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梦(上)(4)

2019-05-12 22:18:31作者:红酥手贱

蝴蝶梦(上) 红酥手贱 古风

方寻欢道:“雇主破了规矩。”线人有些惊奇:“还有人要杀她?”方寻欢道:“不光有,而且那人还扮成了我的样子。”线人似有所悟:“他想冒领酬金。可就算是雇主找来的,他不是一样得出四千两么?”方寻欢道:“倒也未必。那人开价定比我低。”

线人点头:“有理,他给你两千两,只是要你做幌子。”方寻欢道:“你跟他说,定金不会返还。”

方寻欢起身欲走,线人突然道:“你真的不想知道?”方寻欢回头:“什么?”线人道:“雇主为什么要杀这个女孩!”方寻欢道:“我没兴趣。”

线人道:“可我觉得,你该听一听。雇主之所以要杀胡蝶,正是因为你。”

方寻欢一愣:“因为我?”线人道:“说来你也许不会相信,雇主要杀胡蝶,竟然只是因为,他做了一个梦。”

方寻欢心头一颤:一个梦……

今天关于梦的事,他已非常在意,自己做了一个梦,听胡蝶讲了一个梦,现在这位雇主,又冒出一个梦。这一切,仿佛在冥冥之中向他述说着什么,现在他有了兴趣,准备听听这个梦。

线人察言观色,知道他的心思,便说下去:“别的雇主找到我时,不会说为什么要杀某人,只谈价钱,但这位雇主却不同,他将这个梦讲给我听,原因是他也非常奇怪。”

方寻欢突然道:“他杀胡蝶是因为我,难道这个梦里,有我?”

线人微笑点头:“正是这样。”

方寻欢冷笑:“他从未见过我,怎知是我?”线人道:“他本不知是你,你的名字是胡蝶说出来的。”方寻欢又是一愣:“胡蝶也在这个梦里?”

线人道:“他的梦是这样的,我慢慢说给你听。据我所料,这个雇主是非常喜欢胡蝶姑娘的,从他的语气里可以听得出来,而且他要杀胡蝶,多半也因为太爱她。”

方寻欢点头,他知道,有些男人会有这样的想法,太爱一个女人,一旦得不到,也不想让其他男人得到。

线人继续说下去:“在他梦里,身处一片非常美的桃林,他一个人在跑,前面有两个人影,他跑得很快,渐渐地追上了前面的人,他在大声叫喊着胡蝶的名字,前面的女孩子回过头来看他,果然是胡蝶,但是她没有停脚,反而跑得更快了。而与她在一起的人,好像受了伤,不住地在滴血。

“两个人终于跑到了尽头,那里是一条大河,水很急。胡蝶跑到河边,无处可去,终于停下,回过头来,面对着他,胡蝶扶着的那个人始终没有抬头,他看不到那人的脸,但是胡蝶看这人的脸色,充满着爱意,令他非常愤怒,他大声地质问胡蝶,但胡蝶却不理他,只是满含爱意地看着怀里的人,轻声地叫着那人的名字。”

方寻欢截断道:“她叫的是我的名字?”

线人点头:“正是,然后,雇主就遇到了按他所说,一生中最诡异的事。”

方寻欢道:“他杀了我?”

线人摇头:“是你杀了他。”方寻欢失笑道:“果然是个怪梦,如果我与胡蝶能杀得了他,为何要跑?”线人耸耸肩:“梦么,本就没有道理可循,不过他所说的诡异之事并非梦里,而是他惊醒之后。”

方寻欢道:“他醒后怎么了?”

线人道:“在梦里,你一刀将他的头砍掉了,而他起床后发现……”方寻欢忍住笑:“头真的掉了?”线人摇头:“头自然没有掉,可是却见不到了。”

方寻欢心头一凛:“什么意思?”

线人道:“他起床照镜子时,发现自己的头……没有了。”

方寻欢听得毛骨悚然:“真有这种事?”他也读过些书,知道历史上有些大人物死时,会出现这种情形,也算先兆,可他一直不信。

线人道:“他已谈妥了价钱,犯不着骗我,也没必要骗我。”

方寻欢道:“他在梦里死于我手,为何还要来找我?”线人道:“他要破了这个梦,就找到一位有名的相士。相士对他讲,你与胡蝶必定要死一人,才可以破解,他权衡左右,杀你太难,所以才不惜花上四千两银子,来要你杀胡蝶姑娘。”方寻欢道:“为何不让别人动手?”

线人道:“解铃还需系铃人,你们一同出现在梦里,就一定有所瓜葛,否则就算找别人杀了胡蝶,那么终究可能有一天,他还是会死在你的刀下。”

方寻欢突然灵光一闪:“他找人假扮于我,是怕我下不了手,所以他一定要找人扮成我的样子,先我一步下手,这样胡蝶死了,杀他的人长着我的脸,他的梦就算是破了。”

线人点头:“很可能是这样。”

方寻欢冷笑:“可他终究错了一步,我从那人的刀下,救了胡蝶。”

“事实上,这一步他已经想到了,还叮嘱我说,如果你下不了手杀胡蝶,他还有办法。”

“什么办法?”

线人从腰间取出一个锦盒来,递给方寻欢:“他说,如果你不了手,只要打开这个看一看,就会再去名琅轩,亲手取下胡蝶的人头。”

方寻欢冷笑:“我不相信,就算盒子里装的是胡蝶的十大罪状,也与我毫无关系。”

线人道:“你不妨看上一看。”方寻欢举步上前,接过锦盒用手掂了掂,发觉沉甸甸的,里面一定装着东西。于是他借着月光,打开了这个盒子。

里面没有什么胡蝶的罪状,只装了一样东西!

袖箭!

这个盒子是个非常精巧的机关,一开盒盖,就会从中飞出一支袖箭,袖箭上都淬了剧毒,整个箭头闪着蓝森森的光。

方寻欢一打开盒子,袖箭便飞射而出,直钉他的咽喉!

幸好他是方寻欢,江湖上最出色的杀手,他的直觉已经救过他无数次性命,这次也不例外。

就在打开盒子的一刹那,他感到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全身的肌肉在瞬间绷紧,这样的一个小小变化,救了他的命。

袖箭由机簧发射,快如闪电,而且离他太近,本来是无法躲过的,但幸亏箭上淬了毒,幸亏今晚的月光很好。

袖箭射出时,月光反射了箭头上的蓝光,方寻欢早已瞥见,在刻不容缓之际硬生生一歪头,毒箭贴着他的咽喉飞过。

但还是慢了一点点,盒子打开时朝向他的面部,所以毒箭飞出的方位是由下向上,方寻欢躲过了咽喉,毒箭却在他的脸上划了一道不深不浅的血槽。

热辣辣的血立时流了出来!

方寻欢扔掉盒子,线人已不知去向,与此同时,密林中传来了沙沙声响,不知有多少敌人在围近。想来这一切,都是线人安排下的。看来雇主的后备计划不是杀胡蝶,而是杀他!

方寻欢已经如一只落入陷阱中的老虎,一只中毒受伤的老虎。

他还能不能逃得掉?!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