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间药师:忆往昔

2019-08-25 19:03:42作者:看人间

奇幻

我是阴间药师,日夜行走于人间。可观人肺腑,也可洞察人心!

开了间药铺在深巷,救人命,送阴魂!

--我的名字,叫白赏!

在我的记忆里,见到的第一个东西,就是千罗。

我被阎王下令,判官一纸判书,双腿被禁锢在药园门口。我忘了罪名,却记得判书里那句:于人间磨炼,体验人间百味,直至灵魂离体,方可归地府。

千罗掌管地府鬼兵,说白了,也就是鬼将军。

阴气重!戾气盛,人见人怕,鬼见鬼躲!

千罗还没有出现,铁爪就已经直直的向我抓来。那铁爪束缚住我的上半身,我的双腿就可以动了。

“药师白赏,行事乖张,触犯地府条例。现,鬼将千罗领白赏投生人间。”千罗说明来意,我瑟瑟发抖。

都说人怕死,怕入地狱!其实我也怕人间,怕入阳世。

俗话说,人间炼狱!

我的记忆无法彻底抹去,因为阴间药师随着曼陀罗花开花落,一个轮回而生。一万两千年,才有一个!

我的记忆如果没了,阴间便没了修魂补魄的药师。那些不管在人间就魂魄残缺,或者在地狱受罪而魂魄分裂的灵魂,就难以转世!

纵使转世了,那也是或神志不清,或样貌特异。

人间有人因为前世犯了错,而被判官判下来世痴傻,或者天生残疾。

但是绝对不能有因为意外而造成的残缺魂魄,转世投胎!

所以我,很幸运!因为对地府还有用,所以我一直都知道我的身份。修魂补魄,是我最主要的工作!只是我要入人间,就提前被抹去了在地府的记忆。

孟婆汤我是喝不得的,那汤水的方子是我配的。若是饮一口忘事,第二口忘情,第三口便与前尘往事无关。

我的记忆,被判官生生剥离,存在千罗那里!

千罗给我找了具我现在用的身体,把我扔在了人间。

他在人间,一是擒拿孤魂野鬼,二是负责监视我。

那一串招魂铃,就是我与他的联系。我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我初入人间,不知人要食五谷杂粮。觉得腹中乱叫,头晕眼花。初以为是得了臆症。

随着日升月落,我觉得浑身无力,双眼一黑,就没了知觉。

等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就看见了一个美丽的女人。她烫着卷卷的头发,一半别着,一半披下。穿着件月白色的短袖旗袍,见我醒来,很是关切的看着我。

“可好些了?”那人间女人,有一双像鹿一样的眼睛。又大又圆,还充满了灵气。

我并不说话,只是腹中又发出了咕咕的声响。

那女子也听到了,眼里露出悲悯的神色。“可怜的!”

她给我吃了人间的第一碗食物……粥!很稀,但是很香!

人类的一日三餐,我才从她那里学会。

女子有一个西洋名叫玲达,但是我更喜欢叫她中文名周欲晚!我一般唤她,“晚姐姐!”

周欲晚的家,是一处很大的四合院,三进三出,可容纳百余人。

周家是清朝的御医,医术世代传承。哪怕在现在的乱世,因了她父亲的医术,家中依旧富裕。

周家福泽深厚,大抵也是因为济世救人。

我对人间的医药略有涉猎,周父知道后,便有心收我为徒,我也并未推辞。周家的医术传到周父这一代便断了,周欲晚接受的是西式教育,崇尚的是西医治疗。

周父一度惋惜,却也从未强迫过他唯一的女儿。自此,周父便成了我人间的师傅,一心一意授我人间医术。

我不喜说话,但是周欲晚并不在意。她经常带着我出入她的社交圈,待我如同亲妹。

我和她一起认识了逸林,那个站在学生堆里大肆宣扬抗日救国的年轻人。

逸林剑眉星目,身姿挺拔。他是个极为儒雅的绅士,对待女性没有一点偏见。

周欲晚喜欢和他在一起,谈天说地,共同谈论救国理想。我会给他们添茶倒水,之后就掏出师傅给我的医书细看。

逸林经常来周家医馆,每次都会带点小玩意儿或者小零嘴。一式两份,从不偏颇。

周欲晚深夜来寻我,说要与我说说话。我把床让了大半给她!

“小赏,你说逸林他会喜好我不?”周欲晚问的我措手不及,愣了半晌才回答她。

“晚姐姐人长得好看,又是受过西式教育的。和逸林哥哥,自然是天生一对。”是的,周欲晚对逸林的喜爱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热烈而直接,就像是开放的西方女郎,从不掩饰。

逸林又来了,他现在医馆找到了正在清捡药材的我。给了我一个明媚的笑,“小赏,给!蜜饯,可甜了!”

我看了眼,逸林的手白皙修长。拿在那双手里的蜜饯包,看起来很诱人。

“以后,你只给晚姐姐带东西就是。不用给我带了!”我说完就自行蹲下,一点一点,捡形状好看的药材出来。

逸林很久没有说话,“小赏……”

他正要开口,周欲晚就出来了。是的,每次逸林来,都会有人第一时间通知后院的周欲晚。每一次,周欲晚都会盛装打扮,得体而明艳。

“逸林,你来了?”

周欲晚很是雀跃,她很自然的邀请逸林去后院。逸林有些犹豫,终究是把那包蜜饯扔在柜台上。转身和周欲晚走了,而我,选择不再去后院打扰他们!

师傅请了媒人,到逸林家说亲。那人,当天就回了消息,说是逸林家一口就应下来了,天大的喜事。

我把自己关在门内,将逸林给我的信全部都烧了。

周欲晚和逸林举行了盛大的西式婚礼,我做了她的伴娘。为他们的婚礼跑前跑后,一一打点。

我将周欲晚送回新房,她抱着我,很是真切的和我说了声“谢谢!”

“都是我应该的!”

我是这么回答她的,是的,不论是操持这场婚礼,还是在她和逸林之间,主动退出,于我来说,都是应该的。

我在回房的路上,遇到了喝的满脸通红的逸林。本想绕开他,他却一再挡住我的去路。

“白赏,我对你的感情是真挚的。你却要把我推给别人,你可真是一个胆小鬼!就冲你把我推给别人,我便再也不会喜爱你了!”

那是我唯一一次见逸林失态,我那个时候,心脏疼痛,口中泛酸。心里止不住的埋怨千罗,给我找了具有病的身体。

直到多年后,我才知道。那种感觉,叫心碎!

周欲晚婚后鲜少再回周家,我们都以为她过得很幸福。

直到三年后,周欲晚的婆家闹到周家,我们才知道,周欲晚三年未孕,婆家有心离婚再娶。

师傅被气的血脉冲脑,晕了过去。我慌忙派人去请周欲晚回家!

她回来的时候已经不复当初娇俏,人形消瘦。“晚姐姐!”我极为心疼,不知道她这三年究竟是如何过的。

“小赏!”她的声音依然温柔,“这几年,辛苦你照顾我父亲了。”

周欲晚重新回了周家,日夜照顾瘫痪在床的师傅。

周欲晚婆家并未再提离婚的事,但是也许久没有来人接她。我想问她,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我摇响了招魂铃,千罗出现在我面前。

“我想知道,我师傅还有多久的寿命?”

“不到一年!”

千罗说话直接,我嘴唇紧抿。

“多谢!”我刚刚落音!

千罗一瞬间就不见了,因为有人来医馆了。

来人穿着灰色的中山服,脸上看见我,露出复杂的神色。“小赏……”

逸林终于来了,周欲晚在周家已经待了半年。他再不来,我也要去找他了。

“我以为你当真狠心,打算不顾晚姐姐!”那是我第一次用很生冷的声音和他说话,他笑起来,有些苦涩。

“小赏,你可钟情过我?”逸林并没有说着我的话,他自顾自的说。“你怕是不知道,抱着一个你并不喜爱的人是什么感受吧?小赏!”

逸林想来摸我的脸,被我躲开了。我的眼角看见门口,有一块白色的裙边!

“逸林,你我没有缘分!晚姐姐曾经救助于我,师傅待我恩重如山。”我觉得再说下去,对逸林有些过分。他已经很痛苦了,我不该再伤害他。

“既然都是夫妻了,就给晚姐姐一个孩子吧。就当是,我欠你的恩情!”这是我与逸林说的最后一句话!

逸林似哭似笑,“是了,你情愿欠我恩情,也不愿接受我的心意。是我逸林,一腔深情错付!”

逸林转身进了后院,我的心里空落落的。我来人间五年,认识逸林四年。这具身体的心脏,却因为逸林,再三出现异样!

伴随着周欲晚有孕,传来的还有逸林,从军北上的消息。

从军?如今人间失衡,炮火纷飞,逸林选择的路实在太过决绝。

逸林走了,周欲晚也没有再回婆家。终日在周家养胎,照顾师傅。

周欲晚诞下了一个女婴,她给女孩取名叫“秀荷”!

“逸林走的那一天,池中荷花秀丽。”周欲晚越来越伤感,她似乎被生活磨得没有了以往的活力。

我喜欢秀荷,就像曾经喜欢她父亲一样。秀荷的眉眼带笑,像极了逸林。

师傅在秀荷两个月的时候就走了,黑无常是深夜来钩得魂,师傅没有一点痛苦。

偌大的周府,留下我和周欲晚带着秀荷,相依为命。

周欲晚开始对医术感兴趣,我把她父亲交给我的倾囊相授。

本以为我会陪着她一直到她死去,可是,在秀荷八岁的时候,突然失足落水,高烧不退。

整整烧了三天三夜,就在第四天的时候,黑白无常来了。

“你们来干什么?”

周欲晚正在给秀荷擦拭身体,听我突然说话,吓了一跳!

“我在给……”周欲晚正要解释,我冲她摇了摇头。她似乎明白了什么,紧紧的抱着秀荷。

“人间周府秀荷,八年寿辰。于子时勾魂,白赏药师,您不该阻止我们!”白无常手里的本子上,清晰的显示它刚才说的话!

“如果我不许呢?”

“白赏药师,我们劝你还是别白费力气。如果您此番阻止我们,您这些年在人间历练,好不容易积累下来的阴德便会一扫而空。说不准,往后历练更加艰难!”白无常与我交涉,黑无常自行前去勾魂。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