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小姐的未消良辰

2019-08-13 15:04:39作者:flower有时候

爱情

1

“很多相爱的人最后都没在一起,这个世界上那么多合适的人,世人为什么还要去找那个让自己受苦的人。”田小姐喝了口咖啡,义正言辞地道。

窗外华灯初上,偶尔会有车灯的光透过玻璃打过来,正好看见田小姐微眯着眼睛,她似在享受,又像是在回味咖啡因带给她的迷醉,光晕在她历经风霜的脸上流转,最后消失。

蓝山咖啡味苦回甘,苦涩带有醇香,香甜又带有回味,一杯蓝山,半杯奶油,一勺糖便是她的标配,她一直是我最古怪的顾客,也是我见过最奇怪的老太太。

白瓷杯被她握在手里,纤细洁白的手指简直令我也心生羡慕,可她却告诉我,她最不喜欢的便是她的这双手,只因她曾拒绝了她这一生唯一肯为她戴上戒指的人。

我不由得在心里唏嘘,但也并未打断她,这是她第一次在我面前提起她的爱情,从我开这家店时她就是这里的常客,她会在每晚七点左右出现,然后选择她常坐的位置,一坐就是两三个小时。

她是个孤独的老太太,我这样想。

“林小姐,你有过遗憾吗?”田小姐突然开口,声音里带着我不曾听过的落寞。我正在擦白瓷杯地动作一顿,不知为何这句话像是一根刺一样刺痛我。

“有吧。”

“那没有想过挽回吗?”她不知何时低下头,手指轻动沿着白瓷杯的杯沿划过,动作缓慢。

我笑笑:“没有,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好了。”因为再没有比我清楚挽回遗憾有多难。

她喝了口咖啡,继续说:“但我还是觉得人这一生应该少留遗憾,就算是为了这只有一次的一生。”

我认真想了一下。“也许吧。”突然像是想到什么,又问:“那田小姐有遗憾吗?”

“有啊。”

“愿意给我讲讲吗?”我放下手上的最后一个瓷杯,不知道为什么,从我见她第一面起就对她有种莫名地熟悉感。

她笑笑:“你要是愿意听,我自然愿意讲的,不得不说我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你。”

2

我重新替田小姐添了一杯,再给自己倒上一杯,她说:“我那天如果早一点走,这个遗憾也许就没有了。”

她临时决定要走,在车票紧张地情况下那天她只好买了张站票。田小姐跟我说她十七岁时曾被母亲赶出家门,所以她对她的家乡是没有多大感情的,但是真的离开还是不免有些近乡情怯。只因小时候她对家的记忆早已飘远融进了远处的山川河流里,如今再次靠近,那些伤口非但没有随着时间消失,反而越来越深。

可就在那一刻,她偶然回过头发现还有一跟她一样的倒霉蛋。

大概也是因为跟她一样总是想抱着侥幸心理,却没有买到票。

她说他身材修长,就那样靠在车壁上,两眼聚焦分离,她本来只是随意地瞥了一眼,可不巧的是他也正好看向她,田小姐楞了一下,反应过来还是微笑着对他点了一下头,并说了声:“你好。”

“你可以给我张纸巾吗?”一个声音打断她的思绪。

她顺着他的视线落在自己的手上,她微笑:“当然可以。”

她抽出一张今天为了换零钱而买的一包纸巾,然后听见他轻声说了声:“谢谢。”

田小姐点了一下头,算是回应,然后就看见男生从怀里拿出一块玉佛,他先小心翼翼地擦拭了一遍晶莹剔透的佛身,擦完之后他便把玉佛握在手心,放在胸口处。

列车还在行驶,她看着稀薄的阳光透过车窗,落在他干净的脸上,长长的睫毛形成一条条斜影,他的五官很好,高挺的鼻梁,还有那双带着忧郁的眼睛,说起忧郁的眼睛,她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看得入神,以至于当他抬起头看向她的时候,她都没有一瞬间反应过来。

心口就在那一刻‘咯噔’了一下。

那个男生抬起头,正好撞上她的视线,那块玉佛不知何时已经被他装进衬衣口袋。

“你会不会觉得奇怪?”他放好后,对她说。

田小姐看了眼四周,他是在跟她说话吗?片刻之后才摇头回答了一句:“不会。”

他看上去有些疲惫,但还是对她笑了一下。“其实,那是我女朋友的,这是她留给我的最后一件东西。”

“你很爱她?”

“嗯,很爱。”他额头微低,回答简单明了。

“你……女朋友……”

“她离开了。”

“那为什么在她离开的时候不留住她呢?”

他目光暗淡了一下,说:“她死了。”

田小姐愣了一下。然后他们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再说话,简短的交谈,她大概了解到他是一个不愿多跟陌生人说话的人,他之所以会主动开口,大约也是那张纸巾的作用。他们还是有些视线交流,但也只是仓促地匆匆撇过。

列车还在行驶,小小的车窗外,再美妙的风景也仿佛只是走马观花,田小姐当时在想什么她也忘了。

“你想听个故事吗?我从来没有跟别人说起过得故事。”不知过了多久,他再次主动开口。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见到你,我就想把心里尘封已久的东西说一下。”他有些羞涩得摸了一下头。

“我都不知我是这样一个人,不过你说,我会很乐意听。”田小姐笑起来眉眼弯弯,嘴角裂开刚好的弧度,不得不说,他刚才的那句话令她很开心,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让人想要倾吐为快的。

他也不自觉地嘴角微勾:“其实你是我第一个愿意主动提起她的人。”她这才意识到他要说的是谁。

“我也是第一次遇见一个男生愿意在一个陌生女生面前主动提前女朋友的人。”

故事要从二零一二年开始。

他说:“我们是通过朋友认识的,第一次见她我就觉得她是个跟我完全不一样的人。”

他问她:“你知道那种感受吗?就是她跟你认识的所有女孩子都不一样,她可能只存在于别人的故事,但是有一天那个人却真的站在你的面前。”

田小姐点了一下头。

“她不拘小节,个性大胆,但又时而温柔可人……有些东西我都有些自愧不如。但是我们相处得一直很好,虽然性情方面有些出入……”

“那你们是怎样在一起的呢?”田小姐忍不住开口问道。

“在我们相识一百天后就相约去西藏,自驾去的,本来已经做好了所有准备,但是唯独算漏了高原反应这件事,一路上我们因此疲惫不堪,特别是我,吃什么吐什么,一度需要氧气来维持呼吸,可她却像个没事人一样,除了脸色有些苍白,那一刻我才打心里佩服眼前的这个女生。”他的口气其中也不失佩服。

田小姐仔细听着,中途喝了口水。

“你知道倒霉这种事是不可能只发生一件的,一旦发生它肯定会接二连三的来。走到中途汽车就抛锚了,我们被困在了那里,那时离我们的目的地还有几千公里,我大概只能用荒无人烟来形容。可最大难题还不是这个,而是食物,我们的食物有限,本来应该是够的,可中途她为了顾及我耽搁了几日。”他说到这里,面露自责。“我就那样看着她日渐消瘦,我第一次觉得自己是个没用的人。”

“你不该这样想,有你在或许才是她坚持下去的勇气。”田小姐拍了一下他的肩。

他记得他们出发前她的脸上是有婴儿肥的,可那几日他只觉得她在以光的速度消瘦,那天晚上,他们坐在一望无垠的草原上,没有灯光,没有城市的霓虹,没有喧嚣,甚至只听得见风声,它从远方而来,又或者跟他们来自同一个地方也不一定,他们这样想着,目光触及对方,他先抚上她的脸。

爱情的神奇之处就在于它的发生总是猝不及防,不需要任何成本,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拥抱和一个吻。

那天晚上,星空都像是为他们而准备,他们躺在草地上,她侧头看他,目光如炬,却又有些闪躲,微妙的星子在两人的目光里跳跃。忘了谁先吻上谁,以前他听人说初吻的味道犹如青柠加蜂蜜,酸酸的,甜甜的……让人难忘。恋爱后,他们也像普通情侣一样,互赠礼物,相互拥抱、鼓励成就对方。

记忆里她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羞涩就是在西藏的那次,他后知后觉地看着她,那双眼睛明亮如星,甚至抵过了那夜浩瀚璀璨的星辰……田小姐讲到这里,面露笑意。

“那时我就知道,肯定没有人再可以代替那个人在他心里的位置。”

列车就这样在他们的交谈里到达了目的地,她比他先下车,他看着她的背影渐渐消失在人海里,田小姐中途转身,看见的却是他依旧靠在车壁上。

那次短短地交谈之后田小姐很久都没有忘记他,她走到站道口才想起,她还没有来得及询问他的名字。

不过一会之后她又笑了,对于以后都不可能再见面的人,她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执念。

“后来呢?难道你们真的没有再见过了吗?”我问。

田小姐抿了一口咖啡,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总觉得她总是有意无意地在看窗外的黑夜。

“没有了,再也没有见过。”

我不禁有些失望。

田小姐就在这时看了眼时间,“我要走了,谢谢你的款待,还有……谢谢你愿意听。”她说完最后一句话后淡淡一笑。

我也微笑:“欢迎下次再来。”

她转身出门,我看着她消失在街角的尽头,昏黄的路灯落在田小姐的红裙子上,她年轻的时候一定是很美的,虽然现在也很美。

3

想起第一次见她的情景,那天也是一个与今夜相似的夜晚。

我收拾完最后一位客人留下的残盏正准备离开,一回头就发现有个老太太正盯着我看,她站在门外,而我站在屋内,我们隔着玻璃,我向她微笑,她却仿佛没有看见般。我无奈的怂了一下肩膀,像是在为自己的尴尬行为做着无声地辩解。

她看得很认真,我只是稍微抬了一下头才看见原来她看的是我门牌上的一行字。

我走出去:“你好!”她这才回过头来看向我。“需要什么帮助吗?”我问。

她摇了一下头。

目光在看了眼我之后便又再次看向那行字,我看着她时而蹙眉,时而舒展,只觉得她真是个奇怪的老太太。

片刻之后她突然看向我。“有蓝山吗?”

我也正在看向那行字,那行字写的是:‘若是你未消,我便许你良辰。’

这行字是一个很重要的人送给我的,他听说我要在这里开咖啡馆,特意托人转告我一定要把这句话放在咖啡馆的某个角落,最后没想到我也觉得不错,于是就写在了门牌上。

“有。”

那是我们第一次对话。

之后她每次来都会先看一眼那行字,我虽没有发现它有什么特别之处,但也难免会好奇,我曾托人回去问过那个叫我把它放在咖啡馆的人,那个人却说没什么意思。

我也曾试图问过田小姐,她更是淡笑不语。

距离那天之后田小姐连续一周都没有再来,我时常不自觉地看着门口发呆,这些时日仿佛已经习惯了她的存在般,每次透过那扇窗就想起她说的那个故事,到底是怎样的夜空可以敌得过这里?

就在这时,门口的风铃突然响了一声,我抬头正好看见田小姐推开门进来。

还是一身长裙,手里拿着一个小巧精致的红色皮夹,她嘴角微微上扬像是多久未见的朋友,默契仍在的样子。

“老样子?”我问。

她翩然地坐在旧位置上。“不用了,今天换一下。”

“我今天恰好做了新的慕斯蛋糕要不要尝尝?”我的心里从见到她的那一刻就有种说不出的兴奋。

“好啊。”

我绕过吧台,将刚做好的甜点放下,从她面前经过的时候刻意看了一下她,今天她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但又一时说不出为什么不一样。

在我的注视下她拿起一旁的勺子挖了一小块蛋糕放进嘴里,就在我期待田小姐会对我的新产品有何评价时,她却突然停住了。

然后我就见她眼角似乎有什么滴在了木桌上,待我反应过来打算递给她手帕时,她却摇了摇头。

她说:“对不起,可能是这款蛋糕太好吃了,年纪大了就是这点不好,你看,一点好吃的都可以流一下泪。”

“如果田小姐喜欢,可以常来的。”

待她情绪平复了些,田小姐才邀请我坐在她面前。

她说:“其实上次的故事还没有说完,你还要听吗?”

她又挖了勺蛋糕,放进嘴里。

“当然。”我几乎没有犹豫的回答。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