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片星空和你

2019-08-14 13:01:33作者:沈霜降

那片星空和你

列车越过山岗,行于平地,穿过隧道。不断交换更迭的风景,越来越陌生的环境,肖瑜告诉自己,改变从此刻开始。

Ⅰ.

因为来得比早,学校还没有多少人。肖瑜一个人在校园里游荡。一边想着待会儿吃什么,一边又担心室友好不好相处。这里阳光很暖,没有被骄阳灼烧的感觉。肖瑜正享受着阳光的滋润,惬意的观光校园的美景。就在这时,身边刮起一阵怪风。肖瑜转过头,看见一个人正以光的速度前进!肖瑜的脑子以声的速度思考以及反射到语言,“哎!同学!你东西掉了!”

那人回头,看向肖瑜。在肖瑜看来那眼神简直就是想杀了她,她心里哆嗦,但表面无比的镇定。指了指地上的东西,说:“你看我干嘛?我又不是你掉的,喏,你的东西在那呢!”

那人像是终于反应过来,移开视线,弯腰捡起地上的东西。肖瑜松了口气,又忍不住心里咆哮:“我天!现在的人都那么不友好吗?动不动就眼神杀人?……”

看来这个不友好的人的确很忙,拾起他掉的东西,匆匆道了个谢,就又以光的速度走了。

肖瑜:“……”

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此事在肖瑜的脑子里也被以声的速度遗忘。

Ⅱ.

学校说正式开学前要交一幅近期的画作,而肖瑜的画都没带来,所以只能现在画了。

肖瑜无比郁闷的摆好画架,调好颜料,最后坐在画架前发呆。思路、灵感这东西有的时候它就如倾盆大雨一般汹涌,没有的时候露水般点点都没有。

“哈喽!我是谢琳,刚来报到,是你室友哦!”

“…………”你知不知道你打扰到我思路了!!!

“你好啊,我叫肖瑜。”

…………

谢琳绝对是个自来熟,啪啪啪就问了好多东西,肖瑜扶额。

“什么!还要交画!?”谢琳咆哮。

“嗯,不过还好了,还有一周时间。”肖瑜强作镇定。

“奈儿,你要帮我啊……”谢琳一脸可怜。

“……我都自身难保啊。”

“那我们一起努力!”

说完谢琳就拖着肖瑜往外走。

“不是,你你干嘛?”

“找灵感去,待在屋里是不会有出路的!”

…………

直到肖瑜坐到了餐厅里,看着薯片糕点一一摆到了桌面,才肯定了,想:“哪是找什么灵感,分明就是对面那妞饿了!”

“看着我干嘛?吃啊,我请客。”

“这就是你说的找灵感?”

“嗯哼,不知道美食是解放心灵的最好的途径吗?在享受美食的过程中会有无限可能……”谢琳天花乱坠的说着,好似真的一样。

肖瑜环顾四周,感觉这家餐厅的环境确实不错。今天阳光很好,她们坐在靠窗的位置,阳光刚好暖暖的照进来。整个餐厅装饰单一,色调有些沉寂,但总有一种静默的美。

谢琳果真是来找灵感的,在她与美食长达一小时的心灵交流下,最终决定以她的心灵之友为主题。

Ⅲ.

忙碌、混沌的一周啊。

谢琳简直是个麻烦精,真想不通她是怎么考上的美院,在艺考的时候竟然没把画桶撞翻。

“你再在宿舍瞎蹦,信不信我把你赶出去!”肖瑜冒火。

“好了好了,我会小心。”

肖瑜斜眼看她,表示不相信。

“看!我的美食记!是不是非常的有fell,有没有眼前一亮的感觉,有没有感觉到美食的灵魂,有没有……”

“有有有有有……”肖瑜没让她继续说下去,怕她的“有没有”如滔滔江水,一发不可收拾。

“真期待明天的见面会,据说会有学长来,之后他们还会给我们持续辅导呢!”谢琳一脸花痴。

“为什么是学长,不是老师?”难道这学校穷到没钱请老师,就找一些高年级的学生来充数?

“当然也有老师了,但你要知道美术是心灵艺术,于不同的阶级的人合作呢也许会碰撞出不一样的火花,会找到不一样的灵感呢。这也是美院的一大特色了,你竟然不知道。”

“……简直谬论。还有我是被保送,且免费就学的,确实不了解美院这奇怪的特色。”肖瑜扭过头,悻悻的说。

“…………”

美院只是M大的一个院系,而美术又分了好多种,肖瑜和谢琳所在的系这届新生还没到六十人,这次见面会也就只是这不到六十人的见面会了。

系里人数不多,但系主任似乎格外的热情,在台上津津乐道,奋慨诚词。同学们听得昏昏欲睡。

谢琳终于耐不住了,靠到肖瑜耳边说:“瑜儿,我出去透透气,散了叫我,咱一起去吃饭。”

“不是来看学长的吗?怎么学长没看到就走?”

“再不溜,我怕还没见到学长,我就先升天了。学长嘛,以后有的是机会。”

…………

系主任讲了一个半世纪的话,快两个世纪的时候终于讲完,而后似乎才想起来还要介绍来所谓辅导的学姐学长。

学姐学长不愧是比新生多混了几年,说话也是一套一套的,叫人“陶醉”。

最后一个学长介绍时,肖瑜才象征似的抬头,看了一眼,想“这人为何如此眼熟?”但在大脑迅速的搜索表示“查无此人”后,肖瑜果断放弃,“可能是长得帅的都一个样吧!”

“大家好,我叫顾宇,比你们高两级。以后我们可以一起探讨美术的世界。”发言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不做作。

整个见面会在这位顾学长简单的介绍后,终于结束!

给谢琳发完信息后就坐在原地等她。

“还没走吗?”

肖瑜吓了一跳,看清来人,迅速调整表情,非常有礼貌的对他微笑,说:“你好,顾学长。”

顾宇:“嗯,你不记得我了?”

肖瑜:“…………”

难道他不姓顾?还是说之前我们真的见过?没理由啊,按照我对好看的脸过目不忘的特能不因该不记得啊。……啊,还有一种可能会不记得,那就是我不小心得罪过的人,为求自保确实会选择性失忆。更不可能啊,我到学校还不到两周,确定没有招过除谢琳以外的任何人啊…………

肖瑜心中沸腾,表面只是一脸无辜的惊愕。

“啊,不记得了,不记得就不记得吧,反正不重要。”

嗯?怎么有一种我不记得了,是我的错的错觉?肖瑜尴尬的对这个怪学长笑了笑。

“对了,你叫什么?”

“肖瑜。”我一定是被套路了,都不知道我叫什么,还问我记不记得他!

“嗯,都这个点了,一起去吃饭吧?”

……果然。“不了,我等我朋友。”

“好吧,那我先走了,再见。”

微笑,“学长再见。”

Ⅳ.

真是想不明白,画画就画画啊,干嘛还要学那些乱七八糟的理论,发展啥的,头好疼!…………

对于谢琳一系列的抱怨,肖瑜表示早已习惯。

“哎哎哎,小鱼儿,你又出去采风?你都不用啃书本的吗?”

“嗯哼,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被保送。”肖瑜邪恶的笑,像是“略略略,就炫耀,气死你!”

肖瑜背着画架出门了。谢琳才想到:“难道她是因这些让人头疼的理论,才被保送的?难怪……”我没被保送!

肖瑜在学校的小湖边摆好画架,打算就在这消磨时光了。真好,有淡淡的阳光,风吹柳絮,虽以入秋,但风还是暖的。肖瑜不觉陷入沉思……

突然有一只爪子拍了一下肖瑜的头,“又在想什么呢?”

“哎,别老拍我头,会变傻的。”肖瑜回头看清来人,其实都不用回头看就知道是谁。“怎么,顾学长也来感受秋姑娘的热情?”

经过快一个月的接触,肖瑜和顾宇算是很熟了。其实肖瑜挺惊讶的,这学校的人都那么的自来熟,谢琳是,顾宇也是。

“是啊,在感受秋姑娘的时候,远远的又看到了一个发呆的姑娘。”顾宇看着肖瑜笑着说,眼里尽是温柔。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风是暖的,吹到脸上,肖瑜只觉得发热。

“那么美的风景,你画出来的总有一丝忧伤,孤独之感。”顾宇看着肖瑜的画缓缓道。

“……有吗?”

“其实我们都知道,像艺术这种东西,总能反应创作者的情绪,甚至性格观念,所谓艺术,也就是宣泄情绪的一种途径。音乐中的宣泄表现在抖动的音符,美术则是画纸上不同的色彩。每个人情绪的出口都会有所不同,那小瑜,你的情绪就是放在风中,让它自行消散吗?”顾宇指了指肖瑜画中被风吹动的柳絮,而这时又那么碰巧的吹起一阵风。

或许是被猜中了心里的想法感到尴尬,又或许真是觉得听到了什么笑话,肖瑜呵呵笑了两声,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顾宇却像是什么都没说过一样,转脸就对肖瑜笑着说:“不愧是公认的才女,构图和着色果然有特殊的见解!……哈哈哈”

肖瑜:“…………”

合着你刚刚在跟空气说话呢?!闹着玩吗?

“呵呵,学长你真幽默……”

一个人画画是画画,两个人画画还是画画,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一个人时,停笔只能发呆看风吹树叶,两个人时,抬头可以看见他。

Ⅴ.

学艺术类就是这样,总觉得空闲的时间很多。

对于像肖瑜和谢琳这样的大学生来说就更闲了,学校有如此多的社团、俱乐部她俩仿若无物,硬是不参加任何一个!看来她们对美术是真爱了,接受不了其他。

谢琳突然扔掉画笔,扭头对肖瑜说:“你有问题!”

肖瑜:“???”

谢琳可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又说:“哎算了,问你个问题。”

肖瑜觉得莫名其妙,看了她一眼示意她问。

“我看你手机里有很多关于星空的画,你很喜欢星空吧?但怎么从来没见你画过?”

沈霜降
沈霜降  VIP会员 还是小白鼠一枚哦

那片星空和你

像涟漪重逢又离去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