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谈个异地恋吗?

2019-08-09 19:03:19作者:木头初七

爱情

自从和宋简谈了恋爱,想念就变成了习以为常的事情。

1

黎抒正躺在学校宿舍床上看着最热的言情剧里的男主角流口水的时候,宋简给黎抒发来了视频请求。

刚才还喊着某个男明星叫老公的人心虚地手抖,手机掉下来直接打到了脸上。

黎抒也顾不上喊疼了,慌忙地用爪子顺自己头上未经打理的头发,把旁边堆放着的零食拿枕头一遮,试图遮掩犯罪现场。

“怎么这么晚才接?”并没有逼问的意思,宋简的声音还是温温柔柔的,宋简看着一头呆毛乱飞,嘴上还有食物残渣的黎抒,笑弯了眼:“不是说减肥吗?接电话这么晚是不是藏零食来着?”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看穿的黎抒自暴自弃地拿出零食接着吃:“不减了,不减了,都有男朋友了还减什么肥。”

“哎呦,刚才看着爱豆叫老公的时候想不起自己有男朋友了呢?”

几个单身狗室友一旁吐槽,黎抒对着她们做了个鬼脸。

宋简沉默了一下接着说:“小抒,你知道吗?其实你的耳机收音其实很不错。”所以刚才的话他其实听到了。

黎抒恶人先告状:“哎呀,那只是男明星啦,现在好多女孩子追爱豆都是这样叫的呀!你真是个醋坛子。”

宋简佯装生气的样子:“可惜呀,你嘴里的那个醋坛子其实是你的男朋友。”

黎抒意识到自己需要好好哄哄自己充满酸味的男朋友:“那你说怎么办呀?”

装作考虑很久,宋简“威胁”道:“你也要喊我一声‘老公’,我才能原谅你。”

黎抒有点懵了,红着脸努力了半天也没有把那两个字说出口,好一会儿,才冒出来了一句带着羞恼意味的“学长”,害羞得把脸埋进了抱枕里。

宋简大了黎抒三届,但是自从确立了恋爱关系,黎抒很少叫过宋简“学长”了。此时黎抒又叫起这个称谓,还有点撒娇求饶的感觉。

宋简没有强求,他含着笑看着满脸通红的黎抒,像是宠溺一个孩子。

良久,他说:“后天我去看你。”

“啊,你什么时候决定的?”黎抒顾不得害羞了,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就是刚刚。”宋简的声音很轻,很柔。

“刚刚,我想你了。”

2

黎抒化完妆下楼的时候,宋简已经等在楼下。

他穿着白色T恤和浅蓝色牛仔裤,明明已经离开校园两三年了,却还是干净得像个学生。

黎抒一眼就看见那一方朗朗晴空下等待着喜欢的姑娘的男青年。

“等久了吧。”

宋简摇摇头:“下了火车就打车来学校了,路上堵,我也刚刚到。”

“说了去火车站接你的,没想到你提前来了。”

“嗯,公司里的事提前处理完了,就改了车票,想多见你一会儿。”

“哦,那你要呆多久呀?”

宋简低头看了黎抒一会儿,才低低地说了一句:“明天公司还有事,要赶晚上的车回去。”

这么赶呀。

宋简感觉自己的鼻头酸酸的,大概世界上的异地恋都是这样,才刚刚重逢,就开始感到别离和思念的滋味。

“你不该来的,这么奔波劳碌多累呀。”

宋简摸摸黎抒的头,开玩笑似的安抚她:“还好呀,主要是我的女朋友有了一个男爱豆,我要赶快来赶跑他。”

黎抒有些心虚,连忙哄道:“有男朋友了谁还追什么爱豆,你好久没回学校了吧,我陪你逛逛呀。”

黎抒用手挠挠宋简的手心,宋简感到痒似的把手心合拢,没来得及溜走的黎抒的小手就被人扣在手心里。

两个恋爱中的人傻乎乎地在学校里走来走去,来到学校有名的情人坡,两个人到草坪上席地而坐,对着脸不说话也觉得分外美好。

也不知道谁先有的动作,两只手又莫名其妙地牵在一起。

“黎抒学姐?”

有路过的学妹路过认出了平时作风精练的黎抒,黎抒却没了平时的大方从容,下意识地想要捂住脸,然而理智却及时制止了她。

她故作从容地点点头,想要伸手打招呼才发现手里牵着一位男同胞的手。

还好小学妹非常懂,一脸贼笑就摆手离去。

黎抒简直想要追上去警告:“别对别人乱说。”

可惜还是怂怂地站在原地对着宋简尴尬地笑。

“哦,看来我这个男朋友太拿不出手来了。”

一瞬间变得更怂的黎抒问:“要不我把小学妹喊回来?”

宋简揉揉黎抒的呆毛笑道:“谁约会还要电灯泡呀!”

3

吃饱喝足,玩玩闹闹,时间虽短,小情侣经常打卡的项目两个人也差不多都去签了个到。

玩了一天的黎抒有些疲倦地倚在栏杆上看着远方的水面发呆,夕阳暖暖地铺了一层金色的碎屑,夜幕将至,余温未了。

“太晚了,你别送我了,我不放心。”

“切!”黎抒夸张地嘲笑宋简,“我才不会送你呢,你想多了吧,老学长。”

她别过头去,任由海边的潮气染湿眼角,又一遍重复道:“我才不送你呢!我好不容易化了这么好看的妆,花了多丑。”

宋简按着她的肩,让她转过身来,看着她已经被泪浸湿的脸。

他笑:“小花猫。”

黎抒不满地瞪大眼睛,将脸埋在他的胸膛,本来就变得乱七八糟的妆容就被蹭到他的身上。

宋简没有关心自己已经一塌糊涂的上衣,只想着逗逗自己的小女朋友,把离别的氛围驱散。

“哎呦,更丑了。”

黎抒吸吸鼻子,声音莫名奶里奶气的:“丑就丑吧,反正都找到男朋友了。”

“而且,这个男朋友眼神不太好,这么丑的女朋友都觉得挺可爱的。”

虽然觉得氛围不太合适,黎抒听了还是笑了:“年纪大的好会撩哦。”

宋简这才微微一笑,放心了似的说:“我看着你上车,回到学校你给我打电话。”

黎抒坐上车,隔着窗户看着立在原地的宋简,宋简仿佛感觉到她的视线,冲着黎抒的方向扬了扬手。

车辆远去,慢慢的他变成了远处的一个小小的黑点,黎抒却仍能感觉到宋简的胶着的目光。

温柔,坚定。

4

“嗯,就这样了,挂了吧!”一个长长的电话粥还没煲完,黎抒刚想挂了电话,就被远方的男朋友带去另一个话题。

“嗯,这次真的挂了?”

“那好啊,你先挂!”

“不,你先挂,我才不要挂。”

两个人就谁先挂断电话这种问题争论了几分钟,黎抒的室友悠悠地说了一句:“我求求你们,挂了吧。”

话题一开,别的室友跟风而起:“对哇,这个年代虐狗等于自杀啊,黎抒你这个行为很危险。”

“早知道有狗粮吃,我就不吃晚饭了!”

“没有男票已经很惨了,黎抒你对人家好无情哦~”

宋简没有憋着笑,黎抒老脸一红,直接挂了电话,给宋简发了一句:“朕乏了,有事明日再奏。”

宿舍里的调侃没有停止,平日和黎抒关系要好的陈韵已经叉着腰学起黎抒讲电话的样子,那个娇羞,那个温柔,那个热切。

一转眼,黎抒床上的布偶已经飞了出去,陈韵抓着那个毛茸茸的兔子,对着黎抒嚣张大喊:“黎抒,你的宝贝闺女已经被我拿做人质,还不承认自己的所作所为。”

明明在外面都是淑女小可爱,在宿舍却是女疯子,宿舍里乱做一气,就听到窗外有一群男生的喊声。

她们这一级临近毕业,经常有男生在最后关头来到女神宿舍楼下喊楼告白,这种事已经很常见了。

只是下面喊了几声,几个人听出不对来,旁边宿舍已经听出风头来,阳台的灯纷纷打开。

“陈韵,我爱你。”

“我爱你一辈子。”

一个男生在一群哥们的簇拥下,大声地说出心里话。

已经傻了的女主角才慢慢反应过来,说:“沈书你个傻子,也不提前说,我还没化妆啊!”

宿舍已经笑成一片,连忙赶着陈韵快下楼,怕楼下的傻小子等太久。

黎抒把事情告诉了宋简,宋简的消息回得很快。

“羡慕啊?”

“那倒没有,就是没想到沈书平常就是个书呆子,老老实实的,没想到胆子那么大……比某个人大多了。”

宋简在另一边低低地笑:“的确,要是我胆子大早就把你拐跑了。”

5

黎抒是在大三的时候在外地一个公司实习的时候才遇到的宋简。

那个时候作为一个工作小白,黎抒总是有很多不懂的问题,还好宋简是大她几届的直系学长,黎抒就厚着脸皮问这问那。

“学长这个怎么办呀?”

“学长糟了,我可能出错了,要怎么改呀!”

“学长这个季度的数据在哪里找呀?”

公司的老前辈们笑着称呼她是宋简的“跟屁虫”“小尾巴”。

偏偏黎抒经不起逗,业务一上手,就不怎么总是追着宋简走了,倒是宋简不习惯,说道:“小学妹,最近怎么听不到你喊学长啦?”

黎抒埋头工作头也不抬地说:“这不小学妹都学会了,还叫什么‘学长’呀!”

宋简故意做出被抛弃的样子,一向温温和和的人却模样夸张地说:“教会徒弟就不要师傅啦。”

木头初七
木头初七  VIP会员 当你凝望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望着你。

你敢谈个异地恋吗?

你不是真的乖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