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有千羽

2019-08-31 19:04:34作者:芸生是位九公子

古风

李夫人找到南宫羽的那天,正值夏日里,炎炎烈日挂在天空,花草树木都没了生机,歪动倒西地耷拉着。

李府两位家主与南宫家家主是旧友,早年就有不解的渊源。李家从商,腰缠万贯,富可敌国,可偏偏李家公子对经商不是个上道儿的。南宫家从医,世代行医,救人无数。

“不知伯母找小羽可有事?”南宫羽问。

李夫人四十岁的模样,保养得极好,“我有个儿子,名唤李承暄,三年前,他喜欢上一名女子,后来那女子不幸染疾身亡。他一直以为是我动的手脚,于是离家三载不曾回来。

现在我们李家家大业大,他的叔伯无一不希望他回不来,暗中动的手脚太多了,他父亲早亡,你又懂医,伯母你望你能带他走出心伤,回来重振家业。”

总算听明白了,南宫羽隔一会儿道“李承暄?京城第一画师李承暄?”

“是的!”

“伯母,为何我要帮你?他的脾气在京城是出了名的怪异,我怕我还没接近,就身先士卒了!”

李夫人正色道“小羽,你父母欠我一个约定,说若有难,他们必帮我,现在,你不愿?”

南宫羽不悦“伯母要逼我?”

李夫人跪倒在南宫羽面前“小羽,伯母不敢逼你,伯母实在是没办法了啊!”

南宫羽大惊,连忙扶起李夫人就点头答应了。

“你先做准备接近他,到时候千千也会来帮你。”李夫人道。

南宫羽怒道“谁让你动南宫千的?”南宫羽右手抓着李夫人的手,极为用力,“我父母答应你的,我自当完成,你儿子有多危险你自己不知道。暴虐无常,生性冷血,你居然牵扯南宫千?”

“小羽,你不会武,暄儿的武功也不算上乘,他的叔伯随时都有可能让他杀他,千千武功那么好,你们两个相当于一文一武,恰好合适。”

南宫羽一把放开李夫人,李夫人重心不稳踉跄几步,“若是南宫千有半点损失,你们李家一样受创。”

南宫羽不知道的是,李夫人在之前找到南宫千的时候,南宫千也说过“若是行动中南宫羽受到伤害,必定殃及李家。”

南宫千、南宫羽是南宫家族的双生子,长得一模一样,性格却千差万别。南宫羽为人热情,行医问诊无一不表露出善良。南宫千为人冷漠,她是南宫家特殊的一个,她不学医,她学武,曾在京兆尹手下当过捕头,后耐不住又跑了出来,行踪不定,但武功极好。

出李府大门的时候,南宫羽望着天边火红的晚霞,陷入了沉思,李夫人居然说动了她姐姐,到底原因是什么?其实很简单,李夫人套住南宫羽的法子是南宫家主的约定,套住南宫千的法子是南宫羽,也算得上是威胁吧!

不知多久没有见到南宫千了,这一次,怕是也该见面了,南宫羽笑了笑,抬脚离开了李府门口。

南宫羽于第三日过后去找的李承暄,她把医馆的事情交代好之后就去了园艺,那个京城第一画师的画楼。

她去到阁楼上的时候,只见一位绛紫色锦衣的公子站在那里,手中拿着一幅画,模样俊朗,狭长的丹凤眼满是精光,似乎欣赏着什么稀世珍宝。

“姑娘,你找谁?”那人问。

南宫羽一笑“自然是找你了,小女子爱慕公子已久,特地前来一见。”

那人眉毛一挑,“哦?姑娘如此爱慕在下?”

“正是,不知可否交个朋友。”南宫羽道。

“伯然,这京城第一医馆的南宫小姐如此爱慕你,你当真好福气。”内室走出来一人,眉毛飞扬入鬓,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羽扇纶巾,当真长得好。

“伯然?你……你不是……”

“不过,南宫小姐这追公子,也不用来在下的画楼吧?理应去苏府。”南宫羽话都没说完,就被李承暄打断。

苏伯然来了兴致,戏谑着走近南宫羽,“南宫小姐如此爱慕在下?在下倒不知,不如隔日去提亲如何?”

南宫羽顿觉尴尬无比,“对不住了苏公子,小女子爱慕的是李公子,只是一时眼花,看错了人而已。”

“南宫小姐当真会说笑,用不着用本公子当挡箭牌,还烦请伯然带南宫小姐离开。”李承暄丝毫不给面子。

南宫羽无奈地闭了闭眼睛,不知道是不是被气的,刚想说话,就被苏伯然提着下了楼。

“李承暄,我还会来的,本姑娘说到做到,爱慕你就是爱慕你,用不着找挡箭牌。”楼下依旧传来南宫羽爆吼的声音,李承暄只当听不见。

“放开!”南宫羽挣脱束缚,不满地盯着苏伯然。

苏伯然捏着南宫羽的下巴,“南宫姑娘,你要是当真爱慕在下,在下提亲就好了,切莫做这些欲迎还羞的事儿。”刚说完,就从远处飞来小石子打中苏伯然的手,苏伯然一吃痛,手就松开了。

“苏公子,今日得罪了,还请日后莫再提。”

南宫羽说完就走了,今日看来有些出师不利,想着她又停下来看了看刚刚石子打出来的方向,莫非,南宫千来了?

而后的日子里,她依旧没有见到南宫千,每日里频繁地跑园艺,也频繁地被李承暄嘲讽,然后也会被苏伯然频繁地提下楼。

久而久之,李夫人催得很紧,可南宫羽这边几乎只能算是在李承暄眼前混了个熟脸。

“李公子,今天就你一个?”在园艺门前干等着的南宫羽总算等到李承暄出门。

李承暄看都没看南宫羽,“苏伯然可不在。”

南宫羽忍了下来,笑得很得体“李公子,我喜欢的是你,不是苏伯然。”

“那随你吧!”

看着李承暄远去的背影,南宫羽在心里把李夫人祖上都问候了几百遍。

南宫羽一直跟着李承暄,李承暄去哪她也去哪,她认为,这是最捷径的方式,最好能赶紧甩掉这个包袱她就谢天谢地。

那天,晴空万里,却也杀机四伏。

“你们是谁?”面对着十几个黑衣人,南宫羽问。

“小姑娘,你也想跟着这小子一起死?”黑衣人问。

南宫羽跟李承暄顿时明白,原来是李家那些人怕他活着回去,要找人来了结了他。

李承暄一手抓着南宫羽,一手与对方搏斗,南宫羽手里紧紧抓着几根匕首那么长的银针,这是她以备不时之需的。

对方人多,李承暄根本对付不了,南宫羽更不能。

忽然,一女子蒙面出现,那眉眼像极了南宫羽,一身黑色劲装外加轻巧的身姿,犹如翱翔的北燕。

南宫千示意南宫羽带着李承暄先走,南宫羽摇摇头,那么多人,她不希望南宫千有损失。

“我让你走!”说完,南宫千一把推开南宫羽。南宫羽上前拉着受伤的李承暄就跑。

回到园艺之后,“那人是谁?”李承暄冷声问。

南宫羽为他包扎着伤口,“明日记得换药,晚上用药浴泡。”

“我问你那人是谁?”

南宫羽心不在焉“我怎么知道?”

“你不知道?你不知道她推你让你走?”李承暄咬着不放。

“随你怎么想,反正我不认识,行侠仗义的人多了去了,我南宫羽要一个个去结交?李公子你想多了!”南宫羽收拾了就走,李承暄盯着她离去的背影百感交集。这丫头,似乎今天很不一样,平常都是被苏伯然提下楼,被她撵走,今天却尤为乖,难道真生气了?

南宫羽马不停蹄地往家赶,她有预感,南宫千一定在那。

果不其然,南宫千倚在南宫羽房门前睡着了,手臂还流着血。

“你没事儿吧?”南宫羽望着南宫千,替她包扎着伤口。

“死不了!”南宫千道。

“为什么答应李夫人?”

南宫千反问,“那你为什么答应?”

“我为了南宫家的信誉。”

“我也为了南宫家。”南宫千道。

南宫羽望着眼前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无声地叹了口气,“若是实在抵挡不住,自救为上!”

南宫千道“若是实在纠缠不了,自救为上!”这话是对南宫羽说的。

“你怎么油盐不进?”南宫羽无奈。

“南宫羽,你还是先保住你的命,下次再莽撞,十个南宫千都不会救你!”说完就拿着剑走了。

“南宫千你去哪儿?”

“关你什么事儿?”空中传来这么一句话,南宫羽扶额,为什么南宫千从来都有办法让她想死?

南宫羽消停了一日,她总算有一日能打理医馆了,大堂中挂满了“妙手回春”“杏林高手”等等锦幅。

李承暄倒居然有些不习惯南宫羽没来闹的日子,他的肩膀上着药,画不了画。

医馆中,来了位让南宫羽想破口大骂的人。

“苏大公子,这里不是园艺,您来有何贵干?”南宫羽不耐烦。

苏伯然也不恼,“我说小羽啊,今日怎生不去园艺?让在下好生想念。”

南宫羽一把拍开苏伯然伸过来的手,一根银针扎下去,痛得苏伯然嗷嗷大叫,“南宫羽,你别欺人太甚!”

南宫羽得意地晃着手中的银针,“苏大公子,我就欺负你了怎么了?这是我的医馆,今天估计你提不了我了。”

苏伯然气极,咬牙切齿道“南宫羽,你给我等着,下次我把你从园艺楼上扔下去。”

“随你,老娘等着你扔。”

苏伯然气冲冲地走了,平常欺负南宫羽惯了,今日自己反被欺负,苏伯然很恼火。

为了整治南宫羽,苏伯然于几日后特地邀李承暄去游湖,自然也邀了南宫羽。南宫羽以“医馆正忙”为由没去,苏伯然有些不甘心,好不容易整南宫羽一回,那丫头居然不上当。

郊外的碧清湖中,李承暄与苏伯然平坐在竹筏上钓着鱼,身后的紫砂壶正煮着茶。

“今日小羽没能来真是可惜,平常有你的地方就有她,今天真是奇了怪了。”苏伯然道。

“她……似乎生我气了!”李承暄道。

苏伯然一万个不信,“她生你气?你别逗!”

“随她,我还能顾及她多少?”李承暄不以为意。

“人家小羽挺好,承暄若娶之,也是一段佳话。”

李承暄不想理会苏伯然,他觉得有时候苏伯然的存在根本就是占用空气而已。

黑衣人再次袭来,李承暄心一紧,赶忙推开苏伯然,却不想苏伯然一个没站稳,一头栽进水中。

李承暄顿时想骂人,立马回身准备捞苏伯然,可黑衣人已经飞到竹筏上与李承暄纠缠在一起,李承暄根本无法顾及水中一浮一沉的苏伯然,这小子不会水还敢来游湖?李承暄只想赶紧解决这些人然后救苏伯然。

就在苏伯然以为自己要溺死的时候,南宫千出现了,她一把捞起苏伯然飞到岸上,整个过程,都把苏伯然看呆了。

南宫千随后去竹筏上搭救李承暄,这次的黑衣人只有两三个,李承暄加上南宫千几下就解决了。

“小羽,原来你会武功啊!”苏伯然叫唤着。

南宫千暗叫不好,出来太赶忘了蒙面。

“那个……我武功时有时无,我师父说这是一种病,目前他也在找寻救治的法子。”南宫千道。

李承暄回过神来,“你可有受伤?”他总觉得很不对劲,可那张脸分明又是南宫羽。

芸生是位九公子
芸生是位九公子  VIP会员 莫道世间尽萧然,倚月之上笑浮生!

南宫有千羽

浔浔觅觅的爱情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