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这样失去爱情的

2019-08-11 11:02:56作者:Rex2019

爱情 都是

(1)

晚上8时的公园灯火通明,人声鼎沸,但这一切喧嚣都没能打破我与女朋友之间的沉默,我们都只是走着,静静地走着。

约半小时后,终于来到公园门口,如往常一样,我准备送她到公交站坐车回家。

“这里就行了,你回家吧。还有就是——我觉得我们还是分手吧,除了习惯,我实在找不到在一起的理由了。”

女朋友到底还是开口了,看着她远去的身影,我只是呆在原地一动不动,心情出乎意料地平静,没有挽留,没有争吵。

我们也曾设想天长地久,无奈最终默然相对,或许这就是人们口中所说的“缘分尽了”。

我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尚早,就往江边的大排档走去,因为女朋友不喜欢这地方,所以差不多有两年的时间没去过了,突然心血来潮想去尝尝曾经熟悉的味道。

(2)

放下菜单没多久,一起长大的三个死党先后到来,我已经忘了上一次与他们坐一块吃喝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但今天正是时候。

“真羡慕你,还可以失恋,我们三个只能离婚了!”阿伟扯着嗓子喊。

旁边的小木和梓枫附和着站起来,把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

之后三人就把话题扯到婆媳失和、儿女不孝以及私房钱被发现等日常琐碎,总之什么都聊,就是不聊今晚的主题——我失恋了。

本以为最需要发泄的人是我,但整个晚上我都只能充当听众,听他们痛陈婚姻的反人类性。看着他们现在伤春悲秋的样子,你根本无法想象他们当初结婚时的信誓旦旦,或许这就是爱情最终的模样,不管两人曾经有过怎样的甜蜜。

晚上还不到11点,他们三人手机就此起彼伏地响起来。以往这个时候,人才刚刚到齐,而今天,他们就先后收拾回家了,最后只落下我一个,肩负结账的重任。

我狠毒地诅咒了他们仨!

(3)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窗外耀眼的阳光照进房间,我揉着还不愿张开的双眼,原来又是一个周末,只是略显清静。

过去总是匆匆忙忙,把每分钟计划得满满当当,却还嫌不够;现在看着秒针走了一圈又一圈,分针却始终不肯向前,莫非这就是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作为一个物理渣,竟然思考这种深奥的问题,可见,发呆真的是人类科技前进的动力之一。

我好不容易从床上挣扎起来,随意洗了把脸,看着镜子中那张臃肿的脸庞,异军“凸”起的肚子,无不在提醒我已届而立之年。

正当我迷茫于生活的打击而无法自拔时,手机铃声响起。

“过来没有,还吃不吃饭!”老爸在电话的另一端怒吼。

“在路上,拐个弯就到。”尚在家里的我赶紧穿衣换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奔出门。

爸妈一如既往地弄了一大桌菜,我迫不及待地坐到桌子旁,挽起衣袖准备大干一番。

“听说老弟你失恋了?”回娘家蹭饭的老姐突施冷箭,爸妈则一脸不可置信地盯着我,空气瞬间凝固般沉寂。

“是啊,昨天分的。”我继续吃饭,装作没什么大不了似的。

“我手上刚好有几个对象,本来是给你表弟准备的,没想到你让她们提前转正。”老妈之前应该没少看华为的新闻。

“先缓一缓吧,我才刚分手。”

“你都30了,以为还年轻吗?既然你自己解决不了问题,那就该我们上场了。”老爸刚说完,就给老妈送去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老妈心领神会,马上回房拿相片去了。

“希望她们有人看上你吧,我可真替你担心,毕竟30岁了。”老姐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

老妈把一堆相片放到桌子上,老爸和老姐立马凑过去指点江山,简单而隆重的家庭会议又一次开动起来。

不到15分钟,他们就通知被晾在一旁的我今晚去相亲,不得拒绝。

(4)

从爸妈家中出来已经是下午3点多,没想到女朋友(或者说是前女友)给我发来了信息:昨天可能有点冲动,所以我决定再给你一次机会。

原来女朋友的妈妈知道我们分手后,把女朋友好好“教育”了一番,虽然我既不富也不帅,但其他硬件还算勉强达到她所设置的女婿条件,因此要求女朋友好好考虑,毕竟她也到了该嫁人的年纪。

我记得钱钟书先生的《围城》里有这么一句话:结婚无需太伟大的爱情,彼此不讨厌已经够结婚资本了。

对此我一直视为金石良言,而从女朋友的态度转变来看,她的观点应该与我一致。就这样,拥有相同价值观的我们又回到之前的情侣状态,只是有些事情你很难去假装从来没发生过一样。

(5)

晚上7时,我站在约定的餐厅门外,又拿出相片仔细看了一遍,经再次确认后才走进餐厅,并且很快锁定了37号桌。

在那里已经坐着一位小姐。

“您好,是于小姐吗?”

“是的,您是廖先生?”

“是的,我妈今天保证说相片绝对没修过时我还不信,现在看来确实错怪她老人家了。”

“谢谢,但我认为那只是基本礼仪,不过您对于第一次见面就让女士等这种行为有什么看法呢?”

“那肯定是我的问题,我愿意在以后所有跟您的见面都会比您先到,以弥补今天的过失。”

“如果没下次呢?”

“那证明我已得到最大的惩罚!”

……

这是一次令人愉快的会面。

个人简介

Rex,广州人,热爱运动和看书的隐形贫困人口。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