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蒸馒头

柠檬想,以后会是陌路人,还是见面淡淡的打个招呼,亦或是见到后开心的问一句好。和很多人一样,柠檬的青春也有一个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她们几乎什么事都会分享,一起规划未来,谈天说地,不切实际的幻想一些美好的未来。 柠檬还算比较理智的,知道其中有很多事不可能实现,馒头就不一样了,她会去幻想任何她想到的事,然后说给柠檬听,柠檬有时候就会笑她:“你这还是算了吧。” 有的时候柠檬什么反应也不会给,就笑一笑,馒头这

歌望

一年四季变化,每个变化都存在了对她的思念,每个季节都是自己喜欢的样子。很久以前的一个小村桩里,村里的爷爷和经别人介绍娶了隔壁村的奶奶,以前那个年代别人介绍的很正常,不久他们就住在了一起,没有什么豪华的婚礼,彩礼也就一斗米,家里很穷,但勉强也能过。 从此他们心中都只是彼此,他们在家门前种下了他们喜爱的柳树,让柳树见证他们的生活,记录他们在一起的时光, 那个时候她们又怎会知道多年以后他们种下的柳枝会变

熬过凛冽寒冬,姐姐终于迎来了春暖花开

表姐长得很漂亮,大高个,双眼皮,瓜子脸,眼角的那颗痣是最大的缺憾。妈妈说表姐是个苦命的孩子,初中毕业就出去打工了,舅妈打算让表姐读个专科将来也能找份稳定的工作,但是倔强的表姐不愿意,她说自己不是读书的那块料,毅然决然的背着行李出门打工了。 表姐长得很漂亮,大高个,双眼皮,瓜子脸,眼角的那颗痣是最大的缺憾。 表姐进过工厂做过工人,摆过地摊卖过菜,也在餐厅做过服务员。她说:人间疾苦她都尝遍了。 最后认

80年代的广播听众

不管你想给一个好奇心旺盛的男孩子什么东西,唯一绝对不能给的就是螺丝起子。(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不管你想给一个好奇心旺盛的男孩子什么东西,唯一绝对不能给的就是螺丝起子,否则你家的孩子大概会将你家的收音机给一个一个解体掉。 我不知道这句警语可以通用到什么地步,但是我记得八岁那年夏天,父亲送了一把螺丝起子给我之后,我便将哥哥的收录机给解体了。 解体的程度可以说是几近完全而彻底的。 金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致我纯真无邪的童年。 我妈四十五岁那年生下我,我爸在青岛上班,两人常年分居见面很难。 我妈生我那天打电话向他报喜,本来是件高兴的事,谁知老爸在电话里痛哭流涕,哀嚎着骂天咒地,“荒唐啊,真荒唐,一把年纪了,咋生下这么个瘪三玩意。” 我妈却在电话那头乐的合不拢嘴,“他爸,别哭啊,生就生了,又不能塞回去你说是吧,就当条狗养着算了。刚刚我听你说起‘荒唐’两个字,这可是神来之笔啊,咱们干脆就给娃儿取名‘荒唐

小时候的故事

年代末,我的故事。我出生于 年代末,生于一个小村庄。我的家是类似四合院的瓦房,大门进去是一个大的天井,右手边是我妈妈的厨房,往上一点是我们的房间。左手边洗手间,隔壁是养鸡房与奶奶的厨房,往上一点是我小叔的房间,走过天井是客厅,客厅右手边是二叔的房间,左手边是奶奶的房间。虽然现在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很多事也过去许久想不起来了,但是我依然记得那时的我无忧无虑、自由自在! 小时候村里的小伙伴们都要

深圳格局

我有时也会回忆刚到这里的囧事。来到深圳的第五天,身上的积蓄已经所剩无几了,这里的物价让我不能相信改革开放前是一个多么贫穷的城市,这里从早到晚都呈现着繁华的景象。要在这扎根生存,那真的需要能力。 暑期来临,各大高校毕业生相拥而出,找工作也成了大学生的一大难题,大活给人家干不了,小活自己又不愿意干,高不成低不就,好不容易找份工作,不是嫌累就是嫌工资少,因此,各应届毕业生都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 我是读

大春的两个女儿

大春有两个女儿:一个是貌美如花的音乐特长生,另一个是年年捧回奖状的女学霸……

病床

人现在哪儿还敢生病。

若有来世 愿你无忧

梦中的堂姑面目清晰,和周围的人说说笑笑,还伸手打算抱抱一名婴儿。

也许世上真有穿越时空这一说法呢

我还依稀的记得,那是在高中时候发生的事情。

人生局外人

长大后,我感觉那段生活中,我们每个人都像个局外人,却都又牵扯其中。

最后一次见面

刚过六十四五的伯母腿脚一大不如从前了。

盲流的哀鸣
盲流的哀鸣

追求梦想的少女一步步沦落为失足女地悲惨人生,没有幸运也没有救赎,只有眼泪和悔恨。

我长大的瞬间

我的高三确实痛苦,确实血腥,但是也确实尝到了甜头。就是在刻骨铭心的那一年高三,我长大了。

 172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