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头,她不在了

2019-08-13 19:03:14作者:金高冷

爱情

1

今天绝对是陈肆最彷徨的一天,因为她在逛街的时候,遇见了一个男人,只看到一个背影,她就知道是他,一个陪伴了陈肆整个高中三年,也折磨了陈肆三年的男人,余萧。他回来了。

陈肆在人群中看直了眼,直到余萧回头,余萧一眼就看到了这个直勾勾看着他的姑娘,刚想朝她走过去,就看着小姑娘,拔腿就跑。

“我是能吃了你还是咋滴?以前八百米都没见你这么快!”余萧在后面小声嘀咕,又无可奈何的笑笑。“躲什么,马上会遇见的。”

陈肆直到跑到地下停车库才顿住脚步,在别人面前努力营造的高冷形象不复存在,陈肆从来没想过她会那么狼狈的奔跑在人群中,好像陈肆这辈子做的一切失态的事,都与余萧有关。

2

陈肆和余萧是发小,只有余萧记得是发小,陈肆根本不记。因为他们一起玩的时候,都停留在4岁以前。

以至于陈肆上小学时候,同桌凑过来跟她说“我哥们跟你是发小,他说你小时候可爱尿床了。”同桌笑趴在了桌子上。

“你哥们谁啊?这么诋毁我?”陈肆觉得略微丢人。

“余萧啊!就是内个脸像加菲猫,一笑露八颗牙,大酒窝内个,二班新转来内个。”同桌边比划边说。

“什么鱼萧猫萧的,我不认识!”陈肆转过身,刻意不理同桌,这就是诽谤!她心想。

等晚上放学,陈肆火急火燎赶回来,鞋都不顾脱推开家门就奔去厨房,“妈!你认识余萧吗?”陈肆拽住妈妈洗菜的手。

“余萧?有点印象……奥,就是内个小酒窝可深了内孩子,以前一来咱们家,就尿一床。”妈妈往围裙上抹了抹手上的水,就往屋里走,拿起相册“喏,就是这个孩子。”

“诶呀,妈,我今天跟我同桌说不认识他,你说他会不会伤心啊?”陈肆有些懊恼。

“一个大小伙子有什么伤心不伤心的,明天主动跟他说句话。”妈妈哄着自家女儿。“小伙子没那么小心眼的。”

巧的是,余萧就是这个小心眼的人,哥们下课跑过来跟他说,“人家都说不认识你,你还胡扯人家爱尿床。”陈肆的同桌刺激着余萧。这语气,这台词,让余萧有一种热脸贴冷屁股的感觉。

以至于余萧决定,整个小学也不再跟她说话了!哪怕第二天,陈肆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他也不理。

3

陈肆坐在车里,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她觉得自己很失败,明明自己没有亏心事,为什么要逃呢?或许在面对余萧的一切事情,自己都注定是姿态低的那一个。

以前是,现在仍然是。

上初中的时候,陈肆和余萧是隔壁班。余萧的班级出了名的闹腾,而陈肆年少轻狂,也跟着班里疯的女生玩。

所以两个人总会有交集。不是一起混在班级队伍里在学校走廊打水球,就是在冬天的雪地里一起撒野。

这天两个班一起上体育课,陈肆和朋友在塑胶跑道上散步,“duang…”一个天外飞球砸在了身旁朋友的脑门上,一下就是个红印子。

“喂!你们谁砸的,都不会道歉的吗?”陈肆一下就急了,站在跑道上大喊。

“对不起,对不起!”余萧边道歉边懊恼,怎么就砸偏了,这球明明就是奔着陈肆去的。

“对不起就完了?九十度鞠躬,道歉!”陈肆也是有逗逗余萧的心理,但她没想到,余萧真的九十度鞠躬,道歉,拿球,离开一气呵成。

陈肆看傻了眼,虽然余萧没说什么,但是陈肆缺感觉到了寒气。

果然,从第二天开始,余萧再也没出现在陈肆的视线范围内。

余萧开始只是想认回这个小时候一起玩的朋友,没想到这个朋友,接二连三的伤他自尊。

4

“邦邦邦…”一阵敲车窗的声音传过来,陈肆一抬头,余萧就站在自己车边。

陈肆降下车窗,冷冷的开口,“有事?”

“车坏了,送我一道!我家就在高中旁边。”余萧边说,边自然的拉开副驾驶的车门。

“余先生,我们很熟么?”陈肆不敢和他对视上,怕看到他的眼睛,她就不敢这么硬气的说话了。

“怎么不熟,我才26,我都认识你25年了。”余萧大有赖在这不走的架势。

陈肆也认命了,不再跟他废话,启动车往高中方向开。

余萧也知趣,既然人家都送他回家了,就不再说惹人嫌的话,闭目养神了一路。

给余萧送到地方,陈肆把车开到了他们的高中。

5

陈肆和余萧,高中依然是一个学校。不同的是,余萧长开了,个子也高了,人也变帅了。陈肆却惨了,青春期没绕过她,她开始飞速长胖,她的脸才成了加菲猫。

高中提倡学生全方位发展,让学生们在周四的下午自由参加社团活动。

陈肆从小就对科研感兴趣,于是她报名了实验社团,万万没想到,她居然在这个社团遇见了余萧。

余萧是跟着自己班主任参加社团的,因为班主任是实验社团发起人,大大小小的事自然是交给自己的学生了,于是余萧顺理成章的成了第一任社长。

余萧开始还是不搭理陈肆,但耐不住陈肆实在是太笨了,所有人的实验都能完成,甚至还有富余时间聊聊天。

而她,不弄坏他们的实验设备余萧就谢天谢地了。

余萧后来自然而然的和陈肆一组,说是一组,其实就是余萧做,陈肆看。倒也算是默契。

但是余萧还是憋着一股劲儿,就是不跟陈肆聊天,不管和别人笑的有多开心,面对陈肆的时候都是一张冰山脸。

余萧越这样,陈肆越内疚,每次社团活动,都要给余萧带点吃的,然后给余萧讲一礼拜攒下的所有笑话。

就这样持续了一年,一个礼拜见一面的日子,高二文理分班,俩人都学了理,还分到了一个班,同校这么多年,头一次一个班级。

座位老师是按成绩排序的,陈肆成绩还算不错,排在了第四排,余萧坐在她的斜后面。

陈肆换到了一个陌生的班级,她只认余萧,好像他就是她的一个靠山。

余萧还是不改初中皮惯了的性格,很快就和同学混熟了,打打闹闹。

而陈肆慢热,但是因为陈肆胖乎乎的,也总是乐呵呵的一脸的人畜无害,所以同学都对她不错,除了陈肆的后桌,也就是余萧同桌,武玉。

武玉个大美人儿,人长得精神又会说话,很讨男生喜欢,但是她只喜欢余萧。余萧也知道这点,从不点破。

陈肆上课时候经常被余萧揪着辫子拽过去,每次都是一句话“胖丫,有没有吃的,我饿了!”

而陈肆每次都能从书桌里掏出一堆吃的,已经习惯了,从社团就开始,准备好给余萧的吃的。

就连这武玉也嫉妒,在书桌里备了一大堆零食,就等着余萧饿,而余萧也给面子,从来不吃武玉的,只吃陈肆的。

但陈肆的低姿态,造就了越来越放肆的余萧。

“胖丫,吃的!”吃陈肆的,从来不嘴短。

“啊!余萧你有病啊!你扔的什么”陈肆感觉余萧经过的时候,往自己衣服里扔了什么东西,凉一条。

下雪天,自己去外面撒欢,还不忘带回来一团雪球扔进陈肆的衣服里。看着陈肆站起来上蹿下跳,余萧带头笑的最开心。

“胖丫,老师又留作业了,你懂吧!”英语作业本从来都是放在陈肆那里,有作业了都是陈肆写,为这,陈肆还练了两种英语笔体。

陈肆从上高二开始,就成了余萧的老妈子,余萧的一切脏活累活,什么值日啊,罚写啊,买饭,她都包了,别人问她图什么的时候,她说“减肥”。

但余萧也有对陈肆好的时候,比如别人背地里说陈肆的坏话,余萧总是会站出来帮她。

有一次跑操,陈肆胃疼没去,恰好遇见帮老师判卷回来的余萧,余萧拿起自己的保温杯,递给陈肆,让她去接点热水喝。

开始陈肆是为了“赎罪”,但是到后来,成了一种习惯,习惯纵容余萧的一切不合理行为。

余萧也能坦然接受,不拒绝,不回应。

俩人的相处模式明明就是主仆,但是在武玉的眼里,就是…调情?她觉得余萧眼瞎了,看上了这个胖子,一直暗暗找陈肆的麻烦。

不是今天往她书包里扔个虫子,就是明天用桌面夹她头发,而陈肆傻兮兮的还以为这些都是意外,后桌还是人美心善的。

直到有一天,陈肆挪凳子的时候,不小心重心不稳,往后一摔,把武玉的整个桌子都整倒了。

武玉回来看见一地的狼藉,不干了,大喊“你那么大坨,不会悠着点吗?整天挤我,嫉妒我瘦还是嫉妒我比你好看!”

陈肆一时间反应不过来,没想到后桌会说出这种话,湿红了眼眶,“对不起,我,我给你捡。”

“给我捡?掉地下我都不要了,你全给我赔新的!”武玉趾高气昂的说。

“够了吧,看她好说话就欺负她?”余萧刚回班就看见这样的场面,看着陈肆发抖的背影。

武玉看到余萧回来,为了保持形象也不多说话了,站着看陈肆蹲在她脚边给她捡东西。

余萧蹲下帮陈肆捡,嘴里的话却是对武玉说,“我们俩换座,你要是还不接受,你就跟她换,你去前面坐着去!”

武玉看见余萧这么维护陈肆,心里更是来气,默默的拿起手机,找校外认的哥哥,晚上来学校门口接她。

武玉和余萧到底换了座位,但是陈肆还是不敢把凳子靠在后面的桌子上。

余萧默默的把桌子往前移,陈肆也随着前移,余萧在挪,陈肆也跟着挪,挤死你个胖子,余萧心想。

晚上放学,武玉出门就看到了五彩斑斓头发的“哥哥”,抱着“哥哥”的胳膊就开始撒娇,面上是哄“哥哥”开心,其实眼睛一直盯着校门口,等着陈肆出来。

直到看到陈肆出门,武玉的小嘴撅起来了

吴凯吊儿郎当的问“怎么了?妹妹?”

“就是内个死胖子,今天欺负我了。”武玉做作的带着哭腔。

“敢欺负我妹妹,我去教育教育,你先回家。”吴凯自以为很帅的甩甩头发。

陈肆低着头,心里一直想着是不是今天自己做的太过分了,一边往公交站走。突然感觉自己撞到了什么。

“喂,你走路不看人,你瞎啊?还是眼睛胖没了?”吴凯站在陈肆面前,气势汹汹。

“你不会好好说话吗?”陈肆心里也有气,被他这么一说,气全撒在吴凯身上了。

“胖丫,你咋这么长时间不来。”是余萧。

其实余萧和陈肆每天都坐一趟公交,只不过放学不一起走,今天余萧看陈肆这么长时间没来,心里也担心,就原路返回来找她。

远远就看见陈肆和一个五彩毛的男的站在一起,隐约听见陈肆在喊什么。原来她还是会反抗的嘛。

余萧一说话,吴凯回过头,发现这不是自己小学同学嘛!

“你怎么在这啊?”余萧也很长时间没看过吴凯了。

“我这不来找这个胖子麻烦的吗?”吴凯从小就不会说谎。

“武玉让你来的?”余萧一下子就看出来端倪。他早就知道武玉对陈肆不善。

“诶呀,都是误会一场,走啊,请你们喝饮料”吴凯转移话题。

晚上回家,余萧给陈肆打了个电话,不等她说话,他就一顿教育“我说你会不会反抗?我的人只有我能欺负!”然后就把电话挂了,虽然语气很冲,但是陈肆心里却暖暖的。

经过这一场闹腾,陈肆终于看出武玉是什么人了,上学也能躲她多远就躲多远。

而武玉也没再找过她麻烦,原因是,余萧找了个小女朋友,天天带回班级秀恩爱。

余萧谈恋爱,陈肆刻意和他拉开距离,也清闲了不少,但是她并没有感觉到快乐,总觉得缺点什么。

很长时间没有交流,最大的沟通可能也就是余萧踹陈肆的凳子借笔。

6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