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未来

2019-08-15 13:07:33作者:夏小祈

爱情

如果说失恋是人生中最悲惨的事之一,那么失恋那天恰逢情人节的话,就可以去掉“之一”这两个字了。

凛冬的风,吹得林遇睁不开眼睛。为了这段感情她几乎倾注了所有,而那句干脆利落的“我们分手吧”,让这五年的付出化为乌有。

仿佛是嫌她还不够苦情似的,雨点很应景地从空中砸下来,伴着狂风夹带着冰冷,凄凄惨惨地袭来。

从她脸上滑落的,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她头重脚轻地拐进街角那一方橘红色的灯光,是这个世界仅存的一点儿温暖。

一家甜品店,店名是“MeetingFuture”。真是讽刺。

铃声乍起,门缓缓从两侧拉开。大概是没见过这么坦然地走在暴风雨里的人吧,看到林遇时,柜台前的男人僵直了背,瞪圆了眼睛,嘴巴也张成了大大的O型,半天没合拢。

这个男人鼻子高挺,眼神清亮,林遇瞥了他一眼,要不是这副活见鬼的表情,说不定还会觉得他长得挺不错。可惜啊可惜,男人除了渣的,就是傻的。

他下意识将手伸向了咖啡机,而林遇后面的让他的手僵在半空,进而再度露出受到惊吓的表情。

她说,五份巧克力冰淇淋。

男人不由自主地一阵颤抖,是人类本能的条件反射。

递过冰淇淋,他的目光一直逡巡在林遇身上,难以置信地,像在看外星人。

林遇在座位上坐下,雨水顺着她的发梢滴落在桌上,她面无血色,显得嘴唇颜色更紫了些。她拿起勺子,挖了一大勺冰淇淋放进嘴里,顿时,一阵凉意从口中直击心扉,席卷全身。

小时候,每当她摔疼了腿,或是弄坏了心爱的玩具而伤心难过时,爷爷总会买她最爱的巧克力口味的冰淇淋给她吃,很快她就不哭了。

可这一次,接连吃完了三份,还是没有半点好转。当她拿起第四份的时候,男人手中的汤匙滑落在地上。

心冷到极点,身体反而滚烫起来。林遇感到头越来越重,眼前的世界以不可抑止的方式旋转着。

在倒地的那一刻,一个身影跑了过来,她分明听到那人在呼喊她的名字。

林遇觉得头又昏又沉,像是被人按在洗衣机里拼命地绞过。

甫一睁眼,看到的一切都很陌生,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松节油的味道,却让她很熟悉。一呼一吸间,仿佛回到了郊外的奶奶家,她坐在院子里的长凳上,看清晨中的爷爷画着流岚中的远山,顿时让她忘却所有烦恼。

半晌,一张清隽的脸凑过来,咧开嘴笑着说:“你醒了啊!”

她一下弹坐起身,裹紧被子,上下打量着面前这个人。照理说,这样好看的男人她不可能没有一点儿印象。但不管怎么在记忆中搜索,都没有这个人的半点信息。

“你是……”

这句话让那人大惊失色,紧张地抓来旁边带着金属边框的男人问:“不是说没伤到脑子吗?怎么还失忆了?你赶紧再给她检查检查!”

看他那副惊恐的神情,林遇果断想起他就是昨天甜品店的那个人。只是他做与不做表情管理,完全是两个人。

旁边的男人敲他的脑袋:“还不是因为你长得平平无奇,人家才对你没有印象,只有像我这样颜值爆表的,才能让人印象深刻。”

“我这个长相叫平平无奇?就你还是哈佛医学院神经外科的博士,能先把自己的眼睛治治吗?”

他们两个你来我往地斗起嘴来,林遇从中得知,原来那个人本想送她去医院,又担心医院的值夜班大夫不靠谱,便大晚上的冒雨把他回国休假的医生朋友请到家里来。

金框眼镜的男人介绍自己叫陆巽,旁边这个呆子叫未来。她心中觉得好笑,怎么会有人叫这么奇怪的名字。但紧接着念头一闪,似乎在哪儿见过这个名字。

而陆巽听到她的名字时,突然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地神色:“你就是林遇!他居然会帮你,我还以为你们两个是宿敌呢!”

林遇不解,一瞧对面的未来貌似很紧张的样子,他反复地搓着手,眼睛不知道该往哪儿看,脸憋得通红。

陆巽斜睨了他一眼,拍拍胸口道:“太好了!这个呆子终于知道带女孩回家了,平时连女人都不看一眼,害我一直担心他的取向。这下好了,我得救了!”

他的脸涨得更红了。林遇再想问,一开口牵着眉骨处有些刺痛,她用手摸摸,感到纱布的质感。

“对不起……”未来微微低了低头,抬眼望向她,“你倒下的时候我没抱住,不小心撞了桌角。”

林遇摆摆手想告诉他没事。

他又补了一句:“其实主要还是你太重了。”

林遇白眼翻到后脑勺,再也不想理他。她一股脑从床上跳下去,道了谢后往外走。

刚走到公寓门口,未来从后面风风火火地追出来,一把夺过她的手机,吓了她一跳。他按下一串号码:“以后凡事想开点,有什么不开心的尽管来找我,千万别再干傻事了啊!”

林遇哭笑不得,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傻事,简直莫名其妙。

看她那副无所谓的样子,未来的眼光里满是同情,大概以为她在故作坚强。

他轻轻叹了口气:“就算是失恋,也不能用这种方式自杀吧?”

林遇险些喷出一口老血。自己居然会被一个笨蛋看作是吃冰淇淋自杀的白痴,想想真是不甘心。这人有如此清奇的脑回路,怎么还没被不正常人类研究中心抓走呢?

其实这个未来长得挺不错,人又和善,自己还欠他一个人情——那又怎么样呢?可惜他是个智障。

一大清早,林遇把房间翻了个底朝天,所有能令她想起前男友的东西,全部被丢进纸箱里准备扔掉。妈妈进屋看见一地狼藉,还以为家里被人入室洗劫了。

在拿起一个蓝丝绒盒子时,林遇陷入犹豫。那是她生日时,他送的生日礼物,一枚小小的碎钻戒指。他说这是定情信物,要林遇在大学毕业那天,戴上这枚戒指来找他,他就会娶她。

然而林遇还没有毕业,那个给她承诺的人已经提前食言了。

她苦涩地笑了笑,给他发了信息,想把戒指还他。

等了很久手机才响一声,他只回一个字,“好”,半晌又说,“在NIXCLUB等我”。

那是他常去的夜店,但对林遇来说,不管是黑暗的过道里那些五颜六色的光,还是撞击着心脏的刺耳音乐声,还有浓妆艳抹穿着花枝招展的各种人,都让她很不自在。

枯坐在吧台上喝了两杯水果宾治,那个熟悉的身影才从门的地方出现。她刚想喊他,却看见他的手正揽在一个女人的腰上。

他们举止亲昵的从她身边走过,她突然头脑一片空白,再嘈杂的声音都听不见了,完全是本能地往外面逃了去。

一直跑到河边的堤坝上,她才彻底跑不动了。

她大口喘着气,从包里拿出戒指,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冲下河堤,把手一扬,作势要扔掉这碍眼的东西。可手却在半空中停住了,缓缓垂了下来。

终究是不忍心,她摊开手掌看着这个指环,一个小小的物件,竟似有千斤重。

一个黑影忽的闪过,林遇吃了一惊,戒指脱了手,顺着河堤骨碌碌地滚落下去。她赶忙去追,那个黑影迅速变身成肉团扑了上来,她顿时失去平衡,栽倒在地。

“干什么你!”林遇从地上爬起来,揉着自己摔疼的胳膊,借着光亮终于看清楚面前这个冒失鬼,“怎么又是你,简直阴魂不散!”

“你到底有什么想不开?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自杀?要不是我跟着你,你是不是就准备跳下去了!”他紧紧抓着她的胳膊,劈头盖脸就是一通怒吼。

“你居然跟踪我,你这个变态!”她愣了一下,我的戒指!

林遇往前冲过去,却被未来兄一把抱住。

“你放开我!”她拼命挣脱。

“你不要做傻事!”

“我没想跳河,你别拦着我!”林遇情绪失控,对着他又抓又咬又踢又踹,可未来就是死也不肯松手。

“不管你怎么说,我决不会让你寻死的!”

闹了半天,林遇也有些不支了。她瘫坐在地上,心想此时戒指早已沉落河底,再也找不回来了,心中一阵酸楚掠过。又想到要是挂闲鱼上还能卖点钱呢,便更觉伤心。

眼泪一下涌了出来,她把脸埋在胳膊里,毫无形象地用泪水宣泄着所有委屈。等哭累了抬起头,看见未来一直在那里,静静地等着她。

灯光下水的波纹映在他身上,那张白净的脸如月光般清冽。

“你怎么还在这儿?”她抹干眼泪,才瞥见他脸颊上肿起一道血痕,她一惊:“你的脸……”

他勾起修长的食指碰了碰,眉毛微微一蹙,又摇摇头:“没什么,这下我们扯平了。”

林遇轻笑,未来却直直地回视她,澄澈见底的眸子里满是心疼,眼圈竟也有些微红。

他说:“一个女孩子活在这世上,并不是要被男人随意伤害的。伤害你的男人根本不值得为他浪费眼泪,更不要说是生命!”

林遇一怔,虽然她从未想过死,甚至怕死怕得要死,此时还是感到鼻子有些发酸。

“如果你死了,很多人都会很伤心,你的爸爸妈妈,你的同学朋友,还有……还有……”他的声音低不可闻。

他霍地站起身来,目视前方,冷不防地问:“你知道你是谁吗?”

我是谁?林遇吸了吸鼻子,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是林遇啊。”

“不。”他深吸一口气,“你是绘画天赋超群,从小学开始就揽获所有书画比赛第一名,国外也获奖无数,十二岁就举办了个人画展,被称为天才少女,曾让我遭受无数打击,甚至夜里想起这个名字都会做恶梦的——林遇!”

未来从来不曾想过,自己能再次见到林遇。更让他没想到的事,就算在夜晚昏黄的灯光下,就算她全身都被雨水打湿,头发凌乱地粘在脸上,那样狼狈不堪,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未来的爸爸是全国闻名的画家,他自小学画,天赋过人,自视甚高。可是,自打在一次比赛中出现了林遇,他就一直被这个名字凶残地完虐着。不管怎么努力,永远只能是第二名。时至今日,他都无法完全抹去被“林遇”这两个字所支配的恐惧。

高二那年夏天,他被绝望的心情折磨得心力交瘁,几乎要放弃绘画。他心有不甘,知道这个叫林遇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于是凭着画册里作者介绍旁一张像素极低的肖像照,在她学校附近找到了她。

他本以为大神都浑身冒着仙气,举手投足都特别酷。尾随她进了一个无人的巷子后,却见她只是倚在一棵大树下,低头认真地吃着一盒巧克力冰淇淋。

他也就傻傻地站在角落里,等着她一勺一勺地吃完。蝉鸣缠滞,她清丽的脸在树影的婆娑下忽明忽暗。他在空气中远远地伸出手指,想帮她抹掉粘在嘴角的冰淇淋。

从那之后,他觉得爱吃甜食的女孩,真的很可爱。他总是偷偷跑去看她,直到有一次见她陷在深深的树荫里,一边吃着冰淇淋一边流眼泪。后来,便再也没有见她的作品在比赛中出现过。

艺考后,未来以第一名的成绩,进入全国最好的美术学院。但让他想不通的是,入学新生名单里竟然没有林遇。多方打听后,才知道她没考上大学,复读一年后,她跟所有同学失了联系,没有人知道她最后去了哪里。

林遇有一瞬的恍然失神,她想起大概在哪次比赛上见过未来的名字,但是所有人都只会把掌声献给第一名,没有人会记得第二名。

此刻她心中泛起一种说不清的复杂情绪。她想逃,逃得越远越越好,仿佛这样就可以和曾经的自己划清界限。那个林遇已经离她太遥远,就像一面无比精致华丽的镜子,无所遁形地映出她现在的不堪。

她仓惶地逃回学校,之后的几天,未来都没有再出现。

因为旷了两天课,她被班主任狠狠批评。班主任告诉她,全班同学都拿到了offer,除了她。再这样下去不仅找不到工作,可能连毕业都成了问题。

她很清楚,自己挂了那么多科,GPA又低的可怜,不是她没有用心去找工作,只是根本没有公司肯用她。

顿时觉得前途一片黯淡,心情沮丧到极点。

她百无聊赖地翻着手机,在最近通话里,她看到标记为“未来”的电话,哑然失笑。

未来说过,有什么不开心的尽管来找他。未来,未来,她沉吟着这个名字,眼下正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何方,他又能改变什么呢?

恍惚间,她没察觉自己不知什么时候按下了号码,电话很快被接起来,话筒里面有些嘈杂。

“那个……”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想借口打错了赶紧挂掉电话。

“你在学校吗?”明朗的声音先一步在耳边响起,“我在大学城旁边的艺术区,今天有新当代艺术展开幕,你一定会喜欢。”

“我……”

“不过这边有一群熊孩子在,你可要做好准备哦!我在MeetingFuture画廊等你。”

说完他挂了电话,没给她留一丝拒绝的空档。

MeetingFuture,又是这个名字。

夏小祈
夏小祈  VIP会员 写故事是最好玩的事儿

遇见未来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