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 灌满白浆顺腿流淌

2019-07-26 00:22:46作者:佚名

第7章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

老旺下身如同火雷引发,大量精元直冲开来,无数道热流激射而出!

那炙热,滚烫的液体,一般喷在那条粉色内|裤上,另一半全都喷在秦芸雨洁白的玉手上。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

“啊,爸爸,你好坏,都弄我手上了。”秦芸雨吓得连忙把手缩回去。被公公弄了一手,秦芸雨的脸羞的通红。看着自己手上那一大片白色的东西,感受着它的炙热,“好多啊,公公都快五十了,竟然还这样强壮,喷射这么多,真厉害啊。”

老旺的脸更红,一劲地解释,“小雨,对不起。我没忍住。”

秦芸雨平息了一下紊乱的芳心,将那条被第二次污染的粉色小内|裤拿过来,低声说:“我去洗了它。”她扭身离去了。

老旺心里挺自责,“我这老脸真是丢尽了,偷偷干这事被儿媳妇发现了,我竟然还喷在她手上。幸亏我儿媳妇善解人意,没有跟我一般见识,换别家媳妇早就一巴掌抡过来了。小雨真的是天下最好的儿媳妇啊。”

第二天,罗明要去省城出差。

“爸爸,小雨,省城有个大客户,需要我过去跟他面谈一下。如果能够拿下这笔大单,我们就发财了。”

秦芸雨高兴地说:“老公,星象上面说你今年有财运,这笔业务一定能谈成。我等你的好消息。”

罗明蛮有信心滴说:“应该没问题,这个客户是我的同学给我推荐的,小雨你在家照顾好爸爸。”

秦芸雨看看公公,微微一笑说:“老公,你就放心吧,我一定让爸爸满意。”说完,暧昧地朝老旺眨眨眼睛。

老旺脸一红,连忙把目光移开,不敢跟儿媳妇对视。

送儿子下楼,罗明嘱咐说:“爸爸,我去省城出差,这两天可能回不来,你帮我继续监视小雨。一有异常消息你赶紧告诉我。”

老旺说:“你放心去吧,家里有我呢。不过,我觉得小雨没啥事情啊。”

罗明说:“其实,我也不希望小雨有外遇。这样吧,你再监视她一个礼拜。要是还查不出来,我们就不查了。”

回来的时候,老旺在小区门口遇上刘大爷。就跟刘大爷聊起来。从谈话中,刘大爷得知罗明出差了,老旺和儿媳妇留守家中。就暧昧地说:“老旺,真羡慕你啊,家里有这么一个漂亮儿媳妇,贴身伺候你。”

老旺苦笑说:“老刘大哥,这有什么好羡慕的,你又不是没有儿媳妇。”

老刘摇摇头说:“我那儿媳妇,哪里比得上你家秦芸雨?不论是身材相貌,还是文化素质,我家春芳那一样都比不上秦芸雨啊。”

听老刘夸自己儿媳妇,老旺心里挺高兴,其实,老刘家的儿媳妇杨雪芳长得也不错,也是身材高挑,胸大腚圆很受看的女人。不过,杨雪芳不是大学生,也没有正式工作。她的丈夫刘超也是社会上游手好闲的混混。老刘妻子离婚了,老刘也是跟儿子儿媳一起过。

不过,老刘有退休工资,一个月三千多。一家三口基本上就是靠他的工资维持生活。

老刘下象棋下的好,和老旺是棋逢对手,“老旺,走,我家下棋去。中午也别回去了,在我家吃饭。我们哥俩喝点。”

老旺说:“不行啊。我儿媳妇自己在家呢。我和你下两盘棋,就回家去给我儿媳妇做饭,我儿媳妇最好吃我做的打卤面。”

老刘说:“老旺,你们俩到底谁伺候谁啊?你儿子刚走,你就粘着你儿媳妇离不开。该不是想扒灰吧?哈哈。”

老旺心里一激灵,脸顿时红了,略带恼怒地说:“老刘大哥,你不要乱说。”

老刘哈哈一笑说:“跟你开玩笑的,不要当真。没啥。不如中午让秦芸雨也过来,我们两家多亲近一些。我们家在这城里也没啥亲戚。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

老旺想了想,觉得老刘说的有道理,就给儿媳妇打了个电话,没想到秦芸雨立刻同意了。秦芸雨还说:“前几天,雪芳姐说开直播能挣钱。我现在不能给学生补课挣外快了,正好学学怎样开直播。”

老旺跟着刘大爷来到他家,儿媳妇杨雪芳热情地迎接出来,“老旺叔你来了,快请进。”

杨雪芳身子很高挑,圆领的短袖恤衫将她高耸入云的美乳曲线完全凸显了出来。下身穿着一件包臀裙,紧紧收束着她纤细窈窕的柳腰。她的小腿很细很白很直、跟她修长的大腿一样白皙、漂亮。

杨雪芳相貌虽然比不上秦芸雨,但是说话声音很好听,温柔似水,魅力四射。

打过招呼,老旺问刘大爷,“老刘大哥,你儿子呢?”

刘大爷叹口气说:“别提我那不务正业的儿子了,每天跟一帮狐朋狗友混一起,吃喝玩乐不着家。老旺,我们下象棋。”

秦芸雨果然来了刘大爷家,刘大爷的儿媳夫杨雪芳热情地拉着秦芸雨的手,就如同亲姐妹一样攀谈起来。两人一边说话,一边去了厨房,开始张罗午饭。

老旺和刘大爷则在客厅摆开棋子,楚河汉界痛痛快快杀起象棋来。

两盘象棋杀完,老旺二比零大胜。

杨雪芳和秦芸雨已经把饭菜做好了,午饭挺丰盛,四个热菜,两个凉菜,香喷喷的大米饭。刘大爷打开两瓶白酒,拉着老旺非要一人一瓶包干制。

老旺说:“老刘大哥,我的酒量你又不是不知道,一瓶下去我连路都走不了了。”

刘大爷笑呵呵说:“老旺,今天难得我们两家聚一起,高兴!高兴就得喝酒。这样吧,这两瓶酒我们两家分了。我和我儿媳妇雪芳喝一瓶,你和你儿媳妇秦芸雨喝一瓶,谁也不许剩下。要是剩下就是不给我面子。”

老旺为难地看看秦芸雨,秦芸雨微微一笑说:“爸爸,难得刘伯伯这么热情。我可以帮你喝一杯的。”秦芸雨确实能喝点白酒,不过最多能喝二两,再多就不行了。

老旺觉得儿媳妇帮自己喝二两酒,剩下的自己勉强能对付,大不了下午下棋,全部输给刘大爷。于是就说:“好,那就这两瓶酒了,不干不罢休。”

第8章 秦雨喝醉了

刘大爷和自己的儿媳妇对视一笑,就陪着老旺和秦芸雨喝起酒来。

老旺是个要面子的人,说了干杯,就得干杯,很快饭吃饱了,两瓶白酒也喝干了。

秦芸雨喝了二两白酒后,面若桃花,双眼迷离,她一只玉手托着香腮,已经快要趴在桌子上了。知道儿媳妇喝醉了,担心她难受,老旺心疼媳妇,就提出带儿媳妇回家。

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

刘大爷却说:“老旺,秦芸雨都这样了,你就别折腾她了。小芳,你带秦芸雨去你的房间先休息会儿。我和老旺叔继续喝。”

于是,杨雪芳就扶着秦芸雨去自己的房间休息下了,老旺推说:“老刘大哥,我真的不能再喝了。再喝,也趴下了。老刘大哥你真是好酒量。咦,怎么感觉这样热啊?”

刘大爷说:“老旺,我屋里按着空调呢,走,到我屋里下象棋去。下午,咱们去钓鱼。”

老旺盛情难却,来到刘大爷的卧室,继续杀象棋。

象棋一盘还没下完,老旺就倒在沙发上瞌睡起来。

刘大爷轻轻叫了两声老旺的名字,见老王没有反应,心里暗自高兴,就站起来一路小跑来到儿媳妇的房间。

秦芸雨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杨雪芳看到刘大爷来了,说:“爸爸,老旺叔呢?”

刘大爷拍拍杨雪芳的肥臀,“你去我那屋,陪你老旺叔去吧,我看着秦芸雨。”

看到公公那好色的眼神就要窜出火来,杨雪芳吃醋的哼一声,扭着肥臀走了。

刘大爷早就对美貌的秦芸雨心怀不轨了,今天特意把老旺和秦芸雨骗到自己家中,把他们灌醉了,他打算好好玩弄一下秦芸雨。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