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格死亡(3)

2019-05-12 22:12:09作者:水千户

不合格死亡 水千户 奇幻

言午凑过去看,照片是放在桌子上被拍下来的,泛黄的照片里两个孩子,一个扎着小揪笑的痴傻,另一个抓住那个的小手认真的看着她。

她不明就里地抬头,看到小姨严肃且伤感,正想开玩笑,下一秒到达耳中的话让她的心脏停跳一瞬,窒息感侵袭她所有的感官,让她无力挣扎。

“你表哥二十岁时死了,是割腕自杀,他还写了遗书,说他只是活够了想去另一个世界。”

言午霎时愣住,听不清小姨又说了什么,大脑一片空白,直到头脑发晕她才发现自己屏住呼吸很久不敢放松。她记不清周围的人来了又去都有谁,也记不清年长的医生一脸沉重地说了些什么。

“医生,我是要死了吗?”疼痛时刻折磨着她,原本就不怎么样的身体更是消瘦得不成样,轻轻一碰就能弄碎的样子。

医生的回答官方而平淡:“你要相信自己一定会好起来的。”

言午摇头,眼里都是嘲讽,她已经没有力气去做出什么表情。最后一刻她的眼前出现一道光,温暖柔和,她想伸手握住,她抬不起手,她咧嘴,露出一个不能称为是笑容的笑。

“现在你明白了吗?你记不起来的这二十年时光。”一道熟悉温润的声音突然出现,打断了她的迷茫和空白思绪,一个穿着白色衣袍的男生站在她身后。

白常使的左手臂无力垂放在身侧,右手握紧一条破烂带血的短鞭,袖口渲染着胭脂红的绣花,大朵的不规则梅花。苍白的脸上滴落一滴水珠,对着言午扬起一个十分勉强的微笑。

“我的二十年,就是这样的吗?”好久好久,言午才开口,声音沙哑。

“嗯。”

“你很奇怪。”他说。

“什么?”言午还沉溺在刚刚的伤感中,脑子还转不过来,呆呆的转头看着白常使,桃花眼和泪痣在记忆中似乎重合。

“既然你不甘心无缘无故失去了二十年,为什么却能够了断以后更多的二十年?”

“因为……”言午看着脚下的场景,一众亲属伏在她的床头痛哭,她想去拍拍他们的肩膀,跟他们开个玩笑,告诉他们不要担心她没事,可是她做不到。

自己为什么会想要自杀呢?是看着周围人都有事可做只有自己漫无目的的恼怒吗?还是害怕独自面临风雨的怯懦?或者是,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该为什么而活着,她没有一个目标能够让她心无旁骛的追逐。她有些动摇。

“我害怕啊,”言午再三确认自己无法接触阳间的事物后放弃地抬头,“我怕失去,我怕苍老。”

“这世界上便是生命也不是永远拥有的,哪里会有不失去的,至于苍老更是如此,苍老是上天赋予人们美妙事物的同时也降给他们的惩罚,任何生命都会苍老,也会因苍老而死亡。”

“可是树就不会啊,有的树可以活上百年呢。”

“可是,每年生长出来的叶不一样,这就是树的惩罚,她要面临的是每一季的别离。”白常使的表情变得深沉起来。

他抬手一粒葵花种子出现在手中,在言午疑惑的眼神中将它埋进脚下的云端,“你说它会长大吗?”

“如果发芽了就会长大,种子的生长速度很惊人,稍不留神就长大了。”言午种过向日葵,还有大朵大朵的波斯菊,看到开花的一刻没什么比这个更让她兴奋有成就感了。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让种子直接开花?省去了苦苦等待的时间和麻烦。”

白常使的表情大有跃跃欲试的意味,言午吓了一跳,生怕他做什么奇怪的举动真的让这颗刚安稳落土的种子立刻开花,想都没想地扑了过去,双手抵着白常使的胸膛推得他连连后退,眼看着“危险人物”远离近十米,她才拍着胸脯呼出一口气放下心来。

“怎么了?”白常使一脸莫名其妙。

“有句话说,这世间万物的来和去都是有它的时间的。”言午说的满是诚恳:“这粒种子也有它的时间,发芽的时间和开花的时间,不能因为期待它开花的样子就着急着省去它生长的过程,这个过程可能很枯燥乏味,但是很重要。”

这话说得越来越缓,声音越来越小,有一丝光亮出现在脑中,拨开混沌大脑中浓厚的阴霾,透出一点微弱的光。

“说起来,生命的繁衍真是有趣,母树孕育种子由于各种机遇分散到不同的地方,种子长大成为新的母树来孕育下一代种子,如此循环。”他抬起头,红色的眼眸里跳动兴奋的光彩。

“所以,树是开心的吗?即便一次又一次的失去和分离。”言午木讷道。

“我想是的,尽管会失去和分离,那些快乐的记忆不假,是她自己创造的,弥足珍贵。”

言午没有接话,视线从上到下认真的细细的看着白常使,一遍又一遍,黑色的眼眸中仅有一道白色的人影,占据了全部的位置。

“死了的人,知道自己死亡了吗?”言午突然问。

白常使没想过这个问题,让他有些预料不及,显然他不知道答案,毕竟这看起来是个很莫名其妙的愚蠢问题。

“应该是不知道的。”言午托着下巴喃喃,自言自语起来:“如果知道的话,这个问题早就有了答案。”

白常使不说话,言午看着他,他看着别处。

“别害怕,真正的死亡是感觉不到痛的。你刚刚,不也没感受到痛么。”

言午把目光从他身上移开,不论她的目光多么迫切,他丝毫不受影响。确实,刚刚闭眼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就来到了这里,不知道过了多久,却是一点感觉都没有。

不,也许是我已经感觉不到身体上的任何疼痛了。言午有一点绝望。

“死亡,就像是深度睡眠,感觉不到任何疼痛的。”他的声音很低,仿佛是在喃喃自语,并不打算言午能听到。

从某种程度来说确实是这样,闭上眼,思绪在下沉,越来越深,意识也愈加模糊。

可是,言午不想死了。尽管惴惴不安,尽管不抱有期待,可她还是不想死,她有了新的目标。

“我想回去。”

白常使转头看着言午,似乎不明白。

言午抬手指着头顶,再一次清晰无比地重复:“我想要回去。”

她知道这个请求很任性,一点也不负责,就像她对她自己的生命一样,不负责,不认真。她后悔了,如果可以重来,她一定好好对待,她不想就这么快失去她珍惜的事物了。

“为什么。”白常使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很平静地看着她。

“我发现我错了,”言午咧嘴自嘲地笑,“有些东西之所以美好是因为人类赋予它的情感,生命很美好是因为具有多样性和不可预测性,人生而在世,那些值得在意的东西是靠自己去寻找和创造的,不是像我这样一味等待,我一直以为命数天定,所以任何事情都抱着逆来顺受的态度,不挣扎不争取不努力。”

更何况,她发现自己已经拥有了弥足珍贵的东西。

“现在你后悔了。”

“是的,后悔了。”言午慢慢蹲在地上抱着自己低下头,声音哽咽。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