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时止损:彩礼才是妈宝男的照妖镜

2019-08-10 21:04:00作者:矫情小白菜

婚姻

不是所有的明星都会造人设,毕竟本色示人的不在少数。

不是所有的总裁都能酒窝夹豌豆,因为没有酒窝同样霸道的总裁也很多。

更不是所有的妈宝男口口声声都会“我妈说,我妈说,我妈说……”,也有那么一种隐形的妈宝男,平时你看不出来,可遇到紧要的事儿,“我妈说……”会来,“我妈的安全感”也一样猝不及防。

1

姜何对婚姻幸福的幻想在彩礼面前被打破了。

事件起源很简单也很狗血,从大学毕业到工作三年,与周洋恋爱了七年多,考虑到自己的工作稳定刚提了项目组副组长,周洋也刚加了薪升为技术部主管,水到渠成,两人开始张罗结婚。

既然要结婚,那就不得不提到最重要的一环:彩礼。

双方家长正式见面之前,为防止因彩礼发生不愉快,趁着周末,姜何决定就彩礼一事与周洋提前沟通双方家长的想法。

收拾完房子,将一头长发扎成马尾,姜何便坐在周洋旁边,目光盯着电视脑海里却想着开场白。

不都是说结婚这事儿男方比较着急吗?为什么周洋在这事儿上慢了半拍,仿佛跟他没关系,结婚过日子还没开始就成了她自己一个人的吗?从提到结婚开始,周洋的表现远不如恋爱中让她满意。

姜何性格开朗爱笑爱闹,思维比较活跃。周洋性格内向,在外人面前从不多说话,只有跟她独处时才口若悬河,偶尔还会一本正经地讲笑话让她笑得肚子疼。

生活中对她的关怀也是无微不至,恋爱七年多同居三年来,大学时嘘寒问暖送早餐就不说了,都成了本能。

上班后接送也成了他日常重要的事件,甚至每次她大姨妈来之前,总是提前把卫生巾准备好,她肚子疼,他用两个暖水袋交替着给她热敷。

不但遇到困难从来不让她着急,而且每次她生日,总是给她无限惊喜,堪比偶像剧男主,让她感动落泪,从而对他也更好,更加珍惜。

一生一世一双人,白首不离。或许就是这样的感情,生活平淡,偶尔一场不期而遇的惊喜足以让她乐得疯跳。

在姜何看,周洋似乎是上天给她的宝藏,外表沉默,内心世界极其丰富,对自己又好。

她常说,“我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才让我这一生遇到你。”

他则常常摇头否认,“不不不,是我上辈子拯救的银河系,才让我遇到你。”

不得不说,这个否认让她非常开心,看似不爱说话却比较会说话,且只对自己的女朋友说,有时候可能带不出去,但在外面不带也能回来的那种,不正是所有女生喜欢的吗?

更何况,他长相也算是帅气的,尤其笑起来太像刘青云了。牙齿白白的,睫毛长长的,皮肤略黑也掩饰不住她对他的心动。

按理说,有责任、有担当、会疼人的周洋,对结婚应该更积极才是啊。可是为什么自从提了结婚后,态度就来了一百八十度转弯,不咸不淡呢?

2

“周洋,彩礼的事儿你跟阿姨说了吗?”她思忖半天,决定开门见山。

“说了。”周洋两眼盯着手机,眼皮都没抬一下。

“周洋,你是不想跟我结婚吗?”他目光始终不离开手机,口中吐出两个字后再也不说什么。周洋用沉默把话甩给了姜何,令她不由得恼火起来。

“没,没,没有,真没有。我想跟你结婚,做梦都想。”一如既往,他开始结巴起来,并将手机果断放到一旁,看着她回答。周洋只有紧张时才会结巴,恋爱七八年,姜何太熟悉了。

可眼下,他紧张什么呢?结结巴巴肯定沟通不好,还不如平静地聊一聊,毕竟是要结婚,又不是要打架。

“亲爱的,阿姨对彩礼的态度是什么?”姜何缓和了一下语气,面带微笑地问道。

“老婆,其实我妈早说了,只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不能接受。所以才没跟你说。”他低头盯着睡裤上的格子好久,才抬起来头,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看着她的眼睛说。

原来这就是他几天来态度不温不火又突然结巴的原因?难怪。

她表示理解,但还是着急追问。

“到底多少啊?我不跟你说了,我妈的意思是,咱们俩工资差不多,你九千,我八千五。彩礼的话,咱们不按工作所在的二线城市走,就按我老家的规矩,也别说三十万了,二十万彩礼,三金不要,另外婚房也不用买……这些你没跟阿姨说吗?”

“我,我说了。可我妈说,咱们现在在外面工作,就是打工。迟早要回去的。彩礼就是给了你以后也要带回来,所以她的意思是简单办一下婚礼。彩礼的形式就免了。我妈还说,她肯定不会亏待你,房子会给咱们买好——”

“不行,周洋,我跟你说,彩礼表面上是形式。可是我不是孤儿,我有爸妈啊?我爸妈看不到彩礼他们能放心吗?你为他们考虑一下好不好?”她及时阻止了他后面的话,忙申明自己的观点。

“你以为我没跟我妈说?我妈,我妈说你还有个弟弟,她怕十万块钱拿不回来了。你家情况也不太好。”周洋心虚地看了她一眼,低下头,蚊子哼哼似的道出了原由。

“首先,我妈承诺了,彩礼他们不要一分。她主要是怕我受委屈。再说了,彩礼是咱们小家的安家费。其次,为什么是十万?我不是说二十万吗?你不是不知道,在我家宜城都是三十万的,而且我也声明婚房以后咱们买,三金什么的都不要了。怎么就少了十万?而且还不准备给我?”

3

看到姜何急得脸都红了,周洋忙双手揽过她劝,“你听我说吗。别着急。听我解释好吗?”

“好,你解释吧。我就想知道三件事:一,为什么彩礼变成了十万?二,我提前不是跟你说过,彩礼的钱就用你这几年的工资,不用麻烦你爸妈了,毕竟他们也没挣多少钱。为什么这样他们都不答应?

三,彩礼不是形式,我说了都已经少了十万,只要二十万,其他都不要。你妈又是从哪儿得出的结论是形式?就算是形式以后也是放我这里吧,放她手里算怎么回事?是我跟你结婚啊!”

姜何接过他递来的水杯,喝了一口水,长出了一口气,平静了几秒后,决定让他解释一下。

“好。我跟你解释。第一个问题,我妈说,咱们俩在一起都七八年了,两人结婚就是个形式,彩礼都是小事,十万是因为要准备给咱们买房。彩礼就少一点,而且也给咱们存下来。”

恋爱时间长是理由?

结婚是人生大事,对于谁都一样,老人不是一向都重视这事吗?

自己的爸妈如此重视,为何他妈会这么想?想到这里,她立即回绝,“我不是说不要房子吗?不是说彩礼不用他们出吗?不是你的工资吗?她也要管吗?”

“你先听我说完,好不好?”周洋急得额头上渗出汗珠,忙按住她因激动不停舞动的手。

“第二个问题,我妈说,我这些年工作也不容易,好不容易攒下这么多钱,她想婚后交给你。也没说不给你。”周洋说得很轻飘,眼神里都透露出我妈说得有理的信息。

“你的工资卡在你妈那里?”姜何猛然想到什么,质问他。

“对啊,工作第一年就交了。只是,我,我没告诉你,怕你生气。”

“那我们俩的生活费你刷的信用卡?”同居这么久,他竟然隐瞒得滴水不漏,奥斯卡欠他太多小金人了。

难怪每次买什么他都是刷卡,记得姜何还问过他,“你为什么总刷信用卡?不用自己的钱?”

他总是嘿嘿一乐,“涨额度。还能薅羊毛。每周都有折扣呢,可以省不少钱。”

当初还夸他会过日子,原来没想到是因为工资被母亲收走了,每次发完工资,他妈给他还信用卡。

4

同时,她还联想到初次跟他回家见周母时,周母给了她一千元见面礼,她推托不掉便直接给了周洋,可谁想,周母立即从儿子手里拿过钱,笑眯眯地说,“小何这姑娘真懂事,也行。阿姨帮你存着,反正这钱都是你们的。阿姨不动。”

这一幕让她差点惊掉下巴,不过事后周洋说母亲特别实在,便也没说什么。

如今看来,周母确实很在意钱,尤其是在意钱在谁手中。

“好吧,你打算工资卡一直放你妈那里吗?准备什么时候拿回来?”她无奈无语,不知道该哭自己蠢,还是该笑他幼稚。

“那个一会儿说。再说第三,我妈说咱俩都年轻,花钱大手大脚,十万彩礼放她那能存下来,如果给了你,可能很快就花完了。”最后一个字清晰地吐出,周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再不说话。那样子像是在表明,好了,我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看你了。

“这意思是不是说,结婚时,咱们就请亲朋好友吃个饭就完了?彩礼没有,可能只有宾客随的份子钱,还有我妈给的红包?”她强压着怒火问,心里对他失望至极。

“哦,份子钱我妈说了,我家和我这边的份子,她给咱们存起来。你妈还有你那边的份子钱,留给咱们婚后过日子。”

“周洋!是不是太过份了啊?你妈说,你妈说,你是不是也这么想的啊?我想知道,你认可你妈的决定吗?你就这么听你妈的?”姜何终于忍不住地咆哮了,可很快,就声音逐渐恢复正常。

“你不也听你妈的吗?我,我感觉我妈说得有道理。她不会害我们的。我们现在不准备买房买车,确实也用不着啊。还有,工资卡暂时就放她那里吧,我妈一辈子不容易,她说过,一辈子的工资都没多少钱。我的工资放她那里,她有安全感。”

恐怕不只是工资卡放那里有安全感,彩礼之所以不拿出来也是怕落到自己手中,她没安全感吧?

那她的安全感呢?母亲对于女儿的安全感呢?

她听妈的,是因为妈妈说的没错,而且这钱他能拿得出来,才这么说的。

且姜何自己的工资也不少,可是就算能顾住家,在经济角度她能支撑,可是精神上总是少了半壁力量,日子是两个人一起过,他的工资还在他妈那里放着,以后买房买车都要听从婆婆的想法,这日子能过得舒心吗?

且具体一点来说,她更像是自带生活费倒贴的保姆,甚至古时通房的丫头。

“你别这么说自己,你知道,我是爱你的。为了你,我可以什么都做,命都不会顾惜。”她幽幽说完,周洋一把将她抱怀里,很紧,让她呼吸都感觉到了困难。

“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咱就说结婚吧,彩礼的事情搞定就行了。我理解你,也理解你妈,希望,你也站在我的角度,别只让你妈有安全感,让我妈也有点安全感,让她知道我嫁对了人,婆家对我不错就行了。”

都谈这么多年了,分手太可惜了。

她推开他,近乎恳求地呢喃着。

5

“老婆,你别为难我。你知道的,我妈一辈子不容易,小时候为了让我们吃饱饭,自己每顿都吃得很少,想起家里最困难的那几年,我就——”周洋说着说着,还哽咽了起来,眼含泪花。

“我妈养大我也不容易啊,你是真的准备按你妈说的,就这样草草结婚吗?”她忙打断他,这个桥段他说了不下百次,每次他生日时说,他妈生日时说,母亲节说,中秋节说,连个标点符号都没变。

“老婆,这样吧。他们不是下周末要见面吗?明天咱们俩先请假,回你家一趟,我跟阿姨叔叔当面解释一下,让她也知道你过得很好,不就行了?”

他的主意和想法,从来都是如何针对自己家这边,对于他妈,从来不舍得一点为难。

罢了罢了,如果只是彩礼一事,姜何知道自己能忍,也能接受。

可是想到结婚后,他也一样如此,那这结婚纯属给自己找不自在。还不如就此作罢。但她还是忍着没说,反而想到了他妹妹,也是即将走进婚姻的人,决定最后看看他的态度。

“那,你妹结婚的事也是这么谈的吗?”

“怎么能拿我妹跟咱们比?人家从高中就开始恋爱了,现在毕业结婚是感情好,何况他们如果这么做,我妹就敢跟他分手。反正还年轻。”一提他妹,周洋来了脾气,小脖子梗了起来,声音都带着愤怒。

“你这意思是,咱们谈了七年多了,我也快26了,不敢跟你分手。分手了就是大龄剩女了?对吧?你妈是不是就因为这个,才在彩礼上玩这些猫腻?”她恍然大悟,步步紧逼。

“我妈说的也是事实啊。再说,她也是真心喜欢你。就是感觉年龄这么大了,彩礼什么不重要,结婚才是正事,而且她答应结婚,不也是怕你着急嘛~要知道,女人年龄越大生孩子越难恢复了,可男人不一样。”

“你终于说了实话。那我想问,这话,你也认同吗?”她从沙发上站起来,边向卧室走去边回头问他。

“嗯,咱们就是这个状态啊。”他似乎没觉察到她的异样,脱口而出,语气里甚至因为母亲前瞻性的洞察力而自豪。

“你也别忘记了,现在男人比女人多,我自认长得虽然比不上范冰冰,但追求者也不在少数。至于你,就不一样了。”她凄然一笑,快速跑到卧室收拾行礼。

“你,你要做什么?咱们不是谈得好好的吗?你不会真生气了吧?”周洋在沙发上,正要作势躺下去继续看电视,听闻她在卧室里重重的开关衣柜门,连忙走过去制止住她。

“你说得对,你妈说得也对。我呢,就不耽误你们了。谢谢你和你妈,让我真正了解了你和你们。要不,我还傻呢。”

她说得坚决,三下五除二就把箱子装好了,提起来用力将他推向一边,几步就出了门,正要关门却被他一把抓住,急切地说,“姜何,你别冲动行吗?咱们再好好商量……我告诉你,你肯定会后悔的。”

“我宁愿后悔一时,也不想痛苦一世!”他说的还是车轱辘话,里外透露着他妈的决定有多正确、多英明、多伟大,她用力甩开他,决然离开。

七年多的恋爱,不到两个小时他妈宝男的原形毕露,纵然心寒无比,也依然庆幸没结婚。

当天晚上,到了同学家后,周母的电话打来,表示了歉意后向她保证,“婚礼上的份子钱都给你,我不要。小何啊,你懂事,应该能理解阿姨的苦心吧?洋洋说你把他电话拉黑了,他担心你呢,快给他回电话报个平安,阿姨代他跟你道歉了。你们俩好好的吧……”

并又再三为了周洋道歉,对于彩礼的事闭口不提,让她再度心寒。周母说什么都无所谓,她不在乎了。

而周洋显然还是在乎她的。拉黑了他的电话后,周一开始,他便在她办公楼下开始等她,只求她原谅自己,但也依然没提彩礼的事。

周三时,姜何想着给他一次机会,明确地说,“如果结婚可以,第一彩礼要按我说的,且这也不是为难;第二就是结婚后把工资卡要回来。”

周四,他没回答,没提这事。

周五,他依然没说,只是求她回来。

周六她主动加班,他依然等在楼下,直到她出现,才弱弱地问,“结婚后,我的工资你跟我妈一人一半行吗?”从周洋的口吻和表情,她确认这是他做的最大努力了。

可是,她不想凑合。这次,她没作声,直接上车回到同学那里。

周日早晨,她刚出门就看到他迎面走来。

“老婆,我真的很想你。我不能失去你。我……”他哭了,像个孩子似的抱住她发出呜呜的声音。

她确认周洋是真的爱自己,也确认周洋拗不过他妈,且如果就这样结婚了,遇到什么事,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站到他妈身边,到那时,两人的感情被磨光也不好说。

她带他走到小区僻静之处,给他分析未来没发生但结果已注定的事。她不想委屈自己,亦不想让他为难,毕竟,无论是显性还是隐性妈宝男,他的选择从来都是妈。

他止住了哭泣,没说话,呆呆地望着她。

“以后,别找我了。”转身的瞬间,周洋哽咽着跟她说,“祝你以后幸福。我,我还爱你。”她泪如雨下,快步跑着离开,直到消失在他的视线内。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