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梦(上)

2019-05-12 22:18:31作者:红酥手贱

蝴蝶梦(上) 红酥手贱 古风

楔子.轮回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1.密雨雷霆

“轰隆”一声巨响,黑沉沉的天空裂开了一道血口,整个大地赫然一亮,亮得刺眼。白亮亮的雨帘无边无际,将世间一切事物全部笼罩其中。

就在闪电闪过的一刹那,方寻欢抬起头来,看到了那高悬在残墙上的匾额中写的四个大字:正义山庄。

“正义”二字,久已不存于世了,这座曾经显赫一时的山庄,也只剩下了残垣断壁,孤单单地立在荒野里,凄凉破败的景象,随处可见。

方寻欢叹息一声,穿过斜倚残墙的破旧木门,向厅堂走去。

说是厅堂,也只剩下半间房屋可以遮雨,另外半间顶上塌了,那个大洞如同早已死朽之人干瘪的嘴巴,空对着天空,没有半丝活气。

据说这座山庄的主人,曾经的武林盟主郑雄风,死时就是这样子的。

方寻欢在残墙边找到了一张破门板,将一块油布铺在上面,倒头躺下去。

天色尚早,但浓云黑得如同墨染过一般,白昼变成了长夜,这么黑的天,在方寻欢印象中,也是极不常见的。单调的雨声和雷声混合起来,听得他百无聊赖,只觉得自己身处其间,如同万里波涛中的一叶小舟,无比的寂寞。

急雨,荒宅,黑沉沉的天空,孤单单的旅人……

如果方寻欢是诗人,此时一定会吟咏出两句羁旅诗,或许可以刻在墙上,供后来人品评。但他不是诗人,也不懂得诗中境界的美妙。在他看来,世上最美的景色,便是刀锋划过咽喉时喷溅出的鲜血,那便是诗,是画,是歌。

因此,他才做了杀手,令江湖最头痛的杀手。

今天方寻欢来到这里,自有目的。他的线人告诉他,会有一单大生意上门,雇主选定的会面地点,就是这座正义山庄。

方寻欢相信他的线人,这是他唯一相信的人。

会面时间定在午时,而现在约摸辰时三刻,方寻欢一直习惯早到,这样可以最大限度地觉察到危险的存在。作为一个杀手,不谨慎是活不下来的。

他看了一下四周,觉得这里并非一个藏人的好地方,没有复杂的地形可以藏身,雇主选这里,多半也怕有人跟踪。

时间还早,方寻欢决定先小睡一下。这也是一项本领,随时可以睡,也可以几天几夜不眠不休。

他缓缓闭上了眼睛,进入了睡梦之中。虽然他已入睡,但身边的一切动静仍旧清清楚楚地听在耳内,判断着是否有出现危险的前奏,除了雷雨之声以外,墙角里老鼠的走动,都逃不过他的耳朵。

不知过了多久,亦或是一刹那的工夫,一种特殊的声音传来,他睁开了眼睛。

蝴蝶,他看到了一只蝴蝶。

这个季节有蝴蝶并不奇怪,它有一对彩色花纹的大翅膀,极为醒目。

印象仅此而已,毕竟他要等的是人,不是蝴蝶。

方寻欢准备闭眼,不去看它。

可是怪事发生了,那只蝴蝶居然直冲着他飞过来,在他的身边翩翩起舞,却不肯离去。

方寻欢皱皱眉,慢慢伸出了手……

那只蝴蝶居然飞过来,停在了他的手腕上。方寻欢杀人都不眨眼,更不要说这小小的昆虫,但是它实在太美丽,方寻欢并没有想要杀死它,而是轻轻摇手,想让它飞走。

蝴蝶飞了起来,却没有离去,还是围着他转。

方寻欢不想再理它,闭目欲睡,而那蝴蝶居然飞过来,停在他的鼻子上,等他伸手来赶时,又开始围着他转,就是不远去。

怪事!

方寻欢站了起来,而那蝴蝶也像有灵性一般,在他身前舞动,仿佛在给他指引方向。方寻欢皱皱眉头,慢慢抬起了脚。

蝴蝶果然在引路,一直飞在方寻欢前面五尺外,既不飞远,也不靠近,方寻欢暗自冷笑:倒要看看它在搞什么鬼!

他抱紧了自己的刀,跟了上去。

此时天色已晚,蝴蝶还在飞,眼前出现了一条小路。再找那只蝴蝶,却已不见了。

方寻欢向前望去,不远处有了人家,像是一个城镇,此时依稀有些声音传来,不知在做什么。

好吧,去瞧瞧,蝴蝶引我来此,定有原因。

方寻欢举步走去,接近了镇子。

前方路口处燃着几堆篝火,不少人衣着鲜艳,正在围着火堆载歌载舞,丝竹之声悠扬动听。

一名老人发现了他,大笑着拍手迎上来,嘴里道:“姑爷来了,姑爷来了……”

然后每个人都围了上来,大家笑着闹着,拥着方寻欢向里走去。方寻欢本能地握紧了衣服下的刀。

大家拥着方寻欢走进一所大宅,宅子里张灯结彩,开着几桌酒席,坐了许多人正在饮酒猜拳,见他来了,一齐站起,鼓掌道贺,还有几个小丫头将准备好的花瓣撒在他头上身上。

这是干什么?方寻欢摸不着头脑,看着这些人对自己的样子,像是熟悉得不得了,可自己印象中压根就没来过这里。

一定有阴谋。

方寻欢决定看看再说,他没有喝酒,也不开口,就这样被人拥到了屋子里。

屋子布置得很讲究,宫灯溢彩,玉帐流苏,里间是个木制的月洞门,门上挂着红帘,那些人没有进屋,只是笑着关上了门,退了出去。

世界清静了。

方寻欢意识到了什么,难道这便是传说中的拉郎配?

天下大乱,这种事并不少见。一些人家有女儿成年后,怕被乱兵及流匪糟蹋,便在路上随便找来个人,只要不呆不傻,不残不废,样子过得去的,也不管家乡哪里,出身如何,硬拉到家里拜堂成亲。

方寻欢的样子不难看,事实上还挺英俊,怪不得这些人如此高兴,只不过这家的女儿长什么样子,就难说了。想到此,方寻欢决定看一看。

当然,无论这女儿长什么样子,他是不可能在此成亲的,一个杀手,要的就是了无挂碍,孤独寂寞将伴随着他们一生。现在他只想对这新娘说明白,自己不是她要找的人而已。

方寻欢挑起红帘,进入了洞房。

屋子里燃着熏香,到处挂着红色饰物,非常喜庆,新娘子就坐在床边,蒙着红盖头。方寻欢望去,发现她的身材很苗条,一双玉手纤细白嫩,修短合度,以此来看,长相应该不会太差。

新娘子听见有人进来,不由得缩了缩身子,手指也动了动,好像很紧张。

方寻欢拉把椅子,坐在新娘子三尺外。他有些迷信,认为女人会坏了杀手的运气,因此他从不主动接近女人。

屋子里红烛高烧,香烟缭绕,一派温柔乡、美人怀的景象。

方寻欢轻咳一声,道:“姑娘,你们找错人了。”那姑娘闻声,全身一震:“你讲什么?”方寻欢道:“我不会成亲的。”那姑娘道:“为什么?你不想么?”方寻欢点头:“不想。”姑娘道:“你嫌我丑?”方寻欢道:“我还未见你的样子。”

那姑娘道:“你是不是姓方?”方寻欢一愣:“不错。”那姑娘道:“如此便没找错,我的夫君就是你。”方寻欢起身道:“我说错了,说错了,告辞。”

那姑娘听他要走,却也不拦,只是淡然一笑:“这就走了?”方寻欢道:“既不成亲,不走待何?”那姑娘道:“至少,你也要揭开我的盖头,看我一眼吧。”

方寻欢道:“看与不看,有何不同?”那姑娘道:“因为只要看了,你定会改变主意。”方寻欢冷笑:“我不信。”那姑娘道:“试试看。”

方寻欢缓缓举步,来到姑娘近前,他单手握住刀柄,准备随时应付突然袭击,另一只手抬起,去揭那姑娘的盖头。

那姑娘没有动,一任他的手慢慢将盖头揭起……

盖头轻轻掀起,然而……

方寻欢没有看到姑娘的脸!

就当盖头掀起一半时,轰然一声,从盖头里飞出无数只黑色蝴蝶,如同一朵乌云,向着他迎面扑来。

在这一刻,方寻欢的瞳孔骤然收缩,整个人似乎僵在那里。

那无数的黑蝴蝶如同炸开的黑色烟花一般迎面而来,仿佛飞得很慢很慢,他足可看清楚每一只黑蝴蝶黑色翅膀上的红色微点,那些红点就如同一只只血红的妖眼,与他对视,锁紧他的目光,吸取他的灵魂。

一刹那间,时间仿佛已经停止,空间仿佛已不再转换,方寻欢的整个世界,都被这些黑色蝴蝶所填满。

他眼睁睁地瞧着这些蝴蝶向自己飞来,他没有闪避,没有动作,唯一能动的,只有瞪眼与呼吸。

眼看这些黑色蝴蝶就要扑在方寻欢脸上,猛然间“砰”的一声响,侧面的一扇小窗突然被撞碎,一条人影似闪电般飞掠而至,身子还未落地,一道刀光便直斩方寻欢的咽喉。

好快的刀!

方寻欢的刀已是江湖上数一数二的快刀,如果他一心求快的话,至少能排到第二,可此人的刀,竟与他的刀一样快!

此人是谁?为何杀我?

方寻欢狠吃一惊,他的注意力由蝴蝶转向了刀光,他的身子骤然恢复了往时的迅捷,猛地向后一跃,但是仍旧慢了一点点,那要命的刀光已经掠过他眼前……

“砰”的一声,他的脑袋重重撞在石墙上,痛醒了过来。张眼一看,四下里仍旧是半间破屋,冷雨凄风,既没有什么洞房,也不见什么蝴蝶,更没有什么偷袭而来的快刀。他摸摸被撞疼的头,发现一缕头发断落了,不觉苦笑,自己这一撞看来不轻。

幸好方才只是南柯一梦。

抬头望望天空,雨不知何时已经小了许多,方寻欢紧锁双眉,回想着这个奇怪的梦,心头不免有些疑惑,就在此时,他听到了一阵缓慢而有节奏的脚步声。

有人来了!

来人只有一个,而且方寻欢感觉得出来,此人身上没有杀气。肯定是雇主。

断定了这些,他才慢慢站起,走出破屋。

来的果然只有一个人,此人穿着一身黑色油布衣,尖尖的帽子将整个脸隐没在黑暗中,亦不露出任何皮肤,全身都缩在衣服里。

方寻欢与他相隔三尺,那人缓缓伸手入怀,掏出一张白纸,展开在方寻欢眼前。

纸上有三个字:方寻欢。

方寻欢点头:“是我。”来人又取出一张,展开,上写着:证明给我看。

方寻欢微微冷笑,却是一动不动。

空气中骤然漾起水般清亮的光。

不见刀光,但见水光,还未看方寻欢如何挥刀,水光便吞没了身旁的一棵小树,那树整整齐齐地断作四截。

方寻欢再次缓缓将刀拔出,方才现刀法,此时才真正展示自己的武器。

一蓬清冷水光扑面,刀刃薄锐,竟是半透明状,内中似有水光流动,片刻不息,由杀手使用,便不止是一把神兵利器,而是一把真正的杀手之刃。

“抽刀断水水更流”,天下兵器三甲之列,刀名“流水”,自创的刀法亦是。

来人轻轻点头,这才第三次从怀里取出一张纸,团成一团,扔了过去。

方寻欢接过,展开,那是一张两千两的银票,他知道,这是定金,完事后,还有两千两。

四千两银子杀一个人,已经是极高的价码了,看来要死的人,决不是寻常之辈。

方寻欢揣起银票,问道:“何人?”

来人第四次伸手入怀,取出一个信封,甩了过去,方寻欢抄住,从里面扯出一张纸,扫了一眼,一言不发地收起,竖起两个手指:“两天之后,必有回报,此时,此地。”

说完,方寻欢举步而前,擦着来人的身子走过。

自始至终,这位雇主未吐一字,未开一声,也不露出面目,神秘诡异,无可捉摸。

方寻欢走得不快,因为他心头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恐惧,因为那个奇异的梦,因为资料上提到的那个人。

那是个女人,就叫胡蝶!

姓名:胡蝶。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