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格死亡(4)

2019-05-12 22:12:09作者:水千户

不合格死亡 水千户 奇幻

白常使叹了口气,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歪着头半晌才没头没尾地问了句:“你记得我是谁吗?”

言午默然摇头。

他丢掉藏匿手中的玻璃瓶,拍了拍手,黄褐色的液体被泼洒得到处都是,他的衣角上也沾染些许。

“算了,你走吧。”白常使一脸轻松,他甚至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我……”言午用力握紧身侧的拳头,咬着下唇阻止自己发出任何声音。

“再见,言午。”他蹲下身与她平视,她的身体周围逐渐被烟火一样的星火包围,温暖而不炙热。

“答应我,好好活着吧。”白常使笑得温柔。

星火的光芒覆盖了少女的全身,由下到上,淡淡的热度,像呼吸的温度。

黑常使的身体在云端中凝聚成形,幽深的视线扫过满地狼藉凉凉开口:“孟婆汤没给她喝?”

“算了,反正她不记得我了。”

黑常使长长的叹口气,小心翼翼的捧起白常使的左臂,翻开衣袖,一片血肉模糊。“你又是何必废了只手换她一个梦境。”

“她是我悲惨童年里唯一的光源,我无法想象如果有一天这道光消失我会是什么样子,所以我只能用我的方式来延续这道珍贵难得的光。”

“你何必?”

“我给了她两个选择,一是接受失去好好活着迎接下一次的得到和失去,二是接受死亡重新开始,她选择第一个。”

“所以你替她死了,并把你的余生交给她?洛星。”黑常使看到洛星脸上温柔和怀念,有些无奈。

“这样不挺好的吗?她不记得我了,这样才不会怀着愧疚呢,要开开心心的活下去啊。”

原本言午的自杀是成功的,少女没有了求生意识,对生的渴望并不强烈,远在异国的洛星和冥使做了交易,以灵魂不灭的代价成为白常使,换一次拯救言午的机会。他给她制造了一段梦境,她越怕什么梦里就会出现那个害怕的东西,借此让她有重新来过的欲望。

一声喟叹悠长,很快消散在空无一物的云端上。

迷迷糊糊中,言午听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无奈又急促。

“言午!”

“啊!”言午惊叫一声,彻底清醒。

眼前是白色的天花板,她的头边是粉色的睡衣,刚洗干净的衣服还带着洗衣液的香味,太阳的亮光打在耳侧,暖暖的,淡淡的炙热。

这是……

“睡醒了没,叫了你半天了都不醒来,快起床,今天得早点去预习呢。”林沐沐站在言午脚边扯了扯她盖在身上的被子。

言午坐起身往下看去,项兰已经穿戴整齐对着镜子化妆,遮瑕膏不要钱似得往黑眼圈上抹。

言午感觉陌生,不论是眼前的人和地上的人,她都陌生。

“今年是第几年?”她机械地叠被子,衣服完好无损的穿在身上。

“2018年啊,你睡懵了吧。”林沐沐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

项兰噗地一声笑出来,又嚷着手抖画错了眉毛,“言午,你不知道,昨晚你穿越去了古代,我一个晚上没好好睡觉去救你了,你看看我这黑眼圈,为你熬出来的啊。”

言午愣了一下,看到项兰窃笑才发应过来被骗了,抄起床上的抱枕往项兰身上砸去。“少来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又通宵上分了。”

又忍不住问:“我昨晚是真的睡着了吗?”她记不起来昨晚发生了什么,可是有种奇怪的感觉。比如现在,看着这两人的脸,她觉得有些陌生,可是这个场景,她却有点熟悉。

“睡到打呼,你说呢。”林沐沐叼着片吐司面包含糊不清,无奈地对着空气翻个白眼,又催促着言午快点穿鞋。

“哦……我昨晚好像做梦了,梦到我死了……”言午小声嘀咕,也不指望谁能听到。

林沐沐已经收拾好,开始往背包里塞东西,她嗯了一声又漫不经心的问然后呢。

然后?言午停下手里的动作,下意识地抬起左手看,手腕上一道浅于周围肌肤的月牙,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桌边有一把打开状态的水果刀,她拿起仔细查看,刀刃上还有柚子的香味。

阳光落在头发上泛着微微红光,她伸个懒腰深深吸了口气,咧嘴笑笑。“今天阳光真好。”

一张死亡塔罗牌被夹在日记本中的一页,日记本的那一页,隽秀小楷认真的写着一段话:“死亡牌不是死亡与毫无希望的,它反而还是有一线生机的,是浴火重生的典型代表。死亡为旧事物画上休止符,并让路给新事物。”

“这是什么?”林沐沐拿着那张牌一脸疑惑,牌面左下角有一颗黑色的星星,塔罗牌上有这个东西吗?

言午双手接过,手指在星星上摩挲许久,按在心口闭眼沉默了三秒后妥帖地放进日记本里。

“那个啊,是洛星的标志。”

<img src="https://rs.suinian.com/19/05/12/14/1261bagv.jpg"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