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马河凶杀案(3)

2019-08-13 19:51:52作者:冯尔摩斯

悬疑

我泰然自若地放下电话。

9

趁着天色未暗,我来到外面散步。

赵强被捕的消息令我彻底释然,我不再担心侄子会遭受怀疑。

此刻,充满我内心的是神经紧绷后的舒畅。尽管行动不便,可我不愿错过与大自然分享我大好心情的良机,于是我催促侄子跟我一起到外面走走。

我一瘸一拐地朝落马河走去,疯疯癫癫的侄子则在我面前跑动。

夜晚悄悄撒下了她的帷幔,使河畔笼罩在一片幽寂之中。地平线残留着的余晖给大地染上一层猩红,芦苇在微风中飘荡,河水淙淙流动。

“兔子,兔子……”侄子兴奋地追着奔跑的野兔。

我远远地望见河畔赵强夫妇搭设的帐篷,于是走过去。

帐篷还未拆,仍保留着案发时的样子。由于河畔的泥土很潮湿,因此到过这里的人的脚印都被保留了下来。

我低头注视着帐篷门前纷乱的脚印。

“兔子,兔子……”侄子的喊声从周围传来。

我绕到帐篷后侧,这里也有一串脚印,隐匿在苔藓之中,如果不仔细看很难发现。脚印从帐篷后侧延伸至河畔,而后拐了个弯,往旅馆的方向去了。

脚印很奇怪,只有一只脚,且是左脚。

这是凶手留下的。我很笃定。因为我记得那天发现尸体时没人到过帐篷后侧。警察也没发现它。

看来凶手把睡梦中的王丽拖出了帐篷,用木棍之类的东西击打她的头部,致其死亡;接着,凶手把尸体背上,来到河边,把它扔进河里,再悄悄地返回旅馆。

不过奇怪的是,脚印只有一只脚。

凶手难道只有一条腿?倘若是这样,那他的左腿一定十分强壮,否则难以支撑尸体的重量。

我打了个寒颤,将自己的脚印上去——

正好吻合。

我拎起拐杖,使劲朝地上挥舞着,苔藓被我击得四下飞溅。

手法如出一辙。

我想起了我的病症,那个挥之不去的阴影……

我恍然大悟。

我感到天旋地转,两眼一黑,栽倒在地。

这时,耳畔响起侄子亢奋的尖笑,看来是抓到兔子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