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羽(2)

2019-08-08 15:09:00作者:我的世界不需要你来懂

奇幻

4

“上面下来通知了,说我们这儿的土质不适合伐树垦田,我们得走了。”赵双茹拼命地想把一罐腌咸菜塞进包里。

“这个鬼地方我也不愿意待了,只是不知道我们要去哪儿?”

“别想了,反正回不了家。”知青们热闹地讨论着将来的去处,也带着少许的不舍和落寞。

永远也不会有人来这儿砍树了。

这个结果是林声用将近百页的地质报告换来的。塌方过后,林声四处考察,就是为了这份可以杜绝所有后患的地质报告,这将是大山最坚固的屏障。一次事故是阻止不了人们开山的步伐的。

“白灵,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点事。要是我走了,你会怨我吗?”

林声坐在村口的一口井边,望着葱葱郁郁的大山,不自觉地说出了这句话。

“肯定会的。”白灵的神出鬼没吓得林声几乎翻进井里,白灵急忙扶了他一下。

“今天晚上,你再帮我一次。”白灵的眼神有些躲闪。

“帮你做什么?”

“死。”

5

夜晚,大家睡着之后,林声从宿舍出来,白灵约他在山上一棵老榆树下见面。

在山间走着,夜风一阵一阵扑到他脸上,树木凛冽的气息在山间四处追赶。虫鸣声,树叶的飒飒声,土地被踩实的声音……如此安静的环境,林声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名字的意境。然而一种不祥的阴影始终因为白灵说出的“死”字挥之不去。

白灵换下了白天穿的灰色衣服,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站在高坡上,黑色的头发被夜风吹到一边,月亮的柔光在她的一边脸上留下了不多不少的阴影,正好呈现出白灵少女的轮廓。

白灵微笑着站在那里,等着林声走过来。

林声看见如此灵动的白灵,不禁走慢了,脚步也轻了。

白灵握住林声温热的双手,将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背上,慢慢往上移。林声贴着白灵额头,不急不缓地呼着气。

“你紧张什么,那天晚上,你不都看见了吗?”白灵坏笑道。

白灵的手突然停住了,林声触摸到一根羽毛,心跳得渐渐缓了。

“林声,帮我把它拔了,别怕。”

白灵的这根翠羽如同龙之逆鳞,正对着心脏的位置,不仅颜色不一样,还是倒着长的。原本并不存在,直到白灵爱上了林声。刚出现的时候还只是小小的绒羽,藏在其他羽毛下面,渐渐越长越大,越长越长,慢慢扎根到肉里,刺进骨头里,直到刺破心脏。

“拔了会怎么样?”

“会死。”

“不拔呢?”

“也会死。”

林声像是被抽取了全身的精力,脚下的地也变得软绵绵的,他屏住呼吸等待着白灵的回答,可是白灵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像冰锥一样扎到他的心里。

白灵将林声的手放在羽毛的位置,“你帮我拔了吧!过了今晚,它就会刺入心脏。有的时候,死也是一种生。”

林声的心脏激烈跳动之后又恢复了原有的平静,他没有时间心疼和犹豫了。他将白灵的衣服轻轻掀起,果然看见一根翠色的羽毛簌簌而动,粗大的羽根深深扎进肉里。月光之下,羽毛闪现出流光溢彩般的绚烂颜色,如同一只一眼便可以望穿的眼睛。白灵消瘦、白皙的背上因为这根翠羽而更加皎洁,可美丽的背后却是秘而不宣的杀机。

林声用力握住了羽根,白灵因为疼痛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声,林声渐渐松了手。

“快把它拔了!”白灵抽搐着说。

林声狠心钳住根部,一点一点往外拔,翠羽早已与白灵的身体融为一体,日日以血肉滋养,筋骨相连,每拔动一寸就如同破皮剔骨,鲜血直流。林声手上都是白灵温热黏稠的鲜血,羽根一寸一寸地露出血肉。翠色的羽毛被红色浸染,在凉风中微微颤动,如同挥动翅膀的血蝶。

林声每将羽毛向外拔起一寸,就会感受到白灵的抽搐,撕裂心肺的感觉几乎让林声不能呼吸。

白灵撕心裂肺的喊叫声震动山林,林鸟惊飞,走兽惶窜,唯有山石不动,巍巍而立。

林声的眼泪被夜风吹干了一遍又一遍,手下却不敢有丝毫的抖动。

林声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红着眼睛嘶吼。

一根被血染红的羽毛掉落在地上。

羽毛的根部如同一根被折断的骨头,锋利如刀,在月光下闪着寒光,让人不寒而栗。

林声抱着仅剩一丝气息的白灵,白灵的背上留下一个黑洞,血肉翻了出来,沾着一些已经断了的羽毛。他一遍一遍地反复抚摸着白灵渐渐冰冷的身体。白灵的皮肤渐渐变得透明,青色的脉络清晰可见。

林声感受到了跟白灵一样的冰冷,“县志中的那只白鸟是没有翠羽的,为什么白灵会有,难道是因为我?”他不停地颤抖着,抽搐着。

“你听,树林里多么安静,有风声,树叶声,虫鸣声,还有月光的声音,跟你的名字一样好听,真想听一辈子。再也没有东西能阻止我喜欢你了。”白灵的脸庞像月光一样白。

“白灵——”

山石再一次滚落,震动天地。这一次,山下的人全部听见了,他们赤脚站在空地里,惊恐地看着山中扬起的尘灰。

6

过了几天,知青们都走了,一起带走的还有一个人的死亡通知书。

知青们坐在颠簸的牛车上,满脸的颓唐。

“我以后再也不来这种地方了。听村里的老人说,我们这次砍伐太多,触怒了山神,所以才接二连三地死人。林声是替我们死了,尸骨无存。”

“胡说什么封建迷信思想,那是意外。”赵双茹把林声的遗物抱在怀里。

“白灵也死了。我听说这种封闭的山村有用活人给山神殉葬的制度,几百年前就有过一次。你们没有觉得这里的山民都怪怪的吗?”另外一个女生害怕地说。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