面那小子的样子后,也有些诧异,这小子是他班上一个学员,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学了一年都没考完驾照。

要是换做别人,老刘估计就捡块砖头拍下去了,特娘的你大半夜的跑来驾校干什么,差点把老子吓软了。

可这小子不是一般人,听说家里挺有钱,好像是搞土木生意的,跟驾校老板颇有交情,整日在驾校里吊儿郎当,纯粹就是来这里勾搭女学员的。

这个张诚注意姚诗晴很久了,毕竟是学校里的校花,老早就想把她给办了,奈何一直吃了闭门羹。

最让他不爽的是,这姚诗晴对自己冷漠也就算了,每天在驾校里居然跟教练那老头子有说有笑的,还一副很亲密的样子,这让他心里很是嫉妒。

姓王的那个教练,年纪又大,又没钱,凭什么争得过自己年轻又多金?

凑巧的是,张诚今晚送个新交的女朋友回学校,刚好遇到姚诗晴站在门口等人,还花了心思打扮,一看就要跟人约会。

张诚心里好奇到底是谁能勾搭上,姚诗晴这样高冷的校花,躲在旁边观察,没想到来的居然是驾校的教练。

这就让他更郁闷了,这个骚女人,大半夜跑来练车也就算了,还打扮成这个样子,莫不成想勾引教练那老头?

他一路跟了过来,竟然发现教练在车里摸大腿,他当时脑门一热,差点就上去揍趴那个色老头,没想到没多久教练就跑去厕所了。

张诚刚想趁机进去威胁姚诗晴,就看到了这小浪蹄子居然在车里玩起了自嗨,香艳场景让他差点喷鼻血,当场就掏出新买的苹果准备拍照。

倒霉的是他忘记关闪光灯了,这才拍了第一张照片,就被发现了,坏了他的好事。

要不然他完全可以凭手里的照片,逼姚诗晴跟自己去开房!

张诚心里暗骂可惜,但看到姚诗晴满脸恐惧的样子,也不躲着了,直接站了出来。

“既然你这么寂寞,为什么不来找我呢?”张诚满脸猥琐的笑容,他打开了车门,坐了进去,阴笑道,“一个破杆子哪有真刀实枪舒服,要不让我来满足满足你?”

看到张诚的时候,姚诗晴的脑袋里已经一片空白,惊慌失措。

张诚刚才就已经在旁边看得欲火焚身了,迫不及待地就抓住了姚诗晴的小手,一脸色眯眯的样子:“让你好好享受一下男人的滋味。”

“你,你别碰我,我…不需要……”姚诗晴吓得忙缩回小手,满脸紧张。

“哼,刚才不还挺享受的么?这会儿跟我装矜持了?”张诚冷笑,不怀好意地看着她,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

“我没有,你快松开,不然我喊人了!”姚诗晴吓坏了,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不断挣扎。

“喊人?你倒是试试?除非你想明天照片被贴在学校里!”张诚嘿嘿一笑,面色狰狞地威胁。

姚诗晴一想起刚才的闪光灯,吓得脸色惨白,万一曝光了,她这辈子可就毁了啊!

可她打从心里对张诚感到厌恶,宁死不屈,情急之下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她才知道自己打人了,看张诚狰狞的模样,有些后怕,颤着声说:“你,你冷静一下……”

“你他妈敢打我?老子长这么大还没人敢打过我!”张诚瞪大了眼睛,变得面目狰狞,“特么的,老子今天非干死你个绿茶婊不可!”

他憋红了脸,眼睛跟饿狼一样可怕,扑向姚诗晴,伸出了魔爪。

这时候他根本不知道,老刘已经悄悄来到了他身后。

他正抱住了姚诗晴,刚准备粗暴地撕开她的衣服,突然脑袋一震,像是被砖头砸到了。

他下意识摸了摸后脑勺,看到手上带血,下一刻就晕死过去了。

要不是老刘来得及时,估计姚诗晴真要落入魔掌了。

看到老刘的那一刻,姚诗晴就跟看到救命稻草似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梨花带雨般落下,委屈地抱住了老刘:“教练,你可算来了,要不然我,我就……”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她已经对老刘产生了依赖,这一刻老刘的肩膀就是她最好的依靠。

老刘笑眯眯的,享受着姚诗晴胸前在自己磨蹭,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这不有我在呢!”

“我刚才听到声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没想到是张诚这小兔崽子,真是太过分了!”

老刘恨恨地说,其实心里还真佩服张诚的胆量。

3121005831.png

春情野史 刘老汉的幸福生活

看着晕倒在车里的张诚,老刘眯起了眼睛,心里冷笑着:年轻人还是差了点火候啊,跟老子比起来你还嫩了点,心急可吃不了热豆腐。

“行了,你别怕,我把这小子丢出去,再送你回去吧。”老刘推开了怀里的香玉,皱了皱眉头,不把这小子处理好,明天可有大麻烦。

“他,他不会出事吧?”

姚诗晴似乎有些担心,要是杀了人那可就出大事了。

“放心吧,死不了!”老刘撇了撇嘴,这种背后敲闷棍儿的事他年轻可没少干,有的是经验。

“你等等,我得把照片删了,他刚才拍了我照片……”姚诗晴想起来,连忙拿起张诚的手机,胡乱一通猛按,完了才松口气。

弄走了张诚,老刘又把姚诗晴送回学校里去了。

毕竟都发生了这种事情,他可不敢带姚诗晴去开房了,万一再出点岔子,屁股可就擦不干净了。

送姚诗晴回学校的时候,已经门禁了,他只好帮姚诗晴翻墙,拖着她的屁股,倒也摸了个过瘾。

处理完这一堆烂摊子,老刘也累的不轻。

回到家里的时候,都是凌晨一点多了,他拿起了昨晚还没喝完的酒,弄了叠花生米,刚要喝几杯,房门就被敲响了。

“刘哥,我刚才丢垃圾不小心把门关了,钥匙忘了……”

开门一看,是一个和自己一样租房的房客,同时也是自己的学员,穿着个吊带裙,委屈巴巴地站在门口。

小姑娘今年二十四岁,不过这姑娘干的是服务行业,白天睡觉晚上上班,少有时间练车。

老刘听说这姑娘是在某会所给人洗脚的,有时候也会陪客人喝点酒,也不是啥正经工作。

“那你找我也没用啊,找房东去呗!”老刘纳闷道,他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居然是真空上阵。

同样是穿着吊带裙,年轻的穿起来跟徐娘半老的房东,那差别可不是一星半点。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