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时光

2019-08-10 19:04:32作者:斯慕在南

爱情

当我百无聊赖地刷着网页时,QQ消息突然跳出来,是大学同班同学小钟发来的。

“最近好吗,老同学?”同学间千篇一律的开场白。

“呵呵,就那样吧,你呢?”虽然觉得有点无聊,但还是停止了其他,想专心与他聊会儿,也许是因为某人的关系吧。

“你肯定不错,银行收入高啊。哈哈,不像我们小贫民~”他开始调侃。

“好的嘞,我只是个小底层”我无奈笑笑,发了个流汗的表情过去。在银行表面朝九晚五,别人看来表面光鲜稳定的工作,背后也是狗血的日常,高收入更不用说了,我只是被平均的高收入。

“有没有交新男朋友啊,大美女?”他终于切入了正题。我不知道是他随口一问,还是因为其他原因。

“干嘛啊,担心我嫁不出去啊,你都说大美女了,放心吧,我肯定比你早结婚哈哈~”不知怎的,心里流过一丝酸楚,我盯着屏幕上“结婚”两字,定住了神,恍惚了好久~

是的,三个月前,他说他要结婚了。自从他走后,最近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联系我叫我出去吃个饭,我拒绝了,然后他发给我最后第二个短信:“没关系。对了,我快结婚了。你别多想,我这次刚好来H市出差,我就想看看你好不好。”

心脏就像被堵住一样,我那时刚好走在回家的路上,瞬间周身都与我无关,像置身在一个巨大漩涡一样,我整个人僵在那里,不会动弹。痛吗,不是,就是不能呼吸,头上开始冒汗,马上身上也开始冒冷汗。

我也不知道后来是怎么一个人像木偶一样回到了家,也不记得一个人坐在地上盯着手机屏幕盯了多久。

等我静下心来,我回给他最后一个短信:恭喜,我很好,祝你幸福,再见。

对方秒回:谢谢,再见。

我的大学男友也是第一个男朋友,终于以这样的形式,正式地表达了分手。当年他突然说走就走,不再联系,可我不甘心,也许哪天他就回来了,可以重新开始,跟我解释说他安定了,有事业了,可以和我携手终老了。倔强的我还是败给了天真和妄想。他早就觅得了良人,就要结婚了。

我把头深深埋在自己胸前,眼泪终于止不住的流了一地。大学毕业,一个个的都回去了,我最好的朋友,还有我们共同的朋友及同学小钟,都回了各自的老家,然后他也突然走了,独留下我一个人。每天两点一线,一个人交房租一个人穿梭在落寞的街头。曾经他信誓旦旦地说,我们不会分开,我们会要留在这里一起打拼,一起结婚建立一个家。可他突然在某一天走了。

爱情是世界上最廉价的东西,我意识到自己应该不能再沉迷于与他的幻想中了。马上来了精神,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开始回应昨天约我今天出去玩的同事:“我今天有空了,去哪”。

“我在单位加班,我马上去找你,等我。”同事慕白马上回了我。

我房子就租在单位附近,十来分钟他就在我家楼下了。手里还拿个公文包。工作狂啊,周末都加班。

慕白露出开心的笑容,“有想去的地方吗?”他问。我也是实在没什么兴致去哪玩,就想找个人陪。便对他说:“先附近走走吧。”

这算名义上我们第一次约会。之前他在网上各种提议约我去干嘛,去哪里玩,我都以各种理由推脱了。我知道他对我有好感,可我一点想谈恋爱的想法都没有。

慕白是我的同事,严格意义上算半个领导,因为他是管理层,而我只是个基层员工,在不同楼层办公,定期考核还得经他们管理层的手。所以,我不可能对他严词拒绝,但也绝不可能走太近,人言可畏,特别是在银行这种风口浪尖的风险单位。亲密关系会被强行调岗甚至辞退。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就联系了我,还加了我qq,好像他是突然被拉进我们小员工群的,他偶尔也在那说说话,大家习惯于每天在群里各种吐槽烦心糟心事,他也和大家一样附和着,也不把他当领导,他也就比我们大了个两三岁,也是从我们这样的小员工升上去的,慢慢地我们也无所谓了,有他没他照样吐槽。

不知哪天起,他就开始与我私聊,每天聊,网上倒成了无话不谈,工作生活,都很有共同语言。不过单位照面了,还是礼貌性的微笑,甚至叫都不叫。后来他开始约我吃饭,喝酒,我都推脱了。我觉得网上聊天可以,其他进一步我真没想法。

一路没什么话,走到了闹市街,走走看看,买点小吃奶茶,我们渐渐就聊多了起来,马上就与网上一样熟络,看来几个月的网聊还是有基础的。我甚至觉得自己快忘记前男友要结婚的痛处,也觉得好像也不是那么天大的事,我的生活不是没变么,我也该开始新生活,也有人聊天有人陪逛街。两年的孤独都忍受了,一辈子没他有什么大不了。

我和慕白开心的说笑着,把附近的商场街道逛了个遍,吃吃喝喝,很快就半天过去了。最后吃过晚饭,在我租的房子附近的公园边散步,也许是聊的多了,对他有了一定的信任,我突然问他:“假如一个男人快结婚了,他约前女友出来,是为了什么?”

慕白认真的想了下,说:“为了上她。”

我停下了脚步,看着他的脸:“理由呢,是忘不掉还是享受最后的欲望?是你,也是这样吗?”我的语气明显是生气的。

“那每个人不一样,但我想不到更好的理由,我是男人,前女友要么不要再联系,约了就是泡她,何况都要结婚了。”他说。

我头也不回地走了,慕白跟着我到了楼下,我直接上了楼。我们没再说过一句话。

后来还是每天网上会聊,但仅限工作上的心情,吐槽,我们都没进一步聊感情,他也没再约我出去,我们的关系就像普通的同事。单位里也几乎碰不到。

到了单位一年一度的考试,就是我们小员工到管理层办公室,一对一进行闭卷理论考试。考试也没固定时间,上班一抽空自己去的,这天,我看手头没啥事,就拿着笔上去了,一到他们办公室,我环顾了一下想找个位置,都是在考试,看看好像已经坐满,转头想走了等会儿再来,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喊过来:过来吧,我这里空。

是慕白。他的位置在比较靠里面,被站着监考的领导们挡着,确实看不见。我走了过去,像见到了救命稻草,慕白监考应该不用太紧张,便放下心不少。他的座位理的很干净,虽然左右全是垒得很高的业务书和文件,中间倒也腾出一大块空白,正面的电脑左下角还放了个小小的仙人掌,给单调色的桌子一点绿色的希望。

慕白发给我试卷,我开始考试。他就站在我身后一米远处,期间,他和另一个女领导轻轻地闲聊起来。但我分明听到了,在说我。

女领导说:“这么好的姑娘,怎么还不出手。”

“太优秀了,追不上啊。”慕白的回答让我嗤之以鼻,果然领导层的谈话都很有艺术,说的好像对我在追求一样。我也就当没听见,继续着我的考试。

我做完了,我转头看向慕白:“领导,我好了。”慕白马上一步走到跟前,低下头看向我的试卷,一股清新的味道拂面,我和他的头第一次离得那么近,我的脸瞬间开始发热,他也没转向我,继续低着头轻声说道:“回去吧,有了结果我发你。”

我马上像弹簧一样站了起来,这时他也起身看向了我,我回了一个银行人标准的微笑:“好的,谢谢领导。”快步走了出去。

日子还是一成不变。我偶尔也会在夜里回想与前男友恋爱的种种,想到这两年的似等非等,想到他结婚了,我的心还是疼。流着泪睡去。

考试过后一周,慕白短信发我:“今天下班后空吗,我一个大学同学约我音乐酒吧一聚,要不要一起,聊聊天,顺便把你考试成绩告诉你。”

看到最后一句,我回了:“好的,地址发我。”这次考试算进年终考核的。我觉得也不会有什么,去又何妨,反正还有其他人。

八点多,我到了指定地点,在一旁的卡座上我马上就看到了慕白,还穿着银行的白衬衫,看来是一下班就过来了。落座发现对面是一男一女,慕白介绍:“这是我大学同学韩云,甘婷。”我礼貌的打招呼:“你们好”然后他们看向慕白,等着他介绍我,慕白掩藏不住笑意,说:“这是我的好朋友思羽。”

恩,不能说同事,谁会同学聚会带着同事过来。好朋友最贴切,说朋友吧,会产生歧义。慕白虽然去管理层没两年,言语措辞总是不失得体。

舒缓轻快的音乐,恰到好处的灯色,配着低度的啤酒和可口的点心水果,他们聊着大学生活,各种好笑的过往,同学间的状态,看着他们,恍惚看到了曾经的我们。我和我的好朋友,他,还有小钟,四人行,可终究不再,只剩我一人。马上我就听出来了,韩云和甘婷是大学恋爱到现在快结婚的同学。

几杯酒下肚,我的思绪便飘在了大学,迷迷糊糊,脑子里全是与他恋爱的种种。

我和他并不是同专业的,在大三上半学期末的图书馆,人满为患,最后冲刺全在备考。我和小钟是同班的,都在图书馆这一区域复习,某天,他悄悄地支开了坐我对面两个男同学,带着他坐到了我对面。小钟说:“思羽,江湖救急,这个我朋友南申,他的选修课中级会计课就是我们专业课,你的强项,帮忙给些重点。”

第一次见南申,并没什么好感,虽然我对考试向来有把握,但也不是随便人就愿意浪费我的时间。可小钟算在同学里关系还不错的,总不能直接拒绝。我把我的笔记递了过去,说:“这是我上课的笔记,也有很多例题,看懂了考试及格没问题。”

就这样,南申露出迷人的微笑,说了声:“谢谢同学。”然后安静地在那看了起来,接下来整个期末,南申就会坐到我的对面看书,哪怕还了笔记,他的那门课考完了,还是习惯坐在了对面与我们一起复习。偶尔还给我带个水,话不多,打个招呼,露出那该死的微笑。南申长的也许没那么帅,可一笑,就像整个世界都变得明亮起来。令人很舒服。

慢慢的,一起去图书馆,一起去吃个饭,便也熟悉了起来,最后变成了四人行。简单的快乐,便在那个平常的一个课后打破了。同班有个男同学一直在追我,那天看到南申在我们教室门口,走过去说了句:“有事没事,别来我们班晃悠,我们班的女孩不劳你惦记。”

南申又不傻,自然明白什么意思:“你管的着吗?”年轻气盛,两个人差点动手,小钟拉扯着把南申拖走了。我和好朋友也紧张了一下,生怕出什么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事与我有关。

果然,那天傍晚,南申单独约我,操场见。我能预感他要跟我说什么。所以一见到他就没了平时的淡定,一直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慢悠悠地走着,他也很不自然。我打破了尴尬的气氛:“今天下午没事吧,你别往心里去,那个同学平时挺友好的。”

“思羽”他叫到。

“恩”我声音轻的只有我自己听得见。

“你知道吗,那次图书馆来向你请教学习,并不是本意,我就是让小钟找了个借口接近你。”

“是吗?”我有点诧异。

“其实我有好几次跟着上过你们的课,我和小钟是高中同学,我没课的时候没事干,就跟着他上课,看看小说。我早就注意到了你。”“有一次老师叫你回答问题,我看着你,我发现我似乎被一块磁石吸引了过去。”

我愣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让小钟打听了好久,你没男朋友,但很多人追求。你性子冷,一般的追求根本没办法让你记住我,注意我。所以出了那么个注意。”

我知道自己长的好看,样貌身材算得上美女,可我身上清冷的气质,一般的男人追了一下就放弃了,因为我根本无动于衷。

“思羽,可以试着接受我吗,我喜欢你,我觉得我并不是让你讨厌的那种男生”。

恩,不讨厌。

大家都在谈恋爱,操场上坐着一对对谈心的情侣,散发着暧昧的味道,我的心莫名紧张起来,南申默默地牵起了我的手,我也没回他好还是不好,但手没挣脱。就这样,我被牵着手,送到了寝室楼下。南申用他迷人的笑,约我明天见。我想,我喜欢他的笑。

后来就像大学普通情侣一样,吃饭,自习,周末出去游玩,四人行变成了二人行,我也沉浸在恋爱的小幸福中,被人疼爱,有人一起分享学习生活的点滴。大学很快就毕业了。如果没有毕业分手,我想我不再是那个清冷的女人。而现在,我变回了那个言语不多,有距离感的冷美人。

“思羽,你还好吗?”慕白在问我,把我拉回了酒吧的音乐中。

原来不知不觉,我喝了很多,面前全是酒瓶,手也不自觉的撑着脑袋。等回到了现实,便觉得自己身体微软,酒精开始了作用,胃也不是特别舒服,我用手遮着嘴凑到他耳朵说了句:“我可能一下子喝多了,胃有点胀,我去下洗手间。”

慕白露出关切的眼神,说:“那你小心。”

摸索到洗手间,就像卸了盔甲的落难士兵,就差双脚跪下了,不争气的吐了。可我依旧清醒,清醒地记得南申走后那一个个自己买醉,喝到吐的夜晚,是的已经好久没因为他喝多吐了。

可我不能在这里狼狈,不能在外面被人笑话。我觉得吐的差不多了,洗了把脸,理了理衣服头发,漱了口水。然后推开洗手间的门出去。

很多时候觉得自己无依无靠,累死累活也要靠自己的毅力支撑,直起背,扬起嘴巴,面对外面的世界。可这一刻,我觉得我不用装了,因为我走出洗手间的门后,看到慕白正张开了双臂,我愣了,本能的我一个箭步扑进了他的怀里。温暖,安全,我闭上了眼。我感觉我累了。

我也不知道他抱了我多久,反正人来人往也没人觉得奇怪,我们没说话。后来他轻声说:“我送你回去,我和同学去交代下。”我也没再过去,我的疲态我也觉得丢人,不过让我不敢面对的是我和慕白那微妙的关系。

打车回到住的楼下,一下车,就把我横抱了起来,我想挣脱,却发现没力气。他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思。“别误会,我可不会趁人之危,你不舒服,我抱你上楼。”我也就顺势挽着他的脖子不再言语。

进门后,慕白把我放到了床上,我脱了鞋就直接盖了被子躺了下去。他没马上走,去洗手间拿了温热的毛巾递给我擦脸。然后我就闭眼了。他径直去了厨房,我猜估计在烧什么。我睡不着,因为紧张,毕竟他第一次来我住的地方。后来他出来了,拿了把椅子坐在我的床头。轻声问道“睡着了吗?”我缓缓睁开了眼。

“不想睡的话聊聊吧。”慕白没有打算马上走的意思。

看我不说话,他又问:“你的考试成绩还想知道吗?”

我马上回:“想!”

立马来了精神,坐了起来靠着床背。

“但你得告诉我,你的痛”。呵呵,果然是来套路我的。

我知道,慕白这么精明能干的人,怎么可能感觉不出。别说网聊了那么久,每次稍微提到感情方面的话题,我都是假装看不懂,不继续聊的。

可我觉得不能瞒着,我得告诉他我的想法,不然以为我故作矜持,吊着他。

我就像在说别人故事一样,把我的初恋以及毕业分手等等,以及不想谈恋爱的决心统统说给他听。

他在那一直沉默,我以为他听完马上就走。

许久,他说道:“该轮到我说了。”

“大学恋爱,千篇一律,如出一辙,你有我也有,大家都会有,不稀奇。可像你这样把自己的心裹的跟粽子一样,时不时剥出来蹂躏一番,拒绝任何人,不值得。”

“我第一次见到你,是在年会上,那只翩翩起舞的蝴蝶,让我挪不开眼。我问了几个同事,才知道你的名字,后来我在部门档案里找到了你的所有信息。虽说我们在单位经常碰不到面,但偶尔的几次大会培训我都能一下子找到你。”

“是我让同事A拉进你们的qq群的,我想融进你的圈子。后来与你网聊这么久,不是我乐意顺你的意聊,是我们真的很谈得来。”

“思羽,那天你突然答应我出来,是他伤了你的心对吗,后来你问得那个问题,也是他在约你出去。我没有刻意曲解他的行为,我只是说出了一个男人正常的想法,我也不想你再受到伤害。”

“思羽,我喜欢你,不仅一见钟情,更是了解后的喜欢。我不会让你沉浸在过去的痛苦中。”说完,他真的走了。

我也懒得再去想慕白说的话,累的径直睡着了。

第二天起来,走到厨房,炖锅里是炖着粥。

不知道是来过一次熟门熟路,反正那次后,时不时下班后就来蹭饭,也许那天他看到我的厨房应有尽有,知道我每天晚上自己做饭。不就多双碗筷,我也渐渐习惯他来,吃饭一起聊聊工作。

可他也没做过任何越轨的举动。吃完就走。

直到有一天,我都睡下了,他突然来敲门,我没让他进门,“这么晚了,不方便,你还是回去吧。”

没等我关门,他叫了声“思羽”,然后像要倒下一样。我连忙扶住他,他整个身体都靠着我,头贴在我单薄的肩膀上,我感受到他滚烫的体温。这家伙原来是发高烧了。

我把他扶进卧室,让他躺下来,果然一报还一报,轮到我伺候他了。就这样我坐在床边,看着他,不时的换冰毛巾给他物理降温。终于他的额头不那么烫了,好像迷迷糊糊睡过去了,我看今晚我也没地方睡了,我就无聊的盯着他的脸看。认识慕白算头算尾也有一年了,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着他,他的眼睛很大,睫毛好长,其实单位里好多小姑娘都在说慕白又白又干净,还是个优质青年。

不知不觉地,我居然凑近了脸去看他的脸。借着小夜灯的光,他的睫毛像洋娃娃一样呼哧呼哧的可爱。突然,一股温软轻轻堵住了我的嘴。四目相对,我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反应过来后,我逃到了书房,拉了移门。不再出去。一夜无眠。

日子照旧过着,慕白也还是来蹭饭。两个人都没提那个晚上。

慕白出差了,叫我不要给他留饭。这天晚上,我也习惯性地上着网。QQ消息又跳了出来,是小钟,距上次聊天已经过去半年多了。

“嗨,老同学,别来无恙啊”小钟发过来。

“在呢,又想我了吗哈哈?”我难得这么不正经。

“看来你有男朋友了啊,大美女。”他凭什么判断,真是。

“不算有。”我发过去后,我自己都觉得奇怪。不自觉的的想到了与慕白的关系。

其实上次小钟发我,我就想问他,关于南申的事。可我那时候没啥心情,就不了了之了。现在平静了很多,也许也接受了他结婚的事实。忍住还是发了过去。

“额,小钟,南申结婚你去了吗?”说不出什么感觉,我想小钟可能会回:去了,新娘如何如何等等。我做好了被凌迟的准备。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