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宫要休夫

我为你活了六年,往后余生,我想为自己而活,美景不可辜负。天元九年,燕帝下旨,命长乐公主与驸马林琦和离。 距成婚不过一年,驸马并无出格之举,群臣愕然,长乐公主欣然接旨,驸马林琦辞不受命。 后长乐公主休夫,举国震惊,女子休夫,始创先河。 “福柔,父皇不拘你在身边,随你想去哪里,你可以在外游玩一番。” 其他人都认为长乐公主欣然和离,定然是对驸马心生厌恶,可又有谁知道,此次和离乃长乐公主自己求来的,不

涤烦子

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 “若教眼底无离恨,不信人间有白头”小姐手持书卷,一直念叨着这句话,我听得都快背熟了。 “小姐,你一直在念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什么白头不白头的?”我忍不住好奇地问了一句。 我自小服侍小姐长大,只比小姐大三岁。小姐酷爱诗书,为人和善,总不把我当下人看待。 她还经常教我两句诗,大多是情爱之诗。二八芳华,自是渴望爱情的年龄,深闺中的小姐怕是在臆想心上人的模样吧。 小姐

山海夜宴:白鹤

少年挽弓搭弦,英气潇洒,利箭破空射中一只蛇妖。二十年后,蛇妖回来复仇了。少年挽弓搭弦,英气潇洒,利箭破空射中一只蛇妖。二十年后,蛇妖回来复仇了。 .老妖婆 “音音,你怎么又来这个老妖婆这里来了,小心她把你吃掉!” 穿着皇子服饰的七皇子林钧年方十五,小小年纪却生得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一把提溜起妹妹青黛公主的衣领,就那么拎了起来。 七岁的小公主张牙舞爪地在空中蹬脚丫,林钧半点不动容。 “坏哥哥,放我

焉知青灯非月美

“相思不得见,便借梦去跨越时空,乃至跨越生死。”【一】 丁巳年春,大雪天,尹辉披着夜色抵达丰城。 天已黑尽,不知名的桥洞下闪着火光,尹辉裹紧衣裳,想借火取暖。他一步一打滑地到了桥下,烧得哔哔响的柴火前坐了个瘦小的人,兜帽上蓬松的软毛将整张脸裹得只剩下鼻头。 尽管如此,尹辉仍能感受到透过厚实的软毛落到自己身上的目光。 “你也无处可去吗?” 音色柔软,是个姑娘家。 这让尹辉着实有些吃惊,他本来已经靠近

锦瑟无端思华年

这一世的君华好像换了个人格,对她各种死缠烂打,浑身散发着求偶的味道。 .战神 南海。 坐在宝座上的安锦瑟笑眯眯地看着堂下码得整整齐齐、装着银子和地契的数十个箱子。 安锦瑟乐得直流口水:“好好好,都是本座的宝宝……” 分列而立的童子童女们纷纷痛苦扭头,不愿承认道场主安锦瑟是个无心向道的财迷的事实。 “喀喀。”门外传来一阵轻咳声,虚弱中又透着点渴望被注意到的急切。 安锦瑟抬起头,一眼便看见站在门口的君

眼前人是心上人

我想安安静静当个侠女,咋就那么难呢? 灵越第一次看到慕容瑾的时候正在崖边的树上摘果子。 初夏的忘情谷晴空万里,鸟鸣啾啾。她盘腿躺在歪脖子树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嘴里慢悠悠吐出果核,真惬意啊!她刚把另一只果子送到嘴边,忽然听见崖下马蹄哒哒。她歪着头撇见一个俊俏的年轻人策马而来,气势逼人,怀里抱着一个晕厥的小姑娘。 又是一个来求医的。 玄医馆已经没落十余年,她也只能在师父口中窥得当年玄医馆的盛况,在

约摸……是缘分吖
约摸……是缘分吖

财迷多多和温柔将军的甜蜜邂逅。钱多多是靠着女扮男装才偷偷溜出钱府的,老娘可就不信了,你让我嫁我就嫁?老娘的面子往哪搁? 钱多多抱着自己攒了十多年的小金库,找了京城最大的客栈住下,摸摸自己的小金库,还就不信了,离了钱家我活不下去,老娘有的是钱。 可当钱多多哼哧哼哧追着那个偷她小金库的小贼跑的时候,她才知道财不该外露。 “大哥大……哥,帮帮忙,那货抢了我的钱。”钱多多跑在街上,前面是一个穿着铠甲骑着马

一顾情深
一顾情深

“你看,本宫这质子想要你们这国,你可给的了?” 城楼之下,万兵戎装,整齐肃穆,颇有大军压境架势。将领之中,为首之人白马红衣,腰间一口九环刀映着余晖泛起森冷寒光。 永宁国,泰丰十二年,下辖番邦属国南卫为结两国共好,共谋繁荣大计,特商联姻事宜。 “今封南卫公主申珏为帝后,即日送至永宁国都完婚,钦此!” 申珏接过圣旨,叩谢礼仪一起呵成,待永宁国一众使臣走远,这才缓缓抬起头来。 “二公主!二公主!”身

夫子,请留步

安东落起身牵着池满依的手许下承诺:“伯父,请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对阿依的。” 一年前城里荣水巷育幼堂新来了位教书先生,长得那可是清俊非凡赛过天上的神仙。 自从他来以后京城里多数的姑娘,大婶寡妇无不想着法的要跟他见上一面还有不少的直接就去跟他提亲的可惜都被他冷冷的拒绝了。 这相府的四小姐池满依不过是在大街上人群中回眸瞥见他一眼便不可自拔的爱上了安东落,立誓非他不嫁。 这不,天天偷偷爬育幼堂瓦墙上就为

哎呦,我的小祖宗

自从十日前大将军傅遥凯旋之后,我便被他的粉丝团盯上了。一、对你的爱,令我变猪头 自从十天前傅遥从边疆凯旋,将军府外就格外热闹。整个都城的怀春少女们自发组成了各大后援队,自入夜开始,就守在将军府外,准备一睹他那俊俏的脸庞,然后狠狠地印在脑子里,这样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或许还能有点干柴烈火的剧情。 直到月上中天,门外的少女们才被家里人逮回家,我瞧着那些少女散了场子,这才溜到将军府门前,狠狠地将拳头砸在了

一千零一个捕头

仓鼠妖林知稔来到人界,立志破案立功,走上鼠生巅峰。谁知她顶头上司淮令也来到人界?第一章是风把我吹来的 夏末秋初,夜里有些凉。长安城郊的一座普通小院子,挨着后墙墙根,一条地道被飞速挖通,林知稔从洞里探出头,打量着四周:“应该就是这儿了。” 最近长安城出现一伙手段很高明的盗贼,偷了南安王府的夜明珠、西南大将军的金岭箭和礼部尚书的桃花珍珠养颜秘方。盗贼们行踪诡秘,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大理寺贴出告示,谁能破

等你回家

“既然这辈子跟老爷做了夫妻”“生死我都等你回家。” 十五岁的时候虎妞家里正在闹蝗灾 那些带牙的小畜生吧一年的庄稼啃的干干净净的娘饿的直不起腰来小弟弟措不出奶来,就呜呜的哭,爹没办法,就一袋一道焊烟的抽,还是虎妞自己跑去跟爹说:“爹,上次王二叔不是说,有人看上我了吗?你就让我去吧,再怎么着,也不能让一家都抱着等死啊!” 爹第一次对虎妞犯了横:“滚你娘的!你是爹我是爹!” 这个丫头懂什么?看上她的,

从别后

我只是一个青楼女子,可将军抛下一切要带我走。 从别后,亿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这是江以煜走后的第二个年头。 皇城岁月暮,大雪满京城。戍边战事吃紧,听说常有将士冻死在外,京郊外灾民叫苦连天,王孙贵族在繁华的京城内依旧纸醉金迷。 一年前他穿上战袍,临走之际对我念出高适的诗: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将士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 “舒儿,我是大梁的将军,君主不才,但我不能弃天下百姓于不顾。” “舒儿,

轻舟彼岸渡

那是思念入骨的滋味,分不清死生,只有无尽的离别。楔子 入我佛门,又半道而出,本就是造孽。 大兴九年冬,上元节,街上人流涌动,灯光如昼,处处显出一番太平盛世的景象。 可街上无人知晓,在这片繁华背后,宫城内,此时王上苏辞的脖子上正驾着一把剑。而那剑刃已经擦破皮肤,染上了血。他们周身则是重重禁卫。 苏辞瞪着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此刻将剑架在自己的脖子上的人,那是他从小一起长大,一生唯一信过的一个人。他

穿成女配后我跟女主有了感情线

穿进修仙文成为睡了自己哥哥的恶毒女配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我,当代美少女,梦蝶殇泪.Q.尼古拉斯赵四穿越了 此时此刻,我与男主大人并肩躺在床上,他的白发缠着我的墨发,倒是看起来别有一番缱(se)绻(qing)的意味 #穿进修仙文成为睡了自己哥哥的恶毒女配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我翻个身躺平,无视掉旁边带着愤怒的男主角的目光,开始回想现在的剧情点到哪了。 这是一篇古早修仙文,女主凌澜,典型修仙文

 1017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