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云月

“我的阿屿,她虽不会笑,却比三月江风更温柔。” 拂渊皇城里的皇女千江屿十岁那年突然大病一场,病好之后三年再也不会哭笑,似乎已经成了老景帝除家国以外唯一关切的事了。 景帝不惜举国上下张皇榜,广罗天下名医术士都道不清其中缘由,直至大晟国备受尊崇的老国师结束了祈国运苦行回到国都,皇女看到老国师突然没由来地开始流泪。 老国师静静地看了皇女半刻钟,终究是闭眼叹息,与景帝在奉星殿密谈良久。 没人知道他们谈了

良禽择佳木

嘉树仙君跌落无尘海,惹上凡尘,需在凡间历劫后才可返回九重天,而我则成了“助攻”! “媳妇!” 我闻声抬头,就看见正端着一盆热水向我跑来的赵嘉树。 “赵嘉树,你慢点!” 听见我呵斥他的声音,他也不生气,只是憨呆呆地笑着将盆放在我面前:“媳妇,洗脚。” 我慢慢将脚放进水中,眼瞧赵嘉树那双手立马就要碰到水面,我抬手就将他逮住了。 赵嘉树有些委屈地瘪瘪嘴,乖乖地收了手蹲在木桶旁。 我看着他的模样出了神。

有景文昌(一)
有景文昌(一)

我怎么也没想到,我一个名副其实的公主,再次回到出生的大内时,是由翰林院女官的身份 我,景文昌,在文昌阁里长大,是享誉街里乃至全京都的落魄才子,哦,不对,是落魄才女。 说起来,同里女伴以至全天下的少女妇人,人生最大的终极梦想差不多都是想做天子身边的中宫娘娘吧。 我不是,我小时侯一直想好好读书然后考取功名,官拜一个四品侍郎,御赐一邸靠湖的宅府,和三两好友逢春至云深处,夏聚秋游,冬令则整日闭门不出,

我细心呵护的小花终于还是拔剑指向了我

莲姬离开了。偌大的九重天上,瑶池畔莲花开的明媚,只剩太子重遥孤寂的背影。 莲姬最近有心事了。 作为九重天最高贵的太子身边的小宫娥,莲姬一直备受其他宫人的羡慕嫉妒恨,她有着出色的模样,讨人喜欢的机灵劲儿,更有太子十足的宠爱。 她也没想到自己会抑郁了,起因是太子宫里收到的一封请帖。 下个月,圣母娘娘要在瑶池举办宴会,为刚出关的紫薇仙子飞升上仙庆祝。就那个仗着圣母撑腰总是跟太子套近乎的紫薇仙子啊,莲姬

负尽天下,只为许你满天星辰

他为她建造摘星楼,因为他一直都没有忘记,她喜欢星星,他曾说过,要许她满天星辰……楚晨与小五前往武陟,途中见群人祭拜,小五不禁疑惑:“公子,他们这是在祭拜谁?” 楚晨朝着众人望去,只见众人正对着一尊石像跪拜,石像似一女子,却刻有狐尾,沉默许久,楚晨这才缓缓说道: “他们所祭拜之人,便是狐仙妲己。” “妲己?就是纣王妃子苏妲己吗?”小五问道。 “正是。” “传闻妲己是个狐狸精,天性淫乱,蛇蝎之心,为何

长安再无歌

他知晓他喜欢这个胆大妄为,在长安城兴风作浪的坏女人,可是她永远也不会知道。 沈从刚下朝出来,就见户部衙门的守卫陈起立在马车旁,脚下不住地打着转,一见到他立马迎了过来,压低声音道:“沈大人,天机司的盛大人带着人来了户部。” 听见那个人的名字,沈从浓眉一蹙,声音倒还是平静无波,说:“什么名头?” “说是……例行检查。” 沈从眼睫微敛,摆摆手,人上了马车。 前年年初,宣昭帝将朝中许多事交由太子谢乾处理

不二之臣
不二之臣

我是你的不二之臣,此生为你征战天涯,为你,杀孽重重;为你千疮百孔…… 楔子 延和三十五年,大殷少年将军林煜自边关回朝,从此天下少了一位意气风发的小将军,初初入仕的七皇子在朝堂上大显身手,锋芒毕露。 延和五十年,圣上龙体抱恙,禅位于年幼的太子。 皇帝有诏:封七皇子林煜为摄政王,终此一生辅佐天子,共理朝政。 为防摄政王狼子野心,谋权篡位,此诏书只流传于各代帝王,用于桎梏林煜。 顺安三年,太上皇驾崩,摄

妙算玲珑东风醉
妙算玲珑东风醉

浮云散,歌醉欢,东风一夜烬千帆,蓦然回首,你我早已不似当年模样。 跟在小乔夫人身旁许久,我还是第一次如此失态。 满地摔碎的茶盏碎片,茶香四溢。整个大厅内无人可品,只因我一个婢子的一时不慎。 “还请都督责罚。”我跪在地上,看着倒映在地上茶水中的另一张俊颜,拼命地低着头,努力地睁大眼,想要将这幅盛景镌刻在心中。 “不妨事,泼墨十里,浓香犹存,还请公瑾不要过分责罚于她了。”温润的男声在我的耳边响起,那

我叫阿棒,金箍棒的棒

我从未想到我会和一只猴子有交集。 、 很久以前,我曾陪那个叫大禹的人皇,搬山,治水,镇海,定乾坤。 沧海桑田,楼起楼落,人间王朝兴迭,我在东海沉睡了数千年。 世人忘了我,我也忘了世间。所谓孤独,便是如此。 我从未想到我会和一只猴子有交集。 我在东海底沉睡了数千年,久而有灵。一定程度上来讲,我和猴子是一样的,都是妖。 不过他是女娲补天的神石,我是大禹治水留下的神铁。 都曾有无限风光,也逐渐被人遗忘。

暮歌

昭景,你终于如愿以偿,而我终于远赴天涯。 申幽侯八年,申宫轩和殿,月色倾泻。一排禁军伫立在殿外,尖利的长戟泛起寒光。 敏捷的黑影迅速避开禁军闪掠入老槐树茂密的树冠里,那黑衣人拉开弓弦,目光锁紧院内槐树下坐在石桌前兀自饮茶的清瘦男子。 “啪”的一声脆响,羽箭撞穿杯底,碎瓷片从四面八方猛地插入地下,箭被撞得失了力道,斜斜落在穿竹青色锦袍的男子脚边。 “啊!”大半杯热茶泼来,泠歌立即抽手后退,脚下却一

救苍生的歌谣,杀死爱人的刀

我呆若木鸡,看着一望无际的远方,我的心从痛苦转向了一丝丝安慰……题目:救苍生的歌谣,杀死爱人的刀 正文: 秦军忘情大笑的声音和阴云密布的天气真是绝配,他们在认真数着自己腰上的头颅,这是他们值得骄傲的军功章。 厮杀、血腥、哀嚎,邯郸城再无昔日的繁华,已经变成了一座血尸城。虽然城中早已断粮,但秦军的凶恶屠刀似乎没有放弃对邯郸的屠戮。 我的眼睛,不能完全看清这惨状,但是扑鼻而来的血腥味和满城的哀嚎声

王妃,我的王妃在哪里(一)

“爹,我不认识他啊!我从没见过什么王爷,也不知道他为什么点名要我!”“驾!驾!”一辆豪华的马车疾驰而过。萧文羽坐在马车内,闭目养神。身子随着马车向前奔驰的节奏摇摇晃晃。赶车的小厮青阳气喘吁吁,一刻不停,他们要在天黑之前赶回都城。 “啊!”随着一声叫喊,两辆马车都停住了。萧文羽的马车速度快,青阳车把式也好,可就在一个岔口拐弯处,和另一辆从西边来的缓缓而行的马车碰撞了。 “小姐,你没事吧!”紫云赶紧安

醉繁花

“等了一千年终是等了这么个结果”她说:“等了一千年,终是换了这么个结果……” 长剑插入她心脏那刻,她竟丝毫感觉不到痛,苍白的脸上依旧挤出一个笑容。 今日他与她大婚,他是乃天界与天帝同等地位的琉君。而她,本是曦山上的一只小狐妖,后因在他下凡时为救他,解除了封印在她体内的的妖王蛮力,现在的她,乃是妖界之首——妖王羡安 妖王现世,世间苍生将陷入非人境地。当然,这也是先妖王的操作,而对于羡安来说,在她得知

乱世

宋朝迎赵构生母回宫,举国欢庆。可是竟无人知,那个女子已永远的留在了偏远的北方。这个女子,究其一生,也未等来她的意中人。 在乱世中,女子,是最不值得的存在。 邢秉懿第一次见到康王赵构,是在春秋吹落的夏。彼时,周围的姐妹说,那个天性聪慧、博闻强记的皇子行了成人礼,赐府邸。若是有幸,被王爷看重,便是王妃的身份,从此荣华富贵便享尽了。 她倒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毕竟自己的父亲只是一个七品小官,皇家权贵,一入

缘来是你(下)

年少是你,心动是你,夫君也是你,兜来转去,缘来都是你。承受了某人略带惩罚又极尽温柔的吻,肖筠禾用眼神凌迟了他好几次。卫公子却面不改色,将她搂进怀中,任她怎么挣脱,双臂圈得越紧。 肖筠禾放弃了挣扎,刚才沉沦人家的美色,现在来说男女有别连她自己都不信。干脆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着,“仅此一次,如若你日后再瞒我,本小姐定让你后悔。我自诩不是什么善人,更不需要保护,但你连我要的尊重都给不起,我们不如趁

 746    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页 尾页
热点