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部坐进去就不疼了乖 礼上新娘下面塞满了

2019-08-03 03:26:49作者:浅入则止

全部坐进去就不疼了乖 礼上新娘下面塞满了

二彪子呵呵笑了起来,勾了勾手道:“哦,好啊,大桃,那你上啊!”

李大桃走到他近前,故意颤了颤她那独具特色的大桃,嗲嗲地道:“我来了,那你想怎么样呢?”

今天的李大桃一身水蓝色连衣裙,下面光着腿显得一双腿那样白嫩白嫩的,这个女人一白遮百丑,更何况李大桃还是有几分姿色,要脸蛋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特别是那一对大桃那是有着非常显著的特点啊!

看着看着,突然,二彪子荡笑一声,直接一把一只手上去搂住了李大桃象牙雕刻的颈项,猛烈亲吻上她鲜红湿润的樱桃小口,李大桃这边还想怎么着**他呢,根本没有想到二彪子会来个“突袭”,芊芊玉手急剧推拒着他的胸膛,可是被他的舌头突破进去勾住她柔软滑腻的小舌缠绵吸着,她立刻浑身酥软,玉手无力地半推半就地捶打着他那宽阔强壮的胸膛。

“哦,亲上了,亲上了,大桃那个小浪蹄子,小嘴还真会玩啊!”许香云第一个表示出了愤慨之情。

“还不都是你,这么好的第一个机会让开她了。”古彩霞对许香云让李大桃第一个上表示了不满之情。

许香云也有点不满,“谁知道啊,我以为是让大桃上去受点苦的,那知道她上去是享受的啊,早知道我就第一个上了。”

邱淑贞在一旁实在忍受不住这两个女人的疯言疯语,甚至可以说是荡言荡语,哼了一声道:“好了,别在这不正经了。”

她这一说,却把两个人的注意力集中到了她的身上,古彩霞和许香云相对一笑,许香云直接就很不客气地道:“啊呀,淑贞婶子,你挺正经啊,你正经还跟我们在这侍侯男人,你正经干那个事的时候有能耐你别叫唤。”

古彩霞也很不客气地道:“对啊,还叫得那么大声,啊呀,现在跟我们在这装正经啊!”

邱淑贞两句话就让人给顶回来,给羞臊得脸通红,这个时候她还真的没资格说人家,因为自己也是那么回事啊,不由得恨声道:“好了,我不正经,我不正经行了吧,你们都是一路货色,我呀就是让你们给带坏了。”

“咯咯,咯咯!”古彩霞和许香云一个劲地乐着,现在她们还真的是一丘之貉啊!

那边二彪子猛地抬起头,“你们乐什么呢?”

“你小子亲你的吧,我们乐我们自己的。”许香云是最开放最生猛的女人,丝毫没给二彪子好脸啊!

二彪子也丝毫不在意,反而继续道:“娘的,给你们脸了是不是,都给我上炕撅着去,大爷今天我要好好乐和乐和啊!”

“啊呀,二彪子大爷发脾气了,咱们上炕啊!”许香云叫了起来,当然,这都是男女之间开的情趣小玩笑,有的时候不玩不闹怎么热闹啊!

怀里的李大桃也跟着吃吃乐了起来,显然那几个女人吃鳖,她是最乐意见到的,心里这叫一个痛快!

不过二彪子也没放过她,看着眼前这个有着少妇般妩媚的美丽小寡妇李大桃,此时她的很有一番姿色在他眼前变成了绝对有姿色了,长长的黑发盘着靓丽的发髻,长的千娇百媚,粉脸美艳绝伦,白里透红的肌肤,秀眉微弯似月,两眼大大的黑白分明,眉毛细长乌黑,鼻子高挺隆直,艳红的嘴唇微微上翘,嘴唇肥厚含着一股天生的媚态,最迷人的是那一双水汪汪的大媚眼,每在转动瞄着看人时,似乎里面含有一团火,烧人心灵,勾人魂魄一样,一飘一转的能勾人魂。

那条水蓝色连衣裙上面领口微开,隐约可见前面凸凸的车大灯和遮盖着那对宝贝的亮红色小罩罩,一对挺拔的形似大桃涨鼓鼓的大桃似要破衣而出,露出胸口一大片雪白娇嫩的肌肤与深邃诱人的雪白深沟,再往下,通过连衣裙可见她平滑如玉的小腹,盈盈一握的**,挺翘丰盈的美腚,连衣裙裙下没有穿似袜的长腿肉感诱人,黑色带袢绒面高跟凉鞋前端露出秀气的足趾俏丽优雅。

二彪子心情彻底膨胀了,一勾她圆润可爱的小下巴,吃吃道:“怎么着,你也想上炕撅着啊,行,一起上炕去。”

“啊————”李大桃垮了脸,“不要啊,我就不要了吧!”

二彪子笑着道:“你怎么就不要了,我说要就要。”

“哎呀,人家跟她们不一样了吗!”抱着二彪子的胳膊,嗲嗲的声音那叫一个媚,李大桃还想撒娇一下,求饶一下,让二彪子改变主意。

不过一听二彪子的话,许香云和古彩霞已经立即把她拉了过去,古彩霞嘿声道:“这才对吗,享受我们姐妹一起享,这个受罪我们姐妹也应该一起受,这才是好姐妹吗!”

“对啊,大桃,好姐妹一起来,嘿嘿!”许香云也是一个鼻孔说话。

全部坐进去就不疼了乖 礼上新娘下面塞满了

李大桃这个气呀,这帮好姐妹,有好事的时候从来没有想到自己,这个一有坏事,那就一定要拖自己下腿,不由恨声道:“好了,别拉我,我自己能走,我们还真是‘好姐妹’啊!”

“好姐妹”三个字咬得很重,一听就是言不由衷的话,不过古彩霞和许香云却不管这个,反而咯咯笑道:“对,我们就是好姐妹!”

“淑贞婶子,我们是好姐妹,走啊,上炕了。”许香云很是坏坏的喊着,这个时候那绝对是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好姐妹要彼此都帮忙吗!

邱淑贞当然还有点放不开面子,坚决地摇头道:“不,不,我不去,你们自己就好了,你们是好姐妹,我是你们婶子,这个差着辈分,你们上啊,你们上啊,啊,你们干什么啊————”

可惜她的话当然是做无用功的,正摇头不干呢,那知道许香云、古彩霞,还有李大桃直接就拥上来把她拖到炕上去了,嘿嘿,这就叫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许香云最是咋呼不过了,直接叫道:“淑贞婶子啊,现在跟我们讲什么辈分了,那你和二彪子在一起不是乱了辈分吗!”

古彩霞也跟着道:“对啊,淑贞婶子,有的时候话可不要乱说,不然会引起误会的。”

李大桃更是嘿嘿道:“对啊,这个时候说别的都已经晚了,你就乖乖跟我们当好姐妹吧!姐妹们,大家一起来啊!”

二彪子看着四个女人闹成一团,不由嘿嘿乐了起来,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好,比之城里那些勾心斗角的事情,这样放开了心怀与自己的女人在一起的感觉真的很不错,也许是经历过了,也许是年龄大了,二彪子现在的想法真的是与以前不太一样,他现在要全力享受生活,别的那都不是他该考虑的事情了。

使劲拍了拍手,大声道:“都给我并排撅好了,那个不配合,一会儿我就可劲收拾她。”

大概也看出来二彪子的兴致很高,四个女人都乐了起来,其实对于那种事情,她们这些已经熟透了的女人其实都是期盼着的,这个年纪的女人对那方面都是有着强烈需要,双方一拍即合,当然没有那么多事了。

“嘿嘿,我在这!”

“啊,讨厌了,彩霞,你别挤我啊,你这个大腚子,还让不让人活了。”

“啊,你才讨厌呢,打我腚子干什么,快点的了。

叽叽喳喳,四个女人已经在炕上并排撅着了,四个形态各异,有大有小的腚子就展露于二彪子眼前,不看不知道,一看真的是美丽景色忘不掉啊!

不过她们因为都穿着裙子啊裤子啊什么的,当然不能直观地看到具体的情形,只是看到一个形态而已,不过就是这个形态已经是不可多得之景色了,这玩意就怕比较,一比较就能看出具体的样子出来了,四女古彩霞的腚子最大,因为她最胖,邱淑贞的腚子最小,因为她最瘦,而要说最好看的还得是人家李大桃,要不说人家能长出独具风格的大桃出来,其别的地方也**得很是完美,而许香云的则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不故意,因为她穿的是一条白色小短裙,这一撅着不要紧,却有点把那里面的东西给露出来一点,从二彪子这个眼光看过去,却上直接看到了一抹紫色,一抹神色的紫色,很勾人的紫色啊!

下面帐篷开始搭起来,看到这样的情景要是不搭帐篷的,那就不是真正男人啊,二彪子是真正男人,所以他的帐篷搭得又高又大,彻底充分地证明了他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大男人。

“喂,你到底来不来啊,这样干撅着很累人的。”因为二彪子光看不上来,炕上撅着的女人不干了,第一个翻毛的当然是许香云了,这个女人那是相当的剽悍生猛啊,有的时候女人这个见得多了也就无所顾忌了,在她的经历当中,那是阅男人无数,这样也就表明了她对男人的无视。

有一个带头的,那就就有那跟风的,人都是很盲从的,李大桃也跟着嚷嚷起来,“是啊,是啊,来不来啊,不来人家不撅着了。”

对于许香云和李大桃的咋呼,二彪子微微一笑,很是潇洒的解开裤腰带,然后慢慢地脱着,口中道:“都给我撅好了,要是动一下,我可就可劲收拾谁了,看看人家淑贞婶子,多正规啊!”

这里面最乖的就是邱淑贞了,没办法,她是那种比较正经的女人,干什么事情都是一本正经的,现在沦落到这个地步了,她的本性还没有改变,呵呵,也不知道这种性格是福是祸了。

对于二彪子的威胁,几女那是相当的在乎啊,这个家伙说得到做得到,真的整起来那是下死手,她们可都是深有体会过,当即好好地撅着,一动也不敢动了。

嘿嘿一笑,对于自己的威严二彪子那是相当的满意啊,甩下裤子,甩下裤衩子,倒提着那一柄杀气腾腾的丈八蛇矛枪,踩下鞋就一个箭步窜上炕去了,哇哇大叫道:“好了,现在我来也啊!”

邱淑贞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看到二彪子那个狰狞可怕的样子,吓得赶忙转过头去,心头狂跳不止,嘴里喃喃着,“来了,来了,来了啊!”

倒是许香云丝毫不畏惧,回头看着杀上来的二彪子,撇了撇嘴道:“来就来呗,难道我们姐妹还怕了你不成,姐妹们,准备好了,亮我们的家伙啊!”说着,她一掀裙子,一褪里面的裤衩子,亮出了女人的本钱。

“对,我们不怕他,亮我们的家伙。”李大桃绝对是跟风的高手啊,当然,她也同样不甘示弱。

邱淑贞咬了咬牙,都这个时候了,她也没有退路了,脱吧!

就剩下一个古彩霞,不是她不想脱,而是她穿的是紧身裤子,不像人家那样裙子一掀轻松愉快,她这脱着可是费劲了,赶紧手忙脚乱的开始脱裤子,可是由于她身体略微**一点,而这个裤子又略微紧身了一点,裹在身上可真不好脱,所以她急着嘴里还喊道:“等我,等我,等我啊!”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