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梦(上)(3)

2019-05-12 22:18:31作者:红酥手贱

蝴蝶梦(上) 红酥手贱 古风

她很美,美得令人不敢直视,生怕自己的目光中哪怕有一丝人间的烟火微尘,沾染到她身上,便是亵渎。

现在她就站在那里,看着方寻欢,脸上带着善意的微笑。

方寻欢知道自己是来杀她的,但现在,这个念头竟然被她那天仙般的美貌所带来的震撼驱走了,令他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下一步该做什么。

幸好这位姑娘并未让他呆立多久,她轻启朱唇:“你方才赶走了我的未婚夫。这个罪过可不小……”

方寻欢终于回过神来,他收回心神,感觉好了很多,便冷然道:“他是来杀你的,不是来娶你的。”

姑娘道:“你知道?”方寻欢道:“我还知道,你叫胡蝶。是这名琅轩的主人。你的脑袋最少值四千两银子。”

姑娘有点吃惊:“他是杀手?”方寻欢点头:“我也是。”

胡蝶又是一惊:“你也是来杀我的?”方寻欢掏出那张两千两的银票,在胡蝶面前一亮:“不错,这是定金。”

胡蝶一皱眉头:“你为什么要救我,还告诉我这些?你不是来杀我的么?”

方寻欢道:“那是半天以前了,现在雇主违了规矩,我也不必遵守约定。”

杀手行中并没有这样的规矩,这规矩是方寻欢自己定的:找我去杀一个人,就不要再找别的杀手。

胡蝶脱口而出:“你是方寻欢?”方寻欢冷然一笑。

胡蝶很有些吃惊:“幸好破了规矩,不然我不知道能否躲过你的暗杀。”方寻欢道:“绝对躲不过。”

胡蝶长出口气:“现在新郎倌跑了,但游戏还得玩下去,怎么办?”

方寻欢道:“什么游戏?”

胡蝶道:“假婚,我得做个样子,让那人知道,我已经有意中人了。”

方寻欢一皱眉:“为何这么做?”胡蝶道:“事实上,我是有未婚夫的。”方寻欢道:“可你并不想嫁给他。”胡蝶叹息一声:“这简直是最老套的故事了,我都懒得讲,总之,我喜欢上了一个人,而且会嫁给他。”

方寻欢道:“既是如此,找你的如意郎君私奔了便是,红拂女不就是这样子的?”胡蝶道:“红拂女夜奔,因为她看中了李靖,并且知道他的住处,可我的这位如意郎君,我既不知他住在哪里,也不知他是什么样的人,甚至于连他长什么样子,也不知道。”

方寻欢这下子真有些晕了:“你的意思是……你根本没见过他?”

胡蝶点头:“不错,他是……我梦到的。”

方寻欢心下感慨:这样的女人还用得着别人来杀么?只怕没等到有人下手,她就已经精神错乱了。

为了一个梦中的男子,她居然要悔婚!怪不得随便在路上拉一个人,就可以做新郎,只要这人不是这镇上的就可以。这一切都只是个游戏而已。

想到此,方寻欢冷笑之余,也对胡蝶的那个梦有了兴趣,便问:“可以说说你的梦么?”

胡蝶道:“嗯,不过有个条件!”“你说。”胡蝶微笑:“你把我的新郎吓跑了,现在你来扮演我的新郎吧。”

方寻欢点头:“可以。”

胡蝶含情脉脉地凝视着方寻欢,开始了诉说:“那是一个非常奇特,而且非常真实的梦。梦开始的时候,是一个晴朗的夜,我在后花园水亭,看着满池的荷花,在晚风中摇曳生姿,天空中的明月洒下银辉,照在我身上,我的手臂泛起寒凉的白光……

“这时,我的身边还有一个人,是我的一个朋友,陪着我说话。突然,我的未婚夫来了,见到陪我的人,很气愤,对我讲了一些很不好听的话,拂袖而去。

“我没有理他,反正也不喜欢这个指腹为婚的家伙,很多人说他心胸狭窄,容不得别人半分缺点。为了气他,我故意和身边的朋友调笑,这使他更生气,走得更快。

“可就在他走后不久,我的朋友突然将我点倒在地,拔刀要杀我。

“我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不说话,举刀就来砍我。我看不清楚他的脸,只觉得他在我身前,是一个巨大的阴影。

“就在这个时候,我的救星来了,他从池塘里跃出来,身上带着水珠,映照在月光下,仿佛披挂着漫天的星辰,荷叶是他的脚下的云彩。他出水的时候,时间像是停止了,荷叶轻轻在他的脚下摆动,漫天水光环绕在他身边,如同众星捧月,整个天地间,只剩下他健美的身姿。他的身手是那般矫健灵活,只一刀,山呼海啸,碧海潮生,那个要杀我的人负伤而逃。

“他救了我!”

“我看到了他的脸……”

说到此,胡蝶停住了,脸上带着极神往的表情。

方寻欢问了一句:“他长什么样子?”

胡蝶道:“不知道,他用布蒙着面,那布上,好像渗着血。但是他的眼睛,却是明亮而灿烂的,也许是映着水光,也许生来就是这么亮。”

方寻欢冷笑:“找这样一个人,好像并不是很难!”

胡蝶一愣:“怎么说?”

方寻欢道:“今晚月光就很好,你叫你未婚夫来,然后找个人陪你去水亭,假装要杀你,看看谁会从水里冒出来……”

胡蝶拍手大笑:“好啊好啊,我喜欢这个安排……”

说完她朝着门外大叫,马上跑进来一个小丫头,胡蝶凑在她耳朵吩咐了几句,那丫头扫了方寻欢一眼,脸一红,轻轻点点头,又跑出门去。

胡蝶看了看他:“你陪我去水亭么?”

方寻欢摇头,也不等胡蝶说话,又从破窗中跳出了洞房。

他出了名琅轩,在夜风中清醒了一下头脑,想到自己应该去做一件事。

找他的线人!

事实上,他很少与线人会面,但是二人之间有个规定,无论方寻欢去杀什么人,线人总会在不远处等他,确切地说,是在西方十五里外。现在线人应该就在名琅轩西方十五里。

他走了一盏茶的工夫,四下望去,眼前是一片密林,在林边一棵树上,他看到了暗号,那是线人刻下的。

方寻欢从怀里取出一枚木哨,用手指弹了出去,在空中发出一声长啸。响声未绝,林子里便出现了一条人影。

这人生得其貌不扬,穿得也极普通,站在树后,方寻欢来到树下:“我没有杀她。”

线人似乎有些意外:“为什么?”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