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这届织女仙也喜欢上了凡人

2019-08-14 11:03:11作者:谷凉

纯爱

新任织女仙最近很烦。

每天都在被各路神仙劝着一定要守住心性,不要偷偷下凡,即使下了凡也不要在野湖里洗澡,即使在野湖里洗澡也要守住了自己的衣服不要随便被凡人碰。

他也不知道为啥他一个男仙要下凡去野湖里洗个澡,还要仔细看着衣服。

是仙界的宫殿不够华丽,还是仙界的天池不够舒服。

为了躲避各方仙君的善意,于是他躲进了月老的宫殿里,月老宫的红线堆的到处都是,普通神仙不敢进月老宫,如果弄乱了红线,月老会打人的。

织女仙是负责织云彩的,谨慎心细,不会弄乱红线,月老很放心。

“月老,你说为什么每个神仙都担心我会下凡呢。”陆织滚好了一个毛线球递给月老。

“谁知道呢,或许是最近天下太平,他们没得事干吧,嗯……去那边再拿一捆过来继续滚,也有可能是几百年了织女星又开始亮了,他们想在新人面前刷刷存在感。”月老看着勤勤恳恳滚红线的织女说。

“可我只是个小神仙啊,又不是王母娘娘的儿子……”陆织很无奈。

“放心吧,你出去多转转,让他们每个仙都问一遍,他们放心了也就不会再继续问了。”月老看着陆织又开始滚毛线球的手,开心得说。

“那你自己滚红线吧,我走了。”

“……”

于是陆织把手里卷了一半的毛线球塞进月老手里,趁着月老岁数大反应慢,迅速离开了月老宫。

有看见他从月老宫出来的小仙立刻围了上去。

“陆织仙君,你可莫要……”

“莫要下凡是吧,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多谢仙君提醒了。”

一路上,陆织受到了多位仙君来自仙友的关爱,他均以点头微笑回应。

陆织回到织女宫后,捏了捏自己笑僵了的脸。估摸着要织云的时辰到了,陆织按照各方星君传来的讯息布了云彩。

在布云的一处,陆织俯瞰到了一片翠绿湖水,在阳光的映射下波光粼粼甚是好看!

陆织明白了仙君们说的话。

果然,在织女星比较容易看到漂亮且诱人的野湖,而且比起仙界的天池丝毫不逊色。

于是,陆织下凡了。

他幻化了一番,站在野湖边上欣赏着秀丽的风景,湖边绿柳茵茵,草木旺盛,偶有几朵嫩黄点缀在草丛上。

陆织看着秀丽的风景,心情大好。

湖水清澈,果然适合洗澡。

“噗通”陆织跳下了水,但是心里始终记着各位星君前辈的忠告,看好衣服。

于是,他没有脱衣服。

目睹了一切的馄饨摊小老板大喊:“救命啊!有人落水了!”

姜悻拖着陆织到船上时,陆织脑子里还是一片懵懵。

“这位兄台,你身体可有不适?”姜悻看着怀里面容姣好的男子。

“嗯……湖水很清并无……”陆织试图自己坐起来。

姜悻用手摸了一下陆织的额头,便吩咐划船的家丁:“先回府,再让人把薛郎中请过来。”

陆织被姜悻这么一挡,脑子又懵了。

衣服不能被凡人碰,他现在整个人被凡人抱在怀里,还被凡人摸了头,他是不是犯天条了。

完了,听说上一个织女仙犯天条可是被剔仙骨除仙格了。

陆织想着不禁哆嗦了一下,姜悻又紧了紧抱着陆织的胳膊。

陆织更忐忑了。

陆织喝了薛郎中开的药,在姜悻的第五次询问下,开口:“我真是神仙,天上的织女仙,织云彩的。”

说着,陆织用手比划了一下。

“哎呀,我现在没拿天上的织布机,不然我现在就给你织一坨。”

姜悻紧锁眉头,握住了陆织还悬在空中的手,久久无言。

天上一天,凡间一年。陆织下凡前已经织好了备用云彩并吩咐宫娥按照每日星君的指示布云,所以陆织并不着急回天庭。

他在姜府住了几天,和姜悻待在一起,大致明白了,姜家是书香门第官宦世家,祖上出了好几任知府,无奈到了姜府这辈人丁稀少且没几个文人,于是姜悻就被寄予众望。

可是姜悻不想读书做官,他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好友打算开一家布庄。

姜悻只想当个唯利是图的商人。

当姜悻说出自己的苦恼时,陆织很是支持。

“我会织布,我可以帮你啊。”

“……”

当陆织真的织出了比一等绣娘做工还好还漂亮的布匹时,姜悻也不管陆织是不是脑子进水坏掉了,他打算花大价钱雇陆织做工。

“我不要银子啊,你给我讲讲凡间的故事就行了,等我听够了我就走”

于是,姜悻便每天搜罗故事来讲给陆织听。

过了几年,姜悻的布庄生意越做越大,也请来了很多手艺好的绣娘,可是姜悻能找来的故事却越来越少了。

布庄不用陆织每天都做工,姜悻得了空便带着陆织游山玩水。

陆织觉得人间好玩极了,不想回天上去了。

做主要的是,他有点舍不得姜悻。

“姜悻,我要是回天庭了,你会想我吗?”陆织问姜悻。

“你要走了吗?”姜悻心里酸酸的。

“我们做仙的每天有好多活干呢,我留下的那些云彩快用完了,我要……”

“陆织,别走……”

姜悻把陆织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我……布庄挣了很多钱,我能带你去更多的地方玩,一辈子游山玩水……你别走……”

“你这是要娶我吗?”陆织想起了前几日看的画本,江秀才和狐狸精也是说了一辈子,然后他们就成亲了,在一个小破庙里。

姜悻把头埋在陆织的颈窝,过了一盏茶的时间,才说:“嗯,娶你,一辈子在一起。”

陆织享受了一会姜悻得拥抱,然后推开姜悻,捏了捏姜悻的手,又碰了碰姜悻的脸,思虑了良久,最后趴在姜悻肩上,用手挡着半张脸,用小到只有姜悻自己能听到的音量说:“那你等着我给你拿聘礼来。”

肩上失去了重量,环视一周,姜悻看不到了陆织。

陆织寻思着月老肯定是一早知道自己会和凡人结亲才没劝自己不要下凡,于是趁着月老不在,偷偷看了姻缘簿,找到系着自己和姜悻的红线后,便开心地在两个人的红线上又多绕了几圈,放到了姻缘树最高的枝丫上。

陆织又回到织女星一口吞了自己求了好几天太上老君才得的仙丹,气定神闲地溜达到了诛仙台,然后屏气一跃。

刚换岗的千里眼大喊:“救救救仙啊!!陆织星君跳诛仙台了!!”

陆织离开后,姜悻每日都像没气了一样坐在天仙湖旁边,幻想着陆织能够回来。

他看着远处有人很像陆织还一瘸一拐地朝他走过来……

“姜悻!!!你快看!看我!”陆织拖着快废了的身体朝姜悻大喊。

姜悻一下就清醒了过来,眼泪夺眶而出。

他跑过去抱住了陆织,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

“你……呜呜呜呜呜呜你回来了……天上的……嗝云彩怎么办啊啊啊啊啊我快……想死你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陆织拍着姜悻的后背,温柔地安慰:“我告老还乡啦,月老也会织布就让月老去织云彩吧,你快看看,我送你的聘礼。”

上仙陨落,十里血祭。红霞满天,映红了半个人间,凡人以天庭有喜,个个脸带笑意。

“很漂亮,是你织的吗?”姜悻用模糊的泪眼注视着天边。

“对呀,好看吧,其实是送给你一个人的,平白无故让那么多人看去……”

陆织擦了擦姜悻脸上未干的泪水。

“算了,就当……是全天下人都在为我们祝福吧。”

月老最近很烦,因为王母娘娘罚他知情不报替私自下凡的前任织女仙织云彩,可是织布机被陆织偷走了!好气啊!

做仙好难啊,要不是他一把老骨头了,不然他也想跳诛仙台去凡间。

可是去凡间哪有搓毛线、滚毛线球有趣呢,月老滚着毛线球想。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