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味风华鉴、寒酥(上)

这苏予礼也不小了,到了要娶妻的年纪。明眼人都晓得,接风洗尘是一,挑选王妃是二。

世味风华鉴、寒酥(下)

季一禾,我身上可有你的定情信物,你不同意也是百口莫辩。你说我强娶也好,无赖也罢。

深宫怨
深宫怨

那两颗圆滚滚的眼珠泡在淡青色透明的药水里,装在一只水晶罐里。

长安旧曲
长安旧曲

苏漾未能看清我对红的渴求,我也未能圆了他的情意。

宋家阿予

“宋温予,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呢。”“是吧,阿予。”

梨落长风鹤未归
梨落长风鹤未归

他朝她伸出手:“那夜你问我可愿与你双修,今日我来回你,本座愿意。”

绮怀

陆与站在打开的窗棂附近,衣服下摆溅了好大一片水迹,他却浑若未觉。

骨酒
骨酒

新雪化在枝头的时节,江楚偶然从院中挖出了一坛不知埋下多少年的陈酒。

凰权落(下)

“你胡说!本宫明明用得是普通得宣纸,皇宫内外人人可得!”

平宁长公主(中)
平宁长公主(中)

许朗说:若平宁为帝,我定倾心扶持,以她之谋略远见心性品德,定是为国为民的仁德之主

上京旧事记
上京旧事记

不能与君共白头,那便还君盛世辽。

战平沙
战平沙

平沙一战将近一载,终以金宁为胜,匈奴遣人谈和,愿每年上供。

解愿师·落子无悔

“在我的棋局,有许多棋子,她也只是其中的一颗罢了。”

生为权谋:二度情殇

他来迎她,她很想告诉他,为了再见他,她断了三尾。为了见他,她失了言语。为了见他。

风烟钻石海

京越来越多的人在中街聚集。巡城史乐不辞端坐于马上脸色愈发阴沉了。

 439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