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大龙:魔戒,魔界

2019-05-22 16:06:41作者:六喜

传奇

1

清晨,沉睡了一夜的南海还未完全苏醒。

南海龙宫的一片空地上,应和儿正在晨练,旁边是她晨练的搭档,龟丞相的父亲上一任的龟丞相,太极拳打了一半,南海龙王从一旁走出来,招呼着应和儿到他身边,应和儿比了个手势,示意他稍等一会儿。

看着太极动作做的比隔壁老丞相还要标准的应和儿,南海龙王陷入沉思,对他来说自家这个小女儿的性子冷淡的让他猝不及防,他一共有三个孩子,大儿子应一叶活泼的恰好,大女儿应照儿更不用说了,活泼的有些过分了,就是这个小女儿,每天喝茶、养花、看书、研究古文,性子冷淡比他还像个老年人,但也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敢把这件事交代给她。

应和儿和老丞相简单打了个招呼,擦着汗走到龙王身边问道:“父王,找我有什么事吗?”

龙王舔了一下嘴唇说道:“事情是这样的,你还记得我和你母后的定情信物吗?”

“记得,你出征魔界时上一任魔王投降,天帝将其中一件战利品魔戒赏赐给你,当时你情窦初开,就将它转送给了母后,怎么了吗?”

龙王低下头,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前一段时间,司宝仙子说想要看一下魔戒,找一下灵感,好设计天宫新系列的珠宝首饰,但是在将戒指带回来的途中它不小心掉了,大概掉在了魔界……”

龙王的声音越来越小,他知道是自己做错了事情。

应和儿完全没有要帮忙的意思,双手交叉在胸前,“那你找我干什么,你弄丢的就去把它找回来啊。”

龙王有些心虚道:“我不能让你母后知道……”

“是因为新来的司宝仙子太好看了,你才把戒指给人家看的吧。”

龙王老脸一红,一摆手说道:“你也不能说的这么直白啊,让父王的老脸往哪放。”

应和儿点头,“看你那株千年水莲长势喜人。”

“不行!那可是父王最喜欢的花了!”

应和儿揉搓着手指,漫不经心地说:“母后最近脾气好像不太好,不知道是不是更年期。”

“成交!”

2

应和儿摇身一变,伪装成了一只兔子精,只身前往妖界。

看着妖来妖往的市集,应和儿暗自庆幸自己提前找太白星君借来了寻宝诀,要不然在偌大的妖界找一枚小小的戒指,难度系数不亚与大海捞针。

寻宝诀摇摇晃晃最终指向不远处的一个小摊,摊子虽小,可在熙熙攘攘的集市中又着实显得有些冷清,连一个驻足的顾客都没有,待走进些应和儿恍然大悟,老板不上心,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的买卖。

她扫了一眼摊子上的货物,都是些不值钱但是有趣的东西,什么哪吒新掉的牙,太白金星新掉的胡子,太上老君炼制干吃不胖仙丹的第一锅炉灰,还有自家父王身上的鳞片,东西虽多却并没有自己要找的魔戒,应和儿皱眉,难道戒指在老板身上?

她悠悠开口,“老板,我想买件首饰,不知你这里有没有好看的戒指。”

老板连覆盖在脸上的大蒲扇都没拿下,挠了下耳朵,不耐烦地说道:“买首饰前面右转珍宝坊。”

看了一眼坚定不移指着老板的寻宝诀,应和儿微微一笑,“老板,我只想买你手里那枚。”

听到这儿老板才慢慢将盖在脸上的大蒲扇拿掉,阳光让他不自觉眯起眼,扫了一眼应和儿,他的眼神有一霎那晃动,他低头轻笑了一下,再次抬头,神情就恢复了正常,他摇着蒲扇说道:“姑娘是如何知道在下手中有戒指的,又是如何觉得我一定会卖给你呢?”

“你出个价吧。”应和儿说的爽快,一副土老板的感觉。

老板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不知你们龙族的人冒充妖娘来我魔界做甚?刺探军情打算进攻我魔界吗?”

应和儿震惊,对于自己幻化的能力她还是及其自信的,想当初她幻化成父王的模样替他去上班,就连天帝都没看出来,她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被他看出来破绽,不耻下问道:“你是怎么看出我是龙族的?”

“你连龙角都没藏好,谁家兔子精长龙角的。”

应和儿虽然不相信自己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还是下意识的摸向头顶,果然除了两只柔软的兔耳朵什么都没摸到。

看到老板一脸坏笑,应和儿知道自己被骗了,佛系性子的她并不恼怒,反而耐着性子说道:“老板,趁着现在我心情还好,你快把戒指给我吧,否则要是真的动起手来伤到你就不好了。”

说到武力值,除了顾啸表哥和孟珑表嫂她还没服过谁。

3

老板刚想说些什么,却看到了应和儿身后的寻宝诀,心下了然,开口说道:“姑娘凭什么确定你想要找的戒指在我身上。”

应和儿将寻宝诀举起来,“自然是因为……”

她愣住,寻宝诀在她抬手的那一刻悠悠转转,指向了不远处的一栋小楼。

应和儿没看见,老板刚刚收回施法犯罪的手。

应和儿把寻宝诀收了起来,暗自吐槽,这个神器不太靠谱。

她的眼神在小楼和老板之间流连,终于下定决心迈着坚定的步伐,离开摊子。

忽然,老板眼疾手快扯住了她的一角,她带着疑问回头,老板尴尬一笑,“你来都来了,不买点东西说不过去吧,少买点就当帮我开张了。”

应和儿皱眉,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个老板刚才一副爱买不买的样子,忽然这么热情必定有问题,她没打算理他,扯回衣角继续向前走。

老板锲而不舍,小跑两步继续拉住她的一角,“买点什么吧,买一赠六,再不行看看也行啊。”

应和儿有些不耐烦,“你究竟想干嘛!”

老板舔了下嘴唇,他就随便一施法,没想到寻宝诀会指向那个地方,只能硬着头皮说道:“那是一家伶人馆。”

应和儿看了一眼小楼挂着的牌匾,上面写了几个大字“醉生楼”点了点头,冷漠地“哦”了一下继续往前走。

老板又将她拦住,“你知道伶人馆是什么地方吗?”

应和儿叹了口气,“不知道,它是什么地方耽误我找戒指吗?”

老板忽然红了脸,他不知道他一个靠着厚脸皮闻名魔界的人怎么面对这个姑娘的时候就不像自己了,他结结巴巴说道:“伶人馆是女妖女魔找乐子的地方。”

不得不说在这一方面应和儿纯洁的像一张白纸,她瞪大眼睛问道:“你们魔界难道歧视我们神族,女妖女魔进得我龙女就进不得?”

“不是,我的意思是那是个找乐子的地方!”老板有些急了,红晕从脸蔓延到耳朵根儿。

“怎么?我们神族不配拥有快乐?”

老板一时语塞,然后一挥衣袖将摊子收起,笑着对应和儿说道:“算了,我陪你去,我们走吧。”

4

刚一进醉生楼,一个男狐妖就缠上应和儿,一双狐狸爪子作势就要搂上她的腰,但被老板抢先一步抓住,他轻扫一眼,男狐妖瞬间沉默,甚至把露出肩膀的衣服往上拽了拽,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应和儿转头看向老板,不解地问:“乐子呢?”她又指了一下男狐妖,“他不会就是你说的乐子吧?”

老板点头。

应和儿若有所思地点头,“原来是这样……”

老板忽然好奇起来,“那你以为这里是什么?”

应和儿一本正经,“我以为这是一家棋牌社。”

老板露出的微笑尴尬又不失礼貌。

应和儿挑眉,转头问男狐妖道:“你是你们这里管事儿的吗?”

男狐妖点头哈腰说是,狗腿极了。

“那我问你,近期你们这里有没有出现过一枚戒指,看起来就是了一副了不起模样的戒指?”

男狐妖刚想摇头,就看见应和儿身后的老板摇头,他盯着老板的口型一字一句说道:“前些日子我们这里是有个小厮捡到了一枚戒指,是不是用玄冰寒铁打造的,里面还有用上古文字纂刻的百咒文?”

应和儿眼睛一亮,“就是它,那现在它在哪里,因为这枚戒指对我的父母有着别样的意义,所以你可以把它卖给我吗?”

男狐妖继续说道:“不是我不想卖,而是我见它是魔界王族之物,就上交出去了。”

“是这样啊……”应和儿的语气明显失落,但她转念一想,母后要是知道了受伤的又不是自己,为什么她要这么上心?千年水莲又不是只有父王手里那一株,看现在的形势,找一株千年水莲都比找戒指容易,于是一耸肩,转身打算打道回府。

老板一愣,伸手横在应和儿胸前,“你干嘛去?”

“回南海。”

“戒指不找了?”

应和儿摇头,“不找了。”

老板忽然炸毛,“你这个女人怎么如此轻易放弃,你难道不知道你这样很令人唾弃吗?看你别的不行,退堂鼓倒是打得不错。”

应和儿被突如其来的训斥唬住,但转念就觉得男人有病,不理睬他继续大步朝前走,男人追了上去,扯住她的衣袖一顿乱摇,“你继续找找吧,我陪你一起,半途而废可不是好品质。”老板眨着一对星星眼看她,就差把肩膀靠应和儿身上了,看的身后的男狐妖倒吸一口凉气,这位大爷的人设怎么跟传闻稍有不符?

不得不说,老板长得不错,再加上人畜无害的扯着应和儿的衣袖,她的心软的一塌糊涂,鬼使神差她问道:“那你有什么进入魔界王宫的好办法?”

5

“慕锦苍,你给我过来!”老板姓慕名锦苍。

听到召唤,他颠颠跑过来,一脸狗腿子的微笑,“祖宗,有什么吩咐?”

“这就是你给我想的办法?”

“我就问你有没有进入王宫?”

应和儿点头。

“有没有打进敌人内部?”

应和儿继续点头。

“这不就得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是你让我参加选秀,我选上了!”

应和儿觉得魔界的选秀过于儿戏,第一轮,选秀官只听了她的名字就放她进了第二轮,她本以为第二轮的时候会严苛一点,没想到她就甩了一下鞭子就又被选进了,最后一轮更加敷衍,甚至都没让她人去就被选上了。

她本以为如此草率的选秀会有很多人被选上,结果整场选秀下来被选中的就只有她一个人,她也是一个大写的服气。

慕锦苍并没有应和儿预料之中的意外,反倒欠揍地说道:“这不挺好的吗,王后可是一个很有前途的职业。”

“好个毛线球,为了一枚戒指,我要搭上我下半辈子?我不玩了!”

慕锦苍紧急进行安抚,“你看倘若成亲你是不是提前就会入住王宫,这样一来,你就可以在王宫肆无忌惮地寻找戒指,只要找到立刻就跑,你好歹是个神族,魔届不想挑起战争是不会因为这点小事为难你的,你说不嫁谁又能逼你不成。”

看应和儿有所动摇,慕锦苍趁热打铁继续说道:“我们都进行到这一步了,倘若你现在放弃不会觉得不甘心吗?”

应和儿就这样继续相信了他的鬼话。

直到大婚前一天,戒指还没有找到,应和儿打算脚底抹油开溜的时候,慕锦苍又在一旁说道:“我打探到了确切消息,新任魔王打算将失而复得的老魔王的戒指在大婚当天赠予王后。”

应和儿反应再慢也察觉出了事有蹊跷,双手交叉在胸前打量着慕锦苍。

他被盯得不自在摸了摸脸问道:“你看我做什么?”

“我在看你究竟是何方神圣,为何偏要将我留在魔界王宫?”

慕锦苍没被问住,几乎瞬间反客为主,指着应和儿说道:“你这是在怀疑我吗?我费尽心思帮你寻找戒指,几乎动用了我在皇宫所有人脉,你就这么对我!好,我不帮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看他言辞恳切,应和儿开始动摇,难道真的是她误会了?

6

大婚当天,应和儿听从慕锦苍的安排,乖乖的完成婚礼流程,慕锦苍用魔格担保,只要典礼过后,她就肯定能拿到戒指,而这之后去留由她自己决定。

六喜
六喜  VIP会员 我们年轻的时候,总是把创作的冲动误以为是创作的才华 人生愿望:吃好喝好,长生不老,睡朴先生,或者林林崽崽,一夜暴富 谢谢各位小可爱的点赞和月票❤️ 也许不会有什么成就,但这是我打算坚持一辈子的事业

半神十九之春酥阁

你好我的猎妖师

旧时夜语

家有大龙:魔戒,魔界

来日方长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