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蓄谋已久

2019-05-27 19:04:15作者:夏言希

爱情

(1)

冷墨然在敲了几个小时的门后,言希顶着蓬松的头发,提拉着拖鞋,把门打开一条小缝,熬夜后的眼睛微肿,声音沙哑,“大早上的,敲什么敲啊?”

冷墨然把手里一袋鲜红饱满的车厘子塞进言希怀里,薄唇微启,“你就是那个叫'撑不死'的美食博主!”

“嗯嗯!”

言希点点头,用力睁大眼睛。虽说她粉丝量有一千万多万,但直接到自己家来找自己的,还真是一个没有。

“谁让你在微博上@我的,说我爱吃车厘子的?导致粉丝送我一大袋车厘子。”

微博?@?言希回想昨日的事情,逐渐回想起来,秒变迷妹脸,双手托腮,眨巴着眼睛,“你是冷墨然?”

冷墨然用狭长的眸子回复她,不然呢。

这么多年,她还是没怎么变,纤细的四肢,矮矮的个头,水灵灵的大眼睛。再加上他昨晚看到她直播时嘴角的美人痣,就知道是她。

“嘿嘿!”

言希顶着眼前唇红齿白,高鼻梁,丹凤眼的高大男子,摆出蠢萌的模样,“唉!现在美食博主不好当嘛!我也是为了蹭热度,嘻嘻!”

谁不知道冷墨然最近因为一部青春偶像剧大火

言希不顾冷墨然的挣扎,把他扯进房内,冷墨然环视屋子,眉头缓缓舒展开来,视线定格在柜子上的一个相框上。

言希慌忙倒杯水,连连赔罪,“对不起啊!对不起!”

冷墨然撩起袖子,露出具有流畅肌肉线条的胳膊,言希手里的杯子颤抖了一下,水漾开圈圈褶皱。

这是要下手打人吗??

“我对车厘子过敏!”

冷墨然凛冽的眸子射向言希,语气却平淡如水。

“什么?车厘子过敏??哈哈哈哈……”言希看看他手臂上未消退的一片通红,控制不住地笑得瘫在地板上,除了初中同学那个奇葩的小胖子对车厘子过敏,她还真是没见过谁对车厘子过敏的。

“很好笑吗?”

冷墨然眸子中的冷气更甚。

“抱歉!”言希主动认错,噘着嘴,一脸无辜。

冷墨然愣了愣,看着眼前这个洋娃娃一样的女孩,心猛地软了一下。

他拿起柜子上的相框,竟然略带幽怨地说,“你不记得我了?”

“什么?”

“我是铁南,你初中同桌!”

冷墨然自顾自地说道。

言希的视线黏在冷墨然的身上再也扯不开,惊讶地瞠目结舌,怎么能把眼前的美男子与黑胖黑胖的矮个子铁南联系在一起呢!

岁月真是一把手术刀,还是整容的。

冷墨然已走到门口,侧着身子,手插在口袋中,像是杂志封面上的人物,薄唇轻启,“明天,我还会来!”

言希怔住,冷墨然关门之前警告道,“别再随便@我!”

(2)

第二天,同一时刻,言希家的门再次响起。

言希打开门,怀里被塞进一个毛绒绒的东西。

“早上大概七点半,美人痣要起来吃早饭,中午十一点半定时喂午饭,下午四点半带它散步,晚上五点喂食,七点沐浴,七点半陪它……”

冷墨然噼里啪啦地说了一长串语句,言希一句话也没插上。

“喏!”冷墨然轻轻吐了一口气,又往言希手里塞进一包狗粮,“只能喂它这个。”

“我还没同意呢!”

“不用同意,”冷墨然眸子一抬,褐色的眼珠盯着言希,“这是你对我的赔偿!”

“……我也不是故意的,好吗?”

言希噘着嘴,盯着怀里雪花一样白皙,鹅绒一般柔软的德国牧羊犬。

“我要去出差,它……没人照顾!”

“但是……”

“三天后来取它!”

回答言希的是关门的声响和冷墨然冰冷的话语。

言希惊讶,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霸道?初中的时候他总是寡言少语,处事唯唯诺诺,总是受其他同学的欺负,都是言希出面替他出气。

冷墨然的牧羊犬并不好伺候,言希直播回来,就看到屋内一片狼藉,沙发被咬出一个个洞,其中的棉花被扯得到处都是,玄关处的拖鞋被拖得七零八落……言希站在门口,一度以为家里被抢劫了。

美人痣无影无踪。

一股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她冲到卧室,看到自己心爱的猫猫在衣柜的顶部缩成一团,发出惊恐,尖利刺耳的叫声。

美人痣伸着长长的舌头,摇着尾巴,在原地跳跃,眼神半带威胁半带玩味。

言希又是心疼又是恼怒,拉着美人痣的尾巴把它拖到一个房间——闭门思过。

美人痣似乎是不把言希弄得崩溃不罢休,它开始绝食……

言希以为是自己的态度让它伤心了!于是拿过抱枕给它咬,讨好它,它仅仅是趴在地上,半眯着眼睛,喉咙处发出一声呜咽,无精打采。

绝食一天后,言希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抱着它赶往兽医院,谁知在路上它突然一跃而下,发了疯一样冲着一个方向跑去,言希在后面追得气喘吁吁。

在一个小区的其中一家门前,美人痣停下,竖直身子,趴在门上,疯狂地叫着,拍打着。

言希拖着它,手腕处被它的爪子勾了一下。

门缓缓地打开,美人痣用力挣脱言希的束缚,跃入开门的人都怀里,亲切地蹭着他。

言希的目光沿着深蓝色的睡衣往上爬,看到一脸疲惫的冷墨然,他怀里抱着美人痣。美人痣发出幸福的汪汪声——原来这家伙是想主人了!

言希刚想说什么,冷墨然一把把她拉入房内,门外响起一阵阵刺耳的拍照声和记者的拍门声。

“我没带记者来!”

言希举起手,她怎么知道美人痣是往冷墨然的家里奔去,更不可能知道这些记者在她与冷墨然的第一次互动就盯上了他们,跟在她的身后等着挖猛料。

言希等了许久都没听到冷墨然的回复,一回头,他已躺在沙发上睡着,长长的刘海遮住半张脸,薄唇抿着,美人痣自顾跑到它的狗窝,津津有味地咀嚼着食物。

过了一会儿,言希听到外面的声音消失,于是猫着腰趴在冷墨然面前,轻声说:“冷墨然,我先走了啊!”

冷墨然没吭声,看上去睡得正甜。

言希转身离开,冷墨然一把把她抱在怀里,她的背紧紧地贴着他的胸膛,空气安静的能听到冷墨然砰砰的心跳声。

“冷……”

“别说话!”

冷墨然的气息挠着她的耳朵,言希血液沸腾,全身像是火烧一般。

她挣扎一下,冷墨然抱得更紧,言希只好保持不动,就这样被冷墨然抱着,闻着他好闻的味道,言希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她是被手上传来的阵阵凉意和隐隐的疼痛惊醒的。

睁开眼,看到冷墨然正拿着白色的棉签,小心翼翼的在她手部的伤口处涂抹酒精。长长的睫毛在皮肤上打下一小片阴影,头发遮住了他的眼睛,她看不到他的神情。

“醒了!”

冷墨然收回棉签,“被狗伤到的伤口需要打针。”

言希起身,看看外面的天色已暗,准备离开。

“等等!”

冷墨然折回卧室,出来时手里提着行李箱,“走吧!”

“你……”

“你感觉这房子我现在还能住吗?”

答案是否定的。

“所以我去你那里凑合几天,临时找不到房子。”

言希眨巴着眼睛,“可是……”

“你的房子有父母在吗?”

“没有!”

“有女舍友吗?”

“没有!”

冷墨然顿了顿,“有男朋友吗?”

“没!”

冷墨然勾起嘴角,拉着她的手,“那走吧!”

(3)

自从冷墨然入住言希家中后,他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睡觉,早上睡到日上三杆,下午睡到七点半,起床跑完步,赖在沙发上看会儿电视,继续睡。

言希在讶异他生活单调的同时,也讶异于他的精致和自律。

冷墨然吃午饭对每个菜食的要求几乎到了苛刻的地步,如牛排,做之前如何处理,每个步骤都不能缺工减料,煎时要煎到几分熟,煎的时间,火候,都要严格把控,煎完后,如何摆放,盘子的形状也要加以严格要求。

言希在冷墨然的“监视”下,做坏第N块牛排时,把铲子往锅里一放,彻底失去耐心。

当言希一只脚跨出厨房时,冷墨然伸出手挡住她的去路。

言希瞪着他,冷墨然身上还穿着睡衣,目光松散,神情慵懒,睡衣松松垮垮的,露出他的锁骨和部分胸前的肌肉。

“你一直都是这么看男生的吗?”

冷墨然语气淡淡的,带着薄荷的清新。

言希脸红得像西红柿,折回厨房。

“你不是美食博主吗?”

“美食博主只负责吃,好吗?”

言希背对着他,对着锅里的牛排甩了个白眼。

夏言希
夏言希  VIP会员 认认真真写文 快快乐乐生活

我喜欢你,蓄谋已久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