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皇传说:谭恕

2019-08-31 13:11:40作者:玉斑斓

传奇

妖族是个信奉实力,崇拜实力的族群,只要有实力,就能爬的更高。妖族如今的第一人是妖皇谭冥。

谭冥自封妖皇之后,励精图治,妖族也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与仙族也维持在一个微妙的平衡,加上谭冥子女众多,个个都很出色,人人都道妖族盛世不远矣。

谭恕是谭冥的第八子,如今尚在襁褓,只是谭恕的母亲难产已经去世,谭冥对这个儿子就不怎么上心,只谭恕的姐姐才刚八岁的谭青荷照料谭恕,否则这么小的孩子早就活不下去了,早夭的谭三和双胞胎谭六谭七不就是前车之鉴吗?可怜连名字都没有。

一日,老大谭华外出,身边没带随从,数日未归,最后在一处人迹罕至的池塘发现溺毙。后来,老四谭沐与老五谭灼切磋,不知怎么回事一个当场毙命,另一个经过三天的抢救最终不治而亡,这二人虽不是双胞胎,因年龄只差半岁,却是兄弟里关系最好的两个。

至此,谭冥惊出一身汗,开始加强对儿子们的护卫,也在每一个活着的儿子身上下了密咒,不论距离多远,只要身死,谭冥就能知道是怎么死的,为谁所杀。此时谭恕才五岁,下面又多了几个弟弟,除了十弟不足月夭亡,已经排到了十二。

再后来,妖族一次战乱,谭冥二子谭槊主动领兵平叛,后战死在叛乱里。妖皇宫也因为歹人作乱,死了好多人,包括谭恕的几个弟弟,谭恕被谭青荷带着躲在一个地窖里幸免于难。青荷时常带着谭恕躲在地窖里玩躲猫猫,一躲进地窖,任何声音都不会发出来,他们自己不出来,谁都找不到。

原本子女众多的谭冥此时只剩下谭恕和谭青荷这一双儿女,和同样在地窖躲过一劫的一位怀孕的妃子。这妃子因受惊吓,导致早产和难产,孩子虽然生下来,却没养活,谭冥此次也因为受伤,以后再也不能生育。此时,谭恕才十岁,而谭冥唯一的收获就是拿到了妖皇令。

谭恕成了谭冥独子,很得谭冥的喜爱,谭恕也聪慧勤奋,妖族上至妖皇谭冥下到普通小妖,都对谭恕寄予厚望,谭恕也不负众望,惊才绝艳的名声都传到了天宫,所有人都对妖族这个嚣张跋扈又绝顶聪明的妖族继承人很忌惮,假以时日,必定是个让天地都变色的人物。

——

一日,谭恕找谭冥密谈,说知道一个办法可杀了文曲星夺了天庭的造化,让妖族更上一层楼。

谭冥原本极力反对,那文曲星是什么?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让人杀了?但是谭冥抵不过谭恕的执拗,也存了振兴妖族的心思,就允了谭恕,并把妖皇令也给了谭恕,且再三叮嘱谭恕小心为上,保命要紧。

原本,文曲星历劫的事是机密,连天帝知道的都不多,是谭恕一次偶然在人间逛集市,发现转世的文曲星陈熙。亏得流光在人间一直都隐藏了气息,没被谭恕发现,猫族其他灵力高的猫儿也没有出现在陈如兰和陈熙身边,也没让谭恕发现不对。

此时陈熙十五岁,谭恕大约推算出陈熙正位是三年后,即便三年后不成,只要他没归位,有的是机会。有妖皇令在手,三年时间,足够安排这次猎杀。

谭恕在妖族的威信仅次于妖皇,其嚣张乖戾的名声却无人能及,加上妖皇令在手,妖族众人只能听令与他,若不听令,要么被打到听令,要么从此被抹杀,大家都知道该怎么选。

等谭恕做好这一切,差不多用了三年时间,刚刚好,就等陈熙得状元位了!

谭恕当初就是用这一份几乎完美的计划打动谭冥:联合所有妖族(妖族妖皇令只有一个,但是妖族有许多不同的势力,他们并不听命于妖皇谭冥,各自为政,但是凡妖族众人都需服从妖皇令调遣,妖皇令是妖族至高无上的圣物),为我所用,在科举放榜前,在京城以外的地方制造事端,引得为文曲星正位护法的人减少,文曲星刚正位,没什么实力,举全族之力还拿不下一个小小的文曲星?这计划万无一失!还可以提前混进三甲里面,在暗处下手。

谭恕盯上的人是榜眼周伯庸。此时,距离科举放榜还有五日,周伯庸与同窗相约在城外游山。寻了个周伯庸落单的机会——夺舍。

夺舍是成功了,但是谭恕也遭到反噬,毕竟是榜眼,即便没有状元那般的造化,可也不是普通的人类,谭恕被周伯庸的元神临死反噬,受内伤颇严重,但是谭恕的骄傲不允许他去找人医治,更不会在这种时候让其他人知道他受伤,只靠一些高阶灵药恢复。周伯庸假意落水受寒,让人送他回城养病。

也是因为周伯庸生病,倒成了最好的障眼法,连凤邪都骗过了,以为他身上有伤病,又是落水受寒,元气受损阳气弱,周身才隐隐有黑气围绕,加上谭恕以妖族秘法隐藏修为,从未曾想过有人会越过探花直接夺舍榜眼。

原本刘韵白更合适,但是这刘韵白不知身上佩戴了什么法宝,谭恕竟然近不得身,只能退而求其次,选周伯庸。之所以不直接杀陈熙,因为没正位的文曲星杀了也没用,并且文曲星的反噬会让杀他的人魂飞魄散,永世不得重生,文曲星却没有任何损伤,或直接归位,或重新投胎;而得正位的文曲星,与妖族而言就是此消彼长,是邪不胜正还是正不压邪,且看各自的能耐。

在周伯庸养伤第二天,有人借机暗杀谭恕,幸好有谭冥安排的暗卫。谭恕平日得罪的人多如牛毛,若是往常,定然是睚眦必报,祸及家人,可这次他有更重要的事情,且内伤又加重,才不得已放弃,并严令手下保密,暗中查探刺客,先顾眼下的大事。

经过几天修养,谭恕的伤基本稳定,今日又是科举放榜,谭恕仔细检查过一切部署后才出门。可是,千算万算,谭恕还是漏算了一项:三甲及第,状元、榜眼、探花每一个人都会经历天地灵气的洗经伐髓开智,首先是状元会把周围灵气吸空,达到极致后气场全开,这些灵气又会从状元身体溢出反哺天地,受益最大的就是距离状元最近的榜眼和探花。

灵气与妖气在谭恕的身体里肆虐,原本好了七七八八的内伤此时又更严重,众目睽睽之下谭恕只能忍着,多亏了状元吸引所有人的目光,才没人注意周伯庸的细微变化。

谭恕心里想着:且看今晚之后你还怎么得意!

黄昏,热闹了一天的京城渐渐归于平静,

即将消失在地平线的太阳,给大地上所有的动植物都披上了一层诡异而又妖冶的橘红色。

人们在饭桌上谈论的话题不外乎今天的三甲,个个都气度不凡,只榜眼好像有些疲累,据说是不慎染了风寒,但是今天格外引人注意的居然是探花郎刘韵白!

能参加科举考试的都是从万千学子当中脱颖而出,付出多少努力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但是这刘韵白初入京城时便名声鹊起,只因长得太漂亮,引得众家千金纷纷制造机会跟他偶遇,包括丞相千金。这一偶遇不要紧,这丞相千金的心彻底丢在刘韵白身上,让丞相与千金闹了好大的不愉快,当然这些旁人并不知晓,因为丞相把千金禁足了。

刘韵白偶遇了不少女子,却独独对自称柳儿的姑娘倾心,奈何只见过一面,后来竟再也寻不到,花了些心思才知道那是丞相千金,柳儿也并非她本名,是贴身侍女的名字,她叫张素云。

丞相得知有人到处打探自己女儿,把这人狠狠教训了一顿,那些风言风语就渐渐没了。至于后来又发生什么没人知道,但是今天放榜,丞相到是早早叫人等在那里专等刘韵白露面,来了一出榜下捉婿!

也不知道人们更羡慕得状元的陈熙,还是更羡慕双喜临门的刘韵白,总之这躁动了一日的京城总算是安静下来。陈熙吹熄如兰房里最后一盏亮着的灯,退出房间,看着空中的月亮把四周都照的亮如白昼。

谭恕悄悄走到窗前,警戒四周的同时,轻轻摩挲着手中的匕首,可别小看这把匕首,曾经还救过谭恕一命,当初妖族有人叛乱,把谭恕和姐姐一起逼的躲进地窖,当时和他们一起进地窖的还有梅姨,这梅姨是谭恕母亲的族亲,母亲去世没多久,梅姨就成了父皇的妃子,平日对他们姐弟也很照顾,那时梅姨怀孕即将临盆,偏偏有一个小妖不知怎么发现了这个地窖,估计是以为里面有宝贝才进来搜,却不想搜到三个大活人。

当时谭恕年龄小,梅姨又身子不便,能与之战的只有姐姐,显然姐姐打不过这妖,受了重伤不说,眼看着就要没命,谭恕不想死,更不想姐姐死,拼命地想办法,想啊,想啊,突然,手触碰到腰间一个硬物,想起这是当初几个哥哥意外死亡后,父皇专门送给他防身的匕首,还说这匕首看着普通,其实锋利无比,杀伤力也很强,只要见血,顷刻间就能夺人性命。

可是谭恕从来没用过这匕首,这时候竟然想也不想抽出匕首就向那人刺过去,虽然没刺中要害,慌忙躲避间到是在那人手臂上留下一道血印,谭恕不敢掉以轻心,仍旧戒备的盯着他,直到他死亡,显出原型。好在这是一个落单的小妖,好在没有其他妖跟着找来,可是梅姨怀着身孕又受了惊吓,却不大好。

谭恕时刻都在关注外面的情形,突然,他发现不对劲,陈熙站在院子里一动不动,不对,是他动不了,尽管陈熙还没归位,但是他身为文曲星的一些本能还在,比如随时利用环境制造有益于自己的场景,太阳是至刚至烈的存在,月亮却是至纯至灵的存在,他此时站在院子里不就是在利用月亮的灵气布置了一个大阵法吗?谭恕虽然对阵法没什么研究,但是对陈熙现在布置的阵法很熟悉——抑邪阵,凡入阵的妖邪实力都会受到压制,一些实力不够的直接会被吓的匍匐在地浑身发抖。

谭恕关注着外面的战况,自然也知道多了一些猫,虽然暂时没想明白原因,可是外面的妖不能这么被压着打下去。谭恕突然下令:不动声色的把战斗引向外围。众妖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却都照办了。

另一边,在凤邪的带领下,大家齐心协力抵御妖魔,虽然很多人相互之间并不熟悉,此时却都是并肩作战的战友。眼看着妖魔渐渐褪去,很多人心里乐开花!凤邪却看出了奇怪之处,以妖族此次进攻的数量和质量,此时并未处于下风就开始撤退,不合常理,且他们越是撤退,好像发挥的实力还越强。

后来,眼角余光扫到陈熙,再看今天的月亮,很快想通原委,便命人们保存实力,尽量把妖往靠近院子中央的位置引。开始,一些不明就里的人还颇有埋怨,明明形式一片大好,干嘛示弱?直到他们发现这“示弱”后的妙处,就个个都咧开嘴,表示十分愿意听从凤邪的调遣。

看到战斗圈缩小,谭恕又下令撤退。几次拉锯战下来,大家维持在一个微妙的平衡,后来,竟然发展成僵持状态,妖族那边不进圈,凤邪这边不出圈。

若论战力损耗,凤邪这边损失不起,毕竟人数有限,而妖族的妖却是源源不断的从各处赶来,且每一个都战力不俗。若论拖,凤邪这边的最拖的起,很多人已经给自己的仙门以及好友发出请求支援的信号,最晚明天白天就能来,且只要再坚持几个时辰,等天亮陈熙功力小成,各处支援到来,无论再多的妖也能应付。

此时正在谈判的,不是凤邪和妖族,而是谭恕和妖族各首领,谈判的过程和结果没几个人知道,但是后来妖族开始了猛烈进攻,凤邪他们也是死守阵地,坚决不出圈半步,妖族这是疯了吗?这是纯粹的人肉打法啊!无论扑上来多少妖,最终都逃不了被杀死。

不知道杀了多久,尽管有抑邪阵,众人还是累到快瘫软,但是大家仍然坚信妖族不会无穷无尽,他们总会撤退。

后来凤邪这边的人开始有人负伤,凤邪早就注意到这情况,便命人开始把战斗圈再次缩小一些,就在下命令时,一时不慎,凤邪也受了伤。妖族进攻更加疯狂,凤邪这边的战力没有补充稍显疲软,但是每一个人都在坚持。是啊,妖族没有更多的人了,只要把这些都消灭掉,他们也没有更多余的战力了。

最后,谭恕终于下令撤退,此时却只不足千数的妖顺利逃走,大家都相信没有埋伏,却也没人去追。

远远的,凤邪与陈熙相视一笑。陈熙有种奇怪的感觉,尽管之前的婚礼见过凤邪,此时却觉得这是一位相交多年的挚友。

正当大家放松警惕之时,突然一声突兀又凄厉的猫叫声想起,此时这些身心俱疲的人们瞬间心又提到嗓子眼,看到的却是一只黑猫当众一爪子拍死了榜眼。凤邪刚准备斥责流光随意杀生,却发现陈熙身前倒在血泊里的如兰,已经没有一丝生命的迹象,大家如梦初醒,谭恕也不再藏着,现出原身与流光缠斗,凤邪百媚疏墨存善紧随而上。

其余众人只能围观,虽然他们是修仙者,却并非仙人,这种级别的战斗他们参加了只能添乱,几个自诩实力强悍且尚有余力的人就自发围在陈熙身边,保护文曲星。

“你们这些臭猫不待在大荒山,来京城做什么,找死啊!”

谭恕认出了流光,因为流光只要动用灵力,身上仅有的几处白毛也会变成纯正的黑色,不用灵力时又会变成白色,因此外界传言流光是纯黑的猫也不算错。

没人搭理谭恕,更没人回答他的问话。猫族五王一心只想杀了谭恕,尽管有四个负伤,但是他们无所畏惧。

谭恕的修炼天赋,无论妖族还是仙灵族都无人能比,他以为就算五只猫联手,还有四只负了不小的伤,不用多久就能结果他们。等真的动起手来,谭恕才想起来,几日前夺舍周伯庸被反噬,后来遭暗杀,科举放榜又伤上加伤,白天没机会,晚上又指挥了一夜战斗,根本没时间疗伤,此时还正接近陈熙的抑邪阵的中心,根本发挥不出平时的实力,还落了下风。谭恕找准机会准备撤离,五王哪里肯给他机会?正好是百媚的方向,百媚拼着心口挨了一下,把谭恕拦下。谭恕也没见过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一时心慌,被凤邪和疏墨瞅准破绽,流光和存善吸引他的注意力,凤邪疏墨二人合力,一击毙命。

至此,一手策划这次围杀文曲星的事件彻底落下帷幕,谭恕的死,也渐渐揭开妖族大乱的序幕。

——

刘韵白

刘韵白刚出生时,正好有云游道人路过,家里长辈请他给刚出生的宝宝推算运势,那道人说此子前途不可限量,家里人听了很高兴,好酒好菜的招待着。席间,酒过三巡,那道人喝多了,一时得意间竟然说这孩子将来若参加科举,没人能排在他前头,即便不读书,做别的事也没人能比的过。那道人后来后知后觉的好像感觉自己说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泄露天机,但是因为醉酒也想不起到底是说了些什么,就借故醉酒酣睡,第二天悄悄地离开了刘府。

道人虽然记不得说了什么,刘府的人却记得,科举没人排在前头的,不就是状元嘛!敢问世间有什么比中了状元更有前途的?刘家人就开始计划培养刘韵白的读书科举之路。

刘韵白幼年时异常顽劣,无心向学,成绩更是一塌糊涂。直到十二岁左右才开窍,发奋读书。因为幼年很落下一些功课,老师一直不放他去参加科举,直到他二十二岁这一年。

进京前,刘母特意寻了隐灵居的符箓来,说能保平安。刘韵白听说过这隐灵居,虽地处偏远,香火却最旺,因为他们那里的符箓很灵验,多的是慕名去求符箓的人,只是须徒步上山,且必须赶在午时之前到达,这样求来的符箓才灵验。想来母亲很吃了些苦,尽管刘韵白不信这些牛鬼蛇神,却也不想辜负母亲的好意,时时把符箓戴在身上,除了沐浴更衣,从不离身。只是刘韵白不知道,这保平安的符箓还救了他一命,更是因为这符箓,把数百里外的隐灵居的得道高人引到京城,他们并没有被周围一些小打小闹的妖魔吸引去,要知道,曾经想害刘韵白的那妖,身上可是有接近妖皇气息的存在,妖族必定所图甚大,那些小打小闹不足为虑,也劝说了不少道友坚守皇城。

自那夜过后,这次的科举考试,额,反正的确是没有人排在刘韵白的前面。也不是没人说状元榜眼是刘韵白害的,可是,仙家百门共同发声说状元和榜眼是为妖魔所害,加上那一日妖魔的确害了不少人,那一丢丢不和谐的声音也消失了。何况,刘韵白是丞相看上的女婿,丞相在民众里向来口碑极佳,丞相也没能力让不出世的仙家百门齐齐为自己的女婿说话,也根本没几个人信。

——

大荒山

凤邪和盈草好事将成。自从凤邪和盈草的关系确定以后,凤邪每日必做的事情又多了一项:帮盈草的炼丹炉烧火,控制火候,从开始燃料的减少到后来完全不用燃料,就靠凤邪的灵力,不但让盈草的丹药提升了一个品阶,更是让凤邪的御火术越来越纯熟。

自从凤邪常驻盈草的药田药房后,流光的小猫儿们吃了不少苦头,但是这些流光并不在意,他相信小猫儿们自己能解决,更相信凤邪出手有分寸。这不,最严重的一次也就是有五只调皮的猫儿跑的慢被烧了全身的猫,养了足足三个月才又长好,但是流光的猫儿们却越来越机灵,实力也有很大增长。

流光的猫儿们之所以敢惹凤邪,因为他们觉得流光更厉害,是他自己让出大王的位置,选择了三王。的确,当初惊澜继承传承,九王后面的七位王位位置已定,就只剩大王和二王的位置,在凤邪和流光之间,原本该有一场比试,但是流光直接放弃,选了三王,把原来的三王百媚挤到了第二,凤邪就只能是大王。这些小猫儿打心底认为自己家流光才应该是大王。

凤邪和流光的关系,大家都以为应该是剑拔弩张,只两个当事人知道并不是,相反,他们都很珍视对方。凤邪身上有流光不具备的大局观和责任意识,流光身上有凤邪没有的洒脱、不羁和侠义,二人的优点各有千秋,至于实力,这二人从没公开切磋过,人们也不知道究竟谁更胜一筹。

凤邪出身世家大族,流光出身草野,凤邪相信,即便流光做了大王,也许一开始没有头绪,时日久了未必就比自己差,何况当初流光选择三王的这种大智慧,自己也是后来才明白其中关窍,这种急智也是自己所不具备的,更没有被权势迷惑,异地而处,自己未必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想的这般透彻,凤邪是打从心底的敬佩、尊重流光。

只一点,流光脸皮忒厚,厚到没边,本人又是一个不安分的,到处惹事,尤其是给几个王添乱,其他人都是敢怒不敢言,只凤邪能稍稍压制他一些,好在他从不给猫皇添麻烦。后来,大家实在气不过,不知道谁起头,开始管流光叫丑八怪,几位猫王到是知道真相,但是他路人缘太差,没人愿意给他正名,都跟着叫他丑八怪,谁让他自己不现人形呢。

按理说,这凤邪和盈草都修成正果了,存善和弱水的好日子也应该不远了,但是这两位却和平分手了。

以前,弱水是铁牛收养的义妹,但是在旁人眼里,就是一个身份特殊的铁牛的丫头,存善的家人反对无可厚非。后来,弱水意外跻身九王,但是实力仍然不算好,单轮个人战力,在猫族排不上号,若轮聪明才智,比她强的不知道有多少,可毕竟是九王之一,身份地位还是有的。后来,弱水实力又有突破,身体也健康很多,没必要这种时候两个人分手,但确实分手了,存善听从家族安排另娶,但是两个人关系并不尴尬,倒像弱水又多了一个哥哥。盈草曾旁敲侧击的问过,也没问出什么来,更没人能从存善那里问出什么,就这么随他们去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