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姐姐

2019-08-01 11:02:41作者:猫妃梦无痕

悬疑

“刘志军,出来一下。”

正在教室昏昏欲睡的志军突然听到班主任的声音,吓得赶紧跑出去,紧张的盯着班主任那张面孔,平时一脸严肃的班主任今天倒是和蔼可亲,莫非是幻觉?

“老师,我没有睡觉。”志军心虚的回答。

“我知道你没有睡觉,你妈妈来电话了,让你回家几天,家里有急事,你先回家吧,回头再补请假条。”班主任说完就催促他赶紧收拾东西回家。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班主任可是出了名的难说话,从来不让家长打电话请假,今天真是奇怪,不仅同意电话请假,还可以不写请假条。

志军回到寝室稍微收拾一下东西,背着黑色的书包就准备回家了,想想有大半个月没有回家了,家里会有什么事呢。

他从书包夹缝里掏出自己的手机,学校不让学生带手机,寝室连充电的地方都没有,手机早没有电了,幸好自己还有充电宝。

刚刚充上电打开手机,清脆的铃声就响了,志军一看是妈妈打来的电话,正好问一下妈妈家里到底出了什么事,这么着急的叫自己回家。

“志军,你赶紧回来吧,我给你买的下午的机票,你去北京看一下你姐姐,都一个多月了,电话也打不通,我和你爸爸没空过去,你过去看一下什么情况。”

“姐姐不是下个月要出国吗?电话怎么会打不通呢?她还要回来办签证的啊。”志军挂了电话就打车去车站。

爸爸妈妈常年忙着生意上的事,姐姐的陪伴才让他的童年不至于太过孤单,爸爸听说小县城的这所高中教育质量非常好,每年都有二三十个学生考上清华北大,所以不征求他的意见就把他送到这所寄宿学校,他反抗无效只好不情愿的来到这座落后的小县城。

志军匆匆忙忙的赶到家,家里依然没有人,自从他住校后,家里的保姆都被爸爸妈妈辞退了,他们整日忙着应酬、忙着生意,很少把心思放在姐弟俩身上。

门外响起喇叭声,志军低头看到爸爸的车停在大门口,司机正下车朝自己招手,志军只好匆匆收拾了几件干净的衣服就下楼了。

爸爸的司机把他送到登机口就走了,志军忐忑不安的盯着手机,电话无人接听,微信没有回复,姐姐的手机坏了?也不至于一个月不和家里联系啊。

上寄宿学校之前,志军和姐姐经常联系,可自从住校后志军再也不敢光明正大的玩手机了,竟不知爸爸妈妈已经一个多月没有和姐姐联系了。

姐姐之前给他发过自己的地址,还说等志军放暑假的时候去找她玩呢,想到这里志军赶紧查找聊天记录,幸好聊天记录还在。

志军下了飞机狂奔到路口打了个出租车,他报了姐姐的地址就一直不停的打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机械的女声一遍又一遍的响起,志军心乱如麻。

姐姐遗传了妈妈的基因,聪明漂亮,去年大学毕业直接签约了北京一家大公司,工作半年后她提出想去国外进修,她自己还申请到了美国一所大学的全额奖学金,本来定好下个月出国的她不知为何此时突然失去联系?

出租车将志军送到一所公寓前,这所公寓里面住的人很多,现在正是下班的高峰,一张张疲惫的面孔进入公寓。

志军没有钥匙,他焦急的向房东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以及姐弟俩的合影和聊天记录,房东依然有所怀疑。

“你姐姐的房租半个月前就到期了,我等了她半个月都没有等到她过来交房租,要不你补缴一下房租?反正你交了也一样,谁让你们是亲姐弟呢。”房东大妈一脸讪笑。

志军掏出手机付了房租,房东爽快的给了他钥匙,并表示他最近没有见过他姐姐。她拿着钥匙热情的把志军送到二楼。

“这就是你姐姐的房间,你自己进去吧。”房东说完就扭着肥硕的腰下楼了。

放下背包的志军打量着姐姐的房间,一室一厅一卫的房间非常温馨,但到处都是一层薄薄的灰尘,显然最近无人居住,阳台上的花因为缺水大部分已经死掉,只有一盆绿萝耷拉着叶子,像在无声的控诉。

志军找了一圈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信息,冰箱里的水果和一块牛肉早已坏掉,垃圾桶里的垃圾也放了很久,房间里散发着一股恶臭。

志军忍着恶心把冰箱和垃圾桶里的垃圾清理掉,冰箱整洁如新,垃圾桶也洗了几遍,可志军还是觉得屋子里臭气熏天,今天太累了明天再打扫卫生吧,志军想着就躺下睡着了。

早上起来志军感觉头晕乎乎的,梦里都是臭气熏天的,志军想姐姐那么爱干净的人怎么容忍家里变成垃圾场。

楼下有卖豆浆油条的小贩,志军跑下去吃了饭就去找房东了,“阿姨,我姐姐有没有和你说过自己去了哪里?”

“小伙子,我们只是房东,不管租客的私事,去哪里都是他们的自由啊。”

屋子里臭气熏天的,志军实在受不了这味道,还是收拾一下吧,想到这里,志军又开始动手拖地,收拾完毕还拿着姐姐的法国香水把屋子里喷了一遍。

“恩,好多了,这才是姐姐的风格。”志军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累死我了,姐姐回来非让她给我发个大红包不可。”

躺在床上的志军感觉刚刚消失的恶臭重新钻进自己的鼻孔,他站起来发现味道淡了许多,躺下的时候味道确实更重了,“难道是垫子发霉了?还是垫子下面有死老鼠?”

志军想着就把垫子抽下来,还是扛到楼下晒一晒吧,姐姐力气小肯定扛不动,所以垫子都有味道了。

但他费力把垫子扯下来后发现屋里更臭了,果然猜对了,下面肯定有死老鼠。

志军感觉自己太聪明了,姐姐肯定受不了这个味道,还好自己发现了。

啊!!!

志军一屁股坐在地上,全身发抖,他大声尖叫,连滚带爬的退到了门外。

房东听到尖叫声看了看监控,这个小伙子怎么滚在地上?

“我、我、我看到了个人。”志军感觉自己的舌头都打了结,上下牙齿不停的打架,早上吃的饭也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看到了个人有啥大惊小怪的,真是毛孩子,吓我一跳。”房东说着往屋里走,几秒后她尖叫着跑出来。

他在床下看到了个人,还是散发着恶臭的人,确切的说是个死去的女人,志军只看到女人的长发盖住了半个脸,就不敢再看第二眼了。

房东冲到自己的房间抓起电话就报了警,警察快速的赶过来了。

看到警察志军终于稍微有点清醒了,警察带着志军和房东进房间仔细查看这具尸体,志军再次尖叫起来。

这居然是自己最爱的姐姐,看着姐姐惨白的脸以及怒睁的双眼,他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

聪明漂亮、和蔼可亲的姐姐到底经历了什么?她才二十一岁,她马上要出国留学了,志军泣不成声,警察没办法询问更多,只好用志军手机联系了志军的爸妈。

爸妈终于有时间了,他们连夜坐飞机赶了过来,志军在屋子里就听到母亲的哀嚎,如果爸妈多关心一下姐姐,姐姐或许就不会遭此不测,志军看着母亲的眼泪陷入了沉思。

警察调取监控发现志娟最后一次出现刚好是半个月前,她和自己的男友王君浩手牵手一起走进公寓,而视频显示第二日王君浩一个人离开公寓,而志娟从那天起再也没有出来过。

很快王君浩被抓捕归案,志军紧紧握住颤抖的双手,他怕自己控制不住要打人,爸妈的情绪濒临崩溃的边缘。

“你这个畜生,你陪我女儿。”妈妈扑过来就要打王君浩。

“志娟要出国,我不想让她出国,我想和她结婚,我真的很爱她,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叔叔阿姨。”

眼前的王君浩高大帅气,可他为什么做出这样的事情?

“我是高中毕业,志娟大学毕业,我俩之间本就有一定鸿沟,可如今她要去国外,回来肯定会与我分手,我不想让她去,现在也挺好,我们俩可以一直在一起。”

志军忍不住冲上来对着他脑门就是一拳,他再也见不到姐姐了,即便王君浩被判处了死刑,缓刑一年,志军还是不甘心,他最爱的姐姐就这样孤独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