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烦少女裘安安

亲爱的房屿,我也有一个秘密要告诉你——其实我一直一直都钟情于你。麻烦少女裘安安 文/禧年 .你那么想跟我在一起? 今年的夏天来得格外早,天太热,因此,我家麻辣烫店的生意最近不太好。 店铺开在高中的小吃街上,租金高得惊人,当初家里人也是下了几番狠心才租下来的。晚自习之前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我会来这里当帮工,最近我闲得很,索性放下抹布,打量起为数不多的顾客来。 房屿这个家伙,每天必来。他长相俊俏,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你抛弃我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你抛弃我

他们挤在镜子前刷牙,祁慎拿起手机拍了张俩人的合照,之后竟然被他P成了结婚照。 兜兜转转,可可爱爱,你是我最美的偏爱。——斯丞 叶梓栖和祁慎小学是同桌、初中是同桌、高中是同桌,就连大学,也是同学校同专业同班级,现在他俩是大三。 叶梓栖感觉自己昏昏睡了好久,再一睁眼,发觉屋里昏暗得有点儿不透气,窗帘没有拉的太紧,有一束光从那中间仅有的缝隙里钻了进来。 她伸了个懒腰,腿却无意间触碰到了一个什么东西,

丫头,不许哭(上)

这是谁的青春?是我们的。 端端是个葫芦小金刚,坚强的就像块钛合金裹着块金刚石,相处了三四年没见她哭过。受了委屈不哭,被朋友背叛不哭,考了班里倒数也不哭。我想,这家伙没心没肺的,也许哪天我嗝屁了,她连个泪花花都没有。 可是端端还是哭了。 我在无聊的时候爱看看电影,各种类型。 在我看电影的时候,端端给我打来了电话,我接通了,她半天不说话,我不耐烦地问她:快说话,不要耽误哥看日本小片片。 电话那头有了

你瞒我瞒

许奎第二次看到方岩笑,方岩每次笑,他都会被闪神。 .遇见 天气阴沉,黑云压的很低,偶尔透漏点光撒在路上,像天空睁着一只眼偷偷的窥伺它的人民。 方岩提着两袋水果走在回小区的路上,心情不好不坏。方岩为女,不为男,名字而已。 一辆车慢慢的停在她的身边,:“喂,美女!” 缓缓摇下的车窗带出一张带着墨镜的脸,五官不清楚,下颌的形状还算不错,然而头发抹的油光,向上梳起,看着好油腻。白衬衫,有点黑黑的皮肤。仅仅

A PRESENT

最美的秘密,是我们都在制造巧遇。 八月的夕阳照在机场庞大的落地窗上,映出了颜熙孤独落寞的影子。 她刚把好朋友姚萱萱送走,有些走神,自己是要出国一年半的人呢,父母还是只送到了机场大巴的车站,不过二十几年来她也确实习惯了。 回首颜熙走到现在的人生,该不满还是该知足她自己都说不清,但是路还是要继续走下去的,“希望在那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能再遇见一个新的人,我真的不想再喜欢他了。”颜熙在心里对自己说。 “

骄阳似你

因为是你,所以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已经计划好了把你放进我的余生里。 六月的烈日炙烤着大地,每一棵树的树荫下面都围着一大群人,不少女生往自己裸露的皮肤上狂抹防晒霜,似乎多糊一层,就能少黑一度。 树上的蝉似乎被这火辣辣的太阳烤的来了劲,叽叽喳喳的嚷嚷起来。听的人心里莫名一股烦躁。 宋唯洗了把脸从厕所出来,她的眼睛里面还有水珠,她左手拿着眼镜,用湿漉漉的右手一抹,结果适得其反,她更看不清了。 她只

年少无为

又是一场突如其来的雨,白初见到了她意料之外的人……(上)视角一 提起那场雨,叶禾没什么印象,甚至可以说,很模糊。他的记忆是在重遇她的那一刻才开始的。 那天他值日,走的有些晚,到了教学楼门口发现有个人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地。叶禾看了看天,发出了邀请,“要一起走吗?”说罢,还摇摇伞。 那女孩点点头,很顺从的凑到他身边来,这时慢半拍的叶禾才反应过来,他们两人是一个班的——他对她有个模糊的印象,不出类拔萃也

所有瞬间都是你(五)

林粤为什么偏偏坐到了他前面?可能只是因为他特别倒霉吧。所有瞬间都是你(五) 文/那夏 过了几天,最终的座次表出来了。 数学课结束后,Leslie趁课间安排大家换座位。 叶慎安的热情空前高涨,他将家当搬到新座位,满意地环视周围一圈——左前方是迅速攀上班级话题榜第一名的元气混血美少女赵希茜,右前方是初中同学兼超级学霸简辰,而他的好朋友兼老同桌许卫松稳坐自己的后方。一切如此完美,除了他正前方一个煞风景的

南瓜灯与高脚杯

为什么她会如此了解雪梨?因为她就是雪梨。雪梨是真理十八岁之前的名字。南瓜灯与高脚杯 文/兰溪三日 “雪梨,你一定要在七点之前回来,晚一分一秒都不行。” 真理盯着白色墙壁上的挂钟,七点过了,人没回来。 她就知道雪梨不会听话。 真理坚信,这世上不会有人比自己更懂雪梨了,她乖巧又叛逆,自傲又自卑;她是豌豆上的公主,也是丛林中的荆棘鸟。 为什么她会如此了解雪梨? 因为她就是雪梨。雪梨是真理十八岁之前的名字

在每个繁星抛弃银河的夜里

离开周若愚后,我是一条会飞的鱼,飞鱼没有眼泪。在每个繁星抛弃银河的夜里 文/二佳 一、喜欢周若愚时,我是一条不会飞的鱼 周若愚最近迷上了吹葫芦丝,一有空就在宿舍埋头苦练。 就在十分钟以前,我接到周若愚的室友打来的电话,听筒里传来一阵歇斯底里的求救声:“飞鱼姐救命啊!你叫老周别再吹葫芦丝啦!” 对方语气中的求生欲极强,可想而知,周若愚的葫芦丝吹得有多烂!因此,我顾不上训练,离开田径场,换了套衣服,急

她的小心思(七)

她精致漂亮的小脸被闷得泛着嫣红色,杏眼黑白分明,里面还映着个男生的身影儿。她的小心思(七) 文/曲小蛐 早上第一节课前,秦晴被班主任叫走之后,一整天都没再露面。 班里的学生都忍不住议论着这个日常行为迥异的“小才女”,直到第二天下午的第二节课,秦晴才终于在小林老师的陪同下,出现在了( )班的教室门外。 彼时正是高一( )班的语文课时间,小林老师敲了敲门,班里的语文老师注意到他们那边,主动走过去。

亿万次心动

金夏晴知道他不会是他,但她仍感谢他们相遇,仍感谢他们的曾经,她没有忘,也不会忘。 金夏晴又一次心动了,在火锅店门口。 距离她上次心动已经过了一百六十八个小时。 事实上,没戴隐形的金夏晴并没看清迎面而来心动对象的具体长相。 仅仅只是那渐渐靠近但却模糊的轮廓就让金夏晴的心跳没由来地漏了一拍。 当她感受到对方炙热的目光也紧紧跟随着自己时,金夏晴脸上的红晕也更加明显了。 她也不知是该兴奋还是该失落,因为

遇见你,已三生有幸

对于余下的人生,我没有任何的奢望,只希望我的父母平安顺遂……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耳机的单曲循环着陈奕迅的十年,今天是我毕业十年后的同学聚会。 “姑娘,到了。”出租车司机出声提醒我,我才恍然从歌曲中抽出自己。“谢谢。”我感激的回了一句然后下车。 说是同学聚会,其实加上我也才四个人,只是高中学习小组的组内聚会,聚会地点定在W市一家小有名气的饭店。 我慢慢

云上的朋友

蓝天上,白棉花般的云朵越来越常见了,有时,我似乎看到那云上的琪琪在冲着我笑。那年,我四年级,是一个残忍的小孩。 琪琪第一次来班里的时候,皮肤很白,白的让人惊异。她梳着一个马尾辫,穿着一件手工做的红上衣,除了她不怎么爱笑这一点,真是像极了年画里抱鱼的娃娃。老师指了指我身边的位置,示意她坐过去,她低着头,抿着嘴唇,小心的走到桌子旁边,生怕弄出大的声音,她把东西摆放整齐后,就转过头冲我微微一笑,而我冷淡

飞鱼的夏天

陆知檬却毫不在意:“怕什么,这是友谊的拥抱,咱们又没有早恋。”飞鱼的夏天 压力就像跟在你身后的影子,它可以陪伴你,但你不能被它吞噬。 文/蘑菇味桃子 .警察阿姨? 夏天似乎永远都不会结束了。 中考结束之后就一直没下过雨,就连每年传说中文曲星下凡的高考日,太阳依旧不知疲倦地炙烤着大地。 点刚过,陆知檬恹恹地提着保温桶去给在警亭执勤的爸爸送饭。中午的太阳堪比白雪公主的后妈般毒辣,陆知檬才走一小

 582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