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姐和钟先生的婚后日常:卿本佳人

2019-05-21 16:04:36作者:羊毛xg

爱情

江小姐之前买了本孕期纪念册,隔三差五就要贴照片记录。她把今天的彩超照片贴到纪念册上,一边写记录一边自言自语:“这是第二十二周,122天啦!原来豆沙包是女孩子啊~你在妈妈的肚子里蹦的可开心了……”

江小姐趴在床上写的开心,突然像想到什么似的转脸问钟先生:“钟万钧,宝宝不能一直叫豆沙包吧?我们得取个名字了!”

原来他们是讨论过孩子名字的,但是因为不知道性别,讨论无果,所以就搁置下来。江小姐要取小名,为了跟微微家的馒头对上,她非要叫孩子豆沙包。钟先生那时正在吃包子,脸色别提多难看了。

钟先生正坐在床上看书,淡定回应:“我取名没问题,至于你就不一定了。”

“你什么意思!”江小姐把笔一拍,“我取的名字不好听吗!”

她气呼呼的拿起笔在合照下面写了一排字:你爸爸是个讨厌鬼,专门欺负你妈妈,你出来以后一定帮我好好揍他!

之前纪念册上有些时间日期江小姐忘写了,她抓抓头实在想不起来,就开始骚扰钟先生。

钟万钧,第一次产检是几号来着?

宝宝第一次动是哪天来着?

我们上次去野餐是什么时候?

我们吃小龙虾是几号?

……

诸如此类关于日期的问题钟先生毫无压力,对答如流。江小姐越问越起劲,她发现他脑子真的是太好使了,于是开始问他每一件事的细节,钟先生被问的多了,就有些不高兴了。

“别问了。”他努力把目光投在书本上,“我到现在只看了两页纸。”

“谁让你记性好?”江小姐不依不饶,她把刚刚他说的时间细节全补上,献殷勤般的把纪念册翻开递到他跟前,“你看,多亏你,我都对上了!”

钟先生瞥了一眼纪念册,表情立马变了。江小姐发现自己翻错了,立刻合上册子准备开溜。钟先生眼疾手快按住她,把纪念册抢过来翻到前面,他指指书页上的几张照片,不悦的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那是当红小鲜肉周琛的照片,之前钟先生被她拉着看了两集青春偶像剧,对此人还是有点印象。

“我原来以为豆沙包是男孩子嘛,我就想贴几张周琛的照片。希望长大了跟他一样帅……”

钟先气的用纪念册敲她头,微怒道:“跟他一样?你跟谁生的孩子?”

江小姐护着脑袋求饶:“我错了我错了,我就是一时冲动嘛!”

钟先生把纪念册扔在床上,冷哼道:“扒了。”

江小姐老大不情愿,当初贴的时候她怕掉,贴的可牢了,要是扒肯定得扒坏。钟先生看她当个宝一样在边上不舍的摸来摸去,火的上手就扯了一张。

“你干嘛!”江小姐心疼的叫起来,“你把琛琛都撕坏了!”

江小姐看他毫不留情的把照片扔进垃圾桶,抓着他的胳膊就哭了:“你怎么能这么对他!你把他捡起来!”

“纸片人值得你这么哭天抢地?”钟先生觉得她实在是无理取闹,把纪念册往床头柜一扔,冷着脸不理她。

江小姐哭了一会没劲,默默收了眼泪,爬下床去垃圾桶捡照片。她把照片抚平,看到周琛的脸都被揉变形了,立刻抬头生气的骂他:“小气!专制!独裁!心眼小!你一点也没有我的琛琛可爱!”

“我不要跟你睡在一起了,你自己睡吧!”

江小姐一跟钟先生吵架,就要闹着分房睡。以前分房睡也就由她闹,现在这个情况万一半夜出点什么事根本没人知道。钟先生沉下声来警告她:“你要是敢分房,你藏在书架后面的那些不健康书籍全扔了。”

江小姐气鼓鼓的爬回床上,侧身背对着他。钟先生也懒得哄她,阖上书关灯睡觉。这两天天气热,江小姐怀孕后又特别怕热,睡觉的时候总要踢被子。她两条腿露在外面挨了冻,半夜腿抽筋,疼的哭起来。

“钟万钧,钟万钧!”江小姐已经忘了刚刚跟他吵架的事,伸出手拼命的推他,“你快救救我!我抽筋了!”

钟先生茫然惊醒,立刻爬起来开灯。他一只手去按她的膝盖,另一只手去掰她的脚。江小姐扯住他的衣角,带着哭腔问:“你给我压了没有?你帮我揉揉……”

过了几分钟这阵痛才过去,钟先生一边来回帮她揉腿,一边说:“你不是闹着分房,分房睡你叫谁救你。”

江小姐咬着唇不吭声,钟先生拍拍她的腿:“还疼吗?”

江小姐摇头,又听钟先生说:“你这么怕疼,生孩子的时候怎么办?到时候你怎么喊,医生也不会让我进病房的。”

江小姐天生对疼痛比较敏感,钟先生觉得自己不该吓她,立刻安抚道:“到时候让医生帮你打无痛,不疼的。”

无痛并不是真的无痛,只是缓解痛苦而已。有的孕妇打了无痛也没多大效果,一样疼的死去活来。而且有的孕妇由于自身原因,生完后还会出现一定的后遗症。

江小姐扯扯他的袖子,坚定地说:“如果无痛没效果,你得走远一点,我不想吓到你。”

“我不能走,”他说,“我走了你更害怕,我舍不得放你一个人。”

江小姐伸长胳膊要抱,钟先生十分配合的抱住她笑:“现在觉得我比你的琛琛可爱了?”

“小气鬼钟先生最可爱了,”江小姐埋首在他肩上,长长的叹了口气,“老公,你对我可真好。”

“对你好是应该的。”他的声音低沉而缓慢,带着温柔和亲昵,“你是我唯一的爱人,也是我唯一的亲人。当然,豆沙包还没出来,先不算。”

江小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以为她听不到,她刚刚踢了我一脚。”

钟先生摸她肚皮,果然又鼓起一块,他牵起嘴角,放软了声音说:“乖点啊,卿卿。”

他很少喊她清清,江小姐愣了一下:“什么?”

“钟意卿,豆沙包的名字。”

“钟意清……”江小姐念了一遍,心里不禁得意起来,“哇,你这么爱我啊!”

他捏住她肉乎乎的脸颊,故意逗弄:“卿本佳人的卿,不是你的清。你想多了。”

江小姐一下不痛快了,一边扒他的手,一边口齿不清的反抗着:“放开,放开!不爱我还捏我干什么……”

“怎么不爱你了?卿本佳人,实我中意。”他在她唇上啄了一口,眉眼间满是笑意,“对我来说……你就是佳人。”

江小姐顿时眉开眼笑,搂着他立马亲了一口:“小气鬼,奖励你取名字。”

“这点奖励不够。”

江小姐“嘿嘿”笑了两声,凑在他耳边呵气:“那你想怎么样……都可以嘛……”

钟先生“哼”了一声:“说话算话?”

“当然!”江小姐为表诚意,就着他的耳朵吻下去,一直吻到他喉结,还借机摸他胸膛。

钟先生呼吸急促,却仍没忘记几个小时前自己耿耿于怀的事,一把推开江小姐,取了床头柜上的纪念册递给她:“来吧,撕了。”

江小姐愣住,立刻拒绝:“我不要!”

“说话算话。”他垂眸,一副认死理的样子,“奖励。”

江小姐哀嚎了一声,颤巍巍的接过纪念册,心酸的说了句:“对不起,琛琛……”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小白脸哪有你的承诺重要。”钟先生勾唇一笑,“今晚时间很长,我会盯着你好好撕的。加油啊……清清。”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