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二十四小时

2019-08-13 19:18:43作者:何三御

热腾腾香喷喷金灿灿的小油饼出锅了,咬一口,暖糯可口,撕着吃,外面酥脆鲜香,如果沾着老白糖吃,那就又是别有一番风味,这可把花子馋坏了,双手飞快舞动,一直往嘴里捣鼓,吃的花子的小肚子鼓鼓圆圆的,把自己撑得躺在那一动不动。

俗话说的好,人一吃饱了就容易犯困,花子躺在那里,懒洋洋的。没一会就睡着了,这也正合了祖母的意。

未时已到,祖母也犯困了,她在堂中古藤编制的摇椅上摇晃,不一会也进入了梦乡。

待她醒时,天已经有些昏暗了,祖母从家里祭祖神案上的香坛下拿出了一个有些年头的黑色小三角形布包,上面系着根红绳子。

祖母趁着花子熟睡悄悄的给花子戴在了脖子上。这是祖母去老街那边给花子求来的护身符。

不一会儿,花子醒了,祖母坐在一旁,用大蒲扇为花子扇着扇子,花子抱了抱祖母,笑的很开心,因为她觉得祖母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好动的天性驱使着花子要出去玩,祖母不准,说今天哪有什么小孩子出去玩啊,都在家里乖乖听话呢。花子听到院外有孩子们的嬉笑声,就说祖母都是骗人的。

祖母说道:“外面都是男孩子,女孩子家家玩什么嘞。”一提到男孩子,花子就更要吵着出去玩,因为在花子心里最讨厌这种男女不平等的对待,现在村里大部分人都是这种心理,重男轻女,这下花子可是来劲了,硬是哭闹不听,祖母见此,硬是狠了心把花子锁在后屋中。

今天是万万不能出去的。祖母内心想到:花子是在这鬼节前几天出生,为极阴极寒之质。古有云者:男子八字硬,女子八字柔,而在这中元期间,八字不硬者万万不可到处游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祖母想到这里,便觉得锁住花子为上。

花子哭的稀里哗啦,现在花子哭的可不是不能出去玩了,而是恐惧,她害怕一个人在封闭式,因为觉得没有人气,孤独。

花子找到米缸旁的千金顶砸门,但小孩子终究还是小孩子,那片门犹如困住野兽的钢笼,纹丝不动。

哭红了眼的花子发现有一处光亮,便是那土白墙上的小推窗,花子便偷偷的从那翻了出去。

申时已过了大半晌,花子是个小机灵,她绕后面小路去玩,因为她知道祖母现在肯定在门前大河那焚纸锭。祖母确实是在哪,刚开始焚的是祭祀给祖先,焚够了就开始沿着河边、沿路焚化,谓之“结鬼缘”。

这并不是真的要打交道,而是希望无鬼灾难,求平安。祖母更希望花子平安。花子则早就奔的欢快了,她来到了月树那边,那边有口井,但花子却未看过,只是之前见过一个老公公在哪提上过来水,那井居然还盖着盖子,这更是令人好奇,忍不住一探究竟。

不知不觉已经酉时了,花子将那木盖打开,不,准确说是推开,这个木盖竟然很沉,花子探者头望下去,只见如同一条黑不见底的甬道般,井边落了只糠几子(一种较大型的黄绿黑蜻蜓),花子便想抓来,可是一不留神,她掉下去了。

传出来的只有花子的叫声,啊啊啊~没有水声,仿佛黑洞下就只有丝丝涟漪。

花子害怕的不敢睁眼,但又仿佛没有难以呼吸的感觉,花子很纳闷,当她感觉着地的时候,睁开了眼睛,醒来一看,确实像熔岩洞一样的一座地下城,这实际上是座鬼城。

钟乳石的长年滴注凝结而成,五彩斑斓的冰晶石将溶洞照的光彩夺目,小小的花子更是被这美景吸引的两眼汪汪,现在已是迫不及待想要一探究竟,仿佛刚开始的害怕全然消失。

走出小道,一派繁华的景象映入眼帘,一群人,不是鬼,装扮与人无区别的鬼在牌九骰子桌前聚集的鬼,很是热闹,还在嚷嚷着押大押小,这是赌鬼。还有酒鬼,烟鬼,无眼鬼,大老官...

今天的鬼城万火通明,一年恐怕也只有一次吧。中元节这天是地官的生辰,所以才有了今日大赦之景,让这些鬼儿们能够享受享受。花子挤进去发现赌鬼们用来赌博的正是祖母叠的金船,金元宝,看来这是烧给鬼用的钱。

花子对这种大人们的事并不感兴趣,鬼城有四个区,每个区占地188亩,各有特色,花子这才来到的是第一个区-通区,通区大都是喝酒赌博之所,除了人多,声音洪亮热闹也没有什么,可能是花子觉得没有什么吧。

戌时了,接着往里面去,花子看见一个赌鬼抓着一个老妇人,花子见不得欺负老人之事,便前去推开他,只见这赌鬼双眼之中布满血丝,眉宇间充满了怒气,装扮污垢腌臜,突然这赌鬼抓住花子,邪魅一笑,道:“小鬼,有没有钱,拿点出来。”

花子害怕了,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赌鬼一脸不耐烦,甩开了花子,真是可叹一掷千金浑是胆,家无四壁不知贫,便摇摇晃晃离了去。

老妇人将花子扶了起来,说:“谢谢孩子了,奶奶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仓惶之间花子看清了这个老妇人,头上蒙了鲛绡,丝丝银发,半遮半掩,若隐若现,脸上条条皱文,好像一波三折的往事,身上着的是像异域风格的破袍子。

花子与老妇人来到了宵区,老妇人带着花子去了一所曲幽楼,这曲幽楼本是原先的地府官邸,后应地官发达了筑了所更好的。

老楼则便成为了一些手底下的鬼官的花天酒地,肆意乱为。老妇人把花子带到二楼千州屋,这是谈生意的地方,老妇人背着花子把花子卖了。

而此时的花子正在那吃着糕点,这糕点都是加了回魂草的,让鬼吃了会失去记忆,好为人所用。看来这阴府中与人间黑暗也毫无二致。老妇人收了钱财便一溜烟跑了。

花子在楼中未见到老妇人,便寻了起来,这时,鬼姬便一把抓起花子扔进地下暗格囚禁,鬼姬是一种无脸的鬼,通常按照等级不同佩戴不同的面具,花子哭了,害怕的哭了。今日鬼节,楼外楼中皆是欢天喜地,谁还曾知有这一隅之地。

正值亥时鬼姬又来了,这次来的鬼姬是桃花面具,充满着谄媚之意,她将花子卖了,卖给了一个穿着藏蓝色袍子的大老官,袖子上纹着金丝狮兽,有着一头如狮子一般狂野的头发,看起来让人心生敬畏。

大老官拉着花子上了灵轿,这灵轿与花轿不同,只是外形相似,这灵轿是幽蓝幽蓝的,无人无鬼做轿夫,悬浮于上,顶上有只狂狮,大老官对着花子说到:“你是我女儿,叫羽涅,一会就能见到你的母亲了。”花子点点头。花子失忆了吗?不,她可是个人呢,花子是想找机会逃跑。

灵轿浮在半空,花子说想吃下面卖的枣酥,大老官便运用魂力带着花子下去了,花子趁着大老官付钱时,跑进了人群,大老官这下是想寻也寻不到了,脚下散落了一地的枣酥,仿佛那地上一抹红散尽了期望。

大老官与妻子是殉情,死的时候也没有孩子,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能有个孩子,这样才好让提前进入轮回的妻子没有遗憾。花子跑到了一个人烟稀少的寒冷之境,往前望去只见一道深深的铁闸门,花子无奈又绝望,她只想回去,就算是被祖母关在屋子里面她也是情愿得。

突然,从四面八方传来阵阵撕吼声,还有阵阵阴风,浮岚四起……这是旦区的入关防卫机关,旦区与其它几区不同,此地为碧城,又号做一日达。

这是地府通往人间的唯一途径,因此是仙人们在此看守,防止鬼物们出入人间,也防止人类进入。

浮岚散去才看清是一群群的恶鬼,双眼像是猫灵石,发出冷色绿光,令人发止,如触电般抽出前行,越来越近,花子被包围了...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