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马河凶杀案(2)

2019-08-13 19:51:52作者:冯尔摩斯

悬疑

“对,”他语气坚定,“让一个精神病人住在旅馆本身就是一件危险的事情,何况他还习惯在夜间活动。”

“那又如何?那是他的权利!”

“权利?”警察挑了挑眉毛,“杀人也是权利?”

“我侄子没有杀人!”我激动地一拍桌子,“人不是他杀的!他是无辜的!”

“这不是由你说了算的。”他保持着职业性的平静,生硬的态度令我顿感不悦。

“我很了解我侄子,他不会干出这种事情的!”

“精神病人的想法谁都不了解。他们是缺乏理性的,懂吗?”

“你不懂!”

警察斜睨了我一眼,“我们有心理医生,他们会主断的。”说着站起身,“好了,谈到为止。”

恐惧塞满我的胸腔,“你……你要去哪里?!”

“我们准备带他走一趟。”

“我侄子没有杀人!他是无辜的!赵强才是凶手……”我咆哮着撑起身,因失衡险些没站稳。

还没等我迈出一步,门就“砰”的一声关上了。

7

正当我祈求侄子安然无恙时,隔了一天,他就被警车送回了旅馆。

“刘警官,什么事?”应警察的要求,我走进了房间。

“请坐。”他颇为客气地为我拉开椅子。

“我侄子是无辜的吧?”我将拐杖搁到墙上,慢吞吞地坐下,满怀期待地望着他。

“嗯……目前尚未发现不利于他的证据。”

我松了口气,“我就说嘛,我侄子不会干那种事的——你们问他什么了?”我更关心他的遭遇。

警察耸耸肩,“你知道,无论我们问他什么,他都回答得驴头不对马嘴。他确实患有精神病。”

看得出,他很无奈。

“那没有办法……”我摊开手。

警察擤了口鼻涕,“就算人是他杀的,除非有直接证据,否则我们无法将他逮捕。”我正欲辩驳,他接着说:“最坏的情况,我们找到了不利于他的证据,证明他是凶手,法院也无法将他判刑啊!精神病人杀人是不负刑事责任的。”

不知为何我感到一丝侥幸,连忙从衣兜里掏出一根烟,递给他。

警察点上烟,沉醉在尼古丁的麻醉之中。“我上次听你说……‘赵强才是凶手’,这有什么依据吗?”他突然凝视着我。

我有一股豁然开朗的感觉,眨眨眼,说:“警官,我是这么推测的:冬季一般很少有人来度假,而他们却来了,说明赵强的动机成疑;加上这里地势偏僻,凶手作案时不会担心被人目睹,于是才放心作案。

我想赵强是为了谋杀他妻子才选择来此度假的——露营烧烤只是一个借口。他假意在旅馆留宿一晚,翌日便搬到了河边,此举不正是为了摸清旅馆的人数么?这些不起眼的细节正体现了他周密的谋划。

真正表明他谋杀手段的是接下来的举动:他与妻子搬到河边露营,是为了远离了我的视线。半夜,他爬起来将妻子杀死,然后将尸体扔进河里——这也是最稳妥、最不露痕迹的做法。

第二天,他假装发现河面的浮尸,并报警,在你们到来时装出一副悲痛欲绝的样子,想以此骗过你们的眼睛。整个过程都是他精心策划的,否则不可能有那么多巧合。”

警察深吸一口烟,缓缓地吐出来,“我们第一时间便对他进行了审讯,可是他却不承认。”

“是我也不会承认的。”

“你认为他杀死妻子的动机是什么?”

“这要看他妻子给他带来多重的灾难了。对于身不由己的丈夫而言,这不啻为一种解脱的方式。”

警察吐出一缕烟,凝视着烟雾徐徐上升。

8

一天后的傍晚。

电话响了。

“什么事,警官?”认出警察的声音后,我的心里“咯噔”一响。

“我们已经将赵强逮捕了。”

我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抑制住内心的激动,“你们找到证据了?!”

“是的。我们查到不久前他曾为妻子购买了保险,上面的签名不像是他妻子签的,更像是有人伪造的。我们询问了死者的家人,他们根本不知道有这回事。”

“他承认了?”

“他不得不承认。证据摆在那,百口莫辩。”

我松了口气,我的侄子没有嫌疑了!

“不过他一口咬定自己没有杀人。”警察说。

我的心又悬了起来,“为什么?”

“他承认自己来度假的目的是谋害妻子,骗取巨额保险,可是他打算到第三个晚上再动手,而不是第二个晚上。他声称有人在他之前把他妻子杀害了,自己顶多算是谋杀未遂。”

“真扯淡!”我说。

“是啊,一个谋杀犯总能编造出一些匪夷所思的借口,他们丰富的想象力常常给他们源源不断地输送灵感……”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