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小姐的未消良辰(3)

2019-08-13 15:04:39作者:flower有时候

爱情

田小姐哭了,哭得无声无息。

这段时间只有她自己知道过得有多辛苦,再多的倔强此刻也该被溶解了吧,管他原本喜欢的是谁呢,这一刻他在她身边不就够了吗?她都成了这个样子,她还能奢求什么呢?他带她回他生活的地方,将她安置在哪里,每天又恢复成了在医院的日子,不过地址从医院变成了他家。

直到她生日那天,她还亲手做了蛋糕给她,一切仿佛都快变成最好的样子,她的身体也渐渐恢复现在早就已经可以用假肢行走且要是不加以注意,别人都不会察觉她是个断了右腿的人。

他们提前计划好要做的事,先是看了一个电影,在去林梓定好的餐厅,一路上田小姐都拒绝他的搀扶,拒绝他的一点点帮助。

她的倔强,他理解。

她想要这样做,那他便一直在她身边,他知道她心里介意的是什么,但他也想告诉她就算她永远不会走路,不能像正常人陪着他,他也不介意。

吃完饭他们并肩走在街上,昏黄的路灯将两人的影子拉长,再缩短,田小姐就着他影子走过的痕迹踩着。

“我这次真的要离开了。”田小姐说。

林梓脚步顿了一下:“远吗?”

“不算太远,嗯,要是你想我的话,还是可以见得到的。”田小姐边说边笑,那笑意却并未传达眼底。

“只不过你应该巴不得我快走吧,毕竟……麻烦了你这么久。”

从前跟他走只觉得这条路太短,这一刻她却嫌这条路太长。

“还回来吗?”他问。

她偷偷看了他一眼,却在他就要转过头时又低了下去。

“这段时间谢谢你,谢谢你的照顾,我们……以后不会再见了吧。”她直接越过他的问话,自顾自地说道。

终于到了她离开的那天,林梓难得提早下班见了她一面。他回来的时候她正在把东西往车上拿,他看着她,她也看着他。

自那天她说完她要离开的那天起,他们就像是在逃避对方,准确的说是他在避着她。直到司机不耐地按了声鸣笛。

他才说:“留下吧,嫁给我。”

田小姐握住车门的手指紧了紧,林梓看着她的背影,下一秒她还是打开车门上了车,动作一气呵成,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哪怕再慢一秒她也会忍不住回头。

“开车。”

她不是没有想过留下来,留在他身边,但如今这样的她如何配得上他,再说她心里明明再清楚不过他对她的好到底是因为什么。

6

“你为什么不留下来呢?”我问。

她明明可以有机会跟他在一起的,田小姐说到“不配”,这个世界上又有几对是真的相配的呢,这个理由根本不足以让她离开他,更何况是像她这样的人。

田小姐笑了一下:“能不能给我做杯蓝山?”

“当然可以。”

我起身去吧台,田小姐则将视线转向了窗外。其实她在离开前去见过一个人,一个她既陌生又熟悉的人,熟悉是因为在林梓的家里见过她的照片,陌生是因为这是她第一次见到本人。

层层叠叠的黑夜将这座城市笼罩,星星们也就此下落不明,晚风丝丝缕缕撩起田小姐的头发,我不知道她这一刻的沉默是什么,只是看着田小姐我会莫名想到一个人,就是送我那句字牌的人。

我摇了一下头,他怎么可能跟田小姐有关系,毕竟相隔那么远,再说怎么想也八竿子打不到的人。

“田小姐你要的咖啡。”我将做好的咖啡放在她面前,田小姐微笑着接过。

“其实实不相瞒,我看见你不知道为什么总会想起一个人,他也是个古怪的人呢。”田小姐闻言,正要入口的咖啡不由得顿了一下,神色却并无常。

“我小的时候跟他有过几面之缘,长大之后便无缘相见了,可就在我要来这里开店的时候,他不知从哪里得知,硬是让人带来了门口的那句话,让我要写在门口。”

田小姐听到这里,咖啡总算得以入口。

“算起来,他现在也该是跟田小姐差不多的年纪了。”我故作感叹的叹了口气。

“哦?那可真的巧了。”田小姐继续喝了口咖啡,目光偏移,似在想什么。

我看着她,突然想起了什么,我一下子从椅子上腾起来,我记得那个人当初让人托给我这句话时,还附带了一张照片,晃晃一眼,只记得是个长得还算漂亮的女子,我翻开很久不曾打开过的柜子,我来这里已经快两年了,这个柜子从那时就被我遗忘在这,我拿出来吹开上面的一层灰,再将它拿到田小姐的面前。

“我这有位故人放在这里的盒子,要是田小姐感兴趣的话不妨打开看看。”

田小姐依言放下杯子,接过盒子。

她虽然在极力掩饰,可我还是发现她轻微颤抖地手指。直到打开盒子的那一刻,我才再次看清照片里的人,眉目清秀,脸上的笑意可见,微风将她喜欢的薄纱红裙撩起,背后则是我也熟悉的广场。

田小姐将照片取出来,手指不由自主地掩住了嘴,在她看见这张照片的几乎同一时间落下眼泪来。

“他还好吗?”田小姐问。

我摇摇头。

“不好。”

田小姐哭得泣不成声,手上的照片被她捏在手心,她都不知道他哪里来的照片,她还能记起那件衣服,大概是在她出院的第二年,他送给她的礼物。

照片翻过去还有一行字:田辰辰小姐,你若是未消,我便许你良辰。

心里突如其来的百感交集,就在一周前我接到家里传来的消息,说他去世了,当然我最后也没有告诉田小姐。

7

田小姐离开的那天,我正在擦拭门口的那张字牌,突然收到一条短信,来自一个陌生人的号码。

她说:“感情里最怕不和时宜的相遇,我跟他就是,当初固执地追求他心里的一寸之地,却不曾想会这样错过一生,我一直以为他爱的是她,对我不过是一时的同情,可我忘了同情也是需要情的,我逃离,我不舍,但又执意不肯回头,导致我们会错过这么久,可惜时光不可回首这半生的遗憾终于在你这里得解,谢谢你,林悔。你虽然不曾说过你的名字,但我也猜到了个大概,替我向你妈妈问好。”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