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小姐的未消良辰(2)

2019-08-13 15:04:39作者:flower有时候

爱情

4

从车站离开,田小姐确实以为再也不会见到他了。

可就在那年恰逢公司裁员,她为了可以留下来竟主动揽下了去非洲支教,结果因为水土不服每天上吐下泻。

直到一次她的腿竟整整肿了半月,她刚开始以为这也不过是跟之前一样的,不过几天就可痊愈,可没想到最后因为当地医疗条件有限又无法得到最佳的治疗,导致严重感染……我注意到她的目光落在她右腿上的目光突然变得黯然。

她说到这里,我不由得想起从第一天见她她便穿的是长裙,她感受到我的目光,也看了眼自己的腿。

“我的右腿截肢过。”她淡淡的开口。

我用手捂住差点叫出声的嘴。“我竟从未发现过。”

“我是不是练习得非常好?”口气里还有她持有一丝骄傲。

我还未从惊讶里回过神来便边点头边回答:“非常好!”

“这还得感谢一位医生,当时实在是没有办法,我只得提前结束支教任务,只不过还是被耽搁了……”

田小姐直接从非洲被接回,再直接被送到医院,当时她的意识已经变得很差,模糊间她听见医生说:“为什么现在才送来,这条腿恐怕是保不住了。”

她想睁眼,她想挣扎,她想告诉医生要是没有腿那她也情愿不要这条命了,可是任她如何也没用,眼皮重得睁不开,四肢浮肿无力,她也只有眼泪可以控诉,后来听别人说她的眼泪湿了医院两个枕头。

待她醒过来她第一眼看的就是自己的腿,空荡荡地裤管证明了当时她模糊听见的不是梦,就在她看着自己裤腿发呆失神时,正好医生进来,他目光里闪过一抹别样的情绪。

“还好吗?”他的声线很好听,很温柔甚至温柔得有些过分。

她不答。

然后他便像例行公事一样为她检查了一遍,她以为他检查完了便会离开,却没想到他竟坐了下来,就近拉的椅子坐在她床边,她一动不动,他也一动不动。

她注意到他脖子处一根红线,而他弯下腰刚好露出了里面的玉佛。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开口:“还记得我吗?田小姐。”

她这才转头看了他一眼,声音冷淡:“我们认识吗?”

他蹙眉:“不记得没关系,毕竟你将我忘了也是人之常情。”

“你为什么要救我,为什么不让我死了。”她的情绪突然有些失控,“我问你为什么要救我!”

他也不恼:“田小姐,死对于你来说很容易,但对于想活的人来说却是羡慕你的。”

田小姐吸了一口气,最后还是忍不住哭出声:“但是你知道知道我现在活得比死难受。”

“但至少还活着,不是吗?”他看着她,看着她挣扎,看着她难过,这是他第二次在一个人身上感到无能无力。

田小姐只是将头埋进被子里,他知道她在哭,他没有安慰她,只是在她哭累了才将她从被子里解救出来,他看着她面色苍白的样子心里莫名有些心疼,那双常年只拿手术刀的手指轻轻微微颤抖着拂开她额前的碎发,他说:“我会陪着你的,一直陪着你,直到你好了为止,就像当时你没有任何犹豫听我讲那个故事一样,好不好……”

田小姐没有回答。

可就在他关上门时她的眼泪也再次落下来,其实她早就知道是他,但她一点也不想要这样的重逢,一点也不想。

她这里没有亲人,她也没打算告诉他们,于是照顾她的人自然落在了他身上,刚开始她还抗拒,后来竟也渐渐习惯了,每天的一日三餐一餐不落再加上每天的康复运动他也时时陪护。

“你们做医生的都很闲吗?”在公园里,她终于忍不住开口问他。

要是早知道做医生这么好玩,她当初就不当老师了,也去做医生了。

他笑而不答。

直到有天她半夜睡不着在医院里闲逛,无意走到他办公室,只因别的地方的灯都息了,独独他的还亮着,才发现他每天都是等她睡着了才开始工作,怪不得这段时间她觉得他瘦了。

她看着他蹙眉,按太阳穴,似乎已经疲惫至极的样子,心里徒然腾起一股别样的情绪,他其实根本不用这样做的,他根本不欠她什么。

忘了怎么回的病房,不过从第二日起她又开始抗拒他。

他给她的饭她暗自扔掉,他陪她做康复她也不理,他说要带她出去走走她也说不需要……

“你到底怎么了?”

“我要走了。”田小姐面无表情的回答。他先是楞了一下:“去哪?”

“回家。”

5

“你真的回去了吗?”我问。

“没有。”田小姐如是回答。

我皱了一下眉:“那你为什么要骗他呢?”

田小姐先是叹了一口气,才说:“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对你好的,就算是没有所图,也会事出有因。”

那段时间她过得非常差劲,换了家医院本打算继续疗养,她是不会这副样子回去的,至少要学会用假肢走路。

一次次地跌倒,再一次次地爬起来,但为了可以快点恢复她更是无时无刻不在练习,但操之过急的结果就是适得其反。

等林梓找到她时已经是两个月之后了,那天她正在练习如何扔掉手杖走路,他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最后重心失控她一下子没有控制好眼看就要摔在地上,还好他手疾眼快地扶了她一把。

“你不是回家了吗?”

要不是眼前人太过真实,他都以为是假的,他那天亲自送她上的车,而且是等车走了他才离开的,她是如何瞒了他那么久,他这次是真的有些恼了。

待田小姐反应过来,她早已被他揽进怀里,那怀抱温暖异常夹杂着这些日日夜夜以来被他刻意忽略的情愫,她听见他叹了口气,气息绵长却有些不稳。她脑子空白了一下,又听见他说:“辰辰,别离开我了,好吗?”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