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世猫

2019-07-04 13:00:36作者:手机用户74998

青春

一个故事:“佛祖让猫妖去凡间修炼,告诉他要为看到的第一个凡人实现愿望,等到它真正成为九尾猫的时候才能得到成佛。不幸的是猫妖每实现一次愿望就会失去一条尾巴,只好再次修行一千年,长出新尾巴。

就这样年复一年,猫妖也因此无法真正成为真正的九尾,不仅无法成佛更是增添了对人类的怨恨,直到有一次猫妖遇到一个小女孩,女孩却说:好可怜的猫妖,你一定很寂寞吧,我的愿望就是希望你得道成佛。

直到这一次,猫妖才化解了仇恨,真正得道成佛。”

1

如果不是真的倒在血泊中,我倒还真不会如此清楚地记得生物老师说过的每个人的血液大概是人体重的百分之八。

因为我一直认为在我这么长的生命里,幸运一点一定会遇到一只来找我实现愿望的九世猫,不幸一点也能看见我的朋友经历这一切有趣的历程,毕竟这人间情情爱爱的事情并不罕见。不过一直到现在了,看着这摩肩接踵的人,我才意识到原来我就是一只九世猫。

“喂,这军训报告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啊”

“快了吧,不差这点时间吧,看看前面的女生时间就过去了。对了,你觉得我们班哪个女生最漂亮。”胖胖的男生眼睛看着前面不经意地跟陈鹿聊着。

“我觉得,我要去上厕所啦。”撇开话题,因为聊女生真的很无聊。

向老师打个报告,就慢慢地穿过人群中往外走,有种做贼的感觉,毕竟从小到大就不喜欢出现在很多人的场合。来到队伍外就加快脚步跑了起来,并不是因为有多想上厕所,毕竟自己只是找个理由出来透透气而已,只是被人群盯着走总有种不适感。

一边抬头看月亮,一边小跑,这大概是从小时候就落下的毛病,不过正月十五的月亮还真从没让人失望过,至少该比前排的女生好看。

“啊,走路不看路的吗?”女孩捡起被陈鹿撞后掉在地上的书。

“哎,那个……”刚想道歉女孩就已经走远了。

2

青春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沼泽,每个人都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向前走,有些人为了走得快一点,不得不丢掉一些东西,如儿时最亲爱的朋友,如曾经会挂在嘴边的梦想。

这些很快就走出去的人被挂上奖牌戴上奖章,被作为标杆,给后来的过客学习。也有走不出去的人,被永远留在沼泽里,让人引以为戒。

“你说从我撞到你那天到现在,我们都认识这么长时间了。我是长得是越来越好看,你怎么和我成反比呢?”陈鹿兴致勃勃的向后桌讲着。

“是哦,那你这个花美男还是想想等等的英语小测你要怎么过吧。”女孩给了一个白眼,然后又低下头。

“喂,一码事归一码事啊,你不会这么冷漠不借我看吧,英语老师可说了这次要是还不及格我就得出去罚站了。”下意识拉了一下女孩的手。

“叮叮叮叮叮”上课铃。

“滚”女孩急忙缩回自己的手。

四十五分钟的英语课里前十分钟都会照例小测,男孩会在老师背对自己的时候偷偷回头,女孩会在男孩回头的几秒里,把写完的小测本往前面放,让男孩可以很清楚的看到每一个单词。那几秒的时间里,窗外树叶长得葱茏,鲜花开的烂漫。世界就在我们的眼里,男孩眼里的单词,女孩眼里的男孩。那样年轻的时间里,我们觉得世界很美丽,觉得世界对我们来说充满了各种可能。老师强调让我们不要早恋,这学校太小了,我们不可能找到真正适合我们的人,以后后悔的会是自己。但我还是会在我的校服上写下你的名字英文字母的缩写,会在早操刚结束同学们都鸟兽散的时候马上看一眼你在哪里,是不是有边走路边看书,会不会又被别人撞到,就赶紧拿着自己的小抄跑到你的身后,小心翼翼的怕被班主任发现,又会被说男女接触过密。

每个男孩在青春的时候都自以为很帅,每个自以为很帅的男孩青春里都有一个女主角,是那个你会给她煮红糖水,会在她体育课结束的时候给她买她喜欢的饮料和雪糕,会在她偶像来你们城市开演唱会的时候悄悄地给她两张票让她开心,会因为她生日的在周一出不去外面过怕她会难过,在学校附近给她放一个超级大的烟花,就算那样会被学校处分。我的那个女孩叫小白,不太可爱但很喜欢读书的女孩子。

3

“滚,在敢来烦她,以后就不是这么简单了,是一定会把你揍飞的。”陈鹿擦了擦脸上因为刚刚和小流氓打架不小心弄破皮而流出的新鲜血液,顺手把甩棍收到书包里。

“陈鹿,你怎么又和别人打架,还有我们中考完的时候你不是答应我把那棍子丢掉吗?为什么还一直带着它?”小白刚好买完练习从学校后门的小书店出来。

“嘻嘻,我又买了一把新的。这样比较不会被别人欺负啊。”虽然觉得很痛但脸上还是要笑嘻嘻的。

“你个小流氓,为什么又打架?”从书包侧边的小格子里拿出一包小纸巾。

“谁呀?我都考上这学校了,还能是流氓吗?”接过小白的纸巾。

“甩棍给我。”

“给,你要它干嘛?”

“丢掉啊,以后不准买了,不然以后英语小测自己写”走到前面的垃圾桶,把东西丢进去。

4

青春里的喜欢都是大胆的,盲目的,不计后果的喜欢。我喜欢你,是不管高考后我们能不能在一起上一个大学的喜欢,是我会拉你去图书馆陪我一起读书的喜欢,是夕阳做背景我在二楼看你在球场打篮球的喜欢。就好像你口袋里只有十二块钱也会在我上完我体育课后给我买一杯仙草甘茶,在我生日的时候会绕很远的路给我买一个大礼花,即使很讨厌早起也会因为担心我一个人早起背单词很孤单而买三个闹钟起床陪我吃早餐。

“你看,你看这本书里写的这个九世猫还愿的故事好有趣啊。我觉得你就好像这支猫,除了我对谁都那么冷漠。”陈鹿饶有兴致地说着。

“你才像猫,那是你软磨硬泡三年我可怜你才把你给收了的。还有你要是在不背课文你英语小测又要不及格了。”女孩还是低头看书。

“那我把书放回去咯,像我这么有天赋的人,其实这种英文课文看一遍就会背了。”

“喂,这道物理题你会写吗?”小白把书放在男孩面前。

“哈哈哈,你也有不行的吧,还得我问这个物理天才。”男孩拿起草稿纸,一脸认真地开始列公式。

也是啊,毕竟高中的物理确实是太难了,那些什么受力分析,电学实验。因为有一次自己物理考了不及格,在大家都回家的时候,坐在教室默默的哭了,被打完球进来的陈鹿看见了,这个傻小子不知道怎么了就狠狠读了一个月考了个年级物理第一,因为这个第一还被各位老师轮番表扬了一下,然后还每一周写了一大张的各种题目变形给自己看。果然男生在某些方面还是比女生有天赋的吧。

“想什么呢,我给你写的看得懂吗?”一脸认真的对自己说。

“懂了啊,又不像你一样笨。”慢慢收回习题本。

其实我知道你的目的地和我不一样,你只是碰巧拿着车票和我上了同一辆车罢了。我有着很明确的目标,我知道我会在终点站下车,会在这条路上看完所有的风景,最后以一个别人都称道的方式搭上下一辆车。就好像我出生就知道我这辈子该干什么事,该什么时候考学,该什么时候结婚,工作,最后在什么时间死去。你说这样的人生太无聊,你喜欢阿飞正传里的张国荣,那只没有脚的鸟,一路奔波,看别人看不见的风景,和远方的自己交朋友。或许是我自私地绑住了你,让你留下来给我这黑白单调的人生增加点乐趣。你知道女人的预感一向很准,我有预感你最后一定会离开,但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离开,会在哪一站下车,但这旅途里你陪我看的风景足够在你离开我之后留给我慢慢去回忆,我记得你说你讨厌回忆的人,那样的人好像在装深沉,但请允许我这样做,因为只有那时候的我才有你的陪伴。

5

“你说,为什么老师父母都强迫着我们读书,每个人才活几天为什么不去做一些让自己真正开心的事呢?”陈鹿看着窗外的凤凰木出神。

“可能只有你觉得别人在强迫你吧,你看这班级里只有你抬着头在问我闲话了,别人都低着头在写练习呢。”小白一边写着数学题一边回答他。

“你可真无趣,我受不了这日子了,明天都六月七号了,还读书,还写题。我们逃学出去玩吧,听说后门有个画展哎。”眼睛里闪着光地等着女孩的回答。

“不去,能不能别这么幼稚,都要考试了还去玩。”带点生气味道地回答。

“那我自己去。”

“喂……”

小白,你大概不知道我有多讨厌上学吧。老师们总以一种很奇怪的态度对那些成绩不好的学生,初中时我每次考的不好,我的父亲就会狠狠的揍我一顿,是会一直揍到我轻微流血的那种,然后把我关在房间里,让我把试卷里做错的题目抄写一遍又一遍,谁也不知道我有多想逃离这些。一直到那天晚上,我撞到你,看着你慢慢捡起地上的书,我就知道我这不太好的人生该有一点改变了。男生喜欢上一个女生有时候一眼就够了。你教我学习,在我跟别人打架后给我纸巾,我缠着你上下学,我带你听摇滚和说唱,你有时候也会给我耳机让我静静地听听民谣,给我聒噪的心一点慰藉。你也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但你不喜欢成绩不好的人,所以我花了几个通宵争取能在领奖台上和你站在一起。即使我很不喜欢学校这个地方,但随着太阳上山下山,它见证了我们在一起的一个个日子里。

6

“喂,还记得我吗,陈鹿。”四辆鬼火停在学校的后门,一群人靠在一起。

“是初中的时候没被揍够吗?现在还要来?”手心有点微微出汗,其实有点害怕,很久没有和这么多人打架了。

“我也不跟你废话太多,你能不能把那个女学霸让给我,看在我们以前至少认识的分上。”站在前面的一个染着红头发的人说着。

“你可以追啊,但你也得看人家看得上你吗?”低头把不小心弄掉的鞋带绑好。

“好好好”小流氓做好了打架的准备。

虽然已经快六点了,但这个点六月的厦门,天还不算黑。可以清楚的看见初开的凤凰树下,一群十几岁的少年的打斗,初开的凤凰花还没到真正妖艳的地步,但已经可以算是开得鲜红了,红到分不清到底是路人踩碎了的花瓣的红,还是这群少年17岁的血液。

“是谁带的刀?不是说只是教训教训他吗?”

“不知道啊,现在怎么办?”

“赶紧跑,赶紧跑。”一群人闹哄哄地鸟兽散。

那时候我已经听不清周围的行人在说些什么了,只听到了四辆鬼火一起走的声音,好像停机坪上要起飞的飞机,不知道是哪个好心的姐姐拨了120,不知道是谁把我挪到墙角坐下,看不清周围的人看得到的只有黑乎乎的人影,不知道他们叽叽喳喳的在讲什么,又好像有闪光灯照着我,我不太想有人在这个时候拍我,我不想让小白看见我这个样子,太不帅了。

一秒一秒,血细胞好像不太喜欢在我体内都跑了出来,我想起了生物老师说的人的血液比例,想起了班主任说我没出息,想起了爸妈在我考不好的时候揍我,想起了初中时咬我的小狗叫小飞,想起了以前很多的事。但我没有很想你,没有很想我们以前的事,我知道我们一定会有见不到的那一天,即使我没有想到是今天,我只是很想在这美丽的凤凰花下当面和你说声再见,不管你以后是不是在这城市,希望你一切都好。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