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

2019-05-15 13:04:36作者:祸不过

婚姻

1

屋内静悄悄的,浴室内的水声不断地刺激着人的耳膜,陈若翻了个身,从包里掏出那件睡衣。黑色的丝绸衬着她窈窕的身姿若隐若现,她咬牙看着这件衣服,然后将它穿到了身上。

洛安出来时,身上还挂着水珠,年轻帅气的脸庞让陈若心猿意马。

洛安躺到她的身边,小心翼翼地亲吻着她,陈若侧过身子问他:“这套睡衣好看吗?”

“好看。”洛安笃定地回答她,然后翻身覆到了她的身上。陈若笑着回手搂住了他,回应着他给的热烈。

黑夜静悄悄的,沉稳的呼吸声是这场激情过后最好的证据,黑夜隐藏着所有人的秘密。陈若不知道洛安的,而洛安不知道的是,这件睡衣是陈若她老公送给他的小三的,款式暴露,价格不菲。

陈若早上起来的时候,洛安还在熟睡中,陈若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他嗫嚅一声,然后翻身将她搂进了怀中。

“我要走了。”陈若亲吻着他,嘴唇蹭过他的每一寸肌肤,引来他一阵阵地颤栗。

洛安不舒服地扭动着身子,抱怨道:“这么早就要走啊,怎么,迫不及待去见你老公?”

“去你的。”陈若拍打了他一下,拿起地上的衣服穿了起来。

房间外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淡蓝色的海面衬着刚刚升起的太阳,泛着波光粼粼的涟漪,古朴雅致的装饰,淡淡的缥缈禅香,五千块一晚的房间,一如曾经的人间仙境,陈若想,这样的房间才是配的上洛安的。

洛安从身后抱住她,在她精致的妆容上增添了一个吻,他深情款款道:“我爱你。”

陈若画口红的手停顿了下,一句示爱的话让陈若的心融了一个口子,一个计划在她心里慢慢生成,她将口红轻轻抿开,笑道:“我也爱你。”

洛安是个少爷,KTV的那种。

陈若第一次遇见洛安的那天,是她第一次发现她老公出轨。从车里发现的玫红色女士内裤像一根刺一样深深地扎在她的心里。

伤心欲绝的情况下,陈若选择去KTV里和朋友买醉。洛安那时候站在一排少爷的队伍里,但陈若一眼便看中了他,与其他故作高雅的少爷不同,洛安的高贵是从骨子里透出来的。

既然你不仁,也别怪我不义。抱着这样的想法,陈若开始了包养洛安的日子。

洛安是完美的,温柔,大方,还透着一丁点的痞气,这让陈若对自己那个大腹便便的老公更加厌恶。

2

陈若不再把洛安当成一个被她包养的玩物,她想和洛安在一起,一直在一起。陈若小心翼翼地待在洛安身边,在她看来,她的真命天子非洛安不可。

陈若正想着,司机告诉她地方到了,陈若走下车,四周是不断地问好声。

陈若的老公是有名的珠宝商,陈若是名副其实的阔太太,人人都羡慕陈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陈若也曾经对自己的生活十分满意,可自从她老公出轨后,一切都不同了,都怪他,陈若想着,心情更差了。

陈若的老公李擎苍迎面走了过来,他满脸堆笑地对陈若说:“来了?”

陈若嫌弃地往后挪了下,点了点头。李擎苍有些尴尬地笑了笑对她说:“那你先跟她们聊着,我这边过去谈谈生意。”

陈若看着李擎苍离去的背影,觉得这人像极了一条蛤蟆。

酒过三巡,陈若喝的有些多,她四周环视了下,并没有发现李擎苍的背影。她也没有在意,拿着包包就走进了洗手间。

补个妆就回去吧,洛安还在等着呢。陈若想到了洛安,烦躁的脸上终于扯出了一抹微笑。

洗手间里很静,以至于陈若进去后就听到女人低沉地呻吟,陈若面红耳赤地听着里面的声音,竟然想到了洛安。她正要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男人的叹息。

陈若愣在原地,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个隔间,怒火慢慢占据了整个神经,陈若过去对着那门使劲踹了一脚,然后跑了出去。

男人的声音陈若不能再熟悉了,陈若流着泪跑上了车,让司机开往洛安那里。

洛安没有在房间里,陈若将包包扔在地上,淡雅的禅香此刻也异常刺鼻。她发了疯一样将屋内的东西都摔到地上,玻璃制成的水杯划过她的皮肤,疼痛使她安静了下来,她看着流出的血,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洛安进门看到这一幕,连忙跑过去握住她的手,紧张道:“这是怎么了?”

陈若抬起头,噙着泪的眼睛红肿不堪,她一把抓住洛安的手,狠狠地盯着他说道:“我要李擎苍死,我要他死!”

房间里充斥着血腥的味道,洛安看着她手中的血,感觉后背一阵阵地发凉。

陈若想杀了李擎苍,这个信息瞬间充斥了她的大脑,她躺在洛安腿上,身体因害怕和莫名的刺激而轻微抖动。

她握紧洛安的手说道:“我要杀了他,然后拿着他的财产,和你在一起。”

“他爸妈呢?”洛安温柔地撩开她的头发,在她额头上深情一吻。

3

“他爸妈?”陈若笑了下:“前几年出去玩,赶上雪崩,再也没回来。”她突然发狠地抓住洛安的手,指甲都深入皮肉,洛安吃痛地想拽回手,却见陈若满脸是泪。

陈若哽咽道:“所以我对他更加好,他不喜欢家里有外人,所以从不请保姆,自从他爸妈死了后,我为了能更好地照顾他,工作都辞掉了。人人都知道我是被李擎苍养着的富太太,可谁都不知道,我陈若也是曾经赫赫有名的珠宝设计师啊。”

那夜陈若哭了很久,从年少时的深情,到婚后十年的背叛,陈若一点一点的对洛安诉说着,最后累的睡了过去,洛安将她抱到床上,然后躺在她身边轻轻搂住了她。

陈若第二天回家时,李擎苍正坐在沙发上弄着文件,抬头看到了陈若,笑道:“回来了?”

陈若点点头:“回来了,你怎么还在弄文件?”

李擎苍叹了口气:“最近有几家合作商给出的价格不是太满意,我这边再看看,倒是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不跟她们逛街了吗?”

陈若心里冷笑,起身倒了杯水递给李擎苍:“不去了,今天累了,早点回来陪陪你。”

两人表面一如既往的平静,陈若内心却早已风起云涌,她将昂贵的戒指取下,放到了梳妆桌上,却意外地看见了桌面上残存的口红。

淡粉色的印记,颜色是陈若绝不会使用的,她放戒指的手落在半空中,然后回头笑着问李擎苍:“咱家这两天来了什么人吗?”

李擎苍脸色一变,却很快被他掩饰了过去,他将文件放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笑道:“没有啊。”

陈若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厨房,声音清冷道:“好久没给你做玉米排骨汤了,今天好不容易咱们两个都在家,你就尝尝我的手艺吧。”

李擎苍笑道好,陈若将排骨放到案板上,然后用刀狠狠地砍下去,温热的血液溅到她的脸上,陈若闻着淡淡的血腥味,心想,李擎苍的血,会不会更甜一点。

陈若将从乡下那里买来的致幻药放了进去,然后用勺子轻轻搅拌着。

雾气氤氲,陈若的脸阴翳狠毒,李擎苍这个人,有很严重的心脏问题,曾经陈若很担心他这个问题,速效救心丸一直放在包里从不敢拿出来,不过现在看来,这颗坏掉的心脏如今竟成了陈若杀死李擎苍最有利得东西。

排骨炖好后陈若端了出去,却没见到李擎苍的身影,司机告诉陈若,说先生有工作去了公司。

4

陈若深吸了一口气,握着碗边的手颤颤发抖,她松开手回头笑着对司机讲道:“帮我把汤装好,我要去公司找他。”

李擎苍的办公室在23楼,陈若上去时并没有跟李擎苍打招呼,倒是秘书看到她十分惊讶。她礼貌性地问道:“夫人,你怎么来了?”

陈若咬着发白的唇,她努力不让自己颤抖,她甚至有一丝后悔,这碗汤,是不是不该让他喝下。

她将汤放到桌子上,双手放在一起搓了搓问道:“我找擎苍,他人呢?”

秘书指了指里面道:“在办公室呢,貌似正在和安琪谈事情,我进去告诉他一下?”

陈若摇了摇头:“不用了,我自己进去。”

高跟鞋踩在瓷砖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陈若感觉自己浑身冰冷,李擎苍的办公室离她还有一条长廊的距离,她开始反省,自己这么做是对是错。

正想着,陈若听到李擎苍的门被打开了,她抬头一看,手里的汤差点没掀翻在地。

从李擎苍办公室里出来的女人衣衫不整,头发凌乱,最要命的是那嘴上玫红色的口红,与她在家中梳妆台上看到的颜色如出一辙。

陈若愣在原地,看着她从身边快步走过,淡淡的香水味充斥着整个鼻腔。她的眼泪毫无预兆地掉了下来,几秒后她擦干了眼泪,原先颤抖的身躯变得挺拔,她攥紧手里的汤,心想,李擎苍,你去死吧。

李擎苍看到陈若时很是惊讶,他连忙站起来,有些意外地问道:“你怎么来了?”

陈若将排骨汤放在他的桌子上,眼睛不经意间环视了下四周,果然,沙发上有玫粉色的口红的印记。

她笑道:“做好汤出来见你不在,听司机说你来公司了,我就把汤给你送来了,还是热的,你快尝尝。”

李擎苍打开盒子喝了一口,满意地笑道:“好喝,这么多年,手艺还是没变。”

陈若点了点头:“是啊,这不一直都知道你喜欢喝,快点喝,多喝点。”

陈若直到看着李擎苍把汤都喝完,才离开了办公室,李擎苍今晚不回去,陈若知道他是要去找那个安琪,可那又怎样,她陈若也有一个洛安。

陈若躺在洛安怀里,举着手指看着今天新做的指甲颜色,开心地讲着今天李擎苍是怎么喝下的那碗汤的。

洛安摸着她的手笑道:“那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陈若坐起身来,给自己倒了杯红酒,悠了几下道:“等。”

她从包里拿出一只口红递给洛安,声音放柔了许多:“给我涂下口红吧。”

5

这只口红是洛安第一天见面送给她的,到现在只剩一点点了,洛安很热衷给她涂上口红,大红的颜色能激发他更加强烈的掠夺。

洛安替她涂好了口红,笑道:“真漂亮。”

陈若每天都给李擎苍熬着排骨汤,李擎苍也每天喝得乐此不疲,她每天去办公室,也见过那个安琪几面。

年纪不大,胸不小,长的也是人畜无害。陈若心想,果然长了一张勾引人的婊子脸。

两人第一次交锋是在那天陈若离开公司时,进电梯时也不知安琪怎么也进来了。

两个待在电梯里,安琪先开了口,她妩媚一笑,说:“男人这东西呀,总是喜欢年轻漂亮的,就算有钱又怎么样?还不是逃不过时间这东西?姐姐,你说是不?”

陈若甩了甩头发,睥了她一眼笑道:“我倒不知道男人喜欢什么,毕竟我又不用勾引男人,不像有些女的,顶着三的名号,还在这沾沾自喜,不仅贬低了自己,还恶心了别人。”

陈若觉得这话说的自己在气势上搬回了一局,毕竟没有哪个女的被挑明了小三的身份还能淡定自如,可是陈若低估了安琪,只听安琪噗嗤一下笑出了声,眯着眼睛道:“我再怎样也比有些女人好,在家苦苦等着男人,谁知道那男人天天都在我身上。”

啪的一声脆响,是陈若一巴掌甩到了她的脸上,陈若指着电梯冲她喊道:“滚!”

安琪捂着脸微微一笑,转身走了出去。

那晚陈若没有去找洛安,她待在家中,做了一桌子丰盛的好菜,等待着李擎苍回来。

李擎苍回来时看到一桌子的菜,久久没有说话,陈若就那么看着他,过了一会李擎苍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陈若看着他将桌子上的菜吃了个七七八八,然后才停了筷子。李擎苍看着陈若,良久说道:“若儿,我对不起你。”

陈若冷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

李擎苍摇了摇头:“若儿,我太忙了,很久没时间陪你了,对不起。”

他还想说什么,突然呼吸急促了起来,他捂着心口,开始大喘气,一遍一遍的喊着陈若的名字。陈若就在他的对面,看着他由痛苦变成毫无声息,他放大的瞳孔中含着太多信息,有痛苦,有不甘,有质疑,有懊悔。

陈若想,李擎苍死前在想什么呢?是不是也会懊悔他出轨了呢?

她没有多想,只是将剩下的饭菜处理干净,然后带上手套将他抬到了书房里。

李擎苍是生意不顺,熬夜看文件猝死的,又和她陈若有什么关系呢?

她这么想着,嘴角露出一抹邪恶的笑容。

6

她躺在床上,天快亮时她给洛安打了一通电话,电话接通后陈若久久没有讲话。

“喂?能听得到吗?”

陈若听到洛安声音时,突然间想哭,她鼻子一酸,声音哽咽道:“是我,陈若。”

洛安笑道:“怎么啦?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啦?这才蛮早的。”

祸不过
祸不过  VIP会员 是福不是祸,是祸……就是吧。 《小妖精,你可真好养。》首发惊池故事,文转载。

那是风起

欢喜日常,八卦男友嘴特碎

出轨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