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原上草

2019-08-14 19:06:28作者:白某鲸

青春

1

刚下班,挤着地铁,在城市的车水马龙中保持精致而面带微笑的面容,拖着一天的疲惫回到家。

于原打开了灯,橘黄色的柔和的光铺满了这间不算很大的屋子,她脱掉高跟鞋,扔了手里的包,在床上直直地倒下。

啊,好累啊。

在这座城市工作了几年了,她还是会这样抱怨,像个小姑娘一样。倒也不是工作多么累,是心累。心里压了那么多的事情,就容易累。

现在的于原,大喇喇躺着床上,没有一点形象可言,盯着天花板发呆,眼神空洞,没有焦距,如果让路青那个家伙看见,他免不了又是嘲笑一顿:

“让你那些追求者们看见,他们眼里乖巧好看的于原同学也会这样没有形象,是不是心里的女神梦会幻灭。”

于原这时候特想冲他吼一顿:“路青我怎么样关你什么事,本姑娘就是好看瘫着也好看,你不都要结婚了吗你管我?”

可是事实是空气依旧安静的掉一根针都能听见,她还是一个人窝在这里,路青以后都不会再嘲笑她了,她也再没资格和机会吼他了。想到这里,于原从喉咙里发出两个音节:呵呵。

路青你大爷的你都要结婚了。

她这样想着,翻了一个身,把脸埋进柔软的枕头里,蹭了蹭,闭上眼睛开始想这一切。

时过经年,直至此刻,他对她说“我要结婚了”的那一句话在脑海里萦绕了很久,扰的她正常的生活和工作都不能继续,于是于原终于深刻的明白了。

她原来真的喜欢路青,不带玩的,很喜欢很喜欢。

2

于原和路青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穿开裆裤,一起读同一个小学,同一所中学,同一座高中。

于原长的好看,小时候白嘟嘟的,很讨街坊邻居的喜欢,走哪都是被人夸被人哄的那种,而路青,是她的小跟班,那个遇人会害羞、和她说话都有点不好意思的小男孩一直跟在她身后。

他们一群小破孩玩过家家,于原当皇后,另一个小男孩当皇帝,于原问路青想当什么,小小的路青侧着头不去看于原的眼睛,说:“我想跟着你,当什么也行。”

另外的一个做贵妃的小姑娘脆生生的声音响起:“那当太监吧,我看太监可以和宫里的妃子在一起。”

于是路青做了个太监。当时年纪小,大家都不知道太监究竟是个怎样的角色,但是他可以一直陪着皇后娘娘,而且也不怎么位高权重,所以大家都没有异议。

那场小戏骨过家家版的宫廷戏一直演到天黑,皇后娘娘被皇帝打入冷宫,那位贵妃小姑娘摇身一变成了新的皇后,然后大家约定明天继续演连续剧。

皇帝小哥哥深情款款地拉住于原的手,说:皇后,明天我一定会让你回来的,你要等我啊。

于原摇摇头。

月亮升起来了,星星一颗一颗点亮夜空,路灯撑起了一片橘黄色的归途。

几个小朋友都是父母接回去的,于原的妈妈来找她,于是路青和于原一起回了于原的家。

路上,于原踩着路灯的影子,拉路青蹦蹦跳跳,路青问:“你刚才被打入冷宫,不会不高兴吗?”

于原满不在意地说:“是我让皇帝把我打入冷宫的,你没看进了冷宫的人以后都不会再出来了吗?”

“为什么啊?”

“因为我不想和他们玩了,你看,你也不能玩,就看着我们演,多没意思,还是我们两个玩吧。”

路青不再说话,于原也不在意,反正他经常沉默。

路青的爸妈都很忙,他一直和保姆一起生活,后来路爸路妈不放心他一个人,便拜托做了几年邻居的于原的父母帮忙照顾。

于原很高兴这个小男孩和自己一起生活,那时候她兴冲冲的拉他去参观她的家。这些事情于原是不会记得的,却在小小的路青心里留下了特殊的印记。

就这样,路青在于原家住了几年,路青的父母每个月都会打一笔钱过来,说是赡养费。后来,于原和路青一起上了同一所小学,又一起上了同一所初中。

初中以后,路青的个子就开始超过于原了,两个小包子也从原来肉嘟嘟的圆脸渐渐长成少年的青涩模样。

于原越长越好看,长长的浓密的睫毛,深邃又干净的大眼睛,吹弹可破的白净皮肤,还有挺拔小巧的鼻子,依旧是那个被人见人爱的小姑娘。

路青不一样,他长高了,挺拔了,肤色是那种小麦色,眼睛不大,笑起来就眯到一起。看起来虽然有一点好看,却还是放到人群里不能被一眼看见的那种普通人,不像于原一样。

初中三年,鬼知道多少人递给于原情书,路青也不知道自己怀着什么心思,他看见一封就扔一封,甚至有些让他帮忙传情书的,他也是一概不理。可是当送情书的人多了,他也不能一手遮天把所有的情书都扔了,总有一些还是到了于原手里。

最后一次,于原当着他和给她表白的男生的面前,把对方递过来的情书打开看了看,然后面无表情的扔了。于是路青有点愣,那个小男生更是气的转身就走,于原看了看他的背影,什么也没说,然后和路青一起回家了。

“高冷校花”的人设一传开,少了很多送情书的人。

后来,路青和于原喝酒,路青自己灌了自己好几杯,醉的眼神有点迷离的时候,他想起来了这件童年往事,于是他问于原,“你当时怎么想的。那么果断的扔了情书,我还以为你会像电视里演的一样,不分好歹就喜欢上给你情书的人。”

于原白了他一眼,说:“直男真可怕,电视剧里的那都是大家小姐爱上了有才气的书生好吗,我记得当时我收的那封情书写的那叫一个语句不通、惨不忍睹,连我的文化水平都到不了,我怎么可能能收下。”

路青笑笑,他不再怼于原了,继续自己给自己灌酒。

其实于原没说,因为连她自己都忽略了,她当时根本没仔细看情书的内容,她只是察觉到身边的那个高高的男孩子低着头,把自己埋进阴影里,她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能够肯定,他一定是在不高兴,于是她扔了情书。

没有人细究为什么。

3

初中最后那一年,于原和父母吵架,青春期的小姑娘很叛逆,就算是于原这种看起来很乖的人也不能例外,而那几天正好是于原的生日。

本来一个生日也没有什么,不过就不过,以前因为各种事情耽误的生日也不少,于是于原没哭也没闹,自己一个人在家,藏在卧室里,写写画画。

那时候,她喜欢上了写硬笔字,迷上了一个牌子的钢笔,她本来想问父母要来做生日礼物的,可是发生了这种事情,她一整天都没和爸妈说话,更别说这只笔了。

可是路青来找她,陪她过生日。

两个人出了门,走在大街上,于原什么话也没说,路青也只好保持沉默,那时候年纪还小,所以当路青发现今天于原并没有生日蛋糕以后,他手里的钱只能买一个最小的蛋糕,连蜡烛都没有,小说里电视剧里那种呼风唤雨的、动辄就是几千万的男主角当然是不会有这种窘迫的。可是十几岁的路青有。

那时候于原等在原地,看了看这个寒碜的蛋糕,觉得特别好笑,却又心里一酸。

“谢谢你。”

几天后,于原得到了那只她想要很久的钢笔,有人放在了她的笔盒里贴了张便签,上面画了个笑脸。

很久了,于原还是经常想起这件事情,那只钢笔并不是很贵,只是这座小城里没得买,要坐很久的车去别的地方,那天迟到了一节半课的路青在教室后面站了一上午,不过他的窘迫在她眼里都美化了几分。

“谢谢你。”

下课了,她走到他面前,路青愣了愣,他沉默了半响,然后说:

“跟我客气什么啊。”

她对他甜甜一笑。

初中结束后,路青搬家走了,他父母可能是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个儿子,不让他再寄人篱下。路青走那天,于原把他送上车,像个大人一样,告诉他千万别哭,以后还是可以再见面的。

可是于原把自己哭成了个泪人,弄的路青想笑,还要反过来笨手笨脚地安慰她。为什么会哭,于原自己也想不明白,她最好的朋友就是路青了,路青走了,她是不是就要孤独很多?

结果历史证明于原哭的那一场是白哭的,路青父母接他走了三个月,高中开学那一天上午,路青以优秀学生的身份站在主席台上演讲。

于原在下面本来昏昏欲睡,后来听到路青的名字一愣,想着是不是重名,抬头看向主席台,那个她很熟悉的少年,认真坚定的望着台下,镇定自如的演讲。

她第一次发现,那个只会跟在她身后的小男孩已经长这么高了,还是小麦色的皮肤,五官却越来越分明,剑一般的眉,星一般的眸,头发是打理过的,不再是原来的寸头,穿着黑白的校服站在主席台上,发言完毕对台下一笑,还是眯起的眼睛,上扬的嘴角带了几分张扬。

分明很熟悉,又渐渐陌生。这才三个月不见,于原想自己可能是第一次认识到自己发小的优秀,以全市前十的身份进入这所高中,家境优渥,还会很多种才艺,稍微一打扮也是人模狗样的,肯定有很多小姑娘喜欢。

那是于原第一次隐约感觉到了她和路青在渐行渐远。

开学典礼完毕以后,大家去公告栏看自己所在的班级,于原气冲冲地杀去找路青。在一群狐朋狗友之中肆意笑着的路青低头看见的就是于原气冲冲的叉腰:

“你怎么也在这里?”

路青揉了揉她的头发,反问:“我怎么就不能来了?这个学校花钱让我来,我为什么不来?”

于原先是震惊,于原再是错愕,于原最后沉默。

看着对方的表情越来越奇怪,路青认真的说:“其实还是我不想走,我爸妈最后同意我回来了。你那天不是哭的稀里哗啦的吗?说真的,我不想让你哭。”

“哦。”

于原红了脸,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转身走了。走得怎么都觉得不得劲,听到后面路青身边的人不怀好意的大笑时,于原逃似的跑了。

以后再在校园里遇见的时候,路青和于原打招呼,总觉得怪怪的,用别人的说法说就是,总有粉红色的泡泡。可是于原自己表示这不过是别人胡说八道罢了,她自己能够感觉到就是,她和路青之间多了几分尴尬。

就算还是一样看见了打招呼、一起回家、路青来自己家里蹭饭,有些东西变了就是变了。比如他再也不是她心中那个沉默的小破孩了,再不需要她为他做些什么。

初中是路青帮于原收情书,高中反过来了,不知多少小姑娘让于原帮忙递情书,大家都知道路青有个青梅竹马的发小于原,那些小姑娘一方面是想看看这个情敌,另一方面是想给于原一个下马威,于是都来了。

其实于原依旧很美,可是高中大家都渐渐长大了,爱美了,女孩子都开始心机的打扮、化妆,只有于原还傻乎乎的穿着一点没改过的宽大的校服,背着巨大的背包,梳着最简单的马尾辫。她还是好看,可是不会一眼就引人注目了。

高中没有人给于原情书了,她自己不知道,有个少年把所有给她的情书都扔了。现在的路青,也许可以做到一手遮天。

可是十几岁的男孩子,即便成长的像个大男孩了,在对待自己喜欢的人面前还是会傻里傻气、笨手笨脚、不知所措。

4

路青察觉到自己对于原的感情已经超出了普通的朋友,是在某一个晚上。

那天夜晚,下了晚自习,于原抱着一叠信封出了教室门,往楼梯口一站,抬头看着从楼上下来的一大群学生。

高中的人多,于原和路青基本不可能被分到一个班,路青的教室在她楼上,所以每天晚上于原都会在楼梯口等他。

那时候路青下来的都稍微晚一点,后来路青想,他其实没那么多事情耽误,也可以一下课就冲出去,只不过他愿意看见她像个小媳妇一样眼巴巴地盯着他下来,然后对他笑一笑。

于原爱笑,小时候养成的习惯,见了熟悉的人都是一个微微抿起嘴的笑脸。这笑脸在路青眼睛里尤为好看。

那天晚上,两个人晃荡在路灯下,影子很长,有些和夜幕融在一起,月亮很淡,星星满盏,身后的少女给了他很多封情书。

“很多小姑娘喜欢你,你就看看就好。”

少年很高,于原已经要抬起头才能看清路青的脸了。

路青的声音平平淡淡:“你帮我扔了不就行了。”

于原瞪了瞪眼睛,“那不行,你这样多伤人,人家虽然可能不是爱你爱的死去活来的,但怎么说都是心意,你这样就扔了,那些女孩子得多伤心啊。”

路青笑了,“于原,我这都是跟你学的,一了百了,多省事。”

于原又瞪了瞪眼,“什么叫和我学的,我哪做这种事情了?”

她一时不记得当初那封情书,可是他记得,不过路青没想再提,她忘了很多他们之间的事情,他却像个捡贝壳的人,追在她身后,一幕一幕都不肯随意丢弃。

“那些人挺烦的啊,如果那么多你都不认识的人给你写信,你有这个功夫一个一个去看吗?”

于原白了路青一眼,“我会看啊,高中以后,我就没收过情书了,现在想想,还是初中的人审美靠谱。”

“你想要情书啊?我给你写吧,从小到大,也就我最喜欢你了。”

路青那时想着很多以前的事情,心有所想,连想都没想就说了出来,不过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

这话怎么听怎么暧昧。

气氛一瞬间尴尬了不少,现在他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喜欢二字再也不会随便说出口了。

于原觉得自己不回答会很尴尬,于是白了路青一眼:“那是你,小青子,你是本宫看着长大的,我才不要你的情书。”

然后于原大大的眼睛里好像亮起了一道光,她的语气也变了,带着几分憧憬:“我想要李敖学长的情书。不不不,应该是我要给他写情书,就算没有情书,我也喜欢他。”

路青一瞬间皱了皱眉头,“李敖?高三那个?”

“对,就是上次升旗仪式代表发言的那个,物理奥赛一等奖,学习特别好,听说现在可以直接保送进清华。而且,他长的很高,又白白净净的,声音还特别好听。”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