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游泳教练超帅(中)

2019-08-14 15:00:35作者:穗粤

爱情

谢师宴仍在继续,杜诗诗兴致缺缺,她盯着微信,想着江泳会不会给她发点什么。

对话框的消息还停留在昨晚,就这么几条短句被她来回翻了七八百次。

她频繁地进入江泳的朋友圈,看他转发的公众号的文章,多数是关于游泳以及他工作的游泳馆。

有几张图片是酒吧,应该是他朋友的店,连配文都懒得写,几个标点符号飘过。

杜诗诗反观同龄男生的朋友圈,炫游戏的,和女朋友约会的,日常唠嗑的,如果爱臭美还会有几张自拍。

这样看来,江泳真是神秘。

像是一本永远都读不完的书。

同学们轮流给老师敬茶,最后在圆桌旁大合影,谢师宴完美结束。

班长带着全班同学凑好的巨款去前台结账,他跟服务员说:“36号桌的。”

服务员头也不抬:“36号桌结过账了。”

班长一脸懵逼:“哈?”

他转过头,一眼就看到了黄毛。

黄毛是富二代,班长想最有可能是他结了账。

他问:“你付钱了?”

黄毛愣了一下,摇头。

服务员幽幽出声:“刚才救火那个帅哥帮你们结的。”

全班同学听完之后吵哄哄,各说各话。

杜诗诗扑到前台,伸手:“账单可以给我看看吗?”

服务员把一张纸递给她,她定情一看,这次谢师宴总共花费了将近2000块钱。

不是一个小数目呢。

黄毛嘿嘿笑:“早知道就说是我结的账,还能最后一次在你们面前出出风头。”

女生鄙夷地唏嘘了几声。

班长拿着钱不知道怎么办,想着让杜诗诗拿着还给江泳,但她提议把钱还给大家。

按江泳的性子,没有花出去的钱又拿回去的道理。

杜诗诗走出酒楼已是晚上。

七彩的霓虹灯照亮盛夏的星辰漫天,凉风习习,夹杂着虫鸣。

江泳双手环胸靠在车边,长身而立,正抽着烟,黑眸湛湛。

他见到杜诗诗走出来,微微侧了侧身子。

全班三十个人挤在门口,他们愣愣地看着江泳朝这个方向走来。

这个男人气场太强大,身后来回穿梭的车流,只能沦为他的背景。

他叼着烟,大掌盖在杜诗诗的头顶,“我送你回家。”

杜诗诗呆呆地看着他,扬起的脸庞上有一双明亮的眼睛。

在她印象中,江泳除了糙和特男人之外,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飘。

他就像风,虚无缥缈,你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更抓不住他。

所以她不会料到江泳会在楼下等着接自己回家。

每一个人都要找一个角落安居,而像江泳这般随心随遇的心也终会因某一个人而安定。

能使他尘埃落定的那个女孩,肯定很幸运。

杜诗诗这么想着,渐渐入神。

江泳无奈地揉揉鼻梁,上一次她这么发呆看着自己时就在刚才——下一秒,她狂流鼻血。

他吸了一口烟,道:“如果你想像乞丐一样坐公交车回家,我也没有什么意见。”

转身欲走。

杜诗诗拉好双肩包赶紧跟上,“等我!”

江泳目视前方,无声地笑了笑。

后面几十双眼睛看着他们远去。

杜诗诗第一次见到江泳的车,它是一辆银灰色的路虎。

不是小家子气的轿车,是很爷们的SUV。

灯光闪烁,烫出它流线型的车身。

杜诗诗绕着它转了好几圈。

她惊叹,“你居然有车呢!”

江泳在黑暗中翻了一个白眼。

杜诗诗不懂看车,但也知道路虎是一个价格不菲的牌子货。

江泳作为一个游泳教练,收入也不算特别高的样子,有那么拉风的车,杜诗诗也就下意识地惊叹。

她怕他误会什么,解释:“我一直觉得你去什么地方都可以游着去,不需要车。”

他口吻淡淡地,“我是人,不是船。”

江泳拉开后座的车门,“进去。”

杜诗诗蹦到副驾驶座,自己钻进车里,“我要坐前面。”

他吸了吸脸颊,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江泳拉开门坐进来,扭钥匙,挂挡,开车。

银灰色的路虎渐渐驶入车流,成为城市里荧光闪闪的一点。

杜诗诗:“教练,你好像还没有问我家在怎么去。”

他愣了一下。

“哦,对,怎么去?”

 她叽叽喳喳:“到第二个红绿灯时你开上高架桥到东晓西路的第五个出口之后左拐三条街见到一个24小时便利店,你停在那里就行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

“——所以你究竟住哪里?”

“保利红棉花园。”

他督她一眼,“直接说不就行了。”

“我怕你不识路。”

 “……我在这里住几百年了。”

“可你才26岁耶。”

“……”

主干道上,江泳单手抓方向盘,一只手伸出窗外弹烟蒂。

他目视前方,车子稳稳地上了高架桥。

有序的车流中,一辆颜色花里胡哨的QQ来回穿梭,不仅爱插队,还一路想超车。

不一会儿,QQ从杜诗诗的耳边滑翔而去,她目瞪口呆。

一辆破车居然开出了火箭登天般的速度。

杜诗诗指着QQ,“教练,我们超过它。”

“我是游泳教练,不是驾车教练。”

“你意思是你做不到?”

“有病,我单手抓方向盘都开得比它快。”

“那快点试试。”

江泳督她一眼,一只手的手肘撑在车窗边依然保持着夹烟的姿势,下一秒他狠狠地踩油门。

高架桥上,银灰色的路虎线路笔直,快如闪电。

眼见快要逼近QQ,杜诗诗余光看见方向盘一只手都没有。

——江泳他全撒手了!

只见他把烟摁灭在车载烟灰缸里,把烟蒂一扔,准确无误地投进与路虎持平的QQ车窗。

他对QQ车主说:“兄弟,以后别乱插队了。”

他又踩油门,路虎从别人眼里呼啸而过。

江泳把手搭方向盘上,“感觉怎么样?”

杜诗诗:“开心!”

游泳课还是要继续上的,杜诗诗最近来游泳馆特别勤,大上午就往水里泡。

江泳今天帮另一个教练代课,班里小孩平均年龄7岁。

休息时,小孩子整齐地在岸上坐着,稚嫩的小脸乖巧的很。

一个女孩指着杜诗诗问他:“为什么每次见那个姐姐老呆水里不上岸?”

江泳:“她以为自己是一条美人鱼。”

女孩说:“哥哥,我想跟那个姐姐玩。”

江泳突然严肃:“不能跟她在水里玩。”

女孩:“我不会溺水的,别担心我。”

江泳:“呵,没担心你。”

按游泳技术,第一个淹死的肯定是杜诗诗!

女孩问:“那个姐姐很蠢吗?”

穗粤
穗粤  VIP会员 沙雕少女,三流写手 微博:@穗粤你好 公众号:穗粤

我的游泳教练超帅(中)

我的游泳教练超帅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