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合格死亡(2)

2019-05-12 22:12:09作者:水千户

不合格死亡 水千户 奇幻

纠缠在生孩子带孩子和上班的生活让她狼狈不堪,男人一边冷眼旁观她的难堪,一边出口讥讽她的脆弱。

“女人都是这么过来的,你这点苦累算什么。”

“你这身子这么娇贵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娶了哪国的千金公主。”

又一次的吵架伴随着孩子惹人烦躁的哭闹声和震耳欲聋的摔砸声,男人黑着脸摔门而去,留下站在满地狼藉中的言午茫然无措。

她的思绪飘散,大脑放空。直到孩子的哭声惊醒了她,慌乱中脚被数据线缠绕摔了一跤,玻璃鱼缸的碎片擦着眼角划过,玻璃碴深深扎进了她的胳膊和手掌。

血流了出来,温热的,似乎还带着心跳,她的眼睛涌起一股酸涩的液体,她瞪大了眼,没有哭。

她没有着急去看孩子,只是茫然的想着,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她的生活,不应该是这样的。

“如果我以后结婚,绝对不找那种太过大男子主义的,和那种人生活太累了。”

“我可是二十一世纪独一无二好青年,现在谁还稀罕着急嫁人,赚钱才是王道。”

“如果这辈子没有遇到爱情我是坚决不结婚的,为一个不爱的人徘徊厨房厅堂之间简直有病。”

“要我说,离直男癌越远越好,当心给自己添堵。”

上学期间和姐妹聊天说过的话一次次清晰的从脑海中浮现,加深印象。那些话曾经多么壮志凌云,就让她多么厌恶嘲笑现在的自己。

一个连自己人生都不能把握的人,再多的豪情壮志也只是笑话。

也许是因为有了一个开端,往后的日子也是如此,日复一日的吵架摔打,磨灭了言午的傲气和个性。她还是在孩子和工作中忙得团团转,只不过已经不会对着饭桌对面空荡荡的座位叹气,双人床另一边的冰冷也早已习惯。

她对这样的生活抱有的热情所剩无几,面对试探和挑衅也十分淡漠,淡然地剪碎里侧印染了如火热情的口红的西装外套,毫不犹豫地将散发出阵阵撩人情欲的女士香水味的男式衬衫丢进装满各种垃圾的垃圾桶里。

她不再歇斯底里地哭闹,也不痛哭流涕地抗议。她给自己画了一个圈,隔绝外界的任何触碰。

偶尔在下班路上抬头看着飘零的树叶或者仰望没有星星的夜幕时才会有思考的片刻,她的一生不该是这样的,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不是那个二十岁之前还徜徉在甜美梦境的女孩了,她曾为自己编制了无数美丽动人的未来,却在每一个睁开眼就痛苦的清晨中亲手的一一打碎。

编制的梦再美好,也抵不过一手毁灭造成的现实。

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吧,她想。她开始随意对待自己,吃饭随时,睡觉随性,怠慢身体,一阵阵的疼痛告诉她身体已经出现问题,她置之不理。

“说什么为了我你有多困难的坚持,还不是因为你自己懦弱不敢重新开始,你和那些只会把痛苦怪罪到孩子身上的家长没什么区别!”

孩子逐渐长大也开始叛逆,她自嘲地回忆自己小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一定是被老妈追着满屋子打。她想爸妈了,越想越难受,在黑暗中躲在床的角落咬着被子呜咽。曾几何时她也是爸妈心中的宝贝,娇气到连个桃子都要妈妈仔细剥皮才肯喂到嘴里,怎么一转眼就成了别人家里可有可无的草呢?

言午有些绝望,她漫无目的的坚持了那么久,连为什么坚持都不知道。她坚持着一段糟糕的婚姻,一个平庸又不伟大的母亲,一个失意又无力改变的人生,有什么好坚持的?

还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呢,我的人生既然如此还不如重新来过。

“你这样可不行啊,年纪轻轻的身体垮了怎么办,孩子怎么办?你别忘了你还有个孩子。”再一次晕倒后,言午被送到了小姨所在的医院,头发花白的老人皱着眉头给她削苹果,嘴里不停数落她。

“姨,我没事儿,”言午笑着咬了口果肉。

“哟,还没事。”小姨白了她一眼,毫不留情:“没事还住院啊,真不是我说,你这身子还不如你妈,你妈当年你这个年纪这么大的时候一个人带着你,还不照样活的风风火火的。”

言午自知理亏,啃着苹果不敢说话。

“这可不能让你表哥知道了,他要是知道了,保准又心疼你了。”

言午有些诧异,记忆中有个小小的身影总是跟在她身边,微微退后半步的距离不亲密也不生疏,可她总记不起来是谁,只是想起时会亲切,被生活磨砺得如寒铁一般的心会有一处柔软。

“表哥?”

“你表哥啊,年纪轻轻的,人长得也帅气,学习又好,要我说啊这父母的感情对孩子还真挺重要的,你二叔和你二婶天天吵架打架,你表哥还生得那么乖,小小年纪懂事得跟个大人似的。”

言午没有吱声,顺着小姨的话仔细在脑海中翻找记忆。

“你跟你表哥从小关系就好,你俩相差三岁,小时候在老家就整天黏在一起,不是溜进人家的瓜园子偷瓜,就是下山沟里摘野果子,村里数一数二的小霸王,你表哥没少被你撺掇着干坏事,你个坏丫头,每次被发现了都是你表哥替你顶罪,仗着年纪小老是让他让着你,都是你上小学前的事儿了,还记得不?”

言午尴尬地瘪嘴,她是真的记不起来了。

“不过你俩后来没见过面了,不记得也是正常的,你表哥小时候可喜欢你了,你还是小屁孩的时候大点的孩子爱欺负你,就你表哥护着你,你二婶还说要你长大了做她儿媳妇呢。”

言午不以为然地摇摇头,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个爱她的表哥,也许她的生活也不会过得这么惨,或许她会为了心疼她的表哥努力活着,或许疼爱她的表哥早日将她救赎出来。

“要是过得不好就想想你表哥。”

言午回神就突然听到老太太说了这么一句,忍不住追问:“为什么?”

“你表哥以前经常说,他不开心的时候就会想想你,他开心的时光里都有你,都是你和他一起创造的。”

“是吗?”言午歪着头,有几分傻气。

“那可不,丫头啊,你要知道,人这一生哪里是一帆风顺的,总是会有些坎坷的,你得自己过这个坎,卯足劲使劲儿一跳,嘿,就过去了。”老太太眯着眼挑捡混在熟瓜子中的生瓜子,脸上带着淡淡的笑,让言午焦躁不安地心绪慢慢趋于平静。

“那要是跳不过去呢。”

“跳不过去就死一死,死了重新来。”老太太的语气骤然强硬,顿了顿又柔和下来:“那坎是自己给自己造的,也就只有自己过得去,别人只能告诉你经历,但是没办法替你决定方向。”

言午听得懵懵懂懂,又怕小姨再说些她听不懂的,连忙转移话题:“说起来,我表哥现在怎么样了。”

“现在啊,应该挺不错的,你二叔和二婶离婚后他就跟着你二婶去了国外,他那么好的孩子,能差到哪儿去,诶呀,你好好养病,我跟你二婶联系一下,等你情况好些了让你表哥来看你。”

“嗯!一言为定。”言午扬起一个甜甜的笑容,心里开始期待这个占据她童年记忆的表哥早点到来。

因为有了期待,对生活也有了渴望,言午的身体情况日渐好转,对之前的心境和生活报以淡然微笑。

“丫头,身体怎么样了?”小姨捧着一束香槟玫瑰坐在她的床边。

言午接过花含笑点头,“好多了,这是?”

“我带你表哥来看你。”她听到老人家窸窸窣窣掏东西的声音,“看,你们小时候的照片。”

相关阅读

指尖文学网©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