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心有纤纤夏

2019-07-29 21:04:22作者:颜暄之

古风

1

我叫常夏,行走江湖,贩卖各种八卦小道消息,兼职手绘武林各路美男子的画像,但凡前来找我买画像的,还另赠各路英雄的相关饰品,每日勤勤恳恳早出晚归,不为别的,只因我穷。

前不久,我捡回来一个人,那人长得很俊,就那么一身白衣往村头一站,便能让河边浣洗衣裳的村女掉进河里。

王大婶李大爷张大叔家的女儿都叫他神仙公子,总是结伴打扮的花枝招展绕大半个村子,然后假装只是从我家门前路过,就为了看他一眼。

就这么一个谪仙般的人,我对他却很不满,因为他也很穷,穷就算了,他还能吃,才来我家不过短短数日,便将我屯着准备过冬的口粮吃了个精光。

所以,就算你好看,那又怎样!好看又不能当饭吃!

我看着已经见了底的米缸,深吸了一口气,冲着外屋大吼一声:“沈二!”

“哎!来了来了!”

我看着急匆匆跑过来的沈二,粉白如玉的小脸上是方才生火做饭留下的乌黑,脑门还沁着一层薄薄的细汗,此时此刻正眨着他那双琉璃一般的眸子看我。

“老大你找我有什么事?”

“照你这个吃法,咱们下顿吃什么?”

沈二瞅了一眼我手指着的米缸,有些不好意思地吸了吸鼻子,而后手在身上摸了摸,这个衣袖搜搜那个荷包找找,实在是翻不出来任何能再给我拿去典当的东西。

最后他右手握拳抵在唇边轻咳一声,正色道:“不如老大你今日出去做生意的时候,把我也带过去吧。”

我想起来前两日他自告奋勇要跟我一起出去摆摊子时,步行到城里之后累得瘫在地上哼哼唧唧的那个扎眼的模样,心头一阵哆嗦。

2

“老大,你今天怎么这么好,还给我找了个代步!”

我瞟了一眼坐在牛车上兴奋得不得了的沈二,有些同情地叹了口气,这孩子可怜的,长得是人模狗样仙风道骨的,实则是个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傻子。

还记得我第一次把他带回家那天,他看见鸡笼子里养的几只母鸡,惊奇得像个头一回进城的乡下老嬷嬷。

我给他整了整衣襟,又忍不住叮嘱了几句。

“待会到了不要乱说话,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听我吩咐做事,明白了吗?”

“明白!”

我们赶着牛车一路进了城,驶进了城里最大的青楼,跳下车后我弹了弹身上莫须有的灰尘,领着沈二一路走到后院,青楼老鸨看到我们来立刻喜笑颜开的迎上前来,而后眯着一双闪着精光的老眼,扭着帕子上下打量着沈二。

沈二许是没来过这样的地方,被她盯得有些发毛,向我投来了一个询问的眼神,我佯装镇定地冲他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出声。

虽是不解,但他还是收了眼神,抬起头站得端端正正,由着那老鸨打量。

“啧啧,这模样,卖给我做长工实在是可惜,不如给我做倌人,我给你这个数。”

那老鸨伸出手来,对我比划了一个数目,我咽了咽口水,看着她那粗胖的短手,又瞅了一眼沈二俊美的脸,他正满眼疑惑地看着我。

老鸨有些心虚地干笑了一声,我忍着肉痛把沈二拉到身后。

“卖给你做倌人似乎不妥,咱还是照先说的,做苦力吧,不可惜。”

饶是沈二真的是个傻子,这么听了半天也该听明白是个怎么回事了,他一把攥住我的手腕,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我。

“常夏,你要把我卖到这里做苦力?”

“我……”我看着他的眼睛,莫名有一丝心虚,刚要开口解释些什么,只听他又开口了。

“本公子这般花容月貌,你竟然想让我做苦力?这位妈妈,你别听她的,我们商议一下,我觉得我们不如这样……”

我:“???”

3

我看着沈二着一身素白广袖仙裙抱着琴缓缓向我走来,长发如瀑,步摇斜插,裙摆一步一摇曳,眼波流转间皆是风情,随后丹唇轻启,冲我轻轻一笑,看的我想拔刀捅死他。

搔,首,弄,姿!

“这就是你跟那老鸨子商议的妙计?”

我忍着想杀人的冲动看这人从袖中摸出一方铜镜在手里对着细细端详,照镜子之余还不忘冲我抛个媚眼。

“咔嚓”一声,我手中的杯子裂了。

“哎呀,大丈夫能伸能屈,我这也是迫不得已才这样打扮的嘛……老大你快帮我看看我头发歪了没有?”

“我看你挺享受这副打扮的。”我嘟囔了一声,但还是站起身来替他检查发髻,检查完穿戴整齐后,他便将铜镜塞在我手里,而后抱着琴去了前厅。

我瞧着他走出去之后又回眸对我投之一笑,那笑容过于美艳,看得我心里一阵不是滋味,将他刚刚塞给我的铜镜对准脸瞅了又瞅,最后极不甘心地拍在桌上,他沈二一个男的,扮起女相来,竟然比我还好看!

我站在回廊处,看着楼下台子上一袭白裙的沈二,他在面上覆了层白纱,只露出一双眼,清冷中又平添几分了神秘感。

只见他将琴置于膝头,随后衣袖翻飞,音律随琴弦拨动而起,一首悠扬的曲子回荡在整个屋子里,原本喧闹不已的场子瞬间安静下来,台下宾客听得如痴如醉,就连我也愣住了,这旋律,似乎有那么些耳熟。

一曲毕,沈二抱琴起身,冲着台下一鞠躬,众人回过神来掌声雷动,纷纷吵着让他再奏一曲。

见状我连忙上前开口冲众人道:“沈姑娘一天只奏一曲,若是大家还想听的话,那就明日再来。”

说完连忙拉着他退了下去,他任由我拉着,还冲我挤眉弄眼:“我刚刚弹得不错吧?”

将老鸨结给我们的银子又数了一遍之后,我狠狠心拿出一锭银子放在沈二手里:“这是你的报酬,今日辛苦了。”

沈二将那锭银子拿在手里一抛,带着笑意看了我一眼,随后拉过我就走,我还没反应过来所为何事,便被他拉着绕了几个弯,走到了一个赌坊前。

4

“你想做什么?”我捂紧了荷包,一脸警惕地看着他,不自觉往后退了几步。

沈二倒是笑得一脸坦荡:“来这里当然是为了赌钱啊,来都来了,进去看看。”

说完还未等我答话便拉着我走进去,挑了最中间的一个桌子一掀衣摆,大大方方地坐下了。

末了还附在我耳边问了一句:“老大你手气怎么样?”

我手气怎么样?当然是不好!我掷骰子能掷出来三点就是破天荒了。

”你别胡来,咱们身上没多少银子,输了我不拿钱赎你。“

我小声地在他耳边说着,带有几分威胁的意思,他却不慌不忙地拿出刚刚那锭银子,笑得一脸开怀:“我有钱啊,不用你,你看着就好。”

我有些头疼地扶住额头,这家赌坊水有多深,你一个涉世未深的毛头小子怎么会知道,真是不知死活。

可还没等我头疼完,这人便眼疾手快地下了注,在放下他那锭银子后冲着庄家嘿嘿一笑。

“我买大!”

庄家眯着眼睛看了这人一眼,随后摇起了手里的赌盅,四周是一片呼天喊地的“小”,沈二却是不慌不忙,眨着一双明亮的眸子看着那赌盅。

待庄家将那赌盅拍在桌上,揭开一看,两个六点落入众人眼中之时,我有些不可置信地看了沈二一眼,他倒是悠闲地冲我挑了挑眉。

“愣着干嘛,收钱啊!”

说着,便将刚刚那把赢的银子又推了一半过去。

“买大。”

那庄家合上赌盅,放在手里摇了一阵之后再揭开,又是两个六,周围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有几个人见状忙挪到了沈二身旁,冲他笑得一脸谄媚。

“这位公子下把买什么,小的跟你。”

“好说好说。”

待沈二连赢十二把之后,那庄家对着身旁一人耳语了几句,不一会儿,便有人来对着沈二恭敬道。

“劳烦公子借一步说话。”

我正往布袋里捡银子的手顿住了,想起来坊间传言心里顿时一咯噔,有些不知所措地看向了沈二,他笑着揉了揉我的发顶。

“你在这等我一会儿。”

我抱着一袋银子坐立难安,万分懊悔,也不知道沈二这一去会遭遇什么,从前就听闻这赌坊背后有个了不得的人物掌控,我只顾着沈二赢了钱高兴,却忘了想我们有没有命带走这钱。

5

在我胆战心惊地脑补着沈二断手断脚的被拖出来的画面时,突然有一人拍了拍我的肩,我本能地反手就是一掌,一阵凌厉的掌风向来人袭去,却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靠,常夏,你谋杀亲夫啊!”

你大爷的亲夫!

我转身就想给这人一个大耳刮子,他却一侧身子眼疾手快的截住了我的手腕,看我的眼神多了几分幽深与探究。

“这般狠厉的手法,莫非你是……”

我慌忙抽回手,有些慌乱地开口解释道:“不不不,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不是,我不是……”

“莫非你是想私吞我这些钱?老大你可真不够意思,这银子我又不是不与你分,你竟然见财起意想要谋害我,当真是世风日下啊!”

这货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看得我想一巴掌把他扇到天边去,我黑着脸在他脑门上就是一掌:“你有命带走这些钱再说吧!”

“怎么没命带走?现在就能走,咱们先去醉仙楼吃顿好的!”

“吃吃吃,就知道吃,你饿死鬼投胎啊!手给我松开!”

沈二一路把我拽到了百宝阁,才放开了拉住我的手,装模作样地一甩肩头长发,而后径直走进店里,对着掌柜一招手,从怀里摸出一张当票递了过去。

“这是……”我猛地抬头看向他,一时语塞,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直到他的将一只凤血玉镯戴在我腕上时,我才回过神,轻抚了一下那镯子,低低地道了一声谢。

母亲去世时留给我的玉镯,在最艰难的那段日子里被我拿去当了,挨过那段时日之后我便省吃俭用,只为了有一天能攒够银子给赎回来,沈二来了之后,家中多了一个人的开支,我时常嫌弃他拖了我的后腿,不曾想……

“喂,你别这样看着我啊,这是你上次不小心掉出来被我拾到的,忘了还你罢了,正好今日赚了钱就给你赎回来了,你也不用太感动,请我吃顿好的便是了……”

我看着他那张欠扁的脸,又好气又好笑地踹了他一脚。

“就知道吃,你个饭桶!”

6

“这就是……‘剑圣’……咬过的饼?”

沈二看看手里的烧饼,又看看我,一副见了鬼的模样让我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几口咽下了嘴里的烧饼,拿衣袖擦了擦嘴角。

“你大惊小怪个什么,谁咬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说这是剑圣咬的,它就是,就能卖个好价钱!”

“那……风铃谷主的汗巾?”

“我的。”

“沉香宫主的秀发?”

“我的。”

“无影堂少公子的发带?”

颜暄之
颜暄之  VIP会员 城南花已开,愿君常安在。 (不定期更文,评论留言都会认真看,撒娇卖萌打滚想要小心心,最后感谢陪伴

公子心有纤纤夏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