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亲之再相亲

2019-08-14 15:04:55作者:鲤卉卉

爱情

1

清晨的阳光悄悄爬到床上,为粉红色的被单增添一抹暖色,女孩在睡梦中翻了个身,一室安静。

“欣欣!你怎么还不起床啊?都十点了!”紧接着门外传来“叩叩叩”的敲门声,“起床了!起床了!”

门外的声音依旧,显然是铁了心想让女孩起来。

“快点起来!再不起来我就进来了。”

“知道啦~妈!”女孩烦躁的应着,头却更往被单里缩。

没过多久,外面的声音又传来,这次声音明显夹杂着不耐,“起来没?!”

“起了。”女孩把头从被子里伸出来,打了个哈欠,眼泪在眼眶打转。“太困了,休息日也不让人睡个好觉,哈~”声音懒懒的。

早知道就不把她接来一起住了。

李欣一想到这个妈就头痛,每天说着说那,也不知道休息休息,她听着都累。

“起了。”欣妈正坐在沙发上,吃着葡萄,看年度婆媳大戏。

“嗯~”语气中明显的精神气不足,更是懒得回答,李欣慢慢挪到沙发,继续躺。

欣妈往嘴里喂一颗葡萄的间隙撇了自家女儿一眼,见她没形象地躺在沙发上,提高了声音说道,“才起又躺!早餐在桌上,自己吃去。”

“还吃什么早餐啊,等下都要吃午饭了。”

“你们现在年轻人就是不知道爱惜自己身子,到时候得胃病了痛死你。”电视中正放到恶毒婆婆赶自家儿媳出门,不由得又担心起自己的女儿,女儿这性子还真怕到时候处理不好婆媳关系,“记得今天下午的相亲,好好打扮打扮自己,对别人客气点,留个好印象。”

“妈~”李欣摆正了身子,“我和你说,别整这些,没用。”

“还说我整这些?!谁让我女儿不知道在大学好好抓住一个。现在还烦她老娘来了。”

“谁说我没抓住的?可是我抓不住啊。”声音渐渐低落,不再是那种吊儿郎当。

本来欣妈不在意女儿说了什么,电视正在精彩处,可是见女儿的神情,还是有些在意,“你说什么?”

“没什么,你看你的电视吧。”李欣继续她的不在乎之路,可是脑中有个身影一直挥不去,男人剑眉干净利落,一双桃花眼极具深情,略薄的嘴唇总是抿着,可是一笑却让人移不开眼,爽朗、大气,她还记得衣物之下那腹肌的触感,结实、有力。

后来,她把他弄丢了。

2

“李欣!能耐了啊!你这死丫头跑哪去了?”电话里的声音堪比狮吼,李欣觉得有点震耳,把手机稍微拿远了点。

“什么哪去了啊……”

“没哪去别人能打电话说没见到你?!”欣妈越想越气,自己的女儿怎么就不知道着急,今年都27了,再过两年就真的没人要了。

“我这工作室突然有事啊,急召我回去呢,这不,一忙我就忘记和李阿姨说一声了。”李阿姨就是介绍这次相亲的媒人,还说一看照片男方表示很满意。

“你不去就别答应嘛,干嘛骗阿姨?”好友陆离原本在家享受家庭欢乐时间,休息日,老公纪北辰也不要加班,儿子也从婆家接来,谁知道李欣打电话过来,一顿鬼哭狼嚎,最终表示自己孤家寡人,心灵空虚,世界灰暗,急需安慰……

李欣从早上想到那个人之后就一直不乐,人都不见了,还要折磨她!“我也没办法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妈那个脾气,知道我不想去相亲准上火,到时候不知道又要说什么。”

陆离心中其实是支持欣妈的做法的,可能就相到了呢?在者,她不想李欣一个人,感觉她心里苦,只得小心问,“那你之前相的都没看上?”

说到相亲对象李欣就想起上次相亲的那个对象了,简直就是一奇葩啊,“我上次那个相亲对象,长相我就不吐槽了,反正都是肥头大耳的,那肚子我还以为是有了呐。一来就给我摆谱,自己家怎么怎么有钱啊,上海几套房啊,几辆车啊,然后说,女人嘛,待在家里就好,你可以在家当富太太,只要生个儿子就好。呸!什么玩意儿!”

“走吧,不说了,请你喝星巴克去。”李欣挽着陆离手臂,顺带捏了捏,“行啊,姑娘,在家混得好啊,看这肉!”

“说什么呢?!”陆离脸上不自然的泛红,拍开李欣的手掩饰娇羞。

咖啡馆内飘香四溢,惹人沉醉。

陆离想着昨天老公说的事,一直在想要不要告诉李欣,她还拿不准李欣对那个人的态度。

“你怎么回事?心不在焉的?”

“啊?没事啊。”陆离报笑回李欣。

两人许久未见,之间有聊不完的话题,期间其乐融融,也都刻意避免了各自的雷区,都是成年人了,经历了社会的熏染,谁还能保持初心,问心无愧呢?

3

“还知道回来啊?”李欣关门声刚落下,还来不及换鞋,客厅便传来了自家妈妈的嘲讽。

李欣自顾换好了鞋,才笑回道,“不回来谁陪你?”

“我不要你陪,我是巴不得你出去约会呢!”说听到这就话不开心是假的,就算是女儿为了搪塞自己这么说,可是女儿这些年对自己确实尽心尽力,可是她还是想要女儿能找个人,爱着她,呵护她。

看着女儿一步一步朝自己走来,高挑、肤白、貌美,就是瘦了点,怎么就没个男朋友呢?“林阿姨说你今天有事就算了,但是也应该提前和她说一声,她好和别人打个招呼,不过还算好,对方表示理解,并表示可以再约,你阿姨问我明天你有没有空,我给答应了。”

李欣嘴型已经作出,还未出声便被打断,“你别给我说没空,明天你还是休息!”想了想又说,“没空也要空出来。”

李欣从冰箱拿了盒酸奶,进了自己房间,边走还边想,到底是什么刺激了她妈这次让她相亲的决心,之前也没这么坚决,自己随便说两句也就过去了,可是这次铁了心要她去。

李欣这次没敢再耍花招,下午准时到达。根据她妈妈说的话,搜索目标人物,角落,黑色卫衣,不戴眼镜,寸头……李欣扫了扫,确实有这么个人,端坐在那里,一只手随意的搭在桌面上,另一只手无聊的划着手机。

桌上放一杯凉白开,只是这个人太过于眼熟,只需从侧脸,那好不容易被她尘封的记忆破土而出,疯狂生长。她任不死心,觉得只是凑巧,相亲对象是谁都不可能是他,可是这里就他符合。

这边李欣还在乱着,心中想要走,可是脚却挪不动,连视线都没离开过那个人,那边似有所感看了过来,朝她勾了勾手,示意她过去。

既然躲不过,那就笑脸迎接。

李欣坐到了那个男人的对面,顺便点了杯咖啡,决定主动出击,不能坐以待毙,怎么着前任见面不能让人给看了笑话,心中还抓着那点情爱,“夏浦,什么时候回来的?”

“前不久。”男人润过了嗓子,声音低磁,无色无欲。

“约了人?”李欣心里下意识还是觉得他出现在这里应该只是巧合,不应该是他。

对面男人视线终于从手机上移开,按了锁屏,放下手机,一个“嗯”字从喉咙溢出,看着她,像是等待着她的反应。

李欣心里不知道是憋了一口气还是松了口气,在胸腔卡着,不上不下。不过表面功夫却是足足的,云淡风轻,“那就不打扰你了,刚好我还有点事,就先走了。”

“不是相亲吗?”这句话从男人口中飘出,明明是个问句,语气却是肯定句。

李欣伸手,准备离开,听到这句话手停顿在空中,然后慢慢收回来。“不是。”这下知道心中那团怒火了,不过还是要微笑,管它假不假,是笑就好。

“可是我是,说对象是李欣。”男人眼睛紧紧盯着李欣,不放过她一丝一毫的反应。

“啊,这样啊,好巧。”她故意装作不知,忽略话中的歧义,决不能让眼前这个男人得逞。她也耍了个小心机,说的隐晦,这个“好巧”没有明面说是相亲碰见了好巧还是好巧他的相亲对象也叫李欣。

4

“怎么样啊?”回来第一件事是喝水,还没喝完,欣妈开始了日常发问。

“妈~”她刚准备问怎么相亲对象是夏浦时,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本来这段恋爱就是在大学谈的,她也没和她妈妈说过,可是怎么就是他呢!“你别给我安排相亲了,都不合适!”

留着目瞪口呆的妈妈,进了房。

外面的欣妈还有点反应不过来,自己之前再怎么折腾,她女儿也没这般发气过啊,每次都是毫无感情的“不合适”、“看不上我”。

“喂,小李啊。”想了想她还是觉得打探打探情况,“欣欣的相亲对象怎么说啊?”

“他说咱欣欣很好啊,觉得可以再发展发展。”电话那边的红娘也是个人精,顺着欣妈的心意说,但是那个孩子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她当时打电话过去问的时候,那孩子说了“很好”,这意思不就是可以再发展发展嘛。

李欣进了房间便把自己埋在被窝里,夏浦的出现全乱了她的心智。

两人当时可以说是不欢而散,既不是别的情侣那样老死不相往来,也不是过往一切云淡风轻,两人分手后根本就没再见过面,他去追逐他的天空,她向往着风。

李欣这边正准备下班,手机提示微信有新消息,内心祈祷千万别是工作上的事。

“下班了吗?”

——来自夏浦的微信。

那次两人见面结束后,夏浦提出加个微信,方便联系。李欣内心吐槽并不想联系,但是面子还是要给的,想着过后几天就拉黑,不过这一忙也就忘记了。

其实不是忘记了,是自己刻意忘记,自己给自己留个借口,想心安理得留着他的微信。

手机还是聊天界面,没有新的消息进来,也没有消息发出去。

“欣姐,还不走啊?”

“马上就走了。”李欣回答新来的实习生,把手机放进包里,决定不去想其他的,安安心心下班,然后去点个火锅。

“李欣。”后面传来熟悉的声音,烟嗓,很是诱惑。

她朝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男人靠站在墙壁上,一手掐着烟,一手插裤兜,散发着强劲的气场,顺意却又不容忽视。

“你怎么在这儿?”李欣笑笑,算是打了招呼。

“等你。”男人碾灭了烟,朝她走来,落日西斜,余晖染上男人的眉眼,为他镀了层柔光。

“给你发消息了。”

“没看见。”李欣怎么能想到这人直接就在这儿,发个消息只是提醒她他的存在。

“嗯。”男人应了声就径直向前走去,见李欣还呆呆在后面没动静,有点暴躁,“傻站着干嘛,走了。”

上车了后夏浦一言不发,连个眼神也没给她,李欣安慰自己幸好分手了,要不然这冷脾气谁受得了。

“想吃什么?”旁边传来淡淡的声音,脾气好像压下去了。

“啊?”原本以为会一路无言,都做好了沉默到死,谁知道突然出声,撇了撇嘴,但碰到夏浦微眯的眼睛后,李欣马上端坐起来,也回过神来了,“火锅。”

——不吃白不吃。

两人中途吃得好好的,是的,好好的,点菜、洗杯、等菜、上菜、开吃,全程没有过多的交流。

“你不是不吃辣吗?”食欲熏心,吃得太满足了,李欣都忘记了此时两人尴尬的身份,本来一直刻意避着不谈及之前的事,自己干嘛嘴贱。

“还好,可以接受。”男人吃饭是斯文的,有条不絮,一点都不像特种部队训练出来的糙汉子。

在男人眼里是迁就,到了李欣这里就不一样了,这么多年过去了,人都变了,口味怎么可能还一样呢,自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5

从那天两人吃了饭后,就没再见过面,李欣微信也没收到他的消息,后来想了想觉得自己又自作多情了,别人请吃饭可能就是单纯的路过,然后现想着饭点了,顺道吃个饭。

“黄佳佳,你她妈是不是贱啊!”气急败坏的从会议室那边传来的。

“钟意,我叫你一声姐,并不代表任人拿捏。”

此时早有不怕死好热闹的人去观战了,会议室的门也早就被打开了,声音一字不落传了出来。

“好啊好啊!”钟意忍不住给她鼓掌,“我她妈带的好实习生原来演技这么好!”

“干什么呢!都不上班在这里干嘛!”老板一来,大家都乖乖回到岗位,继续手上的事,不过耳朵都竖的尖尖的。

“诶,你说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谁知道啊。”

“不过从没看见意姐发这么大火啊。”

“反正有戏看了。”有人在旁边凉凉的说,反正不殃及自己。

“姐~”李欣带的实习生有点被吓到了,连声音都是颤的,刚从象牙塔出来,眼中全是希翼,谁知道一来就碰见职场黑暗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