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上的心上人

2019-08-05 13:04:34作者:顾易抹那

古风

|架空时代人设后续发展通通随缘|

“在这偌大的江湖中,偏偏侠侣不计其数,最为人所津津乐道的当属唐门暗器执事元仲辛与机关密房王宽的同窗组合,末代皇亲绝色剑客赵简及军户出身忠实奶狗薛映的姐弟故事,长安首富之子韦原和渤海贵族少女裴景的白甜情缘。”

“相信各位客官没有谁不知道他们的吧!”说书先生捋了捋他的山羊胡慢悠悠开口。

“什么!你说你不知道他们的故事?!”这蓄着山羊胡的老头重重合了一掌,“那老夫可要好好说道说道了。元仲辛乃元家二公子,但他与众少年郎不同走了不白的路子混的很开,后来受王家麒麟子之邀入了唐家堡,他与王宽的结合可谓是伤了开封大片姑娘的心啊,一个机敏跳脱浪荡子,一个正直清傲贵公子就这样携手并进,在雪见姑娘离开以后,他们就理所当然担起了唐门大多事务,暗器机关强强联手,厉害又好看的少年都和好看又厉害的少年在一起了啊!”

“江湖上鼎鼎有名的赵姑娘大家都晓得吧,她身边有一影卫组织者薛映,身高不高,脑子也不大好,但武功极出挑,话不多然特听赵简话,江湖上对他这人也不咋了解只知道他每逢初一十五都会去西街角的汤饼铺子吃饭,但那汤饼铺子从未出过杀手。至于剑客赵简大家都知道吧,父亲是实打实皇亲,她本人宛如天仙下凡,美貌又聪慧,非常完美,任何案子只要经过她的手就没有解不开的,武艺当属江湖女子前五,百晓生那家伙还看到过她给影卫头子夹菜呢,啧啧啧啧啧。”

“至于韦原嘛,出门左街一溜的胭脂铺子,右拐那头最大的钱庄,往北走那赌场瓦子酒楼,甚至那烟花柳巷暗娼皆有他的产业眼线,被人们尊称声衙内,万分张扬,这样的风流子搭上裴景那小白兔竟说不出的相配,身为渤海贵族,他俩从小就有婚约,可谓是青梅竹马,据说这裴景,精通医术歌舞厨艺,身边还有一只叫花楹的小神兽,这才能把他牢牢攥在手里,裴景说一,韦原绝不会说二,可谓是一对佳偶啊。”

说到这里,居于上座的王宽,就是他口中的正直清傲贵公子已经捏碎了今天第三个茶杯了,脸色罕见得沉了下来。旁边的赵简更甚,屋内的蜡烛已被她砍断了一半:“元仲辛!好看的少年都和好看的少年在一起?嗯?”她已经不大能控制住自己的手了,没拿起弩也是看在众人还在的情面下。

元仲辛吓得一蹦三尺高,拼命辩解:“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王宽说白了就同僚,我一颗心可都在你身上啊,谁知道那说书人咋讲的,他还说你给薛映夹菜,我还没开口呢。”

“这我反驳不了,”薛映闷闷道,衙内听到这话都快跳起来了,“可我说一,衙内不会说二。”

衙内瞬间被安抚好,一点怨言都没有了。小景寻思着这是第一次听薛映说情话,又一边不解自己和衙内是如何搭上关系的。旁边的王宽似是知道她在想什么,递过来一片她最爱的芡实糕,正准备轻声安抚,谁料赵简拍桌而起。

其实赵简听到同僚这词时已经很不高兴了酝酿着发作:“那你说,我们是什么关系?”他们心里都清楚她在问谁,小景刚要开口缓解一下气氛,元仲辛就把玩着他的月牙坠开口:

“你是我的心上人。”郑重而深情。

“但我的心上人,我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解决,我已派人去查这说书人底细了,应该很快就有结果,恐怕诸位得提供最近接到的任务细节了,得先知道此刻的对手有哪些才有目标。”

衙内不解:“你什么意思,这些传言不是已经很久了吗?与这说书人有什么干系?”

还没冷静下来的赵简给了他一爆栗子:“劳烦你注意下他说话的语气,别说对我们的称呼了,看他对百晓生的态度,他绝对不是个普通人。”

王宽抿了一口茶,不紧不慢:“他有意着重我们各自的能力的目的恐怕没那么简单。”

“那他故意着重我们之间不实传闻是为什么呢?”小景隐隐有些担忧。

薛映叹了口气:“恐怕也另有图谋。”

元仲辛接茬:“薛映你注意到楼下西边客座的武夫了吗?”

“绣春刀,锦衣卫。”

“这场大戏恐怕没有那么简单了。”元仲辛勾唇一笑,

“你说是吧,我的,心上人。”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